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千二十五章 惊弓之鸟

    第一千二十五章

    一旦找到了正确的方向,投入足够的资源的话,如果再不能得到想要的结果,那就说明这个组织或者这个人,不称职,必须淘汰了——显然,伊丽莎白的组织,不在此列。而且这一次针对凯文的行动,远远不止伊丽莎白的塔佳组织在行动,背后使劲和关注的人或者势力,多到了无法尽数的程度,即便只计算伊丽莎白所得到的资金和情报支援,也是多到了非常惊人的程度。

    只不过,像伊丽莎白的塔佳组织,之所以在西方世界有其独特的地位,正是因为其定位,就在地下世界的行动领域。就像一百年前,米国的洛克菲勒家族横扫石油市场时,手下的私兵队伍也打出了赫赫威名一样,所有的大财团都需要武力的支持,在必要的时候。而塔佳组织,则称得上是西方世界的家族中,分工最为专业的暴力集团之一。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么泰勒家族的两位继承人,又怎么会从小接受职业杀手和特工的训练,最终成为了响当当的杀手领袖呢?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可是身为家财万贯,家族高踞西方世界顶级统治集团之中的泰勒家族,却将其继承人全都投入到这种严苛而低下的职业中,并不是他们自甘堕落,而是在一个稳固的统治集团内部,小团体之间应该是合作大于竞争关系,这就要求彼此之间要划分好专门负责的区域,以此来相互补充直到达成稳固的平衡,这才是一个合格的统治集团。而以英米为代表的西方世界,由于在这几百年中有着从未割断的统治传统,从日不落帝国时代一直到如今的唯一超级大国米国的统治秩序,这背后的统治集团之专业高效,非常人所能揣度的。

    在这种分工之中,泰勒家族,负责的就是干脏活,负责的就是行动!具体到这次刺杀凯文的行动,虽然很多势力都倾向于干掉凯文,但是真正负责出手行动的,还是以伊丽莎白的塔佳组织为主,其余的势力视其参与程度的深浅,或者提供资金,或者提供必要的情报和人员支援。这不仅因为塔佳组织是最大的利益相关方,也因为通过这种方式,可以充分地整合各利益相关方的资源,达到最高效率。

    比方说现在,当伊丽莎白确定了将资源向这一路倾斜之后,卫星立刻向这条铁路线倾斜,未来几个小时内所有在这片区域有拍摄窗口的卫星,已经全都被调用了起来,这其中甚至还有欧洲防务体系中的军用探测卫星!光是凭着这些卫星资源,塔佳组织在伊丽莎白下令之后的十五分钟之内,就锁定了那一列可疑的列车,并且将其中那一节最为可疑的车厢打上了标记。

    监控当然不会这么简单,卫星毕竟是在高空的,运行起来有其轨道,能够用来监视某个特定区域的窗口还是有限的。况且这里又是俄国的领土,作为目前仍旧拥有全球首屈一指核武库的国家,又是出名强硬的国家,就连米帝的军事卫星,也不敢肆无忌惮地在这片领土上工作,那会引起外交上的大灾难的!换句话说,假如只需要用卫星就能搞定的话,那还需要塔佳组织干嘛?

    在锁定了那节车厢之后,伊丽莎白迅速调动自己在俄国境内的几个小组,朝着这条铁路线的几个节点赶过去。行驶在欧亚大陆桥上的列车,其运行时刻还是相对可控可查的,就算是在一直很粗犷的俄国,对于这条线的管理也比别的铁路线要严格很多。这就给了伊丽莎白以可乘之机,她可以很轻松地搞到运行时刻表,甚至包括所有计划中的车厢挂接调度在内,然后依照这份时刻表来定位那节车厢,再通过卫星和各个行动小组的实时监控,随时掌握这节车厢的运行状况,一旦发现有脱出计划的迹象,马上就能做出反应来。

    而最先盯上这节车厢的,当然就是刚刚因为提交了一份有官僚主义嫌疑报告的那个,驻扎在叶卡捷琳堡的小组。组长显然是为此倒霉了,要承受相应的后果,原先的副组长直接上位,带着急于立功赎罪的几个组员,分乘几辆汽车,在飞在空中的无人航模飞机的指引下,沿着公路一直狂追,一个小时以后便追上了这一趟从叶卡捷琳堡发出的列车。

    用望远镜确认过,那节车厢依旧在列车编组之中,原来的副组长,现在的临时组长,不由得大大轻松了一下,连忙向上面报告:“我们已经确认目标依旧安全!目标依旧安全!”这个报告第一时间发出去,自然是为了邀功,谁知道上面马上又压下来一个新任务:“下一站继续设法登车,确认一号目标的存在!当地内务部门会配合你们,但是要小心战略情报局的介入!”

