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千五十章 暗子

    第一千五十章

    身为一名精锐特工,安德烈具备了几乎所有特工所需要的素质,最典型的就是快速记忆和辨别的能力。之前他从这扇门走出来的时候,曾经感应到了李海的注视,尽管他回望过去的时候,只和李海的眼神一擦而过,甚至连“对眼”都称不上,可是还是在脑子里留下了基本的印象。

    这印象并不深,可是足以让安德烈在和李海走对面的时候,意识到他是个熟面孔。再加上李海是从这二楼里出来的,身边还有斯米尔诺夫的保镖做向导,这让他马上意识到,李海或许也是去找斯米尔诺夫的人!

    这个时候,李海和凯文一起行动的一大优势就体现出来了:他们两个的资料,在国外情报机关之中简直是少的可怜!凯文就不用说了,身为杀手界的国王大名鼎鼎,他自然非常注意自己信息的保密工作,绝大部分的情报机关,甚至连他一张照片都搞不到。何况他现在还化了妆?

    至于李海自己,他根本就是菜鸟一个,除了和他交过手的塔佳组织,还有十字剑联盟之外,就是国内情报机关才有他的资料了。安德烈有哪可能对他有所认识?况且李海现在的化妆,也是经过了凯文的巧手妆扮,猛一看绝对看不出什么破绽来。勉强要说破绽的话,大概也就是李海那一身与众不同的气质了。

    安德烈自问也是精英特工,受过严格的训练,而俄国人对于特工的训练自有独到的一套,他们那些间谍培养出来,常常会给予类似贵族一流的教育,使得他们拥有足够的阅历和资本,能够在西方上流社会中来去自如。以他的眼光自然一眼就看出,李海这一身气质,举手投足都是那么不凡,怎么看都不是一般人。

    恰恰是这一点,让安德烈对李海留上了心,但是他也只是觉得这个人或许很重要,却没和自己此行的目标,杀死娜塔莎的仇人联系起来。至于李海他们是从斯米尔诺夫这里出来,身边还有斯米尔诺夫本人的保镖陪伴,这更加说明了,李海确实是个很要紧的人物,当然越是这么重要的人,越不可能去当什么特工吧?因此他也只是朝李海瞄了两眼,然后不声不响地退到一旁,让开了路。

    李海若只是个菜鸟的话,被安德烈这两眼一扫,没准就露出马脚了,幸好他的神魂坚固意志稳定,若无其事地抱着两个洋妞走了过去,还很惬意地当着安德烈的面,捏了捏她们身上的软肉,惹来一阵娇嗔——当然不管她们说什么,李海一概是听不懂的。

    走出夏宫,上车的时候,李海朝凯文使了个眼色,凯文倒也明白,若不经意地向那保镖问道:“刚才那个是俄国特工吧?我一闻上去,就一股子乌鸦的味道!”乌鸦,是前苏联精心培养出来的一种男特工的代号,他们大多风度翩翩学识广博,用来搞美男计最为得心应手。不过自从前苏联解体之后,有关前苏联的很多档案都被泄露了出去,乌鸦也是其中之一,这种间谍就变成了众所周知的存在,数量也就没那么多了。凯文手上有过阿尔法小组这样的前苏联精锐特种力量,他对于前苏联的特工情报,自然有着相当的了解。

    那保镖名叫库切拉,貌似很警惕的样子,居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沉默了好一会儿。等到凯文都快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他发动了车子,却又忽然来了一句:“没错,就是俄国人。不过,如果他们想要从老板这里得到更多的话,还不如派两只燕子来更好!”然后车里就爆发出男人们都懂的笑声,燕子相比起乌鸦来,更是名声响亮,那些美丽妖娆风情万种的女特工,在前苏联解体以后成为了高端人口买卖的重点,斯米尔诺夫这个渠道就曾经经手过不少燕子被卖往西方,成为那些有钱人的禁脔。

    库切拉这么说,无异于是默认了安德烈的身份,甚至还暗示他是来寻求斯米尔诺夫的帮助的。只不过斯米尔诺夫的立场,看上去较为倾向俄国,但是他在这里一方大豪当得正爽,凭的也是能够左右逢源的身份,假如他真的一头扎到俄国人的怀抱里去,西方人也不是好惹的,他的买卖首先就要受到巨大的影响——天大地大,在道上还是钱最大!所以俄国人,也不可能对斯米尔诺夫颐指气使,要啥都行。

    凯文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也就不继续多说了,和李海对坐在加长豪车的后座上,搂着身边的艳女谈笑风生,时不时占点小便宜,看着很是潇洒。到了目标别墅,俩人各自上楼休息,李海也没惺惺作态,很轻松地摆平了那两个艳女之后,便穿起睡衣走到楼下。

    库切拉正在那里看电视休息,一看李海下楼来了,露出会心的笑容,用不太流利的英语说道:“先生,你的体能很棒!我在楼下都听见那两个女人的尖叫声了,他们一定都爽爆了!”

