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千二十三章 砸钱的艺术

    第一千二十三章

    各位还记得李海已经多次下定决心要学好外语了吗?其实他真的有去做了,抽空买了字典,还有一大堆的原版书和音频视频,使劲学了好几天的英文。悲催的是因为时间有限,那些电影教学视频基本上都没好好看过,但是那些书和字典,李海都是一目十行地看过来,所以听力或许还不咋地,不过寻常用英文交流,那肯定是可以胜任愉快,不至于像在大溪地岛一样,还得随身带个翻译了。

    不过,李海今天才发现,学一门语言真的不够!老话说,艺多不压身,真是至理名言啊,现在对外面那些大毛们的话,他就只能干瞪眼了。对于英文,托这几十年来教育改革的倾向所赐,就算李海不开挂学习,至少还能有点基础;对于俄语,那就是彻底抓瞎了,除了能听到无数能让没练过的外国人舌头打结的秃噜音之外,他根本就连这是不是俄语都听不出来。

    当然,这不是真正的问题,真正的问题在于,现在这些内务部的官员,要求来打开车厢进行检查,车站方面显然是没办法拒绝内务部的要求的。那么人家一旦进来了,就得想办法应付过去,势必要有人挺身而出,可李海不懂俄语,这事儿他只能是靠边站啊。

    这不,程卫国看到他一脸茫然的样子,就知道他是不懂俄语的,已经在和金牛、音箱商量,要怎么应付了。他们之间很有默契,不会浪费时间,提出来的方案都比较贴近现实,最靠谱的一个方案,就是用事先准备好的假文件,向俄方要求免检通行的权力。当然,如果俄国内务部这边,是打定了主意要截胡凯文的话,这种方案,也没办法令他们知难而退,到那时就只能是拿出引渡文件来,明打明地亮出身份,这样俄国也不敢冒着藐视东方大国和法国之间的有效法律文书的风险,非要强行接管凯文了。

    但,那肯定是下下策,因为俄国人的德行,大家都是知道的,一旦他们想要什么东西的话,就会不顾一切地伸出手来,除非是遇到比他们更强大的力量阻拦,否则任何条条框框都不能束缚住他们。人家确实不能强行接管被引渡的犯人,可是火车在他们的地头上,随便找点理由来延误一下李海这一行的旅行,还是很简单的。而在这里失去时间,对于李海他们简直就是致命的威胁,来自各方的暗算,将会迅速令他们崩溃,直至失去凯文。

    李海在旁边听着他们的讨论,越想越觉得不靠谱:“这样恐怕不行吧,太被动了!我们要做好准备,通过这里的领事馆迅速转移,反正俄国人顶多是令火车迟误,却不能干涉我们的引渡事务。还有,听说俄国人都很喜欢贿赂,我们能不能买通上来检查的官员?我想他们既然是冲着凯文来的,也不想把事情弄得尽人皆知的,会上来的人一定也很有限。”

    金牛也是当初和音箱一起,被程卫国派去之江的人员之一,那次海狗出事,被程卫国派人追杀灭口,也是金牛担当的主力,其实力肯定是毋庸置疑,再加上他明显是精通俄语,所以应急处置基本上是以他的意见为主。听到李海的话,他倒没有表示多么不屑和藐视,只是皱眉道:“如果能够买通前来检查的官员放水,那肯定是最理想的,但是问题是,通常成功的贿赂要么是有规则保护,要么就是能够保密,不会带来什么严重的后果,顺手而为。”

    他的话没说完,不过那言下之意很是明显,你李海有什么办法,能让人家接受你的贿赂?你连俄语都不懂!

    可是他哪里知道,李海最大的本事之一,就是砸钱,不管对方愿意不愿意,只要他是肯收钱的人,就砸到对方彻底顺服为止!这门神通,当初从崔小翠的身上得到,在钱神全面升级,神通的威力日益强大之后,如今已经变得越来越得心应手,只要一扫对方心中的估价,甚至不用肢体接触,眼睛一扫度过足够的神力过去,就能令对方改变心意。当然这是有限制的,限制就在于,会不会有估价出现,假如李海想要对方做的事,连个估价都不会出来,那就说明这是钱不能解决的问题了。尽管钱神一直在宣称,世上没有钱不能解决的问题,不过那大抵只是一位神明对于自己所代表的法则的执着而已,并不意味着事实就是如此。

    李海倒也没有把话说满,谁知道会不会碰上一个认真负责的古板官员呢?况且内务部直接cha手在站台检查来往的车厢,这种动静肯定是不能太大了,想必也是有了不小的把握,能确定凯文这种高价值的目标就在这些车厢里,所以才会采取这种行动。对方如果将凯文看得很重,那也不是单单砸钱就能解决的了。

