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九百六十九章 寻凶

    第九百六十九章

    程家?李海第一反应就是,不可能!大家刚刚达成了和解,虽然他知道这只是暂时的和平,或者说是休战协定,可是毕竟是一种姿态,程家还没把程潜交到自己手里,怎么会马上就下这种狠手?

    老李见他不做声,似乎是在思索,暗地里松了一口气,他知道年轻人血气旺盛,血涌上头的时候,都会说些过头的话,做些过头的事。李海今天有这种反应也实属正常,他可是刚刚从别人的阴谋里脱身,才刚刚从别人的机枪枪口下逃生,眼前又是他的朋友,因为他而失去了性命,他能没点火气吗?

    还好,只要把这个气头撑过去,让李海能冷静下来,那老李就不担心了,这个儿子并不是没脑子没气量的人。他和老韩交换了一个眼色,把口气放缓了道:“其实,我们也没有把握,到底是谁做的,这里面牵涉的人实在是有点多了。虽说我们这一行,并不需要像法庭上那么完整的证据链,但是我们也需要有明确的依据。仅仅是从动机,或者受益方来分析,是不足以认定的,有些事可能离奇到超乎你的想象之外!”

    老韩接茬道:“不过,也不能排除程家的嫌疑,正因为他们看上去最不可能,恰恰可能成为他们动手的最好掩护。你和程老达成的协议,核心是要将程潜交给你来管束,可程潜这不还没到你手里吗?要是这个节骨眼上,你出了事,还是自取灭亡的那种,程家甚至可以出手来保你,换取你放弃对程潜的追究和管束要求。”

    李海也想到了这一点,眼下似乎是个一闪即逝的窗口,程潜能从自己手下逃生的最好机会!光是这一点,就足够程潜搏一把了。而且,李海更能够想象到,程卫国对于海狗的恼恨,对程卫国来说,他可以说是个叛徒,逃兵!一旦有机会杀死海狗,程卫国恐怕不会有丝毫犹豫,更何况这样还能嫁祸给李海?所以说,程家动手,并不是那么难以想象的。

    他的神情渐渐平静下来,拿起一块白布来,一边注视着海狗的面容,一边徐徐地给他盖上,直到白布隔断了自己的视线,将海狗整个人,都埋在了白布之下。就是这一层薄薄的布,就让两个原本熟识的人,划分到了两个世界!虽然手上也有不少人命了,可是从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让李海充分地认识到人事无常的道理。

    李海表现得很平静,老韩和老李反而又不放心了,年轻人吗,冲动一点是正常的,刚才李海那么不客气,老韩也没怎么生气,但是这么快就平静下来这明显不正常啊!按照现在年轻人的说法,这是准备放大招的节奏!不过,老韩的身份,又不好追着问李海你到底是不是想干坏事破罐子破摔,也不好直接敲打李海,万一他起了逆反心理呢?好在还有老李这张牌在,老韩忙给自己的老搭档递了个眼色,那意思你看着点你儿子!

    于是,老李就开始寸步不离地跟着李海了,不仅是在李海到海狗的死亡现场去勘察时,就连李海回到住处睡觉,他都跟了去,结果正好撞上朱贵樱穿着睡衣起床来,大家闹了个大红脸。老李拼命地给人道歉,这怎么说也是李海的老师兼律师团同事呢,住在李海的临时住所倒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总之老李的想象力,还没有能想到李海会和自己的老师搅到一张床上去的程度。

    吃完了早饭,李海和朱贵樱又来到第二监狱,要求会见凯文,这回老李只能傻眼了,他没律师资格证,连实习律师也不是,人家怎么能让他进去?就算是以安全局的名义,他也得有老韩的命令才行,而且显然不能一起见。

    李海看到凯文的时候,发现他居然睡得还不错,不由得冷笑了一声:“看来你精神还不错,昨晚他们没有给你做各种检查?”

    凯文伸了个懒腰,正要拿腔捏调一下,晃眼看到李海的神情不大对劲,登时不敢作态了,他现在对李海指望的地方可多呢:“怎么,有什么事?你们这边还指望得到我的配合呢,不会在一些小事上让我不愉快的。”

    “你的两个人,加上海狗,都死了。”李海冷冷地说着,一边盯着凯文的双眼,查看他的反应:“谁最有可能做这事,你应该有点线索吧?”李海这还真不是病急乱投医,线索这种东西,说白了都是情报,而凯文的人和海狗接触,肯定是唯恐不机密的,会走漏消息的途径非常有限,凯文则肯定能知道会在哪些途径出现问题,哪怕他一直在看守所里,没办法和外界密切接触。

    何况,李海更怀疑,凯文本身也是这个阴谋的组成部分之一!虽然从表面上看来,他也是被算计和利用的对象,但是这个阴谋,是以他能成功逃走为前提的,这对于凯文自己来说,岂不是正中下怀?那么他有意无意地配合,也就不足为奇了。倘若真是这样的话,凯文对于海狗的死因的所知程度,可能还超过李海的期望!

