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千二十二章 车站生变

    第一千二十二章

    车厢里已经被音箱所率领的特种兵们布置成了临时的指挥中心,一堆军用笔记本外加各种仪器,最显眼的就是一块透明玻璃板,上面闪烁着各种光标的样子看上去非常高大上,就像在很多好莱坞电影里看到的那样。不过李海所能理解的,也就到这种程度了,至于玻璃板上那些光标到底代表着什么,他压根就看不出来。

    这是李海对于此次任务最为担忧的一点,侦查手段太贫乏了,自己的神通几乎派不上用场!他就算神通再广大,也不可能好像雷达扫描一样,随时随地将周围带有敌意的人都给扫描出来。更可虑的是,敌人或许根本就不会玩什么接近战。如果只是将目标锁定在凯文身上的话,能够使用的方法真是太多了!仅仅是李海旁听音箱这一群战士们的议论,都听到了好几十种可能的暗杀方式。

    李海看着墙角,寒鸦独自一个人坐在那里,默默地擦拭着自己的狙击步枪。寒鸦一向都是这样的人,在人多的时候,他一定是存在感最弱的一个人,哪怕是有意识地去找他,也很可能会忽略他的状态。但现在,李海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总觉得寒鸦似乎比原先更加沉默透明了。

    有海狗的例子在前,李海并不想和他们多说话,万一再连累他们受到程卫国的怀疑,再来个清理门户怎么办?即便程卫国能忍住一时,也会给这次的行动造成很多困扰。只希望真的能平平安安一路到地头吧!

    他走到程卫国的包厢面前,伸手敲了敲门。只是这么一个动作,李海就感觉有好几道目光投向了自己,显然是在关注自己会和程卫国说些什么。这两天两夜,程卫国和李海彼此都几乎将对方当成了透明人,双方之间的恶劣关系简直就是丝毫不加掩饰了,幸好俩人都没有对下面布置什么命令,到目前为止的安保事务,其实都是音箱在负责,才显得井井有条的。否则令出多门的结果,恐怕就是乱套了。

    程卫国推门出来,看到是李海在敲门,也是一怔:“有事?”李海点了点头,他并没有什么头绪,但是这两天来一直风平浪静的,他心里的压力反而是越来越大了。假如杀手们的布置,就是要慢慢给己方施加心理压力的话,那么他们无疑是成功的。

    “程大校,我想跟你商量一下,我们要不要改变行程?”李海本来是不想和程卫国扯闲篇的,不过两天过去还是没什么动静,接下来的路程就不能再这么走下去了。他不是个喜欢胡思乱想的人,不过既然事先都有诸多迹象表明,有很强大的势力不会放凯文平安到达法国,那么现在这么平静的过程绝对不是什么好事了。

    程卫国皱了皱眉头,瞥了一眼凯文所在的那个小包厢,然后道:“怎么改变?你要离开这节车厢吗?你应该清楚这会冒多大的风险的,假如没有充足的理由,我不能同意。”李海也是皱眉,这只是他自己的想法,哪里来的什么充足理由?待要强硬压制程卫国的意志,可李海又有想法,他就算神通再广大,也毕竟没有受过真正的间谍和特种兵训练,对于安保这方面,实在是个外行。

    外行领导内行这种事情,李海向来是深恶痛绝的,他也不能因为自己和程卫国有积怨,就非要和程卫国拧着来。想了想,李海放缓了语气:“程大校你听我说,走了一半的路,还没什么事情发生,这说明我们之前的计划还是相当严密的,敌人恐怕是没有想到,我们会使用火车这种相对慢的交通工具,来进行跨越整个欧亚大陆的旅行。”

    站在客观的立场上,即便是程卫国,也为搭乘火车这个计划部分叫好。因为在各种交通工具之中,火车其实是最难以被人掌握乘客信息的一种了。飞机就不用说了,查的最为严密,而且飞机一上天,几乎就不可能动什么手脚了,在飞机方面的信息也最为透明;轮船相对要好一些,不过轮船上的卫星定位信息,对于已经到达了某些层次的人来说,也不是什么秘密。

    唯有火车,只要在上车这个环节做好工作,以后就几乎没有手段,能追查到某一节车厢的去向了。在铁路的运输之中,一节车厢挂进不同的编组,这种事可谓是司空见惯,只要把车厢上的编码换一下,塞进各地的运行时刻表里,几乎没有任何外来势力能寻根溯源!而在这世界上,除了极少数的几个最发达的国家之外,比如米国,比如独国,比如太阳国,其余几乎所有国家的铁路信息管理,都可以说是一笔糊涂账,只要有内行在其中捣鬼,就能将一节车厢变成幽灵车厢。