    正如李海所料,俄国人来得很快,基本上已经锁定了他们这一节车厢,车站方面的工作人员也已经将外面的锁打开,只是这节车厢经过了特别改装,里面还有一道锁。两名内务部的官员已经把车门砸得山响,嘴里哇哇叫着俄语,就算李海不懂意思,也能猜到肯定是在要求己方开门。

    金牛看了一眼程卫国,程卫国点了点头,这躲着是没用的,人家不放行,你还能插上翅膀飞了?他们这边已经通过保密的卫星电话频道,向本地领事馆发出了求援的信息,当务之急首先是要拖延时间,领事馆也未必能起到多大作用,假如真的被逼得亮出身份躲进领事馆,那么这次引渡之旅的危险性也势必会大大增加。

    打开车门,两名内务部官员大摇大摆地走进来,只是脚刚一进门,看到这车厢里与众不同的格局,俩人眼中惊喜的目光,不是瞎子都能看得出来,心里的台词一定是:就是这里没错,找到了!那么很自然,接下来他们就要确定车里到底有没有凯文了。

    俩人对着上来招呼的金牛一顿白活,指手画脚,程卫国和李海站在不远处,程卫国居然还很好心地帮李海翻译:“对方现在要求这车厢里所有人都出来排队,递交身份证明,他们要一一审查。”好心过后就是坑了:“现在到了关键时刻了,凯文躲在包厢里不出来肯定是不行的。你有什么办法赶紧用出来啊。”

    叫板么?李海倒是不排斥,想看我好戏的人,最终都会被打脸的,嗯,这是早已被事实多次证明过了的。至于要怎么砸钱,这还是需要考虑一下的。直接把人砸走,也不是不行,只不过那样花费的代价未免就太大了一点,而有效时间也相当有限,人家只要确定了凯文就在这节车厢上,哪怕回去不报告给上级,这个消息也可以再拿出去卖钱的。

    所以,李海准备换一个方式来砸钱。看到金牛拿出了一叠资料,证明这车厢里的人都是有身份的人,当然那两名内务部官员,坚持要求打开所有的包厢,让这节车厢里的所有人都出来接受审核。就在这时,李海走了上去,拉着金牛问明了,俄语该怎么说,金牛虽然不明其意,还是很快地告诉了他。

    李海笑嘻嘻地站到那两名官员的面前,用手指点了点那些资料,然后用刚刚学来的俄语说道:“我想,你们只要进行一下纸面检查,就可以交差了,不是吗?”金牛在后面直翻白眼,他本来觉得李海这年轻人很强的,能打能办事,也有着独特的人格魅力,尤其是对于李海没有为了攀附赵家而放弃他的情人王韵,这一件事上反而让金牛很是佩服李海,尽管这种选择很可能只是年轻人的倔强使然。

    可是今天,李海这种处理问题的手法,让他也是无语了,他以为这是小孩子过家家吗?砸钱也不是这种砸法啊!其实塞钱真的是一门艺术,更多的人是提着猪头都找不到庙门,充分说明了并不是肯砸钱就能解决问题的。具体到这两名内务部的官员,对方或许不能确定凯文就在这节车厢上,但是既然都已经来到这里了,他们还能轻易放过这个机会,明摆着那儿还有一间包厢没打开,而这些看守都只是一味拖延,这里面要是没问题才怪了!

    程卫国也是抱着胳膊在后面,脸上微微带着冷笑,只顾看李海的表演。他倒是从资料上知道,李海很能搞定一些难题,不过那些事情就像很多文件一样,看上去是那么回事,细节就无可奉告了。这一次,他倒也想看看,李海是怎么搞定这两个内务部官员的,尤其他连俄语都不会说,只是临时跟金牛学了那么一句而已!就算李海的学习能力超级好,听了一遍就能说得和金牛差不多,可是再接下来要怎么交流?他朝着金牛丢了个眼色,示意他不要上去帮忙说话,就让李海搞定。没人帮你说话,语言都不通,看你靠手里的钞票能说得通不?

    然后,程卫国就觉得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了问题了。这两个趾高气扬的内务部官员,竟然很好说话!听了李海的那句话之后,就把手里的资料和证件都塞了回来,连车厢里的人头都没有一一点过,便和李海友好地握手道别了!道别了!第一千二十三章完

    【作者题外话】:保底两章完成。待会有一章加更,时间要到12点以后,等不了的盆友们可以明天再看。早点睡觉对身体好,别像我一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