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千八十二章 乱局中的杀局

    第一千八十二章

    几年以后,当李海偶尔回顾这一段经历时,他同时对两件事感到惊讶。首先,是这些西方世界的顶级豪门,对于社会组织的掌控能力,其实完全不在于我们所谓的“独特体制”之下,甚至远远过之。从发现凯文是自我注射了氰化物致死,到查出这些氰化物来自哪只黑手,十字剑联盟这些大势力,只花费了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

    这么短的时间,开直升机都未必能从巴黎开到凡尔登,可是十字剑联盟却做到了查出毒物的来源,并锁定了最有嫌疑的目标!光是从这一点上,李海就深深感到,自己的祖国如果想要挑战如今的世界秩序,还有无比漫长的路要走,根本就不是经济体量上去就万事大吉了。

    第二点,就是十字剑联盟等几个大势力,在凯文死后所呈现出来的战略茫然。当时李海只是有种模糊的感性认识,事后经过本国情报部门的多方搜集和深入分析,才确定了当时十字剑联盟的异常状态,背后是有着深刻的原因。最简略的解释,就是十字剑联盟的欧洲势力,对于自己的定位模糊不清,他们一方面希望获得更多的筹码,以掀翻70年来压在身上的米帝大山,为此他们可以接受与东方大国的合作。

    另一方面,这些老家伙们却又顾虑重重,生怕走得太远,惹恼了米帝之后,自身没有足够的力量保护欧洲的安全。近几十年来欧洲的崛起,和前苏联的垮台有着最直接的原因,在那个巨人倒下之后,欧洲人欢欣鼓舞,顿时觉得头顶的天都是蓝的,所以才马上就急吼吼地成立了欧盟,推行欧元,想要从米帝手中获得更多的自主权。

    可以说,前苏联的垮台,是二战以后对于世界局势影响最大的政治事件,没有之一,其深远的影响,余波荡漾,也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会被更为具有震撼力的事件所取代。

    可惜,欧洲人毕竟在米帝的淫威之下颤抖已久,又缺少一个真正的崛起核心,虽然德国人努力工作足够养活整个欧洲的懒虫们,可惜他们却只有边防警察部队,连自己的军队都没有,哪能充当新欧洲的领袖?正因为这样,欧洲人一直都是在做梦,却一直都挺不起腰杆来。

    表现在这次凯文事件上,这种矛盾心理最为明显,他们是既想收获凯文身上的巨大好处,为此暗地里使了好多手段;但是却又不想付出太多的代价和风险,尤其不敢对米帝当真说不。结果,就和伊丽莎白领导的塔佳组织追杀队,达成了那种奇怪的默契,在凯文进入法国司法部的巴黎总部之前,任凭塔佳组织对凯文百般追杀,不择手段,也是屁都不放一个;不过一旦凯文进入了法国司法部,他们就要“挺起腰杆来做人”了。

    当凯文死后,似乎他们的损失是最大的,这帮家伙急得好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还没有找到真凶,就迫不及待地要挟李海,想要他分担损失。当意识到李海的实力强悍,油水却相对有限时,十字剑联盟又转而想要寻求一次暂时性的同盟,试图针对塔佳组织。种种丑态,简直可笑之极。

    不过,最可笑的,还是在确定了凯文的死因,是因为俄国战略情报局插手了以后,原本还牛逼哄哄的十字剑联盟,居然瞬间失声!

    李海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被送回了大使馆,因为在确定了药物是经由俄国人的手送进来之后,塞琳娜和赫末儿就不知道东南西北了,很明显这是超出他们预计的情况,为什么俄国人会搀和进来?在搞清楚这个事实之前,他们不敢有任何的轻举妄动。临走时,塞琳娜倒是好心地提醒了一下李海:“如果这是俄国人对于你们在俄国和摩尔达维亚交战的报复的话,那么我想你也要小心一点。克格勃已经不在了,fsb(俄国战略情报局)的实力远远比不上克格勃的恐怖,但是要针对一两个人进行报复,还是游刃有余的,而且俄国人最记仇,他们不懂原谅!你一定要小心!”

    俄国人的报复?李海站在大使馆的阳台上,看着外面的巴黎夜空,很是不屑地撇了撇嘴。在莫斯科,在普里皮亚季沼泽北部,在摩尔达维亚,这些北极熊一次次地失败,损兵折将无数,光是经由自己的手,就做掉了他们上百号精兵,内中还包括娜塔莎和安德里这样的精英特工。现在到了巴黎,大家都是地老鼠的情况下,自己能有什么危险?——一边这么自信地想着,李海一边很怂地往身上拍了一张金刚不坏身神符。说实话,刚刚那群法国司法部的特工冲进来的时候,李海就有点心虚肝颤的,这可是他成为神使以来,头一次在没有金刚不坏身神符的情况下,面对真实的枪口,说没压力那绝对是扯谎好吗?

