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千十七章 无限杀机

    第一千十七章

    叫唤归叫唤,郁闷归郁闷,权神却能感觉到,这仍旧是李海给予他的一个机会,一次优待。原本已经说好了,李海将用人定胜天的神咒,将他的神念封印在神体之中,从此权神就再也无法主动将神念传送到李海的灵台之中,彻底断绝了他夺取主神之位的机会。

    可是,这几天李海也不知怎么想的,一直都没有动手,而是让权神就这么呆在神体之中,不闻不问,弄得权神反而摸不清李海的想法。他还不敢冒险再用神念去探索李海的灵台,查知他的真实念头,生怕这么一来反而刺激到了李海。权神甚至都在怀疑,李海是不是在跟他玩什么欲擒故纵之类的把戏?这类手段,权神一脉是大把有的出卖,也就是所谓的权术,不过那些都是小道了。

    而今天,李海主动要求它出手,别看李海好似是在用人定胜天神咒来威胁,实际上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李海却等于是明确表明了,在短时间内不会对权神使用这个神咒,这就是它今天能帮助李海出手,cao控程卫国行为的报酬!

    那还有什么可说的?如今权神的地位,就好像是一个地位岌岌可危的官员一样,因为得罪了上司,随时可能被挪到某个闲职上挂起来,到那时候可就是一辈子不得翻身了,没准那个上司,连想起你的机会都没有了!所谓的冷宫就是这么可怕!而它的眼前,如今忽然出现了一个机会,能让他在目前这个位置上再待下去,哪怕还得战战兢兢夹起尾巴来做人,可总算是有了机会在上司面前露面,总算还有机会挽回自己对上司的冒犯。它还能有什么选择?——嗯,身为权神嘛,思维逻辑当然就是这一类了,这要是换了钱神那绝对不会这么想,肯定要算算价格啦成本啦这些指数。

    一个全力以赴要立功赎罪的神明有多可怕?其结果就是,李海直接跳出来,对着程卫国直接发问:“你是不是不敢接这个任务?”程卫国二话不说,就拍着胸脯大吼道:“扯淡!这事儿就包在我身上了,首长,下命令吧!”

    主持这次会议的这位首长,本来就是杨老当年的老部下,如今虽然是上位正国级,不必再看杨老的脸色行事了,可是老领导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况且这件事本来就和他没多大关系。一听到程卫国主动请战,虽然不知道程卫国是怎么想的,怎么忽然就变卦了,不过他当然乐得趁机下台,把这个很容易得罪人的会议给了结了拉倒:“好,有气魄!这才是军人风范!我批准了,这次引渡凯文的安保工作,由程大校全权负责,法律工作由李海律师负责,一切以保护凯文安全移交给法国为目的。就这样,散会!”

    一场莫名其妙的会议,得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结果,看似是和稀泥的决定,可是让程卫国和李海并列,而且程卫国还顺应了李海的要求,加入了这次引渡工作之中,这本身就是李海的巨大胜利!要知道就在几个月之前,李海还是程卫国一手从草莽中提拔起来的小人物呢,如今竟然能和程卫国平起平坐了,这是什么概念?假如是在官场中,或者是军中,光是这一个事实,就会引起轩然大波,假如李海稍微有对程卫国不够尊敬的话,就会引来无数人的口诛笔伐。

    这也正是会议结束之后,许多与会人员对李海目光怪异的原因所在,刚才李海直接向程卫国bi宫的行径,被他们看成是程卫国之所以改变主意,同意参加引渡行动的最大原因。肯定是被这小子给刺激的嘛!他们纷纷走到程卫国面前,和他亲切握手,顺便对程老的去世表示沉痛哀悼,隐晦地也表达一下支持。

    李海这边就冷清很多了,只有老韩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道:“瞧见没有?一时之气,就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不过呢,你小子也算是有本事了,竟然能激得程卫国主动跳坑,哈哈,我都以为你要失败了呢。也别太得意,得失之间谁能定论?你看这次你是得志了吧,程卫国的人缘反而好了不少。行了,回去准备吧,记得多跟程卫国沟通一下。”

    李海心中暗笑,眼见程卫国身边的人逐渐少了起来,他似乎正要走开的样子,便大步流星地走了过去,老远就招呼:“程大校,程先生!”

    刚才会议上那种气氛,大家都是心里有数,这两边的恩怨可不浅!眼见李海上门直接挑衅了,一时间现场的氛围变得很古怪,各种含义丰富的目光,都投向这俩人。不过,看到李海站在程卫国的面前时,不管是什么立场的人,心中都不无震撼:从这个角度看上去,这简直就是一出活生生的长江后浪推前浪的画卷啊!

