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项链之惑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最终,也只是煲了大约半小时的电话粥而已,李海倒是想叫赵诗倩晚上出来散散心,不过她却没时间,要为明天的生日会做准备,还说这是她父母的意见,没办法顶着干。

    既然是这样,李海也没啥好说的了,难不成他还能叫赵诗倩偷跑私奔?那也太离谱了。当然,他也不用担心,什么来个高富帅和自己作对,相互比赛打脸的狗血戏码。他李海如今的国内一线公子圈中的凶名,也称得上是赫赫了,这种单枪匹马能闯过整个西方世界的阻隔,横跨亚欧大陆,把凯文平安送到法国司法部的猛人,谁敢跟他当面叫板?还是在之江这块地盘上,当真嫌自己小命太长了吗?

    不要诧异,那些虽然是机密,也没有任何证据,但是传言总是免不了的,在高层的圈子里,也总是流传着种种不是真相又胜似真相的谣言,总之说完了就不承认,上不得任何台面,谁能拿来做文章?不过很有趣的是,大部分听到这些谣言的人,都会比较倾向于,这就是事实真相。

    再说,也是李海以往的战绩,奠定了这样的威名。程家就不用说了,太过惨烈了,连程老都搭上了!至于方超,鼎鼎大名的疯狗,也被李海一脚踢到北欧去,轻易不敢回来,回来也是鬼鬼祟祟偷偷摸摸的;还听说文家也栽了,蓝笑洋那个号称心有六个窍的家伙,听到李海的名字也要变色,再加上李海过年时在京城公子哥圈子里的种种作为,谁还不长眼来给他作对?

    相信,只要他能站出来,宣示自己对赵诗倩的所有权,那肯定是百无禁忌,什么牛鬼蛇神都不敢上来挑衅了,美人权势和财富固然好,都比不上小命来得珍贵啊!可惜的就是,李海做不到这一点,所以也只能坐视了。

    赵家并不是那种传说中,需要嫁女儿来联姻的家族。事实上,联姻这一套,远不像某些小说作者想象中那么管用,一桩婚姻就能决定两个家族的经济或者政治立场?要真是这样的话,大家都不要奋斗不要努力,就专心谈恋爱结婚就好了吗。过去欧洲各国王室之间的通婚联姻,到最后还不是打得血流成河?维多利亚女王曾经号称欧洲的老祖母,也没见温莎家族就这么一统天下。

    在高层和顶级的家族当中,和阶级较低的家庭联姻,这种事情并不少见。一方面,这是引进新鲜血液的好办法,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大家都是人,很少有为了自己的利益,就能忍心看着自己的儿女婚姻不幸的。在所谓的高层之中,和专家学者,技术人员等等结婚的姑娘比比皆是,难不成那些也是联姻的结果?

    赵诗倩也是有这样的底气的,所以她也不是很担心,还要顾及到父母的感受。只不过,她毕竟也是头一次碰到这种场合,心里难免惴惴,电话里就拜托李海,万一明天有人攻势太过猛烈,不识相的话,少不得要他出来挡驾。至于方法嘛,赵诗倩就不管了,身为女孩子,她这点任性的小权利还是有的。

    要我帮着挡驾——李海挂了电话,只剩下苦笑了,这活儿不好干呐!以他的手段,想要挡驾当然是简单的,可别一不小心把自己给坑进去了!对于赵诗倩,他有感激,有喜欢,不过他很清楚,还没到愿意为了她而结婚,并且牺牲一切的人——或许很可笑,不过在李海看来,假如他要结婚的话,那就会是一心一意,不会搞婚外有情,家外有家的把戏的。再说,赵诗倩和赵诗容又是姐妹俩,这事情要怎么处置?万一以后,自己要长年累月对着这么一个大姨子,天晓得这日子要怎么过!

    哎,怎么有种,遇上了不讲理不负责的领导的感觉?上面动动嘴,下面跑断腿,累死还不得好!李海无奈地摇头,不过这个礼物还是得准备一下的,怎么说也是赵诗倩的二十岁大生日呢。——这么一说,自己似乎是错过了赵诗容的二十岁生日吧?不过那个时候,自己和赵诗容也根本不熟,仅仅在辩论社开会的时候见过一两次,赵诗容怎么可能邀请他去参加呢。

    既然有挡驾的任务,李海想想,觉得自己应该从抬高门槛上下功夫,比方说明天,自己可以第一个上去送礼物,然后用一件狂霸酷炫叼炸天的礼物,一举镇住所有来的青年才俊们,让他们都自惭形秽,连打问自己和赵诗倩具体关系的勇气都没有,这不就万事大吉了?——李海摸着下巴,很是不负责任地想:那些想要追求赵诗倩的男人们,要是连这点打击都承受不了,这点勇气也不具备的话,那还是趁早靠边站的好。嗯嗯,为了赵诗倩的幸福着想,自己这个角色还是很有必要的嘛!

