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九百八十二章 调解

    第九百八十二章

    所以说,有些事情,根本就是超乎法律之上的。这也不是说就我们这个国家特殊,而是由法律这东西的本质决定的。

    李海是学法律的,他当然清楚这里面的东西。大学法律专业,第一课就是法理学,顾名思义,这个跟药理学,病理学之类的一样,是属于法律专业的基本理论课程,讲的就是法律这东西是什么。当然这个理论,在各个法系国家都不相同,在这里就不赘述了,不过说穿了,法律就是用来管人的。

    有被管的人,那就有管人的人,世上的事就是这个道理,再锋利的刀,也必须握在人的手里,才能用来砍人。那么你指望那个人拿着刀对准自己没事捅两下?根本就不可能的事!什么人治法治国情普世的,全都是放屁,社会就是人类社会,人是万物之灵,谁天生愿意被人管?好不容易,少部分统治阶级占据了制高点了,不会被人管了,你还指望他能当真和你玩什么“王子犯法与民同罪”的把戏?坚持这种调调的人,那就肯定不是王子。

    这个道理,真正是放之四海而皆准,国外倒是号称法治呢,还不是一样有很多离奇的案例?只不过人家的社会几百年演进下来,各方面磨合的比较好发展得比较均衡,法治的水平和人民的教育啊社会的机制啊这些都比较相互适应了,所以看上去比较和谐,不和谐的地方比较少那么一点点——真的,也就那么一点点。

    好比在京城,拉出队伍来拿机枪打人,这种事搁到法律上怎么说都是个大罪了,但是且慢,它没有造成严重后果啊!所以单从法律上来讲,赵老大就算是坦然站出来承认,那天就是我派人去用机枪打李海这小子的,他都未必会被拉出去打靶。当然,这里说的只是民法和刑法,至于军事法庭,那就不能这么论了,私自调兵这种事,往大了说那就是谋反啊,杀你全家都不算冤枉。可是往轻了说,那也就是上嘴唇一碰下嘴唇的事儿,大使馆都能误炸呢,误打了一辆车算什么?

    所以说,有些事情或者有些人,就别指望用法律去衡量了,因为不具备普遍意义,这种法律制定出来都没用。正经是杨老现在发话,才是真正决定这件事如何解决的关键时刻。

    李海也没觉得,杨老这么一发话,自己就能觉得赵老大的生死了,人家都没真正承认呢,军队里这种事,要拿出个替死鬼来还不容易?当然真要收拾你的话,你找一百个替死鬼都没用。他看了看赵老大,此时赵老大似乎已经忘记了刚才的愤怒,原地立正站在那里,腰杆挺得笔直,正眼都不看李海一眼,当真称得上“视死如归”四个字。

    看到他这个样子,李海却只觉得有点无趣。明明是你对我下的毒手,怎么搞得好像我成了罪大恶极的一方?情知和赵老大讲这方面的道理是讲不通的,李海也不费那口水了,冲着杨老笑了笑:“杨老,我这不是也没事吗?再说那些小兵,也是奉命行事,为难他们也没什么意思。我就想跟赵大伯提一个要求,能让我见见容容,单独说一会儿话吗?”

    赵老大一听这话,又要瞪眼,李海早料到他会不乐意,抢先一步堵住了他的嘴:“阴差阳错,早先的婚约是肯定不能作数了。不过赵大伯,我和容容不管将来如何,你总要让我们见面说清楚吧,莫非你还真觉得你能把什么都一手包办了?”

    赵老大被他噎得说不出话来,再看到杨老眼中的精光闪烁,终于悻悻地点头:“你等我消息吧。”

    李海很是平静,还有闲心表示了一下感谢,才向杨老道:“这件事,我是没什么好提的了,剩下的,杨老说了算吧。”他看了看站在院子一角,一直都没有再走过来的老爸和丛惠,俩人却也在看着他,脸上的神情都是有些复杂,好像有千言万语似的。

    李海知道,老爸对自己肯定是不能那么绝情的,不过两代人的思想差距太大,所谓的代沟可不是那么好跨过的,说服他的难度,搞不好和说服赵老大也差不多呢,丛惠也是这样。所以他干脆就不浪费这个口水了,默不作声地转身走到另一个院子角落,摸出一根烟来点着了,慢吞吞地吞云吐雾起来——抽的还是特供小熊猫,当然是从杨老桌子上顺的。

