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千一百十六章 死挺

    第一千一百十六章

    “那当然不至于,一顿饭嘛,虽然贵是贵了一点,有点违反最新规定的嫌疑。不过呢,毕竟专家们也是我们牵头请来,和地方企业家座谈的,这个还是可以报销的嘛。”吴燕玲有板有眼地解答了李海的问题,听上去倒是很周全,只是李海更加无语了,这不是他想要的答案啊!

    还好,吴燕玲是了解李海的脾气的,这小子当真是比顺毛驴还难缠,哪怕是顺着毛捋,没准还会被他尥一蹶子,更别说惹他炸毛了:“是这样的,荣老之前找到我,要求我以市政府的名义出面,组织一次会谈,不过他可没告诉我具体的诉求,我只以为你们得到了不少新技术,面临一个消化吸收,还有在国内扩散的问题,想想这还是有必要的。至于谈成这个样子,那就不是我能左右的了。”

    以一位副省级城市市长的身份,和一介草民这么低声下气的解释,甚至可以说是撇清,吴燕玲可算是给足了李海面子了。就冲这一点,李海哪怕本来还想对吴燕玲兴师问罪一下的,也不好张嘴了,凶拳也不打笑面啊。不过,这并没有解除他心中的疑惑,李海不是三岁小孩子,人家说什么他就信了,吴燕玲说是这么说,谁知道真相如何?

    不过,李海最关心的,还是荣院士等人跑来找自己,这么狮子大开口的提要求,背后是谁在撑腰?他们的真实目的是什么?这些疑问,才是李海最想知道的。既然吴燕玲自己送上门来,李海没理由不探一探究竟。

    只可惜,吴燕玲也是老江湖了,太极拳如封似闭这一招,练得很到位,让李海抓不着半点把柄。倒是末了,临挂电话之前,她若不经意地点了一句:“听说你以后要去国际关系学院进修的?那么你在之江的这些产业,将要如何定位呢?这个问题,你应该好好考虑一下。”

    李海放下电话,若有所悟。他倒不觉得吴燕玲真的会有那么好心,古道热肠地帮他打算,这更有可能是吴燕玲在帮什么人给自己带话。或许,是赵家有意寻找一个,和自己相处的新模式?

    赵老二继承了程家绝大部分的政治遗产,对此李海也是知道的,不过他对政坛的形势比较懵懂,不太能理解,这种所谓的继承以后,赵老二的行为将会发生什么变化。当然他至少不会像某些人那么幼稚,以为政治人物的选择,还会受到个人好恶的多大影响,所以在形势明朗化之前,他就没想过要去和赵老二谈谈,或者改善一下关系,增进了解什么的。

    那样做的话,李海就等于把自己的私人关系,给扔到了政坛之中,可能会带来很多不测的结果。他只能是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情,然后寻找机会,和赵老二达成某种默契。似乎,荣老头等人的到来,关于是否开放技术的谈判,也是一种契机?

    这么看来,自己刚才在席间冷嘲热讽,最后拂袖而去,貌似不太稳重啊——李海很是嘲讽地撇了撇嘴,那又如何?古人就说过一句话,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即便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什么神通在身,人生这几十年,也应该要活个痛快安心,何必勉强自己去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即便是从政治策略的角度来说,老人家说得也很好,以斗争求和平则和平存,对自己有利的局面,只能是打出来的,不可能是求出来的!

    透过劳斯莱斯的车窗,李海望着外面的街道。这是之江的街道,对于出生在这里,小学高年级以后就一直在这座城市生活的李海来说,往常他都会感到亲切,这是他熟悉的地方,是他的家乡。可是现在,当他从这个角度,从价值上千万的豪车中,看着外面流动的景象,李海油然而生的,是一种不容挑衅的掌控感:这是我的城市!我的地盘!在这里,不论是谁,都得看我的脸色行事,而我不需要看任何人的脸色!

    收回思绪,李海拿起电话,拨给凯瑟琳:“我现在授权你,解除研究所总工程师于忆的所有权限,但是不允许他辞职,假如他要硬性辞职的话,和他签订五年的竞业禁止协议,规定他五年以内,不能泄露我们的商业秘密,也不能利用他在我们研究所期间所获得的任何技术成果牟利,不允许他在任何相关行业的企业或者研究机构任职。至于违约金,写上一百亿吧,米元!”

