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千二十七章 掣肘

    第一千二十七章

    换乘公共交通工具,有利有弊。有利的就是,只要化妆和身份不出问题,他们一行人就变成了汪洋大海中的水滴。除非是战争年代,否则没人敢拦下整列车的乘客进行一一审核,那样的行为涉及面太广,谁都承担不起这种责任。也许当初权势熏天的克格勃有这种魄力,但现在的俄国战略情报局可远远不及了。

    弊端当然也不少,最大的问题之一,就是交流起来不方便了。假如只有程卫国这一行,他们都是受过专门训练,多次配合作战的特种兵,彼此之间有无数隐秘的沟通方式;就算再加上凯文,这也是地下世界的王者之一,想要隐秘的交流也不成问题。可是再加上李海这么一个门外汉,彻头彻尾的菜鸟,那情况就截然不同了。

    ——何况,李海和程卫国,还是典型的面和心不合?双方表面上还能保持合作,实际上心里都很清楚,只要有合适的机会,谁都会很乐意在对方的背后捅上一刀,眼睛都不会眨一下的。

    而现在,凯文也获得了自由!尽管很有限度,尽管在李海的贴身看管之下,他还不能做出什么举动来,但是相比起前两天一直被关在独立包厢里的情形,现在凯文活动的余地显然大了许多。最少,他现在可以直接观察程卫国和李海之间的互动,从而判断出在这两者之间的矛盾,对于他有什么可资利用的机会。

    这个机会,很快就到来了。列车快要行驶到了梁赞的时候,这里是俄国中部的铁路枢纽之一,再往北一百公里就可以抵达莫斯科的区域,不过如果是欧亚大陆桥的话,也可以直接向西,经由白俄罗斯、波兰、德国而抵达此行的目的地法国。当然,他们上车时买的车票,可没有直接到法国,这些购票的信息会直接传到相关的管理中枢,尤其是涉及到跨国旅行的车票,监管的更是严格,李海他们不能冒险,所以只是买到了白俄罗斯边境而已。

    所以依照列车的行程表,到了梁赞以后就该转向西方了。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音箱却从怀中掏出一只手机来,看了看上面的信息,然后递给程卫国。程卫国扫了一眼,抬起头来,目光从李海和凯文的脸上掠过,嘴角有一丝古怪的表情。李海本能地感到了不对劲,却见程卫国在手机上操作了几下,然后朝着李海手边的手机看看。

    李海不动声色地拿起手机来,这是他们临出国之前,统一由官方配给的新手机,避免了各种后门的出现,也可以防止通过手机定位。从手机屏幕上传来的信息,让李海的心马上就提了起来:“上级要求我们转向莫斯科,从那里转乘飞机前往法国,途中仍要注意安全,最终任务不变!”

    就是“最终任务不变”,看得李海心头火起,这忒么不是胡扯吗!莫斯科那是什么地方,那是俄国战略情报局的老巢啊,自己就这么大摇大摆地送上门去?找死也不是这种找法!而且这种说法,很明显是暗藏玄机,意思是李海如果因为把凯文送到了俄国人的手里,导致最终无法完成引渡凯文的使命,那责任就由他自己来承担了!

    在手机上一阵操作,李海给程卫国发了个信息:“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这条命令,我的意见是无需执行,反正既然最终任务不变,那么中途的行程我们自己定为好。你的意见呢?”

    程卫国哪能不懂这个道理?他自己就不知道多少次把后方那些瞎指挥的人,给顶得上气不接下气呢。他甚至比李海想得更多,这道命令的味道简直是太古怪了,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下达这种,摆明了把部下往坑里送的命令吧?更有可能的是,这道命令的背后,是某些人想要掌握到他们现在的位置还有接下来一段时间的走向。道理很简单,接到了这种命令之后,不管是接受还是不接受,这边少不得要给个回音吧。

    而这道回音,即便是明确表示了拒绝接受命令,也会透露出非常多的信息,倘若接受信息的那一头,会泄露机密的话,那么敌人一直以来都无法把握的凯文的位置,就等于送到了敌人的手中。

    这一次的行动,后方支援组是由安全局和总参二部共同牵头成立的,只是个协调机构,并不具备从上向下的指挥权。既然是这样,那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命令出炉?这里面的味道,怪异得直接用鼻子都能闻到!不过,程卫国自己闻到了,他却不会向李海透露出来,李海上当固然好,就算不上当,他也没什么损失,事后没准还能把这个责任归结到李海的头上。就算不能奈何李海什么,不过这种筹码总是多一个就好一点。

