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千四十八章 选择

    第一千四十八章

    如果说外面的大厅是纸醉金迷的销金窟,那这二楼上就可以说是人间天堂了——当然是某种意义上的天堂。放眼望去全是白花花的肉,夹杂着各色的毛发,似乎这里的人都不需要穿平时意义上的衣服,偶尔有穿的,也是比不穿的效果更加强烈。总之李海是大开眼界了,他在之江的时候,虽然说辖下会员单位,也有好像赏心殿、大富豪、金海岸这样的场子,不过那些场子再乱也是小包厢里乱,从没见过这么大场面的。

    “这就是所谓的轰趴?”李海摸着下巴,从人丛中穿过,以一种看西洋景的目光来欣赏这二百多号狂欢的男女,凯文在旁边又觉得心中膈应,按理说在西方社会中,好像李海这种身家和气质的男人,十几岁的时候就会有机会参加这种轰趴,那里面乱来的程度,或许比不上这里,但是也是什么都敢玩都能玩得出来的。

    这其实也是精英教育的一部分,对于很多事情,你不能沉迷,但是却不能没有认识没有经历,只有经历过了,才能拥有更强的自制力,才不会被别人迷惑到理性的判断。什么都不懂白纸一张,那种人是干不成大事的,能入能出才是高手。好像李海这种气质的男人,在西方很多顶级家族中也是少见的,尤其他还这么年轻,必定是在成长过程中经历了极其全面而严酷的训练,所以凯文就想不通了,怎么李海好像对于这种场面一无所知的样子?

    不过话说回来,李海身上让人想不通的地方还少了吗?凯文想起刚才进门时的那一幕,还有自己一次次栽在李海手上吃瘪的经历,当即就没想法了。随手挥开几个想要凑过来的男人和女人——没错,有男有女,企图倒是都差不多——他转头冲着李海笑笑:“你的魅力真不小!回头谈完了事,有兴趣的话可以下来玩玩,瞧这里的女孩子质素都不错吧。”

    李海确实没怎么见识过这种场面,少年人好奇心重也是平常的,不过他的神魂有神力庇佑,怎会受到这种感官冲击而动摇?毫不在意地将扑到身前的两个丰满裸妹给推开,甚至一点都不忌讳自己的手放在什么部位,点头道:“走吧,正事要紧!”

    或许也正是因为他身上那种独特的气质,混合着高高在上的富贵气息,还带着令人亲和的书卷气,才使得那些已经因为酒精、音乐、药物,还有周围这奔放氛围而迷乱的男女们,都不敢朝他生事,最多也就只敢接近一下而已。当李海将身上的神力光环稍稍外放,就让这些已经昏了头的男女都为之慑然不已,不自觉地就让开了李海前方的道路。

    五楼上,一个年约五十的斯拉夫壮汉,一边朝嘴里灌着“绝对”牌的伏特加,一面挑了挑眉毛:“这小子很有意思!你们都先出去,等这两个人到上来了,就都放进来,谁都不许进来。”

    几个保镖闻声退了出去,过了一分钟,门再度推开,凯文和李海一前一后走了进来。看着凯文和这个男人拥抱寒暄,一副老友相见的热情样,李海下意识地让钱神扫了扫这位的神魂构成,结果让他很是无语,这人居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暴力和金钱的信徒,神魂中几乎有一半,都已经被钱神神力所侵蚀了,剩下的则是血色的暴力信仰。这也符合他,斯米尔诺夫的身份,黑道上的人,又是在这么混乱的地方,无非就是凭着枪杆子赚钱罢了,还有什么别的底线可言?

    “如果不是那一半的血色暴力信仰,这还真是个合适的信徒呢。”李海不期然地想起了在哈萨克斯坦时,自己所收下的那个信徒了,当时因为自己神通的等级还很低,没能将其直接收为铁杆信徒,只是让其采取了合作态度而已。那个人的神魂中,倒是更多地崇尚金钱呢。

    这念头在脑海中,也只是一闪而过,李海更关心的是,刚才那个从这里出来的俄国人,貌似是战略情报局的特工!他到这里来,应该也是找斯米尔诺夫有事的,不知道会不会是冲着自己和凯文来的?所以这神魂的探查,对李海来说至关重要,因为神魂是不会骗人的!如果斯米尔诺夫的神魂,也和娜塔莎还有刚刚那位俄国人特工一样,都充满了红色信仰的话,李海可就要想想该怎么逃命了。

    幸好,看样子这位名叫斯米尔诺夫的大亨,名义上立场亲俄,事实上也不过就是混口饭吃的大混混头子而已,谈不上有什么节操!李海顿时就放松下来,对付这种人,他可是信心满满。