    当时那位安全局方面的安全专家,之所以提出了使用火车,正是基于这个理由。在这个计划通过之后,他们不仅改装出了适合进行欧亚大陆桥旅行的车厢来,还通过安全局在这一路上的几名内线,做好了多次转换车厢编码和车次信息的准备。这也是这节从国内出发的车厢,到现在已经奔驰在了俄国的大地上,却还是没有人能追查到的原因。

    ——不,不能抱有这种侥幸的心理,对于情报人员来说,世界上没有能够真正保密的信息,所差的不过是时间和范围而已。既然敌人是需要用这样的态度和力量来认真对待的大敌,那么就不能寄希望于他们的反应迟钝嗅觉退化。四天的时间,就算是事先毫无所知,也足以让敌人将所有的交通工具都梳理一遍,找到这节车厢,只是个时间问题。

    所以,在经历了两天的宁静旅程之后,李海才想要做出一些变化。他倒也不是心血来潮疑神疑鬼,在原定计划之中,就有类似的预案。因为现在这个乘坐车厢转移的方案,说白了全都是把成功的希望,寄托在了车厢信息的保密上。不被找到的话,敌人本事再大也不能**整条欧亚大陆桥的运输,那涉及到的动静真的是太大了,就算他们有这个能力,也缺乏足够的协调时间。

    可是,一旦被敌人锁定了这节车厢呢?那可就被动了,目标这么明显,想用什么手段都可以,最简单的就是在车厢挂钩上做手脚,然后在列车通过桥梁或者隧道的时候制造一场爆炸,李海本事就算再大,被人埋在隧道坍塌以后的山腹之中,他还能保全凯文吗?他连自保都有问题!

    火车走得越顺利,李海这心里的压力就越大。他也不隐瞒,将自己的这些疑虑,向程卫国和盘托出,道:“我们能走到这里,说明一开始的计划就是很成功的,但再往下走,我们暴露的可能xing会非常大,也会给敌人以太多的绝杀机会。所以在前面的叶卡捷琳堡,我认为我们应该改用别的交通工具,或者改变原定的路线。”

    程卫国面无表情地看着李海,就在李海以为他会因为彼此的成见,而否定自己的建议时,程卫国却道:“改变路线是不行的,如果不放弃这节车厢,那么敌人一样能追索到我们的头上。那么,你的建议是使用3号应变方案,在叶卡捷琳堡转乘飞机?”

    李海其实是想让大家分兵,自己带着凯文,最多再加上程卫国和一两名特种兵,这样四五个人的旅行队伍,也不会引人注目。而且与其坐飞机,还不如在叶卡捷琳堡这里南下,通过相对混乱的中亚国家,绕道土耳其进入欧洲。在欧洲境内,旅行的关卡要少很多,只要在土耳其那里能过关,接下来基本上一直到目的地巴黎,都不会再有什么障碍了。

    他刚想说出自己的打算,音箱却忽然走了过来,神情有些紧张地道:“事情不对劲,这一站停的时间比原定的要长了五分钟了,我们还在车站上看到了俄国内务部的人。”虽然继承了原克格勃精华的,是俄联邦战略情报局,但那基本上都是对外,或者负责中央高官安保的,对于国家内部的安全事务,还是由内务部负责的居多,当然如今的内务部,和前苏联时代那个内务部就没法相提并论了。

    假如是检查火车,出动内务部也属于正常,可是李海他们现在所押解的这个犯人之敏感,让他们不得不遇事多想一层。程卫国就指出:“凯文对于俄国人一样有着巨大的价值!如果我是想要杀了凯文的人,在找不出凯文是怎么转运的前提下,就会将这个消息,捅给沿途的重要情报机关,利用他们的实力来进行搜索,然后再通过一两个安排在关键位置上的内线,就能掌握自己所需要的信息。一旦俄国人知道了凯文会经过他们的国土进行转移,他们也一定会下很大的力气来找出凯文的。”

    话音刚落,就听见车厢里某个扬声器里,传出了特别采集的车厢外面的声音,有几个男人用俄语在对话。金牛正守着扬声器进行翻译,很快就一脸紧张地转过头来:“不对劲,那个内务部的官员,要求车站方面打开我们这节车厢进行检查!”第一千二十二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