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千九十九章 两心不知

    第一千九十九章

    李海这么说,也有他的道理。程卫国遗言让他放过程潜,这是不假,可是那遗言里,也说了把他名下的那些股份都交给李海的啊?按照现在基金会的股份估价来计算,那些股份的价值至少也有几十亿呢!这可不是一笔小钱!尤其是李海对于基金会的掌控能力,假如他拥有这些股份的话,那么他的经营行为,也将给自己带来更大的收益。

    可就这么一句话,几十亿的股份就这么飞了!这损失还小了吗?在旁人看来,这是李海打死了林志国以后,所付出的代价,不让你坐牢,只是让你出血,已经算是很优待你了,可李海不这么看,那位钱神更加不这么看啊,要他的钱不就等于要李海的命吗!这么一算账,李海就不认账了,权利和义务是统一的吧,我放过程潜的报酬就是那些股份吧,现在股份没有了,再要我放过程潜那是白日做梦!

    至于程卫国没有利用他的死来栽赃李海,李海也认了这是个人情,大不了就是不去主动找程潜的麻烦,不过程潜要是整天跑到之江地面上晃悠,那他万一哪天心情不好,或者手滑了,谁也不能说他说话不算数了。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咱们国家外交辞令上用的,一说就能让白头鹰血压上升的那句,对了:勿谓言之不预也!

    对于李海的这个附带要求,老韩虽然有些为难,不过也勉强能认可,算是合情合理。经过他和几位仲裁之间的又一轮幕后交易和磋商,终于是达成了一致,李海当众表示了,放弃对程卫国遗产的持有,转让给赵诗容,价格不仅优惠,还会从中拿出一笔钱来支付给林志国的家属,包括两名在行动中殉职的特种兵的家属,也会得到一笔优厚的抚恤。

    按说这次行动,殉职的最大牌就是程卫国了,不过这部分抚恤金,李海是打死都不会出了,叫他给钱给程潜?没睡醒吧你!

    眼见这件事就这么收场,可谓是台上皆大欢喜,台下皆不欢喜。除了李海捏着鼻子吃苍蝇之外,程潜也是相当不爽,他可是少了一大笔收入呢!虽说这些钱,理论上是要赵家来支付的,可是谁不明白这里面的味道呢?李海等于是生生赖掉了他的那份!

    眼见质询会结束,李海面带不爽地朝外走,程潜脑子一热,也不知怎么就叫了一声:“李海,不好意思,本来我还想和容容在之江办几桌酒席的,不过既然你说不希望我去,那也就只好算了哈!到时候那些喜糖,就麻烦你发给容容在之江的老师和同学们了。”

    一言既出,程潜忽然觉得,周围的空气怎么变冷了许多,谁把空调对着自己吹了?等到他触到李海的眼神时,浑身就像被冬天的寒风吹到一样,尽管此时是盛夏时节,还是止不住打冷战,接下来的话,犹如冬天遇到寒风时一样,直接被吹回去,嘴都张不开了。

    李海收回了一部分神力威压,冷冷地瞥了程潜一眼,实在懒得跟这个败家子多废话,否则真怕忍不住会直接动手!没看到这所有人,都在看白痴一样看你吗?但凡有点常识的,都知道李海的力量,现在比程潜强过太多了,因为这一次的引渡凯文成功,使得李海在国际地下世界的声名,一下子就达到了一个极高的程度,这可是单枪匹马对抗了世界上两大强国的正规军事力量,还能达成行动目的的牛人!尽管后来凯文死在法国司法部手上了,不过那和李海之前的成功行动并无关系。

    以这种当红的猛人,又和程潜有很深的过节,现在程家彻底散了,程潜但凡有点脑子,也要绕着李海走路了,居然还敢当众挑衅他?此时这屋子里的异常低温,并不仅仅来自于李海的恼怒,也是来自于旁人对程潜的怜悯。

    还好,程家虽然没了两个重量级人物,只剩一个败家子,好在毕竟有些余荫,那位来自军方的中将,和林志国、程卫国都是同袍战友,总不能眼看着程潜被李海弄死。他走上前来,很是温和地拍了拍李海的肩膀:“咱们做事,讲究的是公私分明,这一次你为国家立的功劳,会被铭记的!”话是废话,他只是想转移一下李海的注意力,没看那边程潜都快被李海盯得尿裤子了吗?这可不是中将大人杞人忧天,李海这种手上几百条人命的狠人,那杀气可不是开玩笑的!