    所以就算凯文和斯米尔诺夫在那里叽里呱啦,说的全是李海听不懂的话,他也毫不在乎,优哉游哉地用神力扫了一遍屋里的摆设,抄起一瓶最贵的酒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又舀了一勺鱼子酱佐餐,嘴巴里那种一颗颗爆开的口感,让李海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不愧价值这么高啊,一勺就要卖到两千美金以上,物有所值物有所值。

    凯文和斯米尔诺夫在那里嘀咕,俩人的注意力起码都有一半放在李海的身上。尤其是斯米尔诺夫,当听说了凯文对于李海的简单描述之后,虽然脸上还能稳住没有表现出来,其实早已震惊得不像样了,就凭凯文这样响当当的字号,落到李海这么一个毛头小子手里,居然连跑都不敢跑!刚才他见到凯文又听凯文用暗语讲述了他现在的处境之后,就提议他干脆别去法国了,直接跑路不是很好?反正倒霉的也只是李海而已。

    哪知道凯文竟然断然拒绝,并且暗示除非斯米尔诺夫有办法摆平李海,并且是在他不参与的情况下,否则凯文绝对不会自己逃跑!这让斯米尔诺夫对于李海的重视程度,立马拔高了不止一个档次,有谁敢说能吃定杀手界的国王凯文,让他连跑都不敢跑?一个都没有!

    对于这么牛叉的人物,斯米尔诺夫虽然自问也不是善类,但是绝对牛不到这种程度,少不得要多多关注一下。看到李海毫不在意地挑着他这里最好的酒和鱼子酱来喝,他更感惊讶,因为传统上东方大国的人,对于这些西方的消费品的了解,都是有着种种偏差的,除非是在西方生活了很久的人,才能有比较充分的了解,这小子却是毫不费力地就挑了出来。要知道斯米尔诺夫在自己房间里摆的东西,那肯定不是看名气的,只看品质,有些甚至连标签都没有,而像李海手上那瓶酒,则产量非常小,一年才几十桶,根本不在市面上公开出售,他是怎么挑出来的?

    几种因素加在一块儿,李海在斯米尔诺夫的眼中,顿时又高大了许多。再说他虽然和凯文关系好,也没好到那种份上,当真肯为了凯文而两肋插刀?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凯文自己都不抱喜闻乐见,斯米尔诺夫也不会来为他火中取栗。

    这个念头一去,斯米尔诺夫又转起了别的念头。刚才那位名叫安德里的俄国战略情报局特工,来意也是为了凯文和李海吧?如今凯文已经是落毛凤凰不如鸡了,要是把他送到巴黎去,固然是还了他一个人情,不过如果是送到俄国,凭凯文的身份和价值,估计也不见得差到哪里去。斯米尔诺夫很清楚的一点是,凯文到了法国,也不会是从此恢复自由,法国人肯定也要从他身上收取到足够的利益,才会放人的。

    当然,法国人因为受到公众从大西洋号恐怖袭击事件而来的巨大压力,肯定会通过法律程序来进行审判,不过因为凯文并不是被抓了恐怖袭击的现行而是仅仅以帮助洗钱的罪名自首,他的回旋余地会大很多!这里面就有很多可以交换的地方了,凯文的处境,或许会比落到俄国人手上好一点,不过也仅仅是一点而已。因为法国是处于西方世界之中,在米国人很想凯文马上死掉的前提下,法国人也可能做出另外一种不利于凯文的交换。

    这些衡量,在斯米尔诺夫的心中一晃而过,他低声用拉丁语问凯文:“你是想去法国,还是去俄国?两边我都可以帮你安排,至于那小子,俄国人已经在找他了,我想这个难题,或许他们会帮你解决的。”他已经得到了凯文的确认,李海是不懂什么外语的,即便如此他还是谨慎地使用了拉丁语,要知道这种语言就相当于西方人的文言文,而且是小篆写的那种,除了极少部分人以外,绝对没人能看懂的,能说的更是凤毛麟角了。他可不相信,一个连俄语都不会说的东方人,会懂拉丁语?

    凯文倒是比较警惕,可是斯米尔诺夫这个提议,让他也很是心动。他不是不想跑,而是跑不掉,但是如果有俄国人来处理李海,他就可以坐享其成。如果李海再次轰杀俄国人,大不了一切照旧,相信斯米尔诺夫也不会拒绝帮他安排去巴黎的行程;若是李海被俄国人打到扑街了,他至少可以施施然地转投莫斯科,相信待遇至少不会比斯诺登差吧?运气好的话,甚至可以趁乱跑路!第一千四十八章完

    【作者题外话】:保底第一章。今天才知道,原来自己从事了一个高危行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