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九百九十章 地震

    第九百九十章

    程潜跑了,李海这目的就算基本达成了,看他这样子,还不得赶紧回去找程老哭去?李海一向看不上程潜,甚至闹到了生死大敌的程度,其实跟这个也有关系,俩人天生走的路子就不同了,李海底气十足,面对谁都能不卑不亢的;程潜呢,明明条件非常好,沉下心来做事的话,想要有所成就并不是什么难事,甚至程潜本身也不是很蠢笨的人,可是就这么好的条件,这种人就不想好好做事,什么都由着xing子来,有肉就啃一口也不管吃相难看不难看,遇到一点困难就想着找爷爷找老哥,再不然就是打打杀杀的手段,根本就没有一点解决问题的手段。

    就这种人,别人怎么敢跟他合作?他也根本就不懂得尊重合作伙伴,时时刻刻想得都是一口把伙伴给吞掉!李海正是因为看透了程潜这个xing子,才不报任何侥幸心理,宁可和程家彻底翻脸,宁可背上个忘恩负义的罪名,也要彻底摆平程潜这个祸害。——是的,现在在京城的高层圈子中,对于李海的评价是趋于两极分化的,一方面他能够顾全大局,把凯文弄到国内来投案自首,这给他赢得了不少分数;但另一方面,他是程老亲自提拔起来的,现在却和程老分庭抗礼了,还亲自上门去和程老谈条件,这也引起了很多人对李海的不满。

    尤其是一些老人,他们眼里未必有太多的是非,谁一路爬上来,不得摔打几下?一点委屈都不能忍,一点小事就闹得不可开交的,连程老当初的知遇之恩都给忘记了,这种人怎么能用?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反正老一辈的嘴里,什么都敢说,这也是屁股决定立场,他们手底下也是好多人呢,要一一摆平都不是那么简单的,总有那要受委屈的,怎么能由着每个人的xing子来闹腾?

    出乎李海的意料之外,程潜跑了,周秘书却是端坐不动。他甚至还回过头去,看了看程潜摔门而出的方向,直到那扇门关上了好几分钟,再也没人推开门进来了,他才转过头来,看了李海一眼,脸上露出的表情煞是奇怪:他居然在笑!而且不同于刚才的苦笑,是很玩味的笑容。

    李海心里一凝,这家伙看出了什么来吗?对上程潜那种草包,李海是没有任何压力的,那种人如果没有一个好家世的话,真的屁都不是,当然话说回来,也许就是这个家世,害了程潜也说不定。

    但是像周秘书这种人,李海就完全不敢小看了,这种人能爬上来,不能说完全没有别的因素,但是才干肯定是占了大头的。说实话,李海甚至觉得自己面对着周秘书,就像程潜面对自己一样,要不是仗着钱神的神通打底,他这个大学都没毕业,完全没经历过社会锤炼的生嫩菜鸟,压根就没有和周秘书打对台的资格。

    好在,有神力庇护着神魂,李海倒不虞露出什么情绪上的破绽来,哪怕心里是提起了警惕来,面子上依旧笑嘻嘻的:“周秘书,还有什么指教?”

    “言重了!”周秘书笑了笑,道:“正该是我,问这话才对。李总,你要是真的想在二少身上出气,应该不会这么干吧,等他到了你的手下,想怎么搓揉还不都在于你,用得着这么明打明地说出来吗?我想你一定有什么图谋,只不过我看不出来。而且,我是办事的人,回去以后,程老一定会问我,那我回答不上来,怎么敢回去见程老?只好麻烦李总给我解惑了。”

    这么说话,周秘书也有些不适应的,他算是秘书党里面最高等级的一群了,如今级别已经到了副部,比不上国务院办公厅或者一号办公室,不过也相去有限。平时说话,都是官腔十足,肚子里做文章的,什么时候有这么直统统说话的空闲了?要是真这么说出来,不够别人笑话的呢,这也太不稳重太没水平了!

    可是对上李海这种年轻新贵,又是从来没进过官场锤炼的,周秘书那些语言技巧,于无声处听惊雷的手段,全都没有了用武之地,你说出来了,对方根本听不懂,俏媚眼抛给瞎子看,这有什么意思?况且现在主动权在李海的手上,山不来就我,那只好我去就山吧!所以,他就这么直接说了出来了。

    当然,他也不是单纯指望李海的回答,事实上语言透露的信息,只是个小头,那些下意识的动作,眼神,才是泄露人内心秘密的大头。一面说出自己的话来,一面周秘书就紧紧盯着李海的双眼,同时余光瞥着李海的手眼等各处,就想看出他内心的秘密来。

