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一千一百八章 寸步不让

    第一千一百八章

    李海当然可以选择不承认那份公约,反正一直以来他都是直接进行调解权衡的,他的威信,也正是在一次次的成功调解中树立起来。在道上,大部分成功的大佬都是这样的,甚至在体制内,在别的系统内,成功的领导也都是如此,领导的威信,并不是来自于制度,而是来自于他能够合理地运用规则,平衡下属的利益。这中间涉及到了权力的本质,所以很多当了公务员的人也不懂得当官,并不是偶然的,这种学问,学校里绝对没人会教你,只有那些官宦世家的孩子,才能从小受到熏染,学会理解其中的奥妙所在。

    不承认这份公约,对于李海以后管理那些下属会员单位,并不会造成太多的困扰。何况他还有信徒这一招杀手呢?现在在基金会下属的会员单位中,大约三成的老大,都已经成为了李海的忠实信徒。其余的,则有些是李海还没来得及动手,有的则是不适合转化为信徒。——没错,虽然都是在外面混,在外面赚钱的人物,也还是有大多数,并没有一头扎进钱眼里不能自拔。

    所以李海要考虑的,并不是这个公约如何重要,他更想知道,赵诗容的目的是什么?他并不认为赵诗容是那种热衷争夺权利和金钱的人,就算是,她想要赚钱,也有很多选择,相比之下,直接从自己的碗里抢食,从杨老派系的碗里抢食,会显得她太过急切,而且有捞过界的嫌疑。

    难道,赵诗容是为了报复自己?要是这样的话,李海可就不会束手待毙了!和赵诗容走到如今这个地步,不是李海的初衷,他深心里也觉得很遗憾,但并不代表他对于赵诗容有多少愧疚之心。没错大家是有旧情的,赵诗容要是找他帮忙,李海肯定会很积极地去帮忙,但不是这样,不是让赵诗容骑到自己头上。

    一瞬间,李海就做出了决断。他的身子稍稍后仰,靠在椅背上,很是随意地笑道:“董事长说得很有道理,只是实践起来或许会有些麻烦,毕竟公约并不是法律,当初订立的也很仓促,其约束力和可行性都不是那么高的。国有国法,如果会员单位的行为涉嫌触犯法律,自然有法律来规范和处罚,我们法务部也会提供会员单位必须的法律指导。”

    李海这话说得对不对?很对,客观地说,那份公约确实很粗疏,粗到了和一百多年前辛亥起义以后,民党匆匆忙忙通过的那部《临时约法》都有一拼!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一个国家一开始就建立在那种法律的基础上,这个国家的政局动荡已经是命中注定的了。所以李海说可行性不高,约束力也不够强,弄不好你拿这份公约去说事,下面的会员反弹起来,直接起诉你这个内部公约违反了什么法律规定,这都很有可能。——当然我们都知道,在我们这个国家,大家多半只是把法律当成解决问题的一种途径而已,并没有多少人真心愿意遵奉法律,用法律的规定来约束自己的行为。

    但是谁都知道,借口就是借口,一个整合了之江本地如此众多的会员单位,一个在一年之内就牢牢掌控了之江地面上诸多行业的基金会,想要控制下面的会员单位,简直有太多的手段了,又哪里需要局限于区区一纸公约?

    新任董事长上任的第一天,第一次会议,和总裁之间的矛盾就凸显了出来,这个基金会还能好吗?如果是在别的公司,出现这种情况,董事和股东们都会心中如此哀叹了。不过,基金会的董事会,就是个奇葩,在李海和赵诗容之外,就是李海的老爹,其余的股东代表全都是唯李海马首是瞻的。在李海没有发出指示的情况下,谁会多嘴?

    赵诗容偏了偏头,看看老李低头不语,剩下的股东代表们,却都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她,那眼神中的含义,让赵诗容也不由得皱眉,这些小股东代表,简直就是把自己当成路人一样!自己身为高官子弟的身份,身为美女的现实,还有自己握有最大份额的股份,业已上任为基金会的董事长——这许多光环加在一起,李海能够无视也就罢了,这些小股东又哪来的底气?

