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一千一百十三章 肉食者鄙

    第一千一百十三章

    专家说话,那肯定是要言之有物的,灌水也不能无限度,再加上李海一直是听着,点头,微笑,就是不说话,他们也要停一停了,问问李海的具体答复:“小李,你也认同我们的话吧?那你就表个态嘛!”

    目光从荣院士,还有其余的几位专家,脸上一一转过去,李海再看向吴燕玲,吴燕玲目光稍稍闪烁,并没有和李海对视。再过来就是李海带来的自己人,于忆居然也低下了头!显然,他不仅要考虑到现在拿着的薪水,更要考虑自己的事业前景。在医药领域业内的地位,才是他的立身之本啊,没有了这个资本,他不管是在李海这里,还是在别处,都不会混得很好的。再说,真的被李海开掉了,又能如何?他掌握了不少新的技术资料,到时候换一家企业,弄出几款新药来都不是问题,就算李海打官司告他侵权,几年官司拖下来,他该赚的钱也都赚到了,大不了移民国外去,钱都不用赔!

    李海心中,只感到荒谬,怪不得古人说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总是读书人啊!怪不得老人家要说,知识越多越反动呢,你瞧瞧这些读书人,科学家的嘴脸!他依旧面带笑容,缓缓点头:“诸位专家的话,振聋发聩啊,让我深有感触。说真的,我从没想过,替天行道这句话,还能用这种方式说出来,还能说得这么理直气壮的,学习了,真的学习了,受益匪浅啊!”

    李海在这里做感慨状,唏嘘不已,荣院士等人的脸色可就不那么好看了。什么叫替天行道?那是山贼的口号啊!甭管喊得多好听,对于被“行道”的对象来说,绝对不会有什么好的感觉的,以受虐为乐的人毕竟是少数,身体方面是如此,财产方面就更是如此了。

    李海这么说,等于是在指着他们的鼻子骂,你们都是土匪,强盗!话说李海要是真的这么直白地说出来,荣院士等专家没准还不会这么火大,那就证明李海已经是黔驴技穷,只能靠骂人发泄一下了,他最后多半还是要低头的嘛。

    偏偏李海这么成竹在胸的,说话还这么婉转,倒让荣院士等人心里没底了。当了这么多年的学霸,他们干这种事当然不是一回两回了,经验丰富的很,李海这样的表现,正说明他还有底牌没打出来,这就让他们不得不慎重一些对待了。当然,无论如何他们都不会和李海对骂的,这骂人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对不对?李海要是骂人,那是他思想上还有疙瘩,还没转变过来,大家可以继续帮助他转变思想嘛。

    于是,双方就继续上演微笑对话,李海这边是微笑着骂街了,荣院士也微笑着还击:“替天行道是谈不上,我们也只是出于本专业的立场,说说心里话而已。不瞒你说啊,小李,我们这些老家伙,真的很惭愧啊,在生物医药这个领域,我们落后得太多了,国家吃亏,老百姓吃亏啊!你也进入这个行业了,应该知道,我们国内自我研发新药的能力,是相当差的,每年的新药,其实大部分都是新瓶装旧酒,老药方改头换面一下重新上阵,这样怎么能行呢?”

    “所以啊,上次看到了你那些技术资料的目录以后,我们交流研究一下,都很激动,很兴奋啊,你这些技术开放出来,会对我们国家目前的医药市场,有一个很大的提升,在技术领域的提升作用就更明显了,可以说是跨越式的!你做了一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啊,小李,国家和人民会记住你的!”

    李海汗颜啊,真的汗颜,看到没有,什么叫老流氓,做到荣院士这种地步,才叫真正的老流氓,这脸皮够厚,心够黑啊,当面骂他都不改颜色。自己骂他替天行道,是说他明抢,荣院士倒好,直接就甘之若饴,把自己真正当成是替天行道了,举着利国利民的大旗,问你李海服不服?你服了,国家和人民会记住你的。反过来说,你要是不服,那你就是自绝于国家和人民了,死了不要怪社会!

    好吧!李海很爽朗地笑了起来:“我认输了,不服不行啊,玩这一套,不是我的强项,玩不过你老,荣老,我错了。”

    听说李海认输服软,荣院士很是得意地——欣慰地——笑了起来,正要“慈祥地”拍拍李海的肩膀,称赞他识时务者为俊杰,谁知李海却道:“经过荣老和各位专家的教育,我深刻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敝帚自珍是不对的,科技应该造福全人类,明天我就把所有的技术资料,电子版和文件版,各做几份,捐献给国内的几家大的图书馆,然后在互联上建一个站,把这些资料都放到上去——”

    荣老听着不对劲了,脸色渐渐僵硬,道:“小李,你这是要做什么?捐献给图书馆?建站?”

