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另有打算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事实证明,临时要找件够分量的礼物,还真的不是那么容易的。李海跑了几家本市最大的珠宝公司,包括之江明海公司,他也都去过了。凭他现在在之江的身份,所到之处当然都是夹道欢迎,不过说起要买件好东西送人,而且还是送给女孩子的二十岁生日,那就不太好办了。

    顶级的首饰,很多时候都是要碰很多偶然因素的。材料是一方面,雕刻师也是一方面,设计得好不好,最关键的就是,很可能是要有了一定的意向之后,才会进行制作。当然那种大路货的桌子啊坠子啊戒面啊,不在此列,那种就是纯粹拼材料了。问题在于,那种大路货也没办法满足李海的要求啊,他可是指望这件东西,能震慑住明天生日会上某些男人呢。

    回头再一想,要不是有那小帅哥事先定做的话,自己恐怕也不太容易临时找到一件合适的礼物来。李海看看时间,自己从金店里离开也超过两个小时了,便打了个电话回去,韩美兰接了电话,说了一些李海走后发生的事情。

    原来那小子最终还是找人来给李海曝光了,只不过这个曝光力度很是有限,记者们只是围着问了几个问题,又和边上围观的群众交流了一下,然后就不声不响地撤了。更诡异的是,记者们撤了以后,那小帅哥还是掏出支票,将他订好的那条项链给买了下来。至于违约金什么的,当然也就没要了。

    李海一听,有这么虎头蛇尾的吗?年轻人办事真是不靠谱啊,既然狠话都放出来了,怎么也要认真下点功夫吗!其实他真正想吐槽的是,那小子怎么还是把那条项链给买走了?这样自己岂不是只有选另外的那个帝王绿摆件了!可是,当时他不选择摆件作为送给赵诗倩的礼物,也是有情可原的,那摆件的主题,是松鹤延年——这玩意有送给二十岁生日的姑娘的吗?虽然严格说起来也是能挨得上了没错——

    首饰这条路,一时估计是没什么收获了。至于别的,李海的见识比较窄,也想不出有什么特别值钱,又能直接拿出来炫的东西——后面这个条件也是很重要的,他又不光是为了给赵诗倩送礼,还要顺便帮她挡挡扑上来的苍蝇群呢,东西要是不能炫,这效果就差多了。好比他的游艇啊,私人飞机啊,劳斯莱斯啊,卧槽这三件套拿出去,绝对是酷霸**炸天,总价值超过两亿米元!但是用在生日会这种场合,那效果就不咋地了,游艇就不用说了,还停在码头上呢,那飞机,难不成给赵老二家里来个俯冲塔台吗?拜托那可是本省一号首长,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住宅,真这么干的话,治你个危害国家安全罪都不嫌多!

    妈个蛋的,想来想去就是首饰最方便啊,偏偏就被那小子搅局了!李海这回火大起来了,他也知道这是迁怒于人,不过谁让他憋着火呢?本来那小子就不是什么地道人嘛!没说的,上门找茬去!

    当即打电话给唐瑛,让她帮忙查查这年轻人的下落,至于姓名之类的信息,在韩美兰手上的合同上,写得很清楚:名叫王超凡,家住申城,目前系一家国际投行的高级经理人——单说这职业,就透着几分古怪,一般能做到这个职位的人,尤其是在国内这片地方,要么就是和国外财团有很紧密的联系,要么就是本身在本土有很高端的人脉,说白了这个职位,很多时候都是老外为了和国内的那些公子小姐们搞利益输送而设立的。

    这回唐瑛却不帮他了,反倒是很鄙视了他一下:“你啊,自求多福吧,你店里闹的那事儿,老爸都知道了,还不赶紧回家吃法,顺便交代清楚?”

    老爸都知道了?老爸是怎么知道的?李海赶紧叫司机邓建往家开,现在李家已经不住在原来的公寓楼了,李海在岳蓝原先供职的那个楼盘买了三栋别墅,一栋装修了算是给老爸和丛惠小妈的新房,另一栋留着给唐瑛以后出嫁做嫁妆,自己留了一栋,不过还在装修之中,他还是和爹妈住一起。

    ——但,这个住一起也是理论上的了,别说李海忙得脚不沾地,回家的时间都很有限,就算有时间,他还有好几个红颜知己要安抚呢,这次回来,朱莎家的窗户才爬了一回而已。你说他哪有空回家住?所以那个房间,到现在都没什么人气的样子,就跟宾馆差不多。

    既然老爹发话了,李海当然要回家装乖儿子。不过到家了才知道,原来唐瑛是吓唬他的,最多也不过就是叫他回来,一家人一起吃个晚饭而已。李海大松了一口气,当然要好好表现一下,还亲自下厨弄了个菜,四个人围在一起,很是欢喜地吃了一顿饭算完事。

