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九百九十七章 夺权

    第九百九十七章

    脸上虽然带着笑,李海心里却藏着火,对于赵诗容今天的表现,还有程家的阴险,李海绝对没有那么从容淡定!所以这手上的力道,比平时也就大了那么一点。朱贵樱很快发现了这一点,略感疼痛之余,她却对于身后的男人多了一份心疼,这个年仅二十一岁,大学都没毕业的小男人,到底承受着多少压力?

    她轻咬着嘴唇,将疼痛带来的shenyin含在嘴里,下面却已经有些发胀和湿润,如果能用自己的身子,让李海得到宣泄和安慰,朱贵樱可不在乎那么一点点身体上的疼痛。

    不过,世事就是这么奇怪,刚才她和李海耍花枪的时候,随时可以叫停的,可就是没有什么来打扰,唯一在响着的电话,还是被朱贵樱自己给挂断了的。而现在,她已经准备好了,要迎接一次突如其来的风雨,偏偏李海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然后,李海就离开了朱贵樱的身子,抓起了电话来。对于他的离开,朱贵樱略感不适,撅起红润的小嘴,白了他一眼,然后自顾自地整理起身上的衣物来。等到李海接完了电话,她便哼了一声:“坏蛋,这么用力,好痛的!晚上会肿起来。”

    一边说,她一边低下头,掀开衣襟,将饱满白皙的丰硕椒房,露出大半来,貌似是在检查着被李海捏过的蓓蕾,顺便控诉一下李海的“罪行”。只是这样子,怎么看都有点开门揖盗的架势啊!

    李海看着她,忽然走过去,搂着朱贵樱的腰身,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口:“贵樱姐,谢谢你。我想告诉你,和你在一起,我没有后悔过。”

    朱贵樱身子一震,嘴巴抿着,似乎是想要忍住什么情绪,隔了一会儿才还了李海一个大大的白眼:“少肉麻,罚你一个星期不许碰我!”说完,她忽然又还了李海一个亲吻,随即闪身退开,脚步带着点雀跃地出门去了,那脚步声,光是用听的,就能让人体会到朱贵樱心中的欢喜。

    李海摇头失笑,让一个爱自己的女人开心,就是这么容易啊。那么自己不能让赵诗容开心,是否意味着赵诗容对自己,也并不是那么真心实意呢?

    他耸了耸肩,拨通了赵诗倩的电话。刚才他接到的电话,是伊丽莎白打来的,颇有点气急败坏地告诉他,说是赵诗倩已经正式通知泰勒家族派去的经理人,她拒绝将大西洋号事件中,和她本人有关的部分改编成电影,不管泰勒家族出多少钱都是一样。至于和李海有关的部分,她也不好做主,请泰勒家族自行和李海商量。

    这个改编权,本来是李海在大西洋号事件之后,看到赵诗倩为此承受了太大的压力,所以跟泰勒家族勒索来,对赵诗倩算是个补偿,因为那段赵诗倩向他表白的视频,就是被泰勒家族推波助澜地弄出去的,搞得全球皆知,赵诗容还为此提前回国了。

    现在情势变化之快之大,就连李海自己都有些应接不暇。他也说不清楚,赵诗倩到底是怎么想的,所以打个电话沟通一下,很有必要。

    做好了电话没人接的准备,不想却很快就接通了,赵诗倩似乎是预料到,李海会打这个电话过来,她的声音算是平静,说话速度比平时略快,看样子说出来的话,早就是想好了的,一股脑儿全都倒出来了:“是为了大西洋号电影改编的事?你不用劝我了,我不同意改编,你想拍就拍你自己吧。”

    李海轻轻叹了一声,并没有劝她什么,而是转了一个话题:“我今天去探程老的病,在那里见到容容了。程老居然说,要她和程潜订婚,我转身就走了。你知道这件事吗?”

    赵诗倩沉默了好一会儿,当李海以为电话信号出了问题的时候,她才恨恨地道:“李海,你这个混蛋,你一点都不懂女孩子的心!”

    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嘟嘟忙音,李海很是无奈,麻烦你能把话说清楚吗?什么就不懂女孩子的心了!不过,李海好歹也知道一点,一般女人说这种话的时候,那就是不打算讲理,更不打算解释了,除非你能让她觉得你还有“挽救”的价值,她才会跟你解释一下,给你一个补偿的机会——尽管事情的责任可能根本就和你没有丁点关系。

    李海甚至不知道,赵诗倩说的这句话,是为她自己所说的,还是为她姐姐所说的!人的思维真是很怪异,李海这会儿忽然生出一个极其不相干的念头来:怪不得那些条件比较好的男人,都不会找条件相当的女人,实在是以他们的条件,根本用不着再花这种心思,去哄一个女人的欢心了。就像他现在这样,刚刚享受过朱贵樱的温柔抚慰,转脸就在赵诗倩这里碰了一鼻子灰,换了任何男人,都会更加喜欢朱贵樱,而不是费尽心思去挽回赵诗倩吧?反正女人吗,关上灯都一样!

