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千四十六章 向西

    第一千四十六章

    如果把错综复杂的国际地下世界,比作一口接近沸腾的油锅,那么李海和凯文,就是这口油锅上的蚂蚁了。所不同的是,这两只蚂蚁之中,有一只的皮特别的厚,对于脚下的滚油一点都不在乎,显得格外轻松写意的样子,这让另外一只蚂蚁凯文都为之无语了。

    看着李海坐在副驾驶座上那轻松写意的样子,凯文在开了两个多小时之后,终于忍不住了:“我说,李海,你为什么不能开一下车?好像一直都是我在开车啊!你不会是不懂开车吧?”

    李海朝他翻白眼:“当然是你开,现在能管得住你的就我一个人了,这乌克兰这么乱,万一你跑了,我上哪说理去?国内还不得定我个监守自盗的罪名啊!凯文,你就老老实实开车吧,该休息的时候自然会让你休息,我们还有时间,哪怕晚一点去巴黎报道也不成问题,毕竟路上出事了嘛,遇到了不可抗力,法国佬也不会说什么的。”

    凯文心里憋气,他只是想换个班开车而已,李海就扯出来这么一大坨!不过,他也不得不承认,李海说中了他心里的某个想法。凯文在进入了乌克兰境内之后,确实是产生了别的想法,这里现在非常乱,从边境就能看出来了,面对着随时可能跨过边境的俄国武装力量,乌克兰人士气低落也缺乏武器,战略部署更是一团糟。国境两边的军队状态,简直是天差地远,即便是外行都能看得出来,一旦开战,乌克兰这边必定是一溃千里。

    大概唯一的希望,就是俄国人未必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擅自入侵一个独立主权国家的领土吧?当然这跟李海和凯文是没有关系的,他们倒是从乌克兰人的混乱之中受益匪浅,就算这个时候有什么外部势力想要把手伸进乌克兰境内,来追击他们,也是鞭长莫及,因为现在乌克兰境内,根本就没有可以依赖的有组织的力量可供他们驱使。

    甚至连最基本的社会管理,都陷入了某种非常状态,虽然说不上一片混乱,但是至少是迟钝了太多,以至于对他们这两个外国人的进入,都没有什么人上来检查一下,除了在边境稍稍检查了一下就放行之外,这一路上再也没有碰到任何阻拦。

    这种情况下,凯文要说不想趁机逃跑,那才是怪事了。哪怕不跑出乌克兰的边境,留在这里潜伏下来,也是个很好的选择,社会动荡时期,很多管理信息都会丢失的,他只需要买通一下本地的管理者,就能伪造出合法的身份,在当地住下来。对于曾经的杀手国王凯文来说,这种事情真是太简单了。

    唯一的障碍,就是他身边这个李海!凯文嘴里有些发苦,几次在李海的身上吃瘪以后,他已经认清了自己和李海之间的实力差距,总之他是想不通有什么办法,能够搞定李海的。武力就别想了,至于买通什么的,李海在国内的根基都已经和凯文的引渡任务联系在一起了,凯文能出什么价码,让李海直接跟着他叛逃?算了,认命吧!

    前面又是一个路口,凯文在指示牌下停了下来:“往左是通往基辅,再向前是敖德萨,从那里上船或者偷渡前往摩尔多瓦都比较方便。或者直接向右拐,那里到德涅斯特河东岸的比萨拉比亚地区,那是当地俄罗斯族人建立的独立王国,等于是三不管地带,现在估计比乌克兰那边更加混乱。”

    依照凯文的想法,肯定是去敖德萨更方便,那里可以坐船前往西方,他们可以直接抵达地中海沿岸的任何一个港口,哪怕是去希腊都可以,再从那里转乘飞机去法国,那就是一片坦途了。

    李海却有些犹豫。老实说,要比对于欧洲形势的熟悉程度,他是拍马都赶不上凯文的。按理说,李海应该是听凯文的意见,不过这里面却有个很大的问题:“凯文,你说你和伊丽莎白相比起来,谁更熟悉欧洲?谁手上能调动的资源更多?”

    凯文一怔,脸色阴沉了下来,过了一会儿才很不情愿地道:“没错,在我们三个人的分工里,我一向是负责亚洲的,欧洲和非洲由伊丽莎白负责,威廉则坐镇美洲。”这就等于是承认了,伊丽莎白在欧洲的能量,要远大于凯文自己。事实上,这也是凯文这一路走过来,很少利用他自己的资源的原因所在,那些资源原本都是塔佳组织内部有记录的,伊丽莎白又是负责欧洲这一片的,凯文知道的东西,她就有可能知道,这还怎么用?就连凯文很有信心能保密的安全屋,也落入了俄国人的监视之中,差点就让他们自投罗了。试问凯文哪里还敢自信满满的?