    凯瑟琳一直听到最后,才发出了一声惊叹:“我的上帝,一百亿米元!老板,你确定这个数额不会被法庭裁定为霸王条款吗?恐怕于总工先生,做梦都想不到自己会这么值钱吧!”说着,她自己倒笑了起来,看起来心情还不错。

    李海哼了一声,道:“你尽管写,他可以不签,不过那样的话,就别怪我手黑了!首鼠两端的家伙,总是没好下场的。”

    凯瑟琳的动作很快,当天下午于忆返回研究所的时候,就发现他已经被解除了所有的权限,他不能接触任何技术资料,连自己的办公电脑都不能打开。而他经常携带到研究所的个人笔记本电脑,也被凯瑟琳带着保安,勒令他清除里面的数据资料。

    对于于忆来说,这可以称之为奇耻大辱,要知道在这间研究所,他才是资格最老的,从这研究所还属于大兴制药,甚至连大兴制药才刚刚成立的时候,他就已经在研究所里任职了,从一名普通工程师,爬到总工程师的位子,他在这间研究所付出的心血绝对不少。可现在,就因为他在老板和别人谈判的时候选择了沉默,就要受到这种待遇?

    “迫害,这是迫害!”于忆满脸通红,声音都在颤抖,不过嗓门却大得出奇,不用任何扩音设备,就能让来来往往的人都听得清楚:“我简直不敢相信,在这个年代,还有人会如此迫害无辜的人!我的个人电脑里的东西,都是属于我的,里面还有我自己的研究成果,你们有什么权利强迫我删除?我不给,就是不给!看你们敢抢我的吗!”

    他死死抱着怀里的笔记本,好像抱着个金娃娃似的——确切来说,这笔记本比金娃娃还值钱多了,哪怕于忆之前并没有刻意地将一些重要技术资料复制到这台笔记本电脑里,就凭他平时研究时写下的笔记,拿出去都能卖很多很多钱!毕竟,这段时间以来他所接触的技术资料,其水平确实是超越了目前国内的水准很多,特别是涉及到纳米级别的新药技术,更是不折不扣的高精尖项目。

    凯瑟琳抱着胳膊,面带嘲讽地看着于忆,她可不怕这小子耍无赖,好整以暇地道:“于总工,你应该知道,我们有权要求你保守商业机密,假如你走了之后,发生了商业机密泄露事件,到时候你将会面临巨额的索赔,甚至可能为此坐牢。为了你那单薄的自尊,而承受这样大的风险,值得吗?到时候,那些聘请你的人,会为你买这个单吗?他们也只需要你手里的技术资料吧!想想清楚,于总工!”

    于忆的脸色发白,刚才李海走了以后,他和荣院士等专家,确实有不少交流,那帮老家伙表态起来倒是很靠谱的,说得天花乱坠,让他也很是心动。可是被凯瑟琳这么一说,他又有些胆颤心惊,如果自己成了双方角力的棋子,不论谁胜谁败,他都可能是最悲催的那一个啊!

    要不要,趁着现在还没有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暂时隐忍一下?他心中生出这个念头,嗓门马上就小了不少:“凯瑟琳小姐,那我暂时不辞职,行不行?我发誓,我并没有将研究所的任何资料,泄露给任何人!”

    凯瑟琳笑吟吟地点头:“行啊,我刚才又没说一定要将你解职啊!只不过,是取消你所有的权限,不允许你进入研究所,不允许你接触技术资历,仅此而已,你还是这家研究所的员工,你的薪水保持不变,正常上班就是,至于你的职务,我会尽快安排好的。有问题吗?”

    看似凯瑟琳说的很婉转,可于忆却听得心都凉了,这算什么?这等于是让自己坐上无限期的冷板凳啊!对于一名专业技术人员来说,这就是最大的惩罚了!不让他参与技术研究,这不是要了他的命吗?

    这当然不是因为于忆总工有多么热爱科学事业,而是身为一名专业技术人员,他必须时刻保持对技术前沿的关注和追踪,保持足够的敏感度,让自己头脑里的知识不断更新,否则,以现在的技术升级程度,不要多长时间,最多一年的闲置,就能让他从一个有机会冲击行业尖端水准的专家,变成一个泯然众人的普通技术员。那,他可就是真的毁了!

    而在如今的技术条件下,哪怕仅仅是保持对技术前沿的有效追踪,都不是某个个人能做到的,其耗费的成本和精力,超乎一般人的想象之外,这绝对不是夸张的说法。

    看着美艳的凯瑟琳,再想到刚才吃饭时,李海看自己那冰冷的眼神,于忆终于明白了一件事,自己已经被李海判了死刑了!

    既然这样——他牙关一咬,也只有一条道走到黑了!第一千一百十六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