    “死了?”凯文表现的,令李海有些意想不到。怎么说呢,他似乎是太平静了!虽然这也是一个出色的杀手和情报人员应有的素质,不过李海心中却有些失望。凯文耸肩道:“这不奇怪,失去了利用价值的人,通常都会是这种下场的。事实上,假如我成功逃走的话,我也会让海狗变成一具尸体,尽量减少我身后的破绽的。”

    李海终于忍不住了,自己一夜没睡,就赶来会见凯文,不是来听这种无关痛痒的话的!他把桌子一拍,盯着凯文的眼睛,冷冷地道:“凯文,你想要一个名字!海狗的死,我不会就这么算了!你们情报人员之中,成就最高的一个人曾经说过,报复,要一刻都不停留地报复,用所能动用的最大力量,否则就没有任何意义!”

    情报人员中成就最高的一个人?这么说也不错,从一个间谍,成长为地球上面积最大的国家的总统,首屈一指的强人,可以算是成就最高的吧?对于他的名言,凯文也很清楚,当然他更清楚,不管之前怎样,总之现在的李海,他是得罪不起的。昨晚被李海抓回来时所经历的那一幕,到现在对于凯文还历历在目,他无法忘记几十个枪口朝着自己倾泻子弹时,那一瞬间的心情!那时候,凯文真的以为自己要死掉了,没有任何侥幸心理!

    从鬼门关上走一遭回来的人,想法总是会不大一样的,凯文至少清楚一点,现在有人巴不得他赶快死掉,而李海至少不希望他现在就死!他叹息着说道:“李海,对方的手法很老到,我并没有什么可靠的线索。不过,如果非要说最有可能的人,应该就是老虎吧。”

    老虎?李海马上就明白过来,他说的是程卫国!虽然从感情上,李海也倾向于是程卫国,不过在老韩和凯文,都先后表示没有证据,以及倾向于程卫国之后,李海反而有点犹豫起来了。他知道自己不该犹豫,但是程卫国是什么人?他也应该知道在这个圈子里,办事不需要多少明确的证据,他采用了这么极端的手段来对付李海的话,事后就得承受对方变本加厉的报复。如果是这样,他又怎么会做到这么明显?这不符合常理!

    或许,李海确实是想太多了,可是他必须多想一点!老韩那边姑且不论,凯文恐怕是最希望看到自己和程家誓不两立的人之一吧?至少这么一来,凯文对于李海的价值又会上升不少了。

    饶是李海身为钱神神使,大脑的思维能力超过常人百倍,这会儿他也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不够用了。各种推断和猜测,各种验证和反驳,在他的脑子里纷至沓来,来了又去,每一条看上去都有自己的理由,每一条又能够找到有力的反驳,就跟微博上的口水仗一样,叫人左也不是,右也不是。此刻他深恨,自己为什么只是钱神的神使,而钱神的神通之中,又没有一条能看破真实和虚伪?

    手心钻进一只温暖柔滑的小手,李海转过头来,迎上朱贵樱关切的眼神,他才恢复了平静,至少是表面上的。冲着这个美丽的老师微微笑笑,又捏了捏她的小手,让她放心,李海才转向凯文,冷然道:“我需要切实的线索,不要说你没办法,如果你没办法,我也保不住你,比如让某个从塔佳组织来的人能够见到你本人?”

    凯文勃然变色,他万万没想到李海能做到这么绝,竟然直接威胁会将他卖给伊丽莎白的人!可想而知,伊丽莎白如果能得到李海的协助,绝对会欢天喜地地派出杀手来,哪怕是自杀式的袭击,也要将他以最快的速度干掉,一了百了!

    面色变幻了好一会,凯文才颓然点头:“好吧,我可以告诉你,我所知道的东西,以及我的判断。”也不知是不是李海的错觉,当他这么说的时候,表情似乎略显讥嘲?第九百六十九章完

    【作者题外话】:两章送上。欠更的十一章,我这个月内会补上的。大家晚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