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九百九十六章 反逗

    第九百九十六章

    朱贵樱瞪着一双美目,看着眼前这个小男人,表情状似凶猛,其实她的心也在砰砰跳。一开始她只是习惯性地开个玩笑,因为一而再再而三地拿朱莎说事儿,她习惯了,李海也习惯了,反正李海就是不承认,朱贵樱心中也还有好多疑点,男女之事就是这么回事,哪怕你心里再笃定人家有这么一腿,但是不能抓现行就是没把握。

    本以为李海会像过往那样随口就否认了,甚至朝自己瞪眼,趁机打打自己的屁股什么的——说实话,朱贵樱其实是冲着这个来的,把李海的注意力转移开来,用自己的身体和温柔让他开心起来,洗去他进门时的难看脸色和紧锁眉头,这就行了。**是一门学问,非常高深的学问,而朱贵樱无疑是深通此道的高手。

    她没想到的是,一向是想都不想就予以否认的李海,今天居然犹豫了!虽然只是短短的几秒钟,可是看着李海脸上的神色变幻,一直不发一言,朱贵樱的心也都提到了嗓子眼:李海真的和朱莎有关系?他们是怎么搞上的?什么时候搞上的?自己要怎么问他,才能在李海不发生剧烈反弹的情况下,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不能追问,只能等李海自己开口说!朱贵樱的心都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美目紧紧盯着李海的嘴巴,当看到他的嘴巴张开,好像要开始说话的时候,朱贵樱觉得自己的耳朵都有点耳鸣了。

    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电话响了!李海目光一转,伸手去接电话,朱贵樱气得头顶要冒烟,这叫什么事!这谁,非要在关键时刻打电话过来!她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冲过去,一手按住电话的叉簧,很是霸道地道:“不许接!把话说清楚~嘛~”总算还记得要放软姿态,不能给李海太大的压力,否则谁知道这家伙会不会又缩回去了,或者对自己有了什么不耐烦的感觉?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朱贵樱稍稍把尾音上翘,刁蛮就一下子变成了娇嗔,顺便还恰到好处地扭了扭腰身。

    李海眨巴眨巴眼,刚刚生出的念头,又缩了回去。不是他有了什么别的想法,而是他忽然发现,一说到这个问题,似乎就像是拉动了一根绳子,绳子的另一端,就拴在朱贵樱心尖某个最敏感的部位呢,一拉,这个美娇娆就动了。有趣啊!

    男女之间最重要的是什么?有人说是感情,有人说是信任,这都不错。不过若是两个男女的生活要开心快乐,其实最重要的是情趣。耍耍花枪,逗逗闷子,点点滴滴的小情趣,才是让人沉溺在情感中的最佳诱因。而在李海的这几个情人之中,论起风情,朱贵樱绝对是排名第一,这个美狐狸对于男人的心理,真是琢磨透了,一颦一笑都能让人沉醉,说她是一朵解语花,一点都不过分。

    相比之下,李海总觉得自己在朱贵樱的面前,常常是被她牵着鼻子走的,哪怕是用自己的蛮力征服了她,看着她满面红晕地在床上软成一滩泥,李海也常会觉得,似乎那正是朱贵樱想要的结果。这个女人,真的让男人沉迷其中,欲罢不能!难得,有这么个由头,还能牵着她的鼻子走,何必这么急于拆穿了?反正现在,朱莎和朱贵樱的关系,好似也不像过去那么僵硬了。

    他一手抓着电话听筒,一手伸出去,用食指弯端起朱贵樱的下巴,俗称是“端酒杯”,朱贵樱也很配合地露出娇媚的笑容来,心中却在着急,你这小混蛋怎么还不说实话?要说就快点啊,不要吊我的胃口!

    哪知道李海和她对视了一下,就哄小孩似的笑道:“乖啊,贵樱姐,让我接了这个电话,能打到这里来的,肯定都有要紧事呢,咱们有什么话,回去不能说的?”他们俩现在倒真的是住在一起的,就在李海当初从赵诗倩手上拿到的那套房子,原主就是徐峥了。李海也不在乎,朱贵樱哪怕是以他的同事和老师的身份,住在同一座别墅里也不算什么。

    朱贵樱一下子就急了,一甩下巴,丢开李海的手,赌气按着电话叉簧不放,也不管那铃声响了一遍又一遍:“你不说,我就不让你接电话!”