    李海年轻,才二十一岁,浑身上下却看不到一丝青涩的模样,一身的富贵还带着书卷气,就算闭上眼睛都不能无视他的存在感!而程卫国呢,年近四十,最近因为程老刚刚去世,程家大厦将倾,他的精神再怎么样也好不到哪里去,刚才又被李海bi宫了一把,这脸色能好看么?

    实际上程卫国是心里憋屈,怎么就一时冲动,被李海刺激得主动请缨了呢?就好像在那一刻,自己如果不对李海进行反击,就将失去最为珍视的权威一样!实际上他那句话刚说出口就后悔了,只可惜在这种会议上,当着一位正国级大佬的面,说出来的话就是泼出来的水,哪有那么容易能收回去的?结果就是,哪怕再怎么懊悔,也只能赶鸭子上架了!

    带着这种情绪,又面对的是李海,程卫国的脸色那真是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好在他终究也是大将之风,勉强压住心中的愤懑,冷冷道:“李律师有什么事情吗?对了,这次引渡凯文,安保工作将由我全权负责,法律工作则是有你主理,这分工可是首长刚才定下来的,李律师有什么意见?”

    这就想动手脚了?李海根本就不在意,安保这种事情,谁爱争谁去争,难不成李海还没有自保的把握吗?之所以死活要把程卫国拖下水,只不过是见不得他再这么逍遥自在地在背后捅刀子而已!

    而且,李海也有想法,既然都说有人要趁这个机会杀死凯文,那么安保的压力可就小不了,万一没保住凯文,岂不是还要背黑锅?这种好事,还是交给程卫国比较好。

    “没意见,首长定下来的事情,也充分考虑到了咱们的专业所长,我能有什么意见?”李海很欠揍地呵呵笑道:“这样,我就回去准备引渡所需的法律文书,和法国司法部做好沟通工作,至于安保方面,就全部交给程大校了。回头我会把引渡的时间表整理出来,发给程大校,那就先这样,等程大校那边拿出了安保方案,咱们再一起讨论讨论?”

    程卫国一怔,才反应过来,自己这个黑锅已然是背上了,安保工作可不是什么好伙计,做得好了是应该的,反正再好也不过就是不出事而已;一旦出了岔子,板子可都要打到自己的屁股上,而且有李海一路跟着,他连推卸责任都很难做到!看着李海转身离去,得意洋洋的背影,程卫国的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小人得志!

    京城这个地方,几乎没有秘密可言,即便是在冷战时期,苏联那边号称铁幕,咱们这边就被西方称为竹幕,意思就是到处透风。如今就更不用说了,改开三十年,京城充斥着各种投资公司啊文化基金啊,全都是对外的耳目,要不然凯文一落开口,为什么会引起那么大的震动呢?

    这个关于如何引渡凯文的会议内容,在短短半个小时之内,就传遍了京城——当然不是妇孺皆知,但是该知道的都能知道了。对于程卫国的抽风行为,大家普遍认为,都是李海这小子太狡猾,刺激了程卫国,或许程卫国也因为最近程老刚刚去世,承受了太大的压力,一时没控制好自己,所以才会中招。

    人就是这么回事,不管是多不合理的事情,事前的预测和事实多么南辕北辙,只要是真的发生了,也会主动找出各种理由来证明这个事情的合理xing,全然不顾自己打脸打得多响。总之现在已经没有人看李海的好戏了,反而越来越多的人觉得,也许李海确实有实力,在后程老时代独树一帜呢。甚至有人在琢磨着,要不要在李海毕业之后,直接招他当官算了?这也是一支潜力股啊!

    当然,李海自己对此是不屑一顾的,真相这种东西,只要自己知道就好了。倒是回去办公室之后,先要从上和伊丽莎白沟通一下,自己可是把和伊丽莎白之间的聊天记录都给调用,公布出去了呢。

    听说李海还是要参与引渡,而且是和程卫国一道,伊丽莎白出奇地沉默了,也不知道是气得不行,还是另外找人验证李海的信息?隔了好久,伊丽莎白才发回一条信息:“这是我们最后一次,通过这个软件交流了。你保重!”

    随即,李海就发现,自己的电脑里这个塔佳组织专用的聊天软件,再也登陆不上去了,自己的账号,大概是被取消了吧?

    看起来,伊丽莎白是下定决心,一定要在这个机会,把凯文送进地狱,即便是要和自己正面对抗,也在所不惜了!第一千十七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