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千零八章 新杀手国王

    第一千零八章

    程老的去世,成为了近期京城最大的注目焦点,相比之下,刚刚离奇发病又离奇地好了的李海,反倒是显得低调了很多。当然对于李海自己来说,他这次发病,造成的影响还是相当大的,至少对于那些知道了消息以后表示关心的人,他都要一一表示感谢,然后把自己的病情给解释一下,顺便还要承受某些人对于他病情的不理解,比方说发病原因不明,是不是意味着以后随时有可能复发之类的,至少唐瑛就表示了这样的担忧。

    担忧归担忧,医生用尽了各种方法,都查不出是什么问题,而李海现在又是好好的完全看不出有什么病,所以这类担忧也只能是嘴上说说心里想想罢了。

    而赵家,也没有什么动静了。既不见有什么剑拔弩张的举动,却也没有释放出什么善意的表示,就好像李海一下子变成了一个透明人,对于赵家来说,李海已经不具备交往的价值,也不需要刻意去对付——如果李海真的还对赵诗容怀有那么深刻到无法释怀的感情,他会对此感到相当的难受,从而想方设法去改变这种现状吧。

    可惜,李海自己也理不出什么头绪来,这种状况对于他来说却是刚好了。他正好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到和凯文有关的事情上。现在程老忽然病逝了,上层的政局都因此出现了巨大的动荡,程老身后留下来的政治遗产,引来了各方大佬的垂涎和争抢,这些事情李海虽然不太清楚,不过也能从老爹或者老韩的言行中窥到一丝端倪。

    而凯文的处置,也是需要各方权衡,其中所掺杂的政治意味,正在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越来越浓厚。引渡这么大的事情,真的不是李海一言可决,甚至最顶层那些大佬,也要对此反复博弈,这事情本身就已经牵涉甚广了,再加上程老身故以后带给高层的动荡,所以一时也就搁浅了。

    对于这样的变化,蛋蛋最痛的,就是法国警方的高级警官赛伯了。他几乎是每天给李海打三个电话,也不管双方的时差,一打起来就是没完没了的抱怨,哀怨的简直就跟个祥林嫂没两样,弄得李海烦得不行,可是他还不能直接挂断,因为赛门这家伙,也带来了很多对于他有用的信息,比如说法国高层对于是否引渡凯文的最新态度。

    “李,律师李!我不得不遗憾地告诉你,或许我们不会再谋求引渡凯文了,除非你们主动把人交给我们。”今天赛伯又打电话过来了,李海本来还以为是例行吐槽和抱怨,谁知道居然听到了这么一个消息。

    问了两声,李海不得要领,赛伯的表现不像是口风紧,倒像是确实所知有限。李海就不跟他啰嗦了,反手打开塔佳组织的通讯软件,给伊丽莎白发了个信息:“在吗?”

    不一会儿,伊丽莎白发回来很长的一串:“有事直接说,不要问在不在!我说不在,万一你请我吃饭怎么办?我说在,万一你找我借钱怎么办?我说不在,万一有好事没赶上怎么办?我说在,万一你要坑我怎么办?所以以后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出来,我好决定自己在不在!”

    李海顿时一头黑线,这话是有一次伊丽莎白找他的时候,他随手从上复制下来发过去的,看样子那次把伊丽莎白堵得够呛啊,这都记住了,现在反过来喷到自己的身上!嗯,不错,很有姑苏慕容世家,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手段。

    囧归囧,有事儿还得说事儿。李海把赛伯的表态,发给伊丽莎白:“对此,你知道些什么?我想知道。”

    “我可以告诉你,不过我也想知道,你是希望凯文引渡,还是不希望?你知道,搞情报的都必须擅长交易,你给我情报,我才能给你情报,否则你怎么保证我给你的是真实有效的情报?”

    李海倒不生气,伊丽莎白这种态度,反而让他觉得可信,再说在情报这一行,他真的是菜鸟到不能再菜鸟了,光是有神通就能通杀通吃吗?李海可没这种想法。

    “好吧,我个人的态度,我可以告诉你,其实我巴不得早点解决这件事,不管是怎样的结局都可以,我已经烦透了被拴在京城不能回家,是的我想家了。”李海这真的不是胡扯或者矫情,从他五月份的时候离开之江,到现在差不多两个月了,其间发生的事情,引起了他身边生活的巨大震荡,即便李海是神使之身,也有点受不了了!他现在最希望的,就是好好回到自己的家,过几天安生日子——是的,即便是神使也需要安宁的。

    而现在,程家最令人忌惮的程老已经不在了,程家光是要应付接下来的收缩,都需要花费所有的精力,甚至程卫国为了避免树敌太多,已经叫音箱给李海送来消息,表示等到程老的丧事办完,李海回到之江的时候,就会把程潜派过来,依旧按照原先程老和李海谈好的条件来履行。

    李海本来是想要拒绝这种事情的,忒么程老临死之前,还试图在病房阴他一次,要不是权神发飙,改变了程老的手指暗号,他现在真的是不死也要脱一层皮!如今程家大厦将倾了,就想这么容易地含糊过去吗?做梦啊!