    那组长在车里接到这个命令,真的是一脸苦瓜相,刚才那两个内务部官员就进去查过了啊,结果什么都没查出来,虽然这报告的真实xing有很大的问题,可是既然有了报告,那就说明形势肯定比较复杂,不可能轻轻松松地上去,扫一眼就发现目标了。况且,假如真的是目标人物在那节车厢里的话,那二号目标,也就是把凯文bi到绝路,让他在东方大国自首的那位年轻的实习律师,其个人实力可是标了号的!

    恐怕再没有哪个势力,对于李海的身手有这样的切肤之痛了吧?喀尔巴阡山上的一把手枪瞬秒十七人,大溪地岛上的赤手空拳反击阿尔法小组围攻,这些都不说,就说塔佳组织和李海的第一次亲密接触,那是在保加利亚索菲亚的街头,几名塔佳组织的行动队员,想要突袭绑架李海,结果就是被李海轻松地干掉,还顺便盯上了他们背后的指挥员伊丽莎白!这对于杀手组织来说,简直就堪称是奇耻大辱!

    一想到自己就要带着这么几苗人,去挑衅这么一个强人,临时组长的嘴里就发苦,不光是担心自己,更担心下达了这种命令以后,会不会引起组员的反抗:这不是去送死吗?连堂堂的女王,带着十七名精锐特工,都被李海一个人一把枪,打了个全军覆没,女王大人自己尚且被生擒,以此埋下了塔佳组织分裂的隐患。现在他们就这四五个人,怎么看都是一次必死的行动啊!

    不过,就算心里害怕又能怎样?冲上去的话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如果在塔佳组织的行动中临阵脱逃不执行命令,那等待他们的结局可是生不如死,而且绝对不存在侥幸!几个苦bi脸相互看看,假如自己想要临阵脱逃的话,这些同伴估计会直接执行家法,以便给他们自己增加回旋的空间吧?拼了!

    于是在下一站,罗斯托夫市,这个小组和当地刚刚被激活的潜伏人员接上了头,随即得到了内务部的证件:需要说明的是,这居然是真的证件!哪怕只有一份,也是在内务部的档案中有据可查的。这对于他们的行动,无疑是一个巨大的保证,拿着这份证件上火车去的话,就算被李海发现了己方的真实身份,料想李海也不敢悍然在俄国的土地上,杀死一个拥有正式内务部证件的人,这会给他这次的任务带来巨大的麻烦,大到他完全无法控制局势的程度吧!

    临时组长顿时信心满满,抓着那张证件,满怀期待地守在站台上,一看到那趟列车驶入站台,就带着刚搞定的车站官员冲了上去。从遥控飞机的镜头里,临时组长已经将那节车厢的位置,号码,特征,全都记得牢牢的了,一旦找到,当即就开始砸门,一边砸还一边想,这节车厢改装得也算是不错了,和那些行驶在这趟路线上的列车编组都是一模一样的。但是啊但是,谁见过一节客运车厢,在所有的站台都不开门上下客的?这种车厢一看就有问题的好不好!

    砸门,没人开门。即便他亮明了自己的内务部官员的身份,也依然是没有动静。那临时组长有点坐蜡了,这该怎么办?他刚才一直在考虑,对方开门之后要怎么做,既要能够确认目标的存在,又要想办法不刺激到李海,至少混个全身而退吧?至于以后的行动,上面自然会调集足够的资源的。可是他就没想到,如果对方不开门,怎么应对?

    强行开门也不是不行,问题是一旦强行开门,那对抗就太激烈了,里面的人肯定要视为极大敌意的行动,会不会马上就杀出来?到时候自己一个人冲上去,铁定是第一个遇敌。这位组长的中文水平,还不足以让他知道什么叫“出头的椽子先烂”,可是他也知道这个道理。只要李海在里面的话,自己要是强行破门而入,那等待自己的可能就是生命的终结!

    ——等一下,只要李海在里面?为什么自己会想到这一层?临时组长忽然间浑身一激灵,难不成这里面已经没人了!他侧头在窗户上听了半天,又绕着那车厢转了半天,最终在那车站官员的催促下,想到自己必须在列车重新出发之前完成任务,才一咬牙一跺脚:“拿心跳探测仪过来!”要想隔着车厢板壁确定里面有没有人,这是最好的办法了。

    然后他一回头,顿时暴跳如雷,难怪要个心跳探测仪都好几分钟送不上来,那些王八蛋组员一个个全都躲到站台入口那里,身子朝着外面,头扭着往这边看,摆出的全是随时落跑的姿态!第一千二十五章完

    【作者题外话】:今天的更新和昨天一样,还是三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