    杨老哼了一声,不声不响地站起身来,背着手走进屋里去了,赵老大似乎是得到了什么暗示,也跟着进去了。不一会儿,他面带不豫地走出来,看样子是被熊了一顿,也不知道到底领受了什么样的惩处——说实话,李海也不怎么关心,赵老大这样的脾气,加上他和自己老爹的老战友关系,还有他所处的位置,都决定了他或许是自己的私仇,但是绝对不可能成为自己的公敌。

    也就是说,赵老大要对付自己,顶多也就是一时激愤而已,只要赵诗容没事,赵诗倩没事,他和自己也没有不死不休的仇恨,这口气既然出了,也吃了排头了,李海谅他赵老大也不会脑残到还要来和自己放对死拼的程度。他倒是很自然地冲着赵老大扬了扬手:“赵大伯,答应我的事情,记得打电话告诉我,时间地点你们来定吧,越快越好。”

    赵老大冷哼一声,没搭理李海,却向着老李那边看了一眼,欲言又止的样子,最终还是大踏步地走出去了。

    警卫员又出来,招呼老韩和老李夫妇三人一块进去,于是院子里就剩下了李海一个人。他一边抽着特供小熊猫,一边还有心情表示不满:“味道倒是好的,可是太不经抽了,深呼吸一口就到头了,一不小心还得烧到过滤嘴呢,就这烟——哎,算了,茅台我也觉得没五粮液好喝呢,架不住人家还是国酒啊,谁让人家茅台当年给长征路上的老红军洗过脚呢,这就叫时势造英雄。”

    几个警卫员在旁边听得面面相觑,真是哭笑不得,只见过那这特供香烟当宝的,还没听过这么吐槽的!可你要说李海说的没道理,那也未必见得,这不过就是一种嗜好而已,各人口味不同这是没办法的,总不能千人一面吧?

    却是老韩刚好出来,听到了李海这话,狠狠瞪了他一眼,抬手招呼李海进去,老李和丛惠和李海走了个擦肩,双方只是交换了一下眼神,并没有说话。等李海进来之后,老韩就走了出去,顺便关上门,让屋子里只留下李海和杨老俩人。

    杨老一张嘴,就指了指李海手里的烟:“我是不爱抽烟的,这配额总是便宜别人,本来还说送几条给你带着,既然你不喜欢,那就算了吧。”一面说一面戏谑地看着李海,这小子会是什么表情?

    说实话,李海还真不怎么在乎这烟,哪怕是集合了权神和钱神两大神明的感知,这东西上面也不过就是附加了一点钱神神力和权神神力而已,当然权神的黑色神力是占了大部分的。况且,他到现在也没认真去凭自己的本事办过什么事,哪怕遇到难缠的人,一道神通上去,怎么都搞定了,还需要这种道具吗?就连小说里多次描写过的场景,比如一包烟拍出来,能吓得人如何如何屁滚尿流,李海也觉得很扯淡,县官不如现管这句话,从古说到今,道出了官场中的一大奥秘,这道具拿来装bi还可以,真要指着它办事服人那也纯粹是胡扯了。

    所以李海只是笑了笑:“烟是好烟,就是抽着不过瘾,再说也不是经常有的抽,你老给我那是我的福气,不给我也就拉倒了。倒是杨老,你要想给我点东西的话,换个别的成不成?”

    杨老依旧是笑嘻嘻的模样,只是心中略有诧异,只想看看李海到底提的是什么要求。哪知李海一出口,把他也吓了一小跳:“抓了凯文会引发好多人的反弹,这倒是我没想到的,只是凭我这小身板,也扛不住不是?杨老,你腰板硬,帮我扛了这颗雷吧。”

    杨老默然片刻,脸上露出一丝带着苦涩的笑:“倒你这小娃娃看了笑话了,现在的人真是——行了,这件事我答应你了,一个月之后,不管怎么样我们都同意把凯文引渡出去,至于引渡给谁,这个你自己看着办,也不会有人不长眼来给你施加什么压力的。”

    前面这一个月的期限,李海倒是觉得还好,不过再加上后面这句话,那意味就大不相同了,岂不是在说自己可以利用引渡给谁,来大作一篇文章?这么重量级的筹码,要是掌控的好的话,那可不是一般的强力啊!

    当然,不出意外的,杨老也给李海丢了一个难题过来:“你和赵家的事情,是你们的私事,像你说的,年轻人有年轻人的生活,老一辈人不能包办是不是?不过,这里面牵涉到程家了,我已经叫人去查了,现在我要问你,你打算对程家如何报复?”第九百八十二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