    可是,正当李海摩拳擦掌的时候,老李和老韩却都劝他,如今程家虽然是威风不再了,可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而且公事和私事不一样,别看那些大佬对于程家留下来的政治遗产胃口都很好,可是如果有人在这个时候去针对程家的孩子,那可就要引来大佬们的围攻了。这不光是因为能够向程家留下来的那些官员和军官们示好,也因为祸不及家人这种潜规则,还是很为国人所认同的。

    李海面临着将会成为众矢之的的局面,也只能表示妥协了,反正细想一下,虽然暂时不能干掉程潜和程卫国兄弟俩,不过能随心所欲地折磨折磨程潜,也能稍微出出气吧?

    而赵家那边,随着李海的发病,赵诗容和赵诗倩姐妹来探病之后,也随之沉寂下来,没有了任何动静,赵老大干脆就回部队中,去组织什么演习去了。以至于李海现在在京城的日子,堪称无聊,唯一的干系,也就是凯文这一点了。而凯文的死活,又关他李海什么事?弄死凯文,也不过就是出了一口气而已,让凯文活着,他也得不到最大的好处。

    伊丽莎白打出一串大笑的表情,才道:“好吧,看在你如此坦诚的份上,我也可以告诉你,你所想要知道的东西。是的,我们已经说服了大部分人,他们都同意,如果凯文从现在开始,什么都说不出来,对于大家都有好处。我不怕告诉你,持相同观点的人之中,也有你们国家的高层官员在内。”

    原来如此!李海顿时陷入沉思,他知道凯文脑中的秘密,令很多人都是如坐针毡,所以一开始凯文投案时,引起了极大的震动,这其中有些人就会倾向于尽快让凯文脱身,至少要让他有希望,这样凯文为了以后的生活着想,也就不会毫无顾忌地张口乱喷了。极力要求引渡,为凯文脱罪,以及设法帮助凯文逃走,这背后都是这种心理在作祟。

    但是很显然,在引渡要求迟迟得不到回应,逃狱也失败了之后,再加上可能和凯文有联系的国内高官家族程家的剧变,凯文的指望其实是在一天天地减少。在这种心理之下,谁能保证凯文不会因为丧失希望,而从此信口开河?与其这样的话,倒不如索性让他绝望,然后彻底让他闭嘴!

    李海心理有些厌烦,他本来想说,凯文的死活关我屁事?不过理智告诉他,现在凯文的死活,还真的关他很多事呢。起码凯文现在,最信任的就是他李海,那么很多人就会觉得,凯文的死活,会牵扯到李海最多的利益,而要让凯文彻底闭嘴,更是绕不开李海——不说别的,光是李海亲手把凯文从逃走的路上抓回来这个事实,就足以让很多人认清李海的地位和价值了。

    那么,赛伯之所以会迫不及待地将这个消息向他李海吹风,这背后的寓意也就呼之欲出了:那些想要让凯文永远闭嘴的人,比方说伊丽莎白这样的,想要在这件事上得到李海的支持!说不定,他们还指望能够让李海同意亲自动手,这样才算是万无一失呢!

    李海心中冷笑,敲出一串文字:“可是这对我没有意义!凯文活着,对于我的价值更大。或许我会引起惹来一些麻烦,不过对于我来说,麻烦已经够多了,而凯文可能给我带来的好处,我觉得值得为此付出一些代价,招惹一些麻烦。”

    伊丽莎白沉默了一会儿,以至于李海怀疑她是在和别人交流意见,然后她才发来回应:“如果你能让凯文在一周内永远闭嘴,从此不在这个世界上出现,并且保证不利用他留下的任何东西来牟利,我们可以让你感到满意,有什么条件你尽管提出来好了!”

    我擦,空白支票随便填?!李海顿时睁大了眼睛,他可真没想到,自己能得到这样的报酬!这是不是意味着,自己只要干掉了凯文,光凭这次出手的报价,就能取代凯文登上国际杀手界的国王宝座?第一千零八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