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卑躬屈膝的文素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夜深人静,朱贵樱带着一身的疲惫和汗水,沉沉睡去。李海披上睡袍,拿起手机来到小阳台上,照着之前的某个通话记录拨了回去。那边似乎一直在等待着,只响了一声就接了起来,只是说话的腔调似乎有些不满:“终于舍得给我打电话了?”

    “素总,见谅,我在外面好长时间,家里的田当然要好好耕耘一下,要不然都荒了,没准还被野猪什么的刨了庄稼去,我岂不是亏大了?”李海嬉皮笑脸地说道,他才不在乎文素的心情呢,现在他又没有求到文素的地方,相反文素这么搞法,多半是有求于自己。怕什么?

    果然,文素也就是抱怨了一下,以她的身份,等一个男人的电话等了好几个小时,有点怨气倒也很正常。不过,听到李海这般说辞以后,她心中虽然羞恼,可也没办法追问了,难不成要对李海说,你应该先给我回电话,然后再去找女人——听上去总有些不对劲,搞得自己好像是在争风吃醋一样!

    ——虽然,其实她心里是有点酸溜溜的。

    “今天帮你安排的这出戏,看得还满意吗?当然,举手之劳而已,不需要领我的人情啦!”文素说是这么说,李海倒也不为己甚,笑了笑道:“不错,我很满意,效果非常好!”的确是非常好!

    当时于忆的脸色,李海可是看得很清楚的,那简直就跟某个电脑系统的自带屏保一样,万花筒似的变个不停!直到拆了笔记本,检查故障以后,发现无法修复数据之后,于忆简直就跟个死人一样。他等于失去了最大的筹码!要知道那笔记本里面,不仅有新药的资料,还有他平时研究时做的笔记,因为其技术含量的缘故,含金量是相当高的。正是因为手里有这些东西,他才有底气和李海分道扬镳,凭这些东西,他能换到下半辈子花不完的钱。

    可是现在,一切都完了!他最多也就是凭着脑子里记忆下来的一些东西,当个有点分量的研究员而已,梦想中的很多东西,都已经离他远去了。这一点,从荣老等人的脸色变化,也可以看得出来,虽然没有直接翻脸要反悔,但是对待于忆的态度已经大变了,至于以后的待遇吗,更是提都不提,只有饭局散伙的时候,其中一个专家给于忆留了个药厂的电话号码,让他打电话给那个药厂——帮你介绍个工作,你去混饭吃吧!

    于忆尚且如此自身难保了,他的团队更是无从谈起。要知道,在国内,药厂一般是不养自己的研究团队的,都是一帮指着吃别人的药方,撬别人墙角过活的人,大兴制药能养出这么个研究所来,已经实属不易了。于忆被踢到药厂去,已经注定了他将远离技术的前沿,后半辈子基本上都是混吃等死的命了,他还有什么余力去养活整个团队?连同李海座中的几个研究员,也是直接没了脾气,息了所有心思,争相恐后地给李海敬酒表忠心,其中一个直接是拿着三两大杯跟李海敬白酒,还都是自说自话地三杯对一杯的喝法,两轮下去就把自己给干掉,出溜到桌子底下去了。

    不得不说,至少这一幕,看得李海还是挺开心的,所以对于文素的好意,他也能领情:“戏我是看了,素总的人情我也记下了,那么素总对我还有什么指教呢?”

    “好吧,我知道你是明白人,开门见山就是。你的研究所,让我入一股,价格你提,技术上资金上,我帮不了你什么,不过在国内,我还能帮你解决不少问题的。听说你是谈判的天才,你应该知道,我这个条件对你不亏,我也有足够的诚意。”

    文素的要求,并不出乎李海的意料,而且李海也必须承认,文素这一次确实是用了心思了,不论是其采取的手段,还是谈判的目标,都让李海生不出多少抵抗的心思来。不过越是这样,李海就越是好奇,文素以前可不是这么好说话的人呐!现在是发生了什么事,让她转了性?

    再说,李海心里还有个疙瘩呢,以前的事情姑且不说,文家和万海平貌似关系也不浅,而自己这次一回来,就听说万海平在朝自己的地盘伸手,就连约定好了要流放国外一辈子的方超,也不声不响回来,这要不算挑衅,什么才算挑衅?