    所以他只是耸了耸肩,不置可否,回了一道信息:“行程计划主要都是你定的,我没意见。不过,如果拒绝前往莫斯科而导致出了问题,这个责任只能是由你来承担了。”

    李海冷冷地瞥了一眼,就把手机收了起来。凯文在旁边看着,目光闪动,也不知在想些什么,过了一会儿,忽然凑到李海的耳边,轻声道:“我认为你应该明确回复,拒绝这道命令,然后转向莫斯科,从那里再往西北,乘火车进入拉脱维亚,从那里转乘飞机直飞德国西部的城市比如法兰克福,最后直接从公路进入法国。”

    从德国经由公路进入法国,这也是李海的预案之一,因为欧盟的关系,这些欧洲国家的国境几乎没有什么障碍,不会有人在边界海关上查签证之类,开着车就能畅游整个欧洲了,而公路无疑是最为松散的交通途径。只是去拉脱维亚乘车?这却是李海不能理解的。

    他也知道自己的底子,神通广大是没错,但是说到处理实际事务的经验,对于世事的了解,尤其是对于国外情况的了解,比起凯文、程卫国这样的人来远远不如。不懂就问呗:“说下你的理由,我相信关系到你的生死,你不会乱来的。不过你也最好不要想着逃走,你知道我的能力。”

    凯文嘴角一丝苦笑,他当然明白李海的话中之意,前次自己计划得那么周详的逃狱行为,却被李海半路追上拎了回来,而且看那样子,李海都没动用多少人手,轻松写意之极。就凭那一次,李海就显示出了足够的实力,不管凯文怎么做,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其实凯文还是有点不服气,那次是在东方大国,是李海的本土,情报方面自然是威力无穷,可现在是在欧洲,自己为什么不能再试一次?

    但也只是想想而已,正如李海所说的,现在是关系到他自己的生死,空气中紧张的味道,凯文这种多次出生入死的人怎么可能闻不到?恐怕现在在整个欧洲,都有一张大朝着他的头顶罩过来吧!几个小时以前,在叶卡捷琳堡接受内务部官员检查的时候,凯文就受惊不小,可是结果出人意料,李海居然就把那两个官员给摆平了,直到现在,不光是伊丽莎白的人没有找上门,就连俄国战略情报局都始终远离!这充分说明了,李海的实力底蕴,超乎了他的预料之外,即便这里是欧洲。

    “拉脱维亚名义上是比较接近欧盟的国家,属于北约的预备审查国,进入西欧的手续相对简单。但是这个国家和俄国的关系一直都很密切,从莫斯科可以很容易地前往那里。再加上这个国家的混乱,黑道组织横行,我可以保证——”

    凯文刚说到这里,李海就截断了他的话:“你的保证一文不值,我不会容许你和任何人接触的,你死了这条心吧!”开玩笑,到一个凯文有接应的、黑道组织横行的国家去,还寻求当地组织的帮助?这跟有意放走凯文都没什么区别了!不过,这思路倒是可以借鉴一下。

    不理会略显失落的凯文,李海正准备向程卫国询问意见,忽然看见前方车厢一阵小小的sao动,他看过去,只见几个穿着制服的男女,一路走过来,好似是在检查车票一样。这种行为本来是很正常的,长途旅行的火车上,定期都会有人检查车票,可是对于此时的李海等人来说,此类行为就必须要提高警惕了,因为不论是伊丽莎白一方还是俄国战略情报局方面,想要找到他们的话,基本上也只能是通过这类手段。——就像在叶卡捷琳堡时那样!

    应付这些官员,李海倒是不放在心上,大不了就是一道神通砸过去,或许这些俄国官吏不喜欢非硬通货之外的货币,但是钱神的神力,却可以称得上是这个世界上最硬的硬通货了,连外汇管制都不起作用。

    就在他好整以暇地准备车票的时候,程卫国却又给他转来了一条信息,李海一看之下,脸色顿时阴沉下来,这些家伙是存心想要搞事吗!第一千二十七章完

    【作者题外话】:悲催,昨晚写完头昏眼花,定时发布的日期搞错了一天。。。赶紧重发一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