    呀,真的急了?李海心中好笑,朱贵樱一向都是精灵古怪,让别人跟着她的指挥棒在转的,李海也常常被她耍得团团转呢,当然这种耍弄,是很多女人最喜欢对自己心爱的男人做的事,要是男人在这方面非要较真,抢个上风什么的,那可就是焚琴煮鹤,花间喝道的事情,大煞风景了。

    哪知道,自己只是对于她的习惯性试探,这么犹豫了一下,就让她着急了?你越是着急,我还越是不说了!李海索性把电话听筒丢到一边,站起身来绕过桌子,走到朱贵樱的身后。从这个角度,才能更加深刻地体会到,这个美娇娆的天生本钱,那线条简直是夺天地之造化!尤其是这个姿势,朱贵樱是隔着桌子伸出手指,狠狠地按着电话的叉簧,身子必须前倾,娇俏的臀部和纤细的腰身尽展眼前,甚至从她伸展开的手臂腋下,可以看到她那丰硕双峰从身体侧面露出的圆弧!

    李海很自然地贴了上去,一手揽着她的腰身,一手从下往上,兜着她一边的丰硕椒房,轻轻揉弄着,同时下面那已经在秒速内准备好了的小伙伴,也嵌入了朱贵樱那蜜桃中间的深沟,顶的她的套裙都在往里深陷。朱贵樱的脸色顿时就红了,已经习惯了这个男人的种种挑逗和强硬,哪怕她知道李海是想要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身体也不由自主地有了反应。

    她提醒自己不能上当,不能错过机会!好不容易,李海居然有了动摇和犹豫,不趁这个时候突破李海的防线,下一次合适的机会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来到呢!她咬着牙,使劲把娇臀朝后面顶了顶:“你,放开我,不要转移话题!”

    李海故意迎着她的动作,将自己的腰也用力朝前顶,咬着朱贵樱的耳垂,轻笑道:“贵樱姐,你这个样子,让我怎么舍得放开啊。而且,你看看,就算我愿意走开,这小家伙也不同意啊。”他拧动腰身,让小伙伴在朱贵樱的沟壑里磨动,哪怕是隔着端庄的套裙,也顶到了朱贵樱的某个孔穴。

    朱贵樱啊的一声,咬牙切齿地发现,李海这混蛋真是挑了个好时候!她要是还按着电话的叉簧的话,就完全没办法甩开李海,甚至连转身都做不到,刚才那个动作,与其说是反抗,倒不如说是在迎合呢。这,这家伙不会就这么不肯罢休了吧?她又惊又气,低声叫了起来:“放开我,门没有锁呢!”可是一边这么说着,她的身子却已经软了下来,哪怕还在扭动挣扎着,可那种力度,配上她这么娇软丰盈的身子,贴在男人的身上扭动,却更显得挑逗。

    李海本来只是想要趁机逗一逗她的,结果这一来,反而弄得自己也有些上火了。他今天心情不好,本来就需要宣泄一下,此时哪里经得起朱贵樱的挑逗?这么一会儿,好像有点弄假成真,刹不住车的架势了!眼看着朱贵樱还是死死按着叉簧不放,李海心中大乐,不管朱贵樱此时还按着叉簧,是出于什么心理,总之这样子的姿势,好似很有趣?

    那电话还在不停地响着,对方显然很是顽固,不过李海却再也不管了。他一手按在朱贵樱的脊背上,中指摁住文胸背后的搭袢,大拇指和食指这么一搓,就解开了文胸的后扣——这一手,就是传说中的隔衣解文胸,诸位可要好好练习!这一手比起直接袭胸来,那是天壤之别,所谓风流和下流之间的区别就是在此了。

    另一手从朱贵樱套裙上装的下摆伸进去,掬得一手的丰润,再一次赞叹朱贵樱的丰硕,自己一手都无法掌握,尤其她现在身子前倾,地心引力作用在这团丰硕上,在手心那种沉甸甸的重量感,何止是“爱不释手”四个字能形容的?说不得要使劲揉搓一下了!

    这一搓,更加不得了,其实朱贵樱真正的敏感带还不在这里,可是这么一弄,她也是有些招架不住,心里更觉羞恼:“你,你不许弄,要弄也先把话说清楚!你是不是真的和朱莎有一腿?你们怎么勾搭上的,嗯~”却是一时不慎,被李海捻住娇小的蓓蕾,口中泻出了一声情不自禁的吟哦。

    说清楚?说清楚还有什么好玩的!李海真是得趣的时候,原本心中的愤懑,也因为怀中的娇娆变得不翼而飞了,他笑了一声,一边加大力道,拈揉着那颗小小的蓓蕾,一边伸手往朱贵樱的裙子底下钻去。

    朱贵樱气急了,这混蛋,真的上劲了!她却没意识到,其实她只要放开那个电话的叉簧,就可以反身来抵抗李海的侵略的。话说,何必要和一个电话这么较劲呢?第九百九十六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