    可是,对上李海这种异数,周秘书所受过的那些训练,就完全没有了用武之地了。李海只须将自己的神力光环打开,就是一股堂堂正正的富贵气扑面而来,就算有什么小动作,在常人眼中解读起来都会变得完全不同了,更何况他的神魂中还有神力的庇佑,情绪的波动都很少会流露出来?事实上这也是神使之路的进阶方向,要是李海成为了神将,他的七情六欲也会变得慢慢稀少起来,将来真正成为了护法天王之后,他也会变得像神明一样,不再具有常人的情感模式了。

    好在,李海现在暂时还没这打算,成为神将什么的,等将来自己阳寿已尽,在人间再也没有牵挂的时候,不妨搞一搞,现在么,还是有滋有味地活着呢,他还年轻呐!面对着周秘书的审视,李海是坦坦荡荡:“原来是为了这个!周秘书,你是不是想太多了?我对二少,不该有怨气吗?而且我就算怨气想要报复,我还用得着暗地里下手吗?倒是程老和程先生那边,不要给我借口,让我能一枪崩了这个二少。”

    周秘书这也没法说下去了,李海这态度太嚣张了!当然他能理解,李海有这怨气也是正常的,换了任何一个人,在刚刚达成了和解协议之后,就被人背后捅刀子,也会受不了的。但,他是办事的人员,有些话是必须要说出来的,所以他只能是耸了耸肩:“李总,你这么想,也有你的道理,不过我要告诉你的是,程先生之所以一直不说出你们和赵家这两边的真实关系,只是出于保密纪律的考虑,哪怕是你,也是最近才知道你父亲的身份的,对不对?”

    这话,貌似有道理的,不过李海可不吃这一套:“周秘书,这种话你拿去哄孩子吧!在我这丢什么人?程先生原本在我心目中,形象还是很高大的,哪怕彼此都走到了敌对的立场,我还是对他有一份敬意。可是他居然会用这种鬼蜮伎俩,利用我的婚约来挑唆赵家和我的关系,这算什么?三姑六婆的手法都使出来了,还讲什么保密不保密的!这笔账,我记下了,二少到我手上,只是付出点代价而已,你可以回去告诉程先生,最好祈祷能在程老倒下之前干掉我,否则这个仇我一定会报的!”

    周秘书居然听了这话,都没怎么生气,只是点头,起身道别,然后施施然地走了出去。李海皱着眉头看着他的背影,心说这种人还真是难对付,竟然都不带生气的!话说回来,自己这杀气腾腾的态度,落在这些官场中人的眼中,恐怕只是觉得幼稚吧?啧,随便了!反正只要程老一倒,程家还有什么资格做自己的对手?慢慢拾掇就是了!

    其实,周秘书的内心,并不像李海所想的那样淡定。他一出门,坐进自己的车里,第一时间就给程卫国打电话:“卫国,李海这口气可不小啊,说是要找你报仇呢!你觉得他还有什么底牌?要不,让二少先在家里躲一躲?”

    程卫国听完了周秘书的叙述经过,知道了李海的态度之后,哼了一声:“他倒是狂得很,没事,让他狂去!等凯文这个案子了结了,看他还有什么势头可以借用的?杨老,他以为杨老会护着他一辈子吗?bi急了,让我们老爷子出面,跟杨老说句话,李海就是个棋子而已,能抛弃也就抛弃了。倒是老二这人,哎——算了,他肯定要回来跟老爷子说的,看老爷子的态度吧,我估摸着还是要让他去的,反正李海现在也不敢真的要了老二的命,让他吃点苦头也好的,这事儿闹的!哼!”

    程潜一路催着司机开车狂奔,他是真的吓到了!本来他已经是鼓足了勇气了,猛然间听说李海被人用机关枪扫射了,还没来得及拍手称快呢,却得知李海安然无恙,气得他摔桌子打板凳的。没办法,鼓足勇气准备来李海这里报到吧,却又听说,李海被人扫射这事,竟然是自己老哥在背后捣鬼!

    这一刻,他甚至连李海都不怎么恨,而是恨上了自己的老哥了,麻痹你要是真有本事就把李海给做掉了也算啊,这么弄人家又弄不死,反而落人话柄了,敢情不是你去当人质是吧?这因果还不得我来承受啊!

    见到李海的那一刻,程潜所有的侥幸心理都没有了,他只有一个念头:自己如果到了李海的手上,绝对没有活路,哪怕李海不会要了自己的命,那也是生不如死啊!这个绝对不能去,哪怕抱着爷爷的大腿嚎啕保命,也顾不得许多了!

    殊不知,就是这一抱,抱出了京城政坛的又一场地震!第九百九十章完

    【作者题外话】:上一章的章节名搞错了,不太好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