    李海笑着点点头,走过去,在库切拉的肩膀上随意地拍了拍:“你的同伴呢,上哪去了?是不是在下面听我们的现场直播,受不了了?”他用自己的听力,已经发觉另外一名保镖离开了这别墅,大约是半小时前。

    库切拉耸了耸肩:“是的!这家伙在附近有个相好的!”李海敏锐的听觉,此时已经听到楼上凯文的房间里,动静也小了下来,他甚至可以听到凯文多半是趴在地板上,偷听自己和库切拉的对话。

    不过,李海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刚才他拍库切拉肩膀的那一下,已经将一道神力,输入库切拉的神魂之中,将这个基本上唯利是图的保镖,变成了自己的信徒,只是因为他的脑子里,不可避免还是有尊崇暴力的部分,大约要用二十四个小时,才能完成全部转化。当然,这不妨碍李海通过神力,和这个准信徒进行某些交易。

    他甚至也不怕凯文听到,就这么说道:“假如你能帮我打听一下,那个俄国人来想要寻求怎样的帮助,我会给你足够的回报的!嗯,我看看,一万米元怎么样?”库切拉大笑起来:“这很容易,不过我必须让我的老板知道,我帮了你这个忙。”

    李海笑了笑,心说你爱说不说,反正二十四小时以后,我***脚趾,或者让你背着爆炸物冲上去,和你的老板同归于尽,你也不会皱一下眉头的!李海拍了拍库切拉的肩膀,便回到了楼上,还没等拉开自己的房门,凯文就打开了门,貌似一脸疲惫和舒爽的样子:“嘿,你和那保镖在谈什么?小心一点,斯米尔诺夫是我的朋友不假,但是他也是有自己立场的!现在东欧的局势非常复杂,我也不知道斯米尔诺夫在这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这个理由倒是很光明正大,李海坦然相告:“是,我就是让他帮我打听一下,那个俄国人想要得到什么,我总觉得他或许和我们有关。”

    凯文脸色阴沉:“你这么做是画蛇添足!这反而有可能让我们暴露出去,斯米尔诺夫原本不知道我们和俄国人有什么关联的,这才过去多久,你认为斯米尔诺夫会知道在俄国境内发生的所有事情吗?他只是个地头蛇而已!”他的恼火是真的,不过却不是因为这个,而是因为李海居然联想到了,那个俄国人可能会带来麻烦。

    因为凯文和斯米尔诺夫的暗盘交易,他知道斯米尔诺夫肯定会想办法把自己和李海的行踪给报告俄国人的,这个送上门来的俄国特工,或许就是其中一条渠道。即便不是,如果李海对此有了警惕,那么以凯文对李海实力的了解,接下来的攻击还会顺利吗?别一不小心把自己的性命给搭上了!这才是他压不住火的原因。

    但他马上就意识到自己的反应过火了,即便他说出来的理由很堂皇,也不代表他可以用这种态度和李海说话,这一路上,他都是受到李海的控制,而不是他压制李海的!这种反应,是否过激了?

    果然李海一把掐住凯文的喉咙,将他推到墙壁上,冷笑道:“记住你的身份,凯文,你是犯人,是在引渡之中!我不想看到你被gan掉,但是我也不会放任你自行其是,这里我说了算,懂吗!”凯文状似惶恐,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李海的怒气若是就这么发泄出来,那反而说明不会有什么后患了,他只需要向李海服个软,再表示自己多心了,就能让李海放松警惕。

    小小的冲突之后,凯文表示了屈服,李海也不为己甚,放开了他,朝凯文的房间扬了扬下巴:“去享受一下,然后好好睡一觉吧,希望你的朋友斯米尔诺夫能尽快把我们送到巴黎!”说完,他便转身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心中冷笑,随便你玩什么花样吧,我都接着!

    而在他身后,凯文关上了门,狠狠地呲了呲牙,暗骂道:“让你再嚣张两天!等到俄国人向你发动攻击的时候,我不会介意在你的背上踹一脚的!”第一千五十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