    吃完了,抱着茶杯,老李才对李海说:“下午到你金店里闹事的那个王超凡,你不要和他一般见识。他倒是没什么,家里也是建国时的省级干部,不过后来退得早,已经没什么势力了。倒是这王超凡,还有点出息,自己肯用功,考了哈佛的金融专业,又在华尔街历练了几年,听说玩资本运作玩得很不错。”

    李海撇了撇嘴,心说狗屁的资本运作,那就是个噱头,就是个幌子好吗?说白了,不就是前十几年为了骗钱和圈钱,搞出来的名堂吗?如今这世道不好,金融领域屡遭重创,肥肉可不多了,我们国家的公有企业,庞大的资产和复杂的管理模式,可是那些西方人眼中难得的一块大肥肉,都在磨刀霍霍准备瓜分呢,怎么分?这狗屁资本运作,就是一件利器。

    老李也不做评价,只是告诫李海:“那些都无所谓,不过这小子,这次是来参加赵诗倩的生日会的,他父辈和赵家,关系也是很不错,你这不看僧面看佛面,别去和他为了这点小事斗气,免得叫人笑话,赵家的脸上下不了台。现在你和赵家的关系也挺敏感的,别轻易生事。这就是我找你回来,要说的话,听懂了没?老韩给我打电话,说了这事儿,估摸着是你把人家吓得不轻,生怕被你折腾的不像话了,这不就找人带话,带到老韩头上了!”

    李海楞了一会儿,才一拍大腿:“哗嚓!老爸,你就不能早点告诉我?要是早知道了,那项链我说什么也要扣下来啊!”搞半天,那项链还是要送给赵诗倩的,只不过是被那个王超凡用来送礼的!李海心里这个气啊,好嘛,你个王超凡,搅合的我到现在没找到合适的礼物,你自己买了我店里的货,去讨好赵诗倩,结果还让我心里不痛快?不折腾折腾你,你是不知道马王爷三只眼啊!

    所谓父子连心,哪怕这父子俩十几年来聚少离多,老李还是能看出李海的心意来。情知他没这么容易就算了,只好把脸一板道:“你韩叔说了,赵家的事情是他们的事情,你是给他们面子,人家请来的人,你在之江地面上给弄坏了,这不是打赵家的脸吗?就算你现在对赵家有意见,那也不能在这件事上胡来。听明白没有?”

    李海只好点头,不过老爹这话,也透着玄机,那意思现在搞王超凡的话,那就是在打赵家的脸了。既然这样,过了生日会以后再搞事,就不算了吧?

    不过,话说回来,那这生日会要怎么搞法?貌似自己还领了赵诗倩的小任务,要帮她处理一些狂蜂浪蝶呢,这王超凡,貌似也很符合狂蜂浪蝶的标准啊。岂能就这么轻易放过?这么一想的话,似乎在生日会上,让这小子吃个哑巴亏,顺便完成以下赵诗倩交给自己的任务,倒也不错哈?

    第二天,李海也不去张罗什么礼物了,就叫人弄了个古法制作的描金玉版纸空白卷轴,还有一个上等松烟墨盒,一个水沁的端砚台,加上自己的文章神笔,凑出文房四宝来,放在个锦盒里装好。衣服倒是换了一茬,是岳蓝平时拿着他的尺寸,去找李海一贯订做衣服的那家裁缝老店做的——没错,就是一开始,朱莎送给李海优惠券,赵诗容陪着他去做了两身衣服的那家。一般来说,李海穿衣服也不讲究,要么就是在他家订做,要么就是在杰尼亚男装订做,土鳖得很,连个私家裁缝和造型顾问都没有。

    不过,以他的神力光环,又需要什么名贵包装了?说实话,钱神神力光环一出,哪怕李海穿了一身乞丐装,在旁人眼中也是犀利哥一级的神人。说穿了,衣服这东西,不就是用来衬托人的价值的吗?要是人本身都光芒四射,动人心魄了,那穿什么还有什么要紧?神力之直指人心,厉害就在这里。

    走进赵家举办生日宴会的大厅,只见这里已经是衣香鬓影,高朋满座,放着舒缓的民族音乐,气氛显得很随和,不过说话声音肯定是要比西方人的聚会大一些,国人特色没办法。

    看到李海进来,赵诗倩头一个跑过来,可怜她今天穿得很正式,长裙曳地的,跑路都得拎着裙子跑。

    “生日快乐!”李海扬手,朝赵诗倩打了个招呼,哪知道赵诗倩还没回答,旁边已经有人冷笑起来了:“真难得,还有人空着手来给人庆生的?倩倩,这人太不把你放在眼里了吧?”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