    重大的商业利益,总是牵连甚广,很难单纯用商业的规则去衡量的。现在,李海就必须考虑一些和这个交易,貌似没太多关系的因素。他想了想,才道:“素总,单纯就研究所来说,我不打算敝帚自珍,素总想要真金白银送钱给我,我当然是欢迎的。不过说到诚意,素总是不是还应该对我解释一下,某些会令我产生误会的问题?”

    文素吐了一口气,淡然道:“我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不过那不是我能左右的事情。其实方超不是现在才回来的,你去欧洲送凯文的时候,前脚刚走,后脚他就回来了,还撺掇着万海平和我们一起动手,把你在之江的地盘抢了。因为那个时候——”

    “因为那个时候,你们都觉得我回不来了,对不对?”李海冷笑一声,他并不生气,这有什么好生气的?自己的对头,跳出来作死,那等于又是给自己送上大好良机,敲竹杠的好机会了,何其爽哉!天下事就是这么公平,你既然要下注,那么就要做好赔掉筹码的准备,又想吃肉又不想沾血,哪有那种好事?

    李海的态度,就是这样:“这诚意不够,素总!”之前文素的条件,都是比较公平的交换,谈不上赔偿;再者说了,李海之前可是亲自派人,把万海平最近新开的几个场子给扫了,要是他没动手,万海平自己主动上门低头服输了,那还有的说。现在这样子,要是自己就这么算了的话,岂不是等于万海平反而长了面子?

    没错,道上的规矩就是这样,别看李海一回来大扫四方,让万海平损失不小,不过这还不够,他丢掉的面子还没找回来!李海要是就这么算了,那他以后真的不要再混了——虽然他也不是在街上抡刀砍人的那种混法,不过经历了诸多事情,尤其是和荣老等人的专家谈判之后,李海越发看清了一件事,所有层次的规则,其实都是差不多的,顶多是技术含量的差异而已。

    不过,文素的话,却让他有几分意外:“李海,万海平不姓文,方超也不姓文,我只是告诉你一下前因后果,我可不是帮他们来平事儿的。你要算账,找他们算去,他们都在之江呢,你要找到他们都很容易吧?我只是给自己找个上佳的投资机会而已。别把我跟他们扯到一起。”

    李海一皱眉头,这算什么?撇清,还是另有所谋?隔着电话,他也没办法用钱眼去探测文素的真实意图,这个就有点难办。想了想,李海决定应该拿捏一下:“素总,我这个人记性不大好,不过有些伤疤,没那么容易消掉。在京城的时候,你们派人监视跟拍我和我的两位女朋友,之后赵家那边就接到了消息,造成了我的婚约破裂。这件事,素总准备怎么跟我交代?顺便说一下,程卫国和林志国,可都已经挂掉了。”

    文素听得心中大骂,这李海还能谈下去吗?搞半天惹了你的人都要死啊,那我就什么都不用谈了,直接拼个你死我活拉倒呗!她差点就把电话直接挂掉了,只不过想想自己现在的境遇,还是捏着鼻子,勉强道:“李海,你用不着这样,我知道那时候我们是站错了队,不过程家做的事情,跟我们没太大关系吧。只能说,你有那个弱点,但凡想要对付你的人,都会设法从中入手获利的。最多这样,我帮你把方超再撵走,万海平的万方集团,让一部分股份给你,这样算不算有诚意?”

    算不算有诚意?算,当然算,太算了!方超滚蛋,自己少了人身上的直接威胁,这家伙当初可是跟李海刀枪相向,差点就被李海雇请塞琳娜一枪打死了,李海可不放心这条疯狗在自己身边趴着;把万方集团的股份让给自己一部分,那数额肯定不能是打发要饭的一点点,至少要对万方集团的运作构成一定影响力的,加上自己手中的基金会,对于主力也是放在江南省的万方集团,自己将会拥有足够的影响力,甚至一步步吃掉它,都不在话下!

    可以说,这两个条件,基本上已经等于是废掉了万海平和方超再跟自己呲牙的机会了。就算李海自己来干,也顶多就干到这个程度,这里是国内,他难不成还能动不动就把人干掉?在京城他做的已经很惹眼了。

    可越是这样优厚的条件,就让李海越是犯嘀咕,文素这么卑躬屈膝甘词厚币的,到底是图什么呢?想必是有更大的好处,不过这好处在哪里,自己怎么看不出来?看出来的话,自己也可以先去啃一口啊!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