    “看样子,李海对于基金会的掌控力度,还在我的想象之上——不,是在任何人的想象之上!”赵诗容沉默了一会,似乎是在斟酌李海这段话的内涵。就在李海以为她还会继续坚持的时候,赵诗容却出人意料地退让了:“李总说得很对,应该以国家法律的规定为优先。不过,据我所知,昨晚发生了一些事情,可能会让我们的一些会员单位,牵涉到一些相当严重的罪行指控当中去,希望法务部能够切实做好工作,不仅要提供有效的法律支持,还要完善公约,并且加强执行力,以避免类似的事情再度发生才好。”

    这个弯子,转的已经算是有些勉强了,毕竟李海作为总裁,他的职责是贯彻董事会的决议,而不是反过来指导董事会。赵诗容的这种反应,放到一些强势的董事长身上,简直就不可想象。当然,这也是因为我们国内的管理意识,还存在很多本国特色,许多老大都是把董事长这个职位,完全理解成必须言出法随了。而事实上,在西方有很多大公司的董事长,都是由小股东的代表来担任的。

    既然赵诗容都退让了一步,那么李海是不是也应该也退一步,给赵诗容一个面子,你好我好大家好呢?老李反正是这么想的,不过可惜的是,他也不能代替他的儿子表态。只见李海哼了一声,板着脸道:“这里是董事会,而法务部的工作,并不是受到董事会的指导,那是属于我总裁的职权范围。赵董事长,你越权了。”

    赵诗容脸色顿时发白,她是万万没想到,李海会用这种态度来对待她!虽然来到之江基金会,她有自己的想法,甚至也预料到了李海会有相当大的反弹,可是当真面临这个局面,当真面对李海公事公办时地强势,赵诗容还是感到心里一阵阵地发堵,这家伙难怪能在一年之内崛起,闹出这么大的阵势来,果然是气势十足!

    这也不能说赵诗容太幼稚,毕竟李海从没在她的面前,展露出这样的一面来。况且,李海和赵诗容结识这三年,前面两年李海都是以学弟和小**丝的身份,跟在赵诗容身后,顶多是和她辩论辩论,耍耍嘴皮子而已。李海的真正改变,就是在这一年之中的事,而偏偏这一年,赵诗容却是远赴海外,除了一些书信之外,根本就没有和李海面对面接触过,也就不清楚,这个当初的小学弟,曾经为了一个根本不怎么样的女朋友,而困扰许久的大男生,究竟已经成为了一个怎样的人。

    “我真的,错过了很多很多啊,以至于我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加入到他的生活之中——”一瞬间的心情,变得沮丧,赵诗容有种受伤的感觉,这感觉甚至比当初她知道李海的花心之后,来得更加刺人,她从没料到,自己会因为李海的态度而心伤!但赵诗容毕竟是赵诗容,经历了一年海外生活的沉淀,这段时间来,又在李海所不知道的地方,默默地做了很多事,她也成长了许多了。

    很快恢复了心理防线,赵诗容并没有因为一时的心理不舒服,而选择与李海针锋相对,相反却很大方地表示:“李总你说得很对,一个健康的董事会,不应该插手太多,各负其责是最好的。那么这些事情,就请总裁多多用心了,等到基金会年中大会的时候,希望能够看到好的成绩。”

    李海的强硬,本身也是一种试探,他并不想和赵诗容闹得多么僵,只是回来以后收到的一些信息,让他不得不提高警惕,毕竟人心隔肚皮,赵诗容毕竟是赵家人,何况女人如果起了报复心,那会做出来的事情就不能单纯用理智去衡量了。总算这试探的结果,还能让他感到满意,赵诗容虽然有心在基金会中发出属于她的声音,但还有底线。

    接下来的会议,在双方的有意缓和之下,就显得波澜不惊了,李海总裁简单地向赵诗容介绍了基金会的发展概况,也汇报了一下与塔佳组织的谈判成果;赵诗容董事长发表讲话,赞扬了总裁办在过去一年中的贡献,表示基金会前途大好,希望再接再厉云云。总之,这一次临时董事会,除了一开始的波澜之外,还算是开得比较成功。

    当然在老李的眼中,压根就不是这么回事!哪家公司的董事会,会开成董事长和总裁的二人转大舞台?俩人暗藏机锋的腔调,傻子都能看出来了!让他吐血的是,身为李海的父亲,他偏偏还很难在这个问题上插嘴。

    会议结束,李海站起来就走,他是不想再面对赵诗容了,反正他也出招了,也接招了,接下来就看赵老二如何应对。而除了赵老二之外,偌大之江,还有谁堪称他的对手吗?不好意思,在李海看来,没有!

    谁知,他不想面对赵诗容,赵诗容却不想放过他。李海还没走出会议室,赵诗容就很清楚地叫住了他:“总裁,我带来了很棒的正宗蓝山咖啡,到我办公室来尝尝?”

    李海脚下一顿,停了大约半秒钟,才转过身来,露出微笑:“好啊,正宗蓝山咖啡豆可是很难得的,那我就沾一沾董事长的光了。”第一千一百八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