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千三十五章 迟则生变

    第一千三十五章

    李海此刻可没兴趣去管程卫国的怀旧和迷惘。天晓得,其实他说的话,基本上就是他的内心想法。对于凯文,李海可没有什么接受了国家的任务,就必须要不惜一切代价去完成的自觉。他想得就很简单,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能帮就帮,以律师的本分为准,真要是让他为了保护凯文而拼命,李海才没那么好心呢,那又不是他爹!

    ——只不过,对于李海来说,这个所谓“拼命”的底线,未免太低了,真要是让他都必须有豁出命去的自觉,那得到多么危险的地步了?他可是如今世上唯一的一名神使!即便是他所谓的,身为一名律师的本分,也是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就像一开始对王韵那样,那些他满不在乎的压力,对于别的律师们来说全都是泰山压顶一般的强大,所以当时李海的坚持,在旁人眼中看起来才那么不可思议,形象才会变得那么高大。

    这会儿到了这个程度,李海其实也没有多紧张,没多大压力。确实也没什么,俄国人比伊丽莎白“温柔”多了好么?没看人家还得顾忌到凯文的安全问题,都不敢发动重火力进攻吗?当然这个僵局是不会一直维持下去的,大家都很忙,外界的因素也随时会发生变化,夜长梦多这句话,对双方都是平等的。

    就说娜塔莎上尉吧,一面等待着装甲车的到来,以便实施强攻,一面也在耐心地和李海磨着嘴皮子。当然,她对于李海的说辞是不屑一顾的,狗屁的律师本分,律师会为了当事人做到这种程度吗?把最顶级保镖都干不了的事情都干了!她可以打赌,如果刚才不是李海表现出了那种超强的身手,此时凯文已经落入了自己的掌握之中。不就是两个特工吗?在暗中对着他们的狙击步枪足有十几支!所有的狙击手,全都装配了军用夜视仪和热成像仪,说打哪儿就能打哪儿,绝对没有死角这一说。

    只要打死了李海和程卫国,凯文还能跑到哪里去?可偏偏就出了李海这么一个奇葩,就凭一把手枪,就能打掉射来的狙击步枪的子弹!这种事情,那些狙击手玩了半辈子的枪都没听说过,小伙伴们都惊呆了啊!这才给了李海带人重新退回屋子里的机会,形成了眼下的僵局。

    即便对于娜塔莎为代表的这些俄国特工来说,眼下的局面也是非常态的。谁能想到,对方就这么一点实力,就能让己方无可奈何,无从下手?

    紧急调整部署需要时间,所以即便娜塔莎不相信李海的话,她也必须顺着李海的话说,一方面争取时间,一方面也是为了试探李海的真实心意,她就不信这世界上真有不怕死的人?说白了这只是一次引渡行动,对方没有搞间谍活动,就算被抓到了,也会很快遣返回本国的。

    只可惜,娜塔莎才一说到这方面,就被李海顶了回来:“间谍?遣返?抱歉,娜塔莎上尉,你好像没听清楚我刚才所说的话,我可不是特工,我甚至不是国家公务员!你要是跟我**律讲规矩,那你就得先撤走你们的人,然后让警方来接管现场,大家依法办事才对,是不是?当然,我知道你们肯定不愿意这么做,所以我也没跟你们谈法律。但是这不代表,你可以无视我的立场,在那里自说自话,你要是还这样,我看我们真的没办法沟通下去。”

    娜塔莎上尉气得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这混蛋说话真是要多气人就有多气人!尼玛现在剑拔弩张,生死一线的时候,你见过有律师在这种情况下出场的吗?你几时见过那些枪战现场有律师出现的!不过她的理智告诉她,不管多么荒谬,但李海的语气却是很认真的。

    她更担心另外一件事,现在莫斯科城市内外,听命于塔佳组织那位女王大人的特工不晓得有多少,再加上己方都没有掌握的一些内线,还有不明真相只是拿钱办事的黑道混混,可谓是遍地耳目!刚才的交火看似短暂,而且己方所使用的也是消声的狙击步枪,可是李海那家伙是肆无忌惮啊,他手里的枪可没有装上消声器。

    格洛克系列的枪声不会很响,比起俄系的枪支来要小很多,但是在这夜里,也会传出很远。对于枪声很熟悉的老手,一听就知道这是枪响了。哪怕是在莫斯科最混乱的时候,枪声也不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一旦被塔佳组织的人听见了,怎么都会过来确认一下。夜色之中,己方在外围的控制,一定能做到屏蔽一切试探的视线吗?想都不要想!

