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九百七十二章 鲜血淋漓

    第九百七十二章

    只可惜,钱神的神通虽然广大,但是也没有能强迫人说出真心话的技能来。况且李海觉得,自己要是就这么现身在音箱的面前,对方和自己展开生死搏斗的几率,估计比开口说实话的可能xing还要大上那么一点。所以,李海也只能继续保持沉默。

    幸好,他也没等太久。过了大约十五分钟,音箱搁在桌上的电话就响了,他走过去接起来,嗯了两声,便即挂断。李海站在旁边,也听得很清楚,那是一些负责情报分析的人员,打开了音箱一伙从凯文的安全屋里弄来的东西,大致鉴别了一下是什么东西,确认其中,确实有他们所要找的,程卫国和凯文联系策划恐怖袭击的证据,还有就是凯文的手下,查到的一些海狗和别人的往来通讯记录。

    电话里,并没有详细的说明,到底海狗是和哪些人联系,毕竟那些情报分析人员,只是确认有没有找到所要找的目标而已。李海也没法判断,海狗是因为什么原因,卷入到了凯文的事情之中。好在,音箱接完电话,马上就又打了出去,而他汇报的对象,无疑正是程卫国。

    “队长,东西都找到了。”音箱的声音,比平常显得沉闷,李海猜测,大约是因为刚才看着他们同期战友的合影,情绪波动的原因?

    程卫国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一如既往地冷峻浑厚:“那就好,该销毁的销毁,该留底的留底,你处理吧。”李海听了直皱眉,这帮专业搞情报的人,真是训练有素,说话都是简短异常,从不会像平常人那样,在不经意间暴露出不该暴露的信息来。他甚至怀疑自己这么听下去,也未必能听出什么名堂来。

    好在,音箱的突发行为,解除了他这种纠结:“队长,我,我想不通!”他只是说了这么几个字,眼圈就红了,声音也在发抖,不知道是因为悲痛还是因为正面抗议了程卫国?李海倒是想抓着他的脖子,让他说清楚一点,到底什么事情想不通?!

    程卫国停顿了好一会,李海都快以为他要直接挂线了,才听见他也叹了一口气:“海狗当初能逃走留下一条命,就是我手下留情了,你还不懂?可是他不领我的情,还要和李海那混蛋搅合在一起,你叫我怎么办?而且我弟弟,还有可能被李海交到他手里!我找他谈了,他还是不听我的,我也只能这样处理。”

    军队里上下级关系的森严,不是一般人所能想象的。程卫国这番话,听上去很生硬,可是对于程卫国来说,他能这么跟自己的老部下解释,就已经算是低声下气了。音箱的呼吸急促,双眼流下泪水来,只是咬紧了嘴唇不做声。李海绕过去看了看他的眼神,只觉得一片茫然,又带着几分悲愤,心里也有些痛心,音箱对于海狗的战友情谊,无疑还是真挚的,但却必须面对这样的结局!他心里想必也是很痛苦的吧?

    听到音箱不说话,只是呼吸急促,还有吸鼻子的声音,程卫国也放软了声调:“好了,这段时间你不好过,我也不好过。这件事忙完了,你去放一段时间的大假吧,好好散散心,经费什么的你随便花,去哪都随你。别想太多了,咱们这些年来,走了的战友也不知多少,我相信你能挺过来的。”

    看样子,程卫国是想要挂了电话了,哪知音箱忽然开口问道:“队长,我别的不问,只问一句,你还是要对付李海吗?如果我不服从命令,会不会是第二个海狗?”

    “扯你的蛋!”程卫国顿时怒骂起来:“你是军人,知道什么叫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吗?没有命令的时候可以发表意见,有命令就要不折不扣地执行,这是已经刻进你们血液中的东西,现在都忘记了吗?海狗为什么要死,你应该知道!”他喘了几口气,声音稍微放低了一些,又道:“我们是军人,我们和那帮平民混混本来就不是一回事!别人不理解,我不在乎,你也不理解?”

    “你要讲道理是吧,好,我跟你讲!”程卫国的情绪,似乎是有些压抑的激动,听得出来,他也憋了很久:“李海那小子,确实是能干,可是没有我和我爷爷的提拔,他能走到这一步吗?做梦!我弟弟,我唯一的弟弟,手是伸得长了一点,吃相有点难看,那又怎样?比他吃相难看的人多了!李海不给他面子,大可以想办法软顶,程潜用了过激的手段,我也会教训他,但是我的弟弟,轮不到他李海来喊打喊杀的,他是我的手下!这种脑后生了反骨的东西,我程卫国要是收拾不了他,还怎么混?还怎么带兵?”