    这么一来就有点抓瞎了,李海是出国盲,语言都不通的,凯文虽然素质很好,可是他那些过往的人脉都不敢用,谁知道会不会被伊丽莎白盯上?想来想去,凯文犹豫着道:“如果,是去比萨拉比亚的话,我倒有条路子,是当地从事人口买卖的,通过他们的管道,去欧洲很方便。”看了看李海的眼神,他又加了一句:“伊丽莎白应该不知道这个人和我有关系,这种买卖我们塔佳组织是不插手的,利润太小了。”

    “什么人口买卖?”慎重起见,李海总要问清楚的。凯文脸上的神情有些古怪:“东欧去西欧的人口买卖,还能有什么?就是妓女。东欧的这些国家在前苏联解体之后,经济都没有好转过,可奇怪的是,越是这些穷的地方,女人就越漂亮。乌克兰,拉脱维亚,捷克,这些地方的美女在全球都很出名。所以这二三十年来,大批的女人被送往西欧和全球各地做妓女,她们赚来的钱,构成了这些国家生产总值的一大部分。好比摩尔多瓦,他们国民收入的百分之三十,就都是这些在外面的女人寄回来的。”

    李海撇了撇嘴,还能说什么呢?这就是国家不强,不能独立自主的悲哀啊!所以爱国这种事,有时候听上去很虚幻,但是有时候就是切切实实的,确实会让每个人都有切肤之痛。我们国家之所以一直没有乱起来,没有走上前苏联的老路,恐怕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看到了前苏联和东欧国家转轨以后,国民所付出的惨痛代价吧。

    当然,这事情和李海是没关系的,没良心地说一句,这么廉价的美女资源,对于有钱人来说倒是一件好事呢——当然,能用钱换来的东西,李海都不会多看重的,神使么,钱神的神使,怎能成为金钱的奴隶?就连被他用利欲熏心神通收服的信徒韩美兰,说起来也算是一个大美女了,还是很适合上床的那种,李海也一直没有和她怎样,只是偶尔用神力让她爽一下而已。

    示意凯文接着说,李海觉得自己需要好好评估一下这条路子的可行性。凯文便道:“那个人叫斯米尔诺夫,是个前苏联的军人,我在阿富汗的时候遇到了他,我们成了朋友,当时他是雇佣兵。后来他为了脱身,做出了死亡的假象,回到了摩尔多瓦。又因为比萨拉比亚的混乱局势,他用另外一个身份成为了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物,以搭桥贩卖妇女前往西方为生。这中间我们几乎没有联络,只是阿尔法小组的成员出走的时候,他帮了我一个忙,我让人给他介绍了几个大客户。”

    “我们联系很少,他也从没有承担过组织行动的任务,所以组织内的资料应该没有他的存在。暴露的可能性应该不大,不过我没把握他能有多可靠,假如你有更好的办法——”凯文还没说完,李海就做出了决定:“就去那,找这个斯米尔诺夫!我们都是临时起意,伊丽莎白就更加猜不到了。”李海更中意的,则是那个斯米尔诺夫手中的人口走私管道,能送妇女去西欧,也就能送他们几个去吧?巴黎,本来就是这种人口买卖的最大集散地之一!

    与此同时,在俄国境内,娜塔莎的尸体已经被拼了起来,脸上和身上的血污都被擦干净,进行了初步的缝合,看上去很干净,就像睡着了一样。一个黑发的少校站在她的身前,握着拳头,身子微微地颤抖着,脸上肌肉扭曲,牙关被咬得咯咯响。

    半晌,当他转过身来,走出门外,已经恢复了平静。掏出手机,他用俄语向电话那头说道:“肯定他们进入了乌克兰吗?请给我一个小组,并且给我足够的支持,我要去把那个凯文追回来!除此之外的所有东方人,我都要杀死,用克格勃复仇的方式!”

    电话那头的人似乎有些不同意见,不过最终还是表示了同意,只是要求:“安德烈,你一定要保证自己的安全!还有,那些东方人随便你处置,只是不要留下什么把柄,毕竟我们明面上还是战略伙伴关系!”

    安德烈英俊的脸上一阵扭曲,手掌用力,将那手机捏的粉碎。“三个人,前后打死了上百人,冲出包围圈?让我来见识见识你们的神奇吧!”第一千四十六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