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千五十四章 万万没想到

    第一千五十四章

    世界有时候就是这么荒谬,只不过是对于那些不知道真相的人而言。现在屋里四个人,除了李海之外,库切拉和凯文都因此各种原因,而受到了李海的支配,李海既然对外面的情况不屑一顾,他们俩自然也就紧紧跟上了。无形中这个倒霉的保镖泽曼,就成了唯一的少数派不知情者,而且他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少数派。人的认知和现实之间有了这么大的偏差,除了荒谬之外还能有什么想法?

    在大约一千米之外的一处制高点上,寒鸦活动了一下身体,继续用望远镜关注着李海所在的那幢别墅的情况。窗户都拉上了窗帘,那两个保镖的身影时隐时现的,他能看到其中一个一直守在一楼的窗户边上,不时朝外面打量,显然黄狗的行动已经引起了他的关注。不知道李海会做什么?

    寒鸦心中有些苦涩,一年前刚到之江时的情景来历历在目,当时他们甚至都很不情愿,因为被命令脱下了军装,到个地方上,去和一帮混混商人打交道去了。那时候第一个和他们接触的本地人,就是李海了,年纪轻轻又很明显没练过什么拳脚套路,可是李海单凭自己的身体素质,就能和这帮特种兵抗衡甚至占到上风。

    男人对于实力总是有种发自内心的崇拜,从那以后寒鸦也关注到了李海。只是后来的情况发展,令所有人都意想不到,李海迅速地接近了程家,甚至成为了他们这一帮人的上级,但是他却又以更快的速度,和程家走到了对立面上。尽管他们几个都尽力帮李海说好话,也一度促成了程卫国和李海的和解,但是程潜的过火行为,最终还是使得情势无可避免地恶化了,海狗的死,让一切都变得难以挽回。

    现在,程卫国也死了!未来将何去何从?寒鸦不知道,军中有太多类似的例子,忠勇而又有能力的军人,只因为站错了队伍,就落得被压制被排斥被边缘化,最终不得不黯然脱下军装转业,从此神兵蒙尘,夜夜龙泉壁上鸣!他不想这样,当了这么多年的兵,而且一直都是接受的专业狙击手的训练,他根本就不懂得和人交际,如果离开军队到了地方上,他甚至无法好好地生存。这一点,在之江的那几个月,寒鸦已经确认过了。

    心绪有些烦乱,寒鸦低头咬起一根吸管,吸了一口液体,火辣辣的伏特加划入胃中,给他的身体带来暖意的同时,也让他的心情稍微放松了一下。忽然,望远镜镜头里闪过一道光芒,他马上提高了警惕。寒鸦和黄狗的分工很明确,黄狗是负责吸引别墅里的人的注意力,而寒鸦则伺机潜入,只不过寒鸦觉得李海或许会有所行动,所以他就等在这里,如果到了下半夜还是没有机会,再想办法潜入别墅。

    望着二楼窗户中的亮光闪闪,寒鸦默默地计数,渐渐露出了笑容,李海没有让他失望!那是海上通行的灯语,懂行的人只要一支手电筒,就可以和外界进行联系。在得到了自己所需要的信息之后,寒鸦也掏出战术手电,朝着对面按动了几下。等对面再次传回信息,表示收到和完毕之后,寒鸦这才心满意足地离开了那个制高点。

    库切拉按照神使大人的吩咐,和外界完成了一次灯光传讯,然后便跪下吻了吻神使大人的鞋底——倒不是李海有这么苛刻,实在是他不习惯被男人亲自己身上任何地方,可是对于一名虔诚的信徒,允许他亲吻自己身上的某个部位就是最大的恩赐了,甚至有很多信徒会以亲吻神使走过的土地为荣呢!想来想去,李海只能是亮个鞋底给库切拉,看着他感激涕零地退出去的模样,李海心里这个膈应,当神使对于人的神经真是一大考验啊!

    凯文从锁孔里看着对面的屋子,一看到库切拉走出来,便拨通了房间里的电话,将自己所担心的事情告知了斯米尔诺夫。斯米尔诺夫马上打电话给库切拉,盘问了再三,反手再打给凯文:“放心吧我的朋友,一切都很好!外面是有很多老鼠,我也清理不过来,你知道最近的形势了,如果我现在就派出大批人手,没准会引来更大的动荡,水会更浑的,过几天的行动没准就会夭折,你知道干我们这一行都不喜欢意外!库切拉是我的老部下,我最忠诚的一条狗,你完全可以信任他。他说没有发现什么异常,那就是没有什么异常。”