    李海故作不解:“咦,荣老和各位专家,不是劝我要公开那些技术资料,造福全国人民吗?那我就免费公开啊,把所有的技术资料放到上,放进图书馆里,谁想要看都可以去查,要是不懂的话,我们研究所里的那些技术人员,包括于总工在内,全都可以在上做详细的技术辅导。对了,或许很多人未必知道这件事,我还得找人做做广告,最好是在中视上做,不过既然是免费公开,我应该可以争取一下公益广告的时段吧,这种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大家都应该来出一把力气,荣老你说对不对?”

    专家们面面相觑,荣老的脸色已经铁青,这小子,在耍自己啊!其实来之前荣院士他们也商量过,李海会是怎么个态度,他们能想到,李海肯定不会那么乖乖地把手中的技术公开出来的,只是形势如此,有大人物的默许,又有他们在专业领域无可动摇的话语权,李海最终还是得低头的。

    却不料李海做的这么绝,竟然拿全免费公开来还击!这一手,可是釜底抽薪,让他们全都没得玩了。这些技术一旦放出去,以国内企业的山寨水平,一夜之间所有的药物产品就会如雨后春笋一样窜出来,然后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就连药监局都不敢拦着不让上市,他们又能如何?

    这么一来,他们还能有什么收获?毕竟他们是学术大拿,不是药企老板,他们的利益所在,就是技术封锁和技术壁垒,让技术在他们的手中被把持着,才能做到利益最大化,名利双收不是梦想。而李海一旦公开了他手上的那些技术资料,光凭荣院士手中的技术目录就可以断定,一定将会打破目前国内的医药领域技术格局,造就几名能和他们分庭抗礼的技术大拿也不在话下。

    “这小子,掀桌子掀得真彻底啊!”荣院士暗咬后槽牙,想不到打了一辈子的雁,今日是八十老娘倒绷孩儿,被李海这么一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捏住了自己的痛脚!确实他们这次来找李海,真正的目的并不是奔着钱去的,或者说,不是直接冲着钱,而是希望能将李海这个研究所,也置于他们的技术垄断之下。假如逼得李海真掀桌子了,那可就完蛋大吉了。

    哪怕明知道,李海这是虚张声势,未必就能舍得,荣院士也不敢赌。一赌,就等于把谈判的大门彻底关闭了,大家一拍两散各回各家,岂非无稽?况且他已经老了,李海才多大,像这种掀桌子的对赌,总是老家伙们患得患失,顾虑更多一些,气魄更少一些的。

    老家伙有个特点,就是皮厚,该转弯的时候马上就能转过来,况且李海这不是没有真正撕破脸吗?荣院士的脸色,从铁青迅速又变化成春风满面,其变脸速度,就连坐在一边看戏的吴燕玲都大为惊叹,都说官员是变色龙,我看这老专家也不差啊!

    “小李啊,你有这个觉悟,是非常好的,令人欣慰!来,我们大家敬小李一杯,年轻人胸襟广阔,为国为民,了不起!”荣院士很爽快地举起杯来,甚至还站起身来,领着几个专家一起给李海敬酒,这面子可真是给得足足的。你李海但凡还有得失心,就不能直接掀了桌子吧?

    李海当然不想掀桌子,他是要赚钱的,又不是来搅局的,眼见自己一个姿态摆出来,老家伙的脸色都变了好几回,知道这威慑力也算是放出去了,这会儿松一下也无妨,便客客气气地喝了这一杯。

    大家坐下来,荣老继续转弯:“不过呢,小李,你这个观念,还是有些陈旧啊。我们国家,以前不注重知识产权的时候,大家都是这么做的,有了研究成果,公开一下,给个荣誉,就完事了。结果呢,我们的技术落后了多少,市场化程度落后了多少?教训啊小李,惨痛啊,搞导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这是什么样的惨痛教训?不能忘记,不能忘记啊!所以,你这个全部免费,面向社会公开,是要不得滴,出发点是好滴,方法是有待商榷滴。”

    佩服啊,忒么李海都要怀疑,到底荣院士是学法律的,还是自己是学法律的了。怎么好话赖话,正话反话,全都让你一个人说了呢?行,你接着说,我看你能说出几朵花来!第一千一百十三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