    当众,李海也不能做的太随性了,他可知道,现在在暗中盯着自己的人不会少,就说眼前这位中将,一旦有机会对自己下手的话,他是绝对不会有丝毫犹豫的!当下客气了两句,转身就要走,这地方时间呆久了,估计更加不爽。

    谁知,李海刚转过身去,却听身后赵诗容出声道:“李海,我对基金会的方针政策,有些自己的想法,过阵子可能就会到基金会去上班呢,怎么样,给我个副总裁做做?”

    李海脚步一顿,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仅仅是董事会的股权变更,还不算完,赵诗容还要到基金会任职?一个副总裁的职位不算什么,那点权限,李海不会放在眼里,就算他不当这个总裁了,光是凭着他的神通,对于基金会全盘经济利益的把控,他也有信心让整个基金会始终处于他的控制之下。

    可是,赵诗容这话,在这个时候这个场合说出来,是什么意思?李海不得不多想一层,因为刚刚程潜就挑衅了自己,而且就是用的他和赵诗容的关系,作为挑衅的武器!按照常理来说,假如赵诗容不认可这个婚约的话,最低限度,她也应该撇清和程潜的关系吧?在这个节骨眼上来说这种话,倒显得她似乎是默认了和程潜将要结婚一样!

    李海不是圣人,他是个年轻的男人。他花心,他喜欢美丽的好女人,他珍惜学生时代的单纯感情,他更不希望一个和自己订了二十年娃娃亲,却和自己擦肩而过的恋人,投入自己最讨厌的人的怀抱!赵诗容啊赵诗容,到底是什么心里,让你说出了这样的话?

    半转身,看着赵诗容,李海想要从她的表情上,看出几分端倪来。只可惜,赵诗容面容如水,半点都不起涟漪,就连嘴角的一丝微笑,也带着浓浓的程式化味道。她微微扬起下巴,加上旁听席本来就比李海所在的位置高几分,显得她的姿态很高,很冷艳的模样。

    和赵诗容对视,对于李海来说是个不小的负担!就在两个月前,他飞去米国和赵诗容相会的时候,还是浓情蜜意,差点要定下终身。两个月之后,彼此间的关系,怎么就变成了这样?两步的距离,伸手可及,凭李海的目力,甚至可以看出赵诗容那细腻妆容的一笔一划,可是他却知道,眼前这个女人,已经再不是当初和自己情意相投的那个容容学姐了。这个明悟,让李海心中犹如刀绞,呼吸也有点艰难,更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真的在乎,真的难受呢——”赵诗容的眼睛,告诉了她的心灵,在李海脸上看到的这些意味着什么。姑娘的心中,为此百感交集,又是心疼又是不忍,却又感到很痛快,好似有种报复的快感,让她自己都有些吃惊,原来在自己的心底,对李海还是有这么多的怨气?以至于,她也忘记了自己接下来还想说什么。

    围观群众也都很有默契,这两个年轻人之间的波折,已经成为了高层圈子里的热门话题,当然还要加上赵诗容的妹妹,这个故事就更加引人入胜了。此时男女主角这么默默地对视,空气中都好像写满了内心独白的台词一样,正是此时无声胜有声的好时候,谁会来多嘴?

    只可惜,总有那煞风景的,程潜再度跳了出来,虽然他的胆子都快被李海吓破了,不过这时候看到李海和赵诗容默默对望,好似内容很丰富的样子,他也实在不能忍了。或者说,他心中对于失去赵诗容的恐惧,压倒了对于李海的恐惧!

    “喂喂,你搞清楚,我们容容只是通知你一声,并不是在征求你的同意!以容容的股份,她有足够的权限任命一名副总裁,你没资格拒绝。就这样了!”抛下这句话,程潜伸手来拉赵诗容的手,准备拉着她走人。刚捏到她冰凉的小手,赵诗容如梦方醒地一抖手,躲开了程潜的手,冲着李海点了点头:“等你回之江,我会来找你报道的。”说罢,快步朝着门外走去,程潜低着头匆匆跟上,在赵诗容身后说着什么,赵诗容却头也不回地走了。

    女主角走了,自然没戏看了。李海强打精神,和老韩还有冯主任等大佬级别的应酬了一会儿,便走了出来,刚坐进世爵跑车的驾驶席,他直接摸出手机,第一时间打给赵诗倩:“倩倩,你姐到底什么意思?她真的要嫁给程潜?简直荒唐!”第一千九十九章完

    【作者题外话】:回家就这么晚了,只有两章保底。晚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