    凯文还能说什么?他虽然知道李海很多资料,可是对于李海能发展信徒这一手,也是一无所知的。这种事,李海连自己的亲爹都没说过,凯文又上哪知道去?哪怕他再怎么心中不安,也只能选择相信斯米尔诺夫的承诺了。好在斯米尔诺夫也安慰他,这座城市是属于他的,或许他没有足够的力量横扫别的势力出局,但是不管是谁想要在这里玩什么大动作,都一定瞒不过他的耳目。

    “至少,这座城市里绝大部分的枪支进出,都逃不过我的眼睛!这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你的朋友或许能力强悍,可是他一个人又能玩出什么花样来呢?好吧我的朋友,好好享受我给你送去的礼物,如果玩腻了,再换,要多少都行,我这里最多的就是美丽的女人!一切,后天早上都会有结果的。”大笑声中,斯米尔诺夫把电话挂断了。

    后天早上!凯文愤愤然地把电话摔下,他原本也不是这么没城府的人,无奈在李海身上实在吃亏太多,从来都没占到过什么便宜,现在居然想要假手他人来做掉李海,你说他现在的心理压力得有多大?要女人,不要白不要!

    几乎是同一时间,安德烈也得到了自己所想要的东西:“后天早上,乘汽车离开?车牌号和路线都有了?很好,斯米尔诺夫,你会得到你想要的东西的,如果摩尔达维亚成功加入我们俄国,我保证你将会成为这个州的大人物,你会名利双收的!”挂断电话的一瞬间,安德烈就捏碎了手中的手机,我美丽的娜塔莎,后天早上我们的仇人,就会落入我的掌中了!你看着吧!

    那边,当寒鸦回到据点时,他带回来的消息也引起了巨大的争论,包括音箱在内,都认为李海的计划过于冒险了:“他让我们直接去布加勒斯特,帮助他策划接下来的行程?他就这么有把握,能在没有我们帮助的情况下,顺利抵达布加勒斯特吗?中途所要穿过的摩尔多瓦和摩尔达维亚,可都是俄国人的势力范围,北约在这里的手也很长!”

    尽管寒鸦和一两个人选择相信李海,但是在缺少足够沟通的情况下,他们也很难得到更多的论据,而且看李海的样子,他们也很难接近那幢别墅而不被人发现。假如冒死硬冲的话,冲进去倒是不成问题,可是如何撤离呢?还得保证凯文的安全存活!从这一点上来说,李海即便明知斯米尔诺夫有问题,还是选择了依靠他的路子离开,确实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当然,他们也不会想到,这么短的时间里,李海已经拥有了库切拉这么一位忠心耿耿百死无悔的地头蛇的帮助。

    事实上,李海最大的期望,就放在库切拉的身上。当然他不会要库切拉帮他找来什么威力巨大的武器,这只会让库切拉暴露在斯米尔诺夫的眼下,引起斯米尔诺夫和凯文的警惕而已。况且在这种环境中,敌人随时可以动员上千的正规军,海陆空齐全,他一个人就算本事再大,难道还能对抗一整只军队吗?神使大人纵然神通广大,也没大到这种程度啊!

    第二天的整个白天,李海就悠闲地拉着凯文聊天喝茶,顺便向他学习学习俄语,这让凯文百思不得其解的同时,却又放松了警惕,看来李海是真的打算依靠斯米尔诺夫逃走了,这是在为了下一步的行程积累体力呢——开玩笑,已经玩了一天两夜的女人了,要是还继续玩下去,那还了得,还能有足够的体力去应付不测吗?

    当然,嘴上凯文是绝对靠谱的,他口中的斯米尔诺夫也绝对是个靠谱的好朋友,有他安排的行程绝对万无一失!李海心中暗笑,他才不关心斯米尔诺夫是否靠谱呢,那有什么关系?相反自己的计划中,斯米尔诺夫是必须消失的,时机就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他一面点头微笑,一面将缕缕神力,注入手中的一枚钱币之中,这是一枚一卢布面值的硬币,很普通很正常,除了边上穿了一个孔之外,就和平常的硬币没有任何区别。

    到了晚上,库切拉才又回来,进入李海的房间之中,再度虔诚地跪下来吻了吻李海的鞋底:“我的主人,我已经将一切都安排好了,遵照您的吩咐,让你的旨意行在这片土地上,犹如神明的旨意一般无二。”李海听得那个汗啊,这台词听着耳熟,太耳熟了!

    既然信徒这么上道,李海也不能亏待了他,手一翻,将那枚从库切拉手上拿来的钱币,又交到他的手中:“拿去吧,这是神对你的眷顾,而且你将会得到为神献身的机会,这是你的荣耀。”李海一边说,一边忍着吐的冲动。

    库切拉一摸到那枚钱币,就被上面浓郁的神明气息惊呆了,眼泪水哗哗流,感激无限地再度去吻鞋底:“我一定竭尽忠诚,奉献我的一切以取悦我神和神使大人!”第一千五十四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