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千十五章 小会上的交锋

    第一千十五章

    国人什么东西最多?这个问题的答案是众说纷纭的,不过如果回答“会多”的话,估计赞同的人会是最多的吧!

    李海通过老韩上报的要求,激起了轩然大波!原本森严的体制,面对这种近乎离经叛道一般的要求,绝对会用各种方法予以反击,最少最少也能让提出者以及和提出者有攸关利益的各方,感受到切肤之痛。

    可是在考虑到李海如今的特殊xing之后,一时间竟然出现了短暂的沉默。怎么制裁李海?他如今还不是体制内中人!而老韩会把李海这种要求很不负责任地上报,就可见老韩所代表的杨老这个派系,已经对此持默认的态度了。

    县官不如现管,而对于还不在体制内的李海来说,杨老这个现管的威力,绝对要大于其余的所有县官。杨老如果不发话,李海还真的就是无法无天了,要知道他现在手里可握着和大西洋号相关的所有事件的话语权!

    话语权这个东西,稍微有点阅历的人都知道其重要性,那真是白的能说成黑的,黑的能说成带花的,想怎么说就能怎么说,想怎么洗地都可以,无非就是你信不信罢了。东方大国如今已经是西方发达国家的眼中钉了,无奈这个国家和那个北极熊不同,这个国家的人非常复杂又非常聪明,和西方的经济有着难以割裂的联系,偏偏又总是在试图独树一帜,这让西方大国都感到蛋疼无比。

    在这种大环境下,想要找一个能够顺理成章地抹黑东方大国的机会,那就是西方国家梦寐以求的事情了!而大西洋号事件,因为种种原因成为了全球近期的最大热点,也就具有了类似的基础。假如事件中的主角和受害人,爆出了因为这个案件而受到迫害的新闻,那么后果会有多严重?

    别以为李海做不出来这种事,他现在可是真的被bi急了,体制的力量都被运用来要他的命了,这人还有什么指望?没了指望的人,什么事做不出来?

    本来,体制内下面把上面打脸的事情,也不是没有过,甚至还相当多。上面当然可以来个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前提是先混过眼前这一关。可是面临的问题就是没得混啊!凯文这个引渡案,已经不能再拖了,再拖下去凯文就会爆发,一旦再弄出什么烫手的情报来怎么办?配合凯文在西方所拥有的影响力和潜势力,他要是真的豁出去的话,没准都能把东方大国副国级别的领导弄下一两个来!

    拖又不能拖,强行推动也推不下去,这个怎么搞?面对僵局,各个国家有各个国家的处理办法,我们这边的办法就是:开会!

    当然不能开大会,大会都是和谐的团结的奋进的,不能允许有不和谐的声音出现,所以大会之前都要开各种小会,大家有话在小会上说,交流完了吐槽完了,等到开大会的时候就是一团和气了。

    所以只能是开小会。虽说是小会,等级可不小,李海一走进会场就吃了一惊,主位上放着的名牌,当中一个名字如雷贯耳,竟然是一位正国级别的大佬!再看看周围,相关的各个部门,几乎都是一把手或者二把手参会,甚至连负责记录的人,级别都有正厅级。这真是谈笑有高官往来无白身啊——错了,唯独他李海,现在还是白身,没任何官品在身的,堂堂大学生一枚。

    在安全局的桌子后面,傍着老韩找个张椅子坐下来,李海就看见一拨接一拨的人走进来,都是一声不吭地面色严峻,找到自己的位子就坐定,然后埋头看资料。直到主持会议的大佬走进来,才有了全体起立的迎接。

    大佬倒是很随和的样子,不过以李海的眼光,就算明知道人家是在装样子,他也不得不承认这样子装得非常像样,至少李海是看不出人家到底隐藏了什么情绪的。

    大佬翻开面前的文件夹,瞥了一眼,大约是会议议程之类的东西,然后合上,抬头就开始点名:“李海小同志来了没有?举手我看一下。”

    啊,这就点我的名了?也不来个开场白,谈谈这次会议的重要意义,发表一下重要讲话什么的?这有点批斗会的节奏啊!