    他反手打了个电话告诉伊丽莎白,赵诗倩的授权暂时无法得到,这个计划只能搁浅了,当然如果只是拍些和赵诗倩无关的电影,李海自己还是表示支持的,他可是钱神的神使,跟谁过不去也不会跟钱过不去啊!尤其是在这个京城,经历了这么多的风雨艰险,明枪暗箭,李海深深感觉到,其实对于他来说,最可靠的就是钱。

    电话一打完,权神就嚷嚷了起来:“岂有此理!小子,你真是有眼无珠,若是当了本神的神使,享受到本神神力的好处,你就会发现,钱这个东西其实什么都不是!尤其是本神的神通,分为权术,权法,权势这三层,用来纵横官场无往而不利,用来征服人心更是探囊取物一般!你貌似也是学律法的讼师一流?这也是本神神通之中,权法一层的奥妙——”

    “休得胡言乱语,你这厮根本就是只图自己爽快,全然不顾这小子早就已经将全身都用本神的神力打造过了,哪还能改弦易辙?”面对权神这么赤果果的当面挖墙脚行为,钱神表示不能忍了,要奋起反击!

    本来这两个神明,一向是老对头了,自从权神醒过来以后,就时时引诱李海转职成为它的神使,以此引发了好多次的争斗,不过大部分时候,也只是限于用神念在李海的灵台紫府中交战一番,斗嘴而已,李海只要选择xing地无视就好。可是这一次,也不知权神是哪根筋打错了,一听到钱神说,李海的全身都已经用钱神神力锤炼打造过了,不能转职成权神神使,它却陡然爆发出来:“岂有此理,若说到对于人身的锻炼,你那区区神打法门,怎能及得上我权神一脉!待本神让你见识见识,本神神力的厉害!”

    一念既生,一股漆黑如墨的神力,从权神的神体中冲出来,长江大河一般直冲向李海的身体各个窍穴,立时和其中那些钱神的神力,展开了激烈的搏杀。要知道李海的身体,砸了上千万的神力加以改造,所以才能有这样的强悍,肌肉的反应和弹性,相比起常人来胜过了数十倍!哪怕比不上神经反应速度的百倍强化,也已经是惊世骇俗了,否则他凭什么空手就抓子弹?仅仅是金刚不坏身神符,可做不到这一点!顶多就是手掌打不坏而已。

    这就相当于权神的神力,对于李海的身体进行全面入侵!早已习惯了钱神神力的身体,顿时就造反了,李海浑身一震,站都站不稳,勉强扶着桌子摇晃了两下,仰天一跤摔倒下去,心中大骂:“给我老实一点!bi急了我把你扔回祖坟里去,看你能支持多久!”

    权神却是死活不肯,看样子从程老身上收取了大量神力之后,它的自信心是急剧膨胀了,根本就不管李海的死活似的,尽力催发着它的黑色神力,在李海的身体各个角落来回冲击,涤荡着钱神的神力,一边还大叫:“放心!只消保住你的灵台紫府,本神的神力自然也可将你的身体改造一番,保管比你现在更加强悍,似这般念动手不能到的身体,要来何用?本神只是让你看看,只有做本神的神使,才是你的光明大道!”

    钱神哪里肯让?说不得要催动它的金色神力,去抵御权神的神力入侵,保卫自己的既定地盘。虽说,即便李海的身体改造成权神神打的模板,也不会影响到李海钱神神使的本职,不过钱神和权神相识这么多年,还能不知道这家伙的算盘?权力这种东西,向来都是能进不能出,能上不能下,一旦被它占据了什么地盘,想要抓回来的话就得流血,就得死拼一场了,这家伙从来都不知道适可而止,从来都不会满足的!今天退了这么一步,明天它说不定就会冲进灵台紫府,将钱神的神力,彻底从李海的灵台中清除出去,到时候李海只需要一念变动,就可以转为它的神使了!

    “你这混蛋,你会害死他的!似你这般胡搞,第一个腐蚀的就是这小子的肾囊,须知李家能通神的就这么一根独苗了,你要是断了他的子孙后代,将来再无第二个神使,你这岂不是自取灭亡?”钱神一边大骂,一边使劲催动神力,去抵御权神的神力。按说它如今的级别,远超权神,又拥有上千信徒的信仰力量,压倒权神根本毫无悬念的。

    可是权神的神力,却是出名的诡异霸道,和钱神的神力,又可以相互转化,就是所谓的“权力寻租”的神通法门,就好似水银泻地一般,令钱神叫苦不迭。

    当然,真正叫苦的是李海,他此时手脚都不听使唤了,整个人就这么躺在地板上抽搐个不停,心中已经把这两个胡搞瞎搞的神明骂了个臭死。

    第九百九十七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