    这么一想,这礼物倒也比较容易选了。他跑到自己的金店,让韩美兰把锁在保险库里的几块顶级翡翠料做成的首饰,都给拿出来。现做那估计是来不及了,设计也得花些功夫呢,他就从现有的成品中,准备选一件出来,明天送给赵诗倩做生日礼物。他上次几乎是扫了半个云南公盘的翡翠,顶级翡翠更是收了一多半,所以手头的好货着实不少,到现在都还有好多没卖掉的。

    翡翠饰品这一行别看火爆,真正顶级的翡翠也不是那么好卖的,一来价格高了,市场就比较小;二来这东西讲究的就是一个物以稀为贵,哪怕李海手上好货这么多,他也不敢一下子就放出去,否则打断了整个市场的节奏,让现有逐步升级的价位被泼上一盆冷水的话,到时候市场趋势出现反转,受损失的还不是他自己?饥饿营销那是必须的,所谓高端翡翠有价无市的局面,很大程度上也是这些商人们有意营造出来。

    很快,桌面上就只剩下了三件成品。这三件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非但本身的材料品质过硬,不是帝王绿玻璃种,就是非常罕见的滴血红翡,雕刻工艺也是请了国内的大师精心雕成,翡翠本身的美感,再加上这艺术雕刻的造诣,使得这三件成品的价格扶摇直上,用李海的钱眼瞄过去,每一件都价值上千万之多。

    嗯,没错,料子可以动辄上亿,甚至一块料子几十亿都有,不过那是大块的石料,跟首饰成品是不同的,一件首饰上千万,这就很了不得了。好比前几年有一块老坑的石料,玻璃种帝王绿,切出来居然有上百公斤之多,全是这么好的料子,那价值真的是无法估量!哪怕全部做成最普通的镯子,卖价也当在二十亿以上了。可有谁把上百公斤的首饰都挂在身上的?没有吧?

    李海瞄来瞄去,最终还是觉得,赵诗倩毕竟还年轻,她也不缺钱,要首饰的话,还是选择颜色比较鲜亮一些的好。帝王绿的翡翠非常好非常漂亮,但是年轻女孩子戴起来,总觉得有些太沉闷了,不太适合赵诗倩这样的,要有些年纪的,才压得住——这么想的时候,李海脑中不期然地掠过了赵诗容的影子,虽然她也很年轻靓丽,不过奇怪的是,李海就觉得她很适合带这种满绿的翡翠首饰呢。

    收回思绪,李海指了指那件红翡的项链:“就这个吧,轻巧一点,戴脖子上也没那么容易坏。”韩美兰二话不说,就动手找个盒子给装起来,金店里自然少不得这些东西。

    李海拿了东西,照例把店里的流水现钞,神力也收了去,如今大西洋号还没能恢复营业,这神力也是缺得很呐,很久没有进补了!至于这次出去,从凯文和伊丽莎白,还有塞琳娜那里得到的外钞,他还没想好该怎么变现,从而收取其中的神力呢,咱们国内要取大额外钞,比取软妹币可要麻烦多了。

    又和韩美兰说了一会儿话,李海觉得索然无味了,跟一个时刻对自己毕恭毕敬的女人在一起,其实真的没那么好玩。他拿起装着项链的盒子走出去,韩美兰跟在后面亦步亦趋,刚走到店面入口那里,就听见一个年轻男人很是高兴地喊:“韩小姐,这么巧我来找你,你就下来迎接,太给面子了!”

    李海很是无语地看了看那个年轻男人,貌似有些面生,不过这小子长得还不错,严格来说五官比李海是要帅的,李海强是强在他的无敌气质,三种神力光环的萦绕,任何人在气质上都无法和他相比,单纯的帅有什么用?他回头再看看韩美兰,只见韩美兰一脸平静,心中暗叹,小帅哥,你找错对象了,你长得再帅,对一个已经将灵魂都奉献给我神的女人,又有什么意义?况且,要是让你知道,这个女人曾经多次在我的脚下颤抖,因为那无与伦比的美妙生理冲击,而死去活来的话,你会不会精神崩溃啊?

    很可惜的是,这一次李海的猜测似乎有点偏差。那小帅哥一伸手,掏出了一张支票!就当李海以为,这小子居然简单粗暴到直接用砸支票来泡妞的时候,他却向韩美兰道:“韩小姐,我定做的那条项链,应该可以取货了吧?喏,这是剩下的尾款,我都带来了。”

    项链?李海脚下微微一顿,韩美兰却已经理直气壮地道:“对不起,你的项链已经被别人买走了,至于预付款,我们会双倍退还给你,以示补偿和歉意的。”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