    李海站起来,举了举手,已经做好了被批斗的准备。哪知道大佬只是笑着点了点头,便道:“李海小同志,你对于组织上交给你的任务,要求指定人手支援?说说你的理由吧。”

    我擦,这一手有点难对付!李海就算再政治白痴,他也知道在目前这个场合,无论如何是说不出他对老韩所说的那些话的,什么自己是被报复的,想害自己的人也要拖着下水,这都是自由心证的事情,又没有证据,怎么说?说出来倒显得自己真的是在胡搅蛮缠了。

    一瞬间李海就领教到了,所谓政治手腕的厉害,营造出合适的氛围和场合,一句话就能让你难以招架!此时场中十几名与会人员,大多是在看李海的好戏。这其中大部分人,其实对李海也谈不上有什么好感恶感的,只不过这小子此次表现得太过桀骜不驯了,又不是自己人,顺手敲打一下也挺好的嘛。身为官场中人,谁还没让下级“锻炼锻炼”过?

    还好,李海在之前和老爹多次商议,也收集了不少相关的情报。片刻的思索之后,李海便点头道:“首长,是这样的,凯文是我弄来投案自首的没错,不过在那之前,是总参的同志们把他bi到了墙角,凯文实际上是有利用我来拖延时间的嫌疑。当然,现在他已经付出了应有的代价,组织上也同意把他引渡了,这说明不论是我让凯文自首,还是总参的同志们抓住了凯文,最终的目的还是达成了。”一听到这里,这会场里的各路人精都已经听出了李海的用意,各个都在那里暗自叫好,李海这小子也是有备而来啊!其实那位大佬的问话,最难的就是一点,李海说是要求人手支援,这个要求还是合乎情理的,但是凭什么就要指定程卫国呢?大家都是不同系统的,程卫国在明面上又和凯文没什么联系,所以这个联系真不太好找。

    但是李海这么一说,就让大家都想起来了,原来在凯文投案自首之前,确实是遭到了总参大队人马的追捕,甚至还闹出了在派出所抢人的戏码!这么一说,总参和凯文哪里没有关系了?而那次行动,总参方面必须有记录,就是程卫国亲自组织和指示实施的,所以李海这么说一点都没错,程卫国也是让凯文选择投案自首的幕后功臣之一!——当然这个功臣自己,是不太愿意接受这个称号的了。

    坐在总参二部部长身后的程卫国,已经是面沉似水。他的胳膊上,还带着黑纱,这就是在提醒所有人,我爷爷刚死,还没进八宝山呢,你们休想欺负我!可是对于李海这么说法,他也是没法反驳,难道说那群总参的士兵和自己毫无关联?这话哄孩子也得孩子能信呐!

    李海一看得计,立马接着忽悠:“首长,所以我在接到了护送凯文前往法国交接的时候,就调查了相关的背景,发现这次任务是非常艰巨的,有些境外势力,可能不希望凯文活着到达法国,这里有我亲自搜集到的证据。”然后,他就把自己和伊丽莎白聊天的某些记录,给直接截图,用投影仪发了出来!要是被伊丽莎白知道,李海居然这么无耻,她真的要气到爆炸了!

    然而,现场的效果却是非常好,在座的除了司法部的领导之外,都和情报工作有相当的关联,一看这聊天软件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个个点头。他们当然都知道,有人想要利用这次引渡凯文的机会,把凯文直接干掉,不过他们知道归知道,可不会帮李海去举证,而且他们手中的证据,大部分也都上不得台面。可是李海却做到了,提交有效的证据证明他的担忧,是有道理的!

    正因为凯文关系重大,任务难度高,所以需要支援,那最好的支援,当然就是曾经令凯文走投无路,也在历次和境外势力的交锋中功勋彪炳的总参二部的精英战士了——这当中,分量最重的,就是负责总参二部行动部门的程卫国大校!

    毋庸置疑,经过李海这么一通忽悠,几乎所有人都必须承认,至少从表面的逻辑上看,李海这个要求是站得住脚的,至于事实究竟如何,已经没多少人去关心了,反正现在李海这个愣头青需要安抚一下,只要能维持住体制的规则,程卫国又不是不能牺牲的!

    眼看局势急转直下,程卫国哪怕再不愿意,也得硬着头皮举手了:“首长,我能说两句吗?”首长刚要点头,李海却又举手了:“首长,我这还没说完呢,我都没坐下啊,能让我先说完吗?”一边说,一边还冲着程卫国点点头,带着歉意地阳光笑容:“不好意思啊程大校,回头我再倾听您的高见。”

    程卫国这个气,李海这显然是要补漏洞啊!也不知道这小子,是不是意识到了自己所发现的那个漏洞?第一千十五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