    按捺住心头的邪火,娜塔莎只好试着捋一捋李海的顺毛:“李律师,我很佩服你的职业素养,不管是谁,能找到你当他的代理律师,都是一种幸运。那么现在,我们不妨为了你当事人的利益,来好好地商量一下,我相信凯文先生,也是很乐意跟我们合作,而不是被那些正在到处寻找他的人伤害到。”

    自以为这番话说得很是上路,至少是依循了李海刚才说话的逻辑,娜塔莎正在得意间,却被李海很随意地反驳回来:“抱歉,这似乎不合法,我当事人所涉及的案件,如今已经进入了引渡程序,请问贵国是以什么名义来接管我的当事人,你们有向我国司法部门提出引渡请求,并且得到我国司法部门的批准吗?如果没有的话,我想你们没有这个权力。”

    娜塔莎再也忍不住,咆哮,没错,是咆哮了起来,刚刚被李海接二连三堵住的怒火,全都喷薄而出:“李海,你太嚣张了!现在你是被包围的一方,你逃不掉的,想要命就放下枪出来投降,我保证你可以安全回家!否则如果我们强攻,可不会保证你的生命安全!别拿你的法律说事,现在你是在俄国的土地上,这里我们就是法律!”

    她是真的被李海气着了!这简直是鸡同鸭讲嘛!当然,从谈判专家的角度来说,娜塔莎上尉今天的表现还真的不怎么样,和对方只沟通了这么一会儿就沟通不下去了,只能诉诸武力威胁。这倒也不奇怪,因为从始至终,她就从来没相信,李海真是秉着一名律师的职责和逻辑,在和她沟通交流。她拿特工的那一套,来和李海谈判,说得到一条路上才是怪事了。

    李海却笑了起来,尽管这只是一个小小的胜利,并没有改变敌我双方的根本态势,可是他还是觉得很爽,至少稍微出了一口被对方埋伏的恶气。正要反唇相讥,程卫国却忽然扬声:“我们的同伴怎么样了?”李海一皱眉头,心中大骂,程卫国你也不是第一天出来混了,有你这么自曝其短的吗?金牛就算没落到敌方的手中,被你这么一问,人家也会拿着金牛当幌子来要挟自己了。果然,不怕神对手就怕猪队友啊!

    ——可是,正像李海所想的那样,程卫国也不是第一天出来混了,李海都能明白的道理,他能不明白?倘若程卫国真的是猪队友的话,他早就死在那一次次不为人知的交锋之中了。只不过,出于和李海的心结,他只是抢了话头,并没有对李海进行解释。

    果然,娜塔莎畅快地笑了两声,声音倒是清脆好听:“瞧,我们终于找到一些共同语言了。没错,你们那位同伴,就是被你们派来取车的那位,虽然他很警惕,不过还是落在我们手里了。你们放心吧,虽然因为一些小小的冲突,他应该是受了点伤,但应该是没有大碍的,回去看看医生就会好了。而且我认为,你们与其担心同伴的安全,倒不如担心一下你们自己,等到我的伙伴们失去了耐心准备强攻时,你们的结果恐怕未必能像你们的同伴一样。何必为了一个对你们国家已经没有多大价值的目标,把自己的小命都搭上呢,就不想想你们在家乡的亲人吗?”

    令她有些气沮的是,这番说辞,对于里面的三个人几乎没有任何作用,这都是奇葩!程卫国反而笑了笑,对李海轻声道:“继续拖时间。”然后就无视李海迷惑和不满的眼神,也抄起两把ppk手枪来拆卸装弹,做准备工作去了。

    尼玛说话说清楚会死吗?李海本能地感到,程卫国似乎是从娜塔莎的话里得到了什么信息,可是他却不知道啊,这个不爽!幸好,旁边还有个明白人凯文在,而且凯文最不想的就是李海和程卫国在这个节骨眼上闹起了内讧,那他说不定就成了双方走火的池鱼了。赶紧帮着解释:“刚才娜塔莎上尉的话语中已经表明,金牛不是毫无反抗地束手就擒的,既然是经过了搏斗,那么他一定在被控制住所有行动之前,放出了信号,要知道现在在莫斯科城里,还有我们的十位同伴呢。”

    原来如此!李海这才明白,程卫国所谓的继续拖时间,就是要等待音箱他们赶来,黑夜之中只需他们能制造一些混乱,自己三人就能趁乱冲出去了。

    他撇了撇嘴,心说音箱他们要赶到这里,天晓得要多久?正准备继续和娜塔莎扯皮,陡然间李海极度灵敏的耳朵,听见大约五百米之外,传来了连续的枪响声,不由得吃了一惊:音箱来的这么快?第一千三十五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