    用钱眼扫视了一圈,没发现对自己有杀气的估价,看来大使馆周围并没有杀手的存在,李海正琢磨着,要不要到厨房去弄点东西来填饱肚子,却接到了参赞的电话。来到参赞的办公室,李海才发现大使也在。

    法国算是东方大国对外最为重要的关系之一了,驻法大使的行政级别为副部,也是有资格回国就担任外交部长的人选之一。之前老韩也曾暗示过,这位大使是他的同壕战友,都是杨老这一派系下的干将,所以李海对这位只见过两次面的大使阁下,也是相当恭敬,当即上前行礼。只是行礼归行礼,李海这心里却有了种不妙的感觉,大使阁下带来的消息,恐怕不是自己所愿意听到的!——否则,为什么要在参赞也在场的情况下呢?这很有种公事公办的架势啊!

    果然,等他坐下来,大使便单刀直入了:“我们刚接到了法国司法部和外交部的请求,他们需要你协助调查凯文的死因,因为你是凯文死前最后接触的人,目前尚没有足够的证据表明事情和你无关。我们拒绝了取消你外交豁免权的要求,但是同意你暂时不会离开巴黎,应法国司法部的要求将会随传随到,配合他们的调查。你有什么要说的?”

    我有什么要说的?话都让你说完了好么!李海暗自吐槽,这帮法国佬还没完了!还有国内也是奇怪,为什么要配合法国人,限制自己离境?“大使阁下,我在离开医院时,法国人已经有了初步的结论,药物是俄国间谍送进去的,目的就是要报复我和凯文。我不明白,这个节骨眼上法国人不去追踪俄国间谍,却限制我出境是什么意思?还有,国内难道不信任我吗?”

    最后这句话,李海基本是带着一部分的无意识,随口问出来的。可是问出来以后,看到大使和参赞的诡异脸色,李海才忽然明白过来,敢情这还是从自己背后捅来的刀子!他勃然变色,正要发作,大使阁下到底老到,赶紧安抚李海:“你不要这么激动,事情刚发生不久,我们掌握的信息有限,而且表面证据确实对你很不利,你也不能否认这一点,对不对?要是这个时候你急匆匆地就回国了,没准还显得欲盖弥彰呢。在大使馆多住些日子也好,哪怕是学学法语呢,对你将来的前途也是很有好处的。”

    干外交的人,面子功夫一定是抹得平的,这位驻法大使无疑是其中的表表者,无论是言辞还是态度,都令李海一肚子火发不出来,只好闷在心里。不过他还是申请了要通过安全线路和国内通话,大使这次很痛快的同意了。

    “什么,你们真的不相信我?我说,我为什么要杀了凯文,我坑了他就足够了好吗?真的要杀的话,我直接把凯文交给塔佳组织,岂不是干干净净,手上一点血腥都不会沾上!”从老韩口中确认了大使的命令,确实是从安全局的高层传出的,李海这下就忍不住爆发了,这忒么太寒碜人了!“韩叔,做人不能这样吧,我出生入死殚精竭虑,把凯文答应给咱们的好处都拿到手了,然后就被卸磨杀驴了?”

    “你小子,怪话不要这么多!”老韩的声音听上去,也有些闷,不知道是因为线路问题还是什么别的原因:“叫你配合一下调查而已,也是为了洗清你身上的嫌疑,身正不怕影子斜,既然和你无关,让他们查就是了,怕什么!反正你有外交豁免权了,他们也不能采取强制措施,让你留在那边也是避避风头的意思。着急回来做什么?程卫国死了,你以为就这么算了吗?老老实实在巴黎呆着!反正你小子有钱又花花,法国女郎出名的时尚热情,这不是便宜你了!行了,就这样,要服从纪律,听从大使的命令,别轻举妄动!”

    被老韩教训了一顿,李海还真是没话好说了,貌似这么一说,也挺有道理的?尤其是老韩点出来,程卫国的死,恐怕还是余波未平,自己这个时候回去的话,两件事加在一起,说不定还真的给了某些人以利用的空间呢。

    可是,怎么就觉得不爽呢?李海放下电话,走到阳台上,看着远处灯火通明的铁塔,心说出去泡妞散心?亏老韩这老家伙说得出口!这节骨眼上,是泡妞的时候吗?——眼中陡然闪过一个带着红色的价格,李海心中一激灵,这是杀气,针对自己的杀气!第一千八十二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