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一千一百十二章 衣冠强盗

    第一千一百十二章

    几十万一顿饭,平摊到每个人的头上,人均超过了四万元。这样一个数字,即便是在以高房价出名的之江市,也足以在市中心地带买一平米了。很多人也许一生都不可能吃到这样一顿饭,因为对于他们来说,把辛苦赚来的钱花在别的地方,远比用在吃一顿饭上更有意义。

    不过,对于真正坐在桌上吃这一顿饭的人来说,这顿饭的饭钱,一样是毫无意义的。这只是给他们提供了一个交流和表演的平台而已,类似一个开场白,假如不是这样的地方这样的价格,有人就要做文章,另一边或许会为了省这一点钱,而付出更大的代价。

    有着钱眼的李海,早已看透了这一切,在这顿饭之中,真正值钱的,既不是这里的地段和装修,也不是美味佳肴,更不是人工服务。这些都很不错,很值得花点钱,但是远远没到要这么贵的程度。真正让他花大价钱的,恰恰是为了避免被客人们找茬挑理。因为和他们将要谈的话题相比起来,和这个话题可能涉及到的巨大利益相比,饭钱就显得很微不足道了。

    居高不下的三公消费,也是因为这个道理吧?只要上级还有权力决定下级的命运,就不可能禁止下级们奔竞趋奉的步伐。

    李海很是不爽地想着,所以说有时候人不能看的太透彻,那是给自己找麻烦。他看透了,却更加不爽,居然自己要为了堵住这些来人的嘴,而花这么多钱请客摆酒?最为不爽的是,就这样也堵不住这帮专家们的嘴!

    不爽也没办法,他之所以要买人家的账,不就是因为这些人的嘴巴,在医药这个领域,就代表着权力吗?学霸之所以是学霸,其权威就来自于专业领域的话语权,而作为新兴势力,想要在这片领域大展拳脚,就不得不认可这种话语权。

    李海眼睛看着荣院士等人在那里谈笑风生,说些八卦笑话,嘴上随意附和着,脑子却在走神:这饭吃得也差不多了吧,喝酒倒是很普通,毕竟都是有点年纪的人了,又是以专家学者为主,吴燕玲身为市长还是个女人,也不会主动劝酒什么的。要是还继续扯下去,那可就是侮辱自己的智商了。

    终于,荣院士把话题转入了正轨。他干咳一声,笑眯眯地道:“小李啊,是这样的,上次从你这里,得到了一些技术资料,我们回去以后调集一批科研人员,进行了研究,出了不少成果,成绩很喜人呐!不过呢,上次得到的,只是技术目录,上面对于技术细节是没有详细描述的,我们的研究为此停步不前,同志们意见不小啊!这不,我这是来向你求援来了,不知道能不能把你们的那些技术资料,对我们这些老家伙开放开放啊?”

    他说完了,眼睛朝边上一晃,余下的几名专家心领神会,马上跟进帮腔:“是啊是啊,因为取得了一些成绩,同志们都很受鼓舞,但是现在等于是遇到了一个瓶颈,必须有更详细的技术细节资料,才能将我们的研究继续向前推进啊!”

    李海瞥了一眼自己带来的总工,技术方面他是一窍不通的,所以才带了这位于忆总工一起。在这方面李海倒是没什么特别的情绪,搞法律的人,必须懂得尊重专业,不能用自己的判断来替代专业人士的观点,否则就很容易出错。这一点和新闻媒体人是根本性的差别,那些人是典型的不学无术还自以为万事通,逮着一个事情就能大肆发挥喷个口水四溅的。李海在学校时,一位老师就曾经语重心长地说过:“同样是学文科的,但我们和那些搞新闻的是不同的!”

    对方现在是拿技术细节来说事,从法律上来讲,如果是为了科研的用途,也是可以免费调阅某些资料,只要不是直接用于生产盈利就可以了。这些来的专家,以荣院士为首,都是专业搞科研的,不属于某家医药公司什么的,因此也不能说人家就是想要空手套白狼什么的。

    李海的思路是很清楚的,硬顶不太现实,一来这些人握有话语权,要和自己作对的话也是个麻烦;二来吗,他更要考虑到荣院士和赵老二之间的关系,这会不会是又一次来自赵家的试探呢?所以不着急掀桌子,把对方的用意看得更清楚也好。

    谈判嘛,总是谈出来的,从拒绝开放所有技术资料,到免费开放所有技术资料,这两条线之间的较量进退,无疑就成为了衡量双方得失的分水岭。身为研究所的老板,那些技术又都是他一手弄回来的,李海等于就是这边的最终老怪,他当然要避免直接赤膊上阵,养了这个总工于忆,此时不用更待何时?