    “砰!”程卫国似乎是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可现在,这混账东西,竟然逼得我爷爷要出面妥协,还从之江基金会全面撤出!他以为他攀上高枝,杨老罩着他了,就没事了?做梦!我会在暗中盯着他的,只要他一露出破绽,我就要他的命!你不想干,可以,早跟我说,不要搞海狗那一套抗命,你们虽然脱了军装了,可是那一身军装早就融入了你们的血液中,这辈子你们都是我的兵!”

    一通长篇大论之后,程卫国好似将心中郁积的块垒,吐出了不少,语气才缓和下来:“好了,我的心里话,都跟你说了。你要是再想不通,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你打报告,我让你转业,从此当你的老百姓去。”

    音箱的嘴唇,都已经被咬出了血!他笔直地站着,听完了程卫国的所有话,最终却一言不发,只是随手挂断了电话。程卫国也没有再打过来,可能是知道此时音箱的心境,已经不是用言语可以疏通的了,只能是让他自己想,自己做出决断。

    李海站在音箱的身边,心中只是冷笑。或许在程卫国看来,自己确实是大逆不道吧?不过,这掩盖不了一个事实,那就是程卫国从骨子里,对于自己是居高临下的姿态,程潜就更是如此了。对你好,是给你的施舍和恩惠,你就应该感恩戴德;对你不好,那也是对你的敲打,所谓雷霆雨露,都是君恩!

    这种思想,从古到今一直流传,从未断绝过!可是,对于李海来说,恰恰这一点,是他绝对无法接受的,即便他不是这世上仅有的神使身份,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也不觉得自己应该对人卑躬屈膝,他有所成就,那也是他应得的,是他做出了别人无法做到的事情,一次次神迹一般地扭转局势,才换来的应有的待遇,别的不说,单单是之江基金会那个盘子,除了他谁能玩得转?那时候之江,可是已经陷入了**之中,黑夜之中血流成河!

    不过,想到惨死的机场的伍豪,李海的心气顿时就平了。有什么好纠结的呢?不同的人,思维方式本来就是不一样的,伍豪那么牛,还不是被人当成狗一样使唤,几十年经营的基业,说夺走就夺走,最终憋屈无比地丢掉了性命?在上位者的眼中,下面的人的性命,本来就是消耗品,正如斯大林说的,死一个人是一个人名,死一百万人那就只是数字了!

    所以,根本就没有道理可讲,既然是碰撞上了,那就碰出个头破血流,碰到一方站不起来,流干了所有的血为止!

    李海唯一觉得遗憾的是,自己竟然到现在,才想通了这个道理,亏得他还以为,程家真的会和他和平共处一段时间!没错,从程卫国的话中听来,他应该是自作主张,并没有经过程老的同意。其实海狗的动向,一直都在他的掌握之中,甚至包括海狗和李海的接触在内。他甚至知道,李海有意在接管了程潜之后,就让海狗来看管程潜!

    显然,程卫国发现了凯文身上所具备的价值,知道他一旦落,不仅是米国那边,国内这边也有很多人受不了,要么盼着他早点死,要么盼着他早点跑掉,总之是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就行了。正是利用了这种形势,程卫国用海狗的名义,联系了凯文的手下,设下了这个逃跑的局。对于程卫国来说,海狗的一切都是他训练出来的,他要做到这一点,真是轻而易举!而在京城,还不方便和李海随时联络的海狗,怎么可能逃过程卫国的手脚?

    李海没有搞清楚的是,凯文到底知道不知道,这是一个局?不过,这其实不重要,因为对于凯文来说,假如他真的能就此逃脱的话,将计就计也不算什么问题,反正海狗的死活,对于他来说无关紧要。是的,事实就是这么残酷,海狗只是一个,被利用了的棋子而已。对于他的死,真正感到伤心的,也只有李海,还有他的老战友们,比如音箱。

    音箱站在原地愣了很久,直到有人推门进来,他才擦去了脸上的泪水,恢复了平静,看向来人:“队长让你来看着我的吧?放心,我不会乱来的。这段时间,我就呆在这里,哪儿都不去了。”

    李海却不再停留在这里了,他已经知道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现在,他已经经由刚刚被打开的门,走了出去,一边朝着军事基地外面走,一面想着自己的事:我该怎么办?第九百七十二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