    于忆倒也不傻,就算他和老板李海之间的默契不是那么足,但至少在技术资料的交流和开放方面,他也是比较有经验的,这种事在技术领域,并不是什么高压线。不过这家伙的肩膀,实在是歪了一点,一开口的腔调就不对:“这个,几位老师,我们研究所是纯粹私人企业,这些技术资料也都是花了很高的代价得来的,恐怕不是很方便直接开放出来。”

    李海气得不想说话,忒么要你上去是趟雷的,是给我打前站的,你来个大义凛然,一下子就把门堵死了,人家还不是要冲我来?虽然我这个老板也能强势,不过凡事都往我这里推,你那边除了一个高姿态之外什么都不承担,那我老板要你作甚!所以说当忠臣简单啊,当奸臣才最难,问题老板往往更需要的就是奸臣,恨的就是忠臣啊!道理很简单,大奸似忠啊!

    此时李海就跟吃了个苍蝇一样难受,原本就觉得这总工于忆不是那么靠谱了,现在更看他不顺眼,你丫专业水准不够也就罢了,需要你的时候还不能顶上去,要你何用?吃完这顿饭就开了丫的!

    于忆还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就在这一句话中注定了,他还觉得自己应对得不错呢,带着邀功的意味,飞快地瞥了李海一眼,等着那些专家们再来和自己交涉。哪知道荣院士压根就不搭理他,直接朝着李海道:“小李啊,你也知道,我们国家在某些高科技领域,相比起国外还是比较落后的,这个知识产权的保护,也是有我们国家自己的特色的,是不是?你的这些技术,扩散出来的话,其衍生效应,会远远大过在你这里生产一些药物出来的效益啊,你说是不是?我记得,在法律中,也有所谓强制许可的条款规定,就是对于一些重要的,关系重大的技术,哪怕是专利,法院也可以强行要求持有方公开,或者是授权给需要的人使用,当然是会给予适当报酬的。”

    强制许可,这对于学法律的李海来说,怎么可能不知道?老实说,西方的知识产权制度,假如你真正研究透了就能明了,这真是一种无比流氓的制度,当然也是西方人一以贯之的精神。当初日不落帝国的时代,他们有海军的优势,有工业化的成果,他们就要用枪炮和鸦片,在全世界推行自由贸易,同时把自己本国的市场树立起高深的壁垒来,不许别人踏入一步。

    等到现代科技发展的时代了,他们科技领先,就使用各种知识产权制度,提高科学技术变现以后的价值,拉开高科技产品和初级产品之间的价格剪刀差。假如别的国家有了比较先进的技术,他们也会毫不客气地拿过来山寨,稍微改个技术细节就算完事了,至于原技术发明人,逼急了连专利都不给你,你能怎样?这方面最典型的就是特斯拉,因为其交流电专利关系太重大,西方在广泛推广这项技术标准的同时,直接拒绝授予特斯拉交流电专利!直到特斯拉死后几十年,其遗属都不能主张权利了,才恢复了特斯拉的名誉,当然是惠而不费,钱就象征性给一点了。

    荣院士是什么人?在国内医药领域,他是真正的大拿。其话语权体现在哪里,打个比方,就是他说的强制许可制度,倘若哪家药企,希望得到某项技术或者专利的授权,向法院起诉要求强制许可的话,法院就会向他征求意见,这项技术是不是非常关键,是继续保密还是公开授权,能带来更大的效益——这些问题,荣院士就能决定!学霸之霸气,就体现在这里!

    换句话说,荣院士这一句话,等于已经是把枪口亮出来给李海看了,你同意不同意?不同意也不要紧,我们问一声你的意见,这是在给你脸呢,要是你真的给脸都不要,那也别怪我们打你的脸了!瞧见没,想叫你开放授权,一句话的事儿!

    荣院士吹响了进攻的号角,余众当然心领神会,纷纷跟进,你一言我一语地对李海展开围攻:“是啊,小李,你的这些技术对于提高我们国家的总体科技水平,保证我们的人民享受到更好的医疗服务,具有重大的意义,不能敝帚自珍啊!”

    “对对,你看你们的这个研究所,好像以往没有多少成果吧?那么这些技术如果只是在你们这里闭门造车,顶多也只能做到照葫芦画瓢地生产,不能消化吸收,提高你们的研究水平,最终推陈出新的话,这个就很没有意义了对吧?”

    事到临头,李海反而沉下心来,面带微笑地看着这些专家在那里表演,把话说得天花乱坠一样,心中却只觉得无比的讽刺:世人都说什么黑道白道的,殊不知天下乌鸦一般黑,反正李海所见的那些在街上讨生活的混混,绝对没有这些专家的心黑皮厚!

    第一千一百十二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