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九百六十七章 凶兆

    第九百六十七章

    倒不是李海对凯文真的有那么好,这只是一个原因而已。另一个就是,他也得为自己着想啊,要是凯文被不明不白地就这么带走了,他这个律师的作用还怎么体现出来?学法律的人都应该有一个意识,现实存在的,不等于法律承认的,往往现实中一些看似顺其自然平平无奇的事情,到了法律的体系内就呈现出截然不同的定xing了。

    比方说,要是还有人,想把凯文逃走的屎盆子扣到他李海的头上呢?那么这个时候,凯文是以什么方式回到牢房里,就显得非常关键了,如果对于他的脱逃事件没有一个明确的定xing的话,那么下一步也就无法继续下去。最极端的情况就是,可能凯文以后的权利,都不会得到法律的保护,甚至李海作为他的辩护人,也会受到牵连。

    经历了刚才的武警拦路机枪扫射之后,李海已经学到了一点,在这偌大的京城里,他能相信的只有自己一个人!

    监狱里的干警们,平时处于相对封闭的环境之中,但也不是不懂得法律的人,恰恰相反,他们最明白,李海为什么要这么说。一时间,眼光全都集中到了警衔最高的那位警官身上,貌似他就是这里的典狱长。

    这位典狱长也早就知道,今天的情况特殊,没看到来了这么多安全局的特工吗?不过没想到的是,不仅是犯人特殊,律师也很特殊!他倒是滑头,反正他只是的典狱长,大神打架小鬼闪边,顿时面露难色地看着安全局这一拨特工的首领:“首长,你看这——”摆出了一副踢皮球的架势。

    那首领皱了皱眉头,他是老韩的铁杆不假,不过安全局内部可不兴讲八卦,他可不知道老韩和李海有什么关系,就算是有,现在也是公对公的事情,私人关系谈不上有多大用处。李海的态度已经表明了,他是不会稀里糊涂就这么交出人来的。

    他走过来,冲着李海笑了笑,只是脸部肌肉或许是僵硬了太久了,笑得比哭还难看,李海决定不跟他一般见识。“李律师是吧?你看,你说的情况,我们并不了解,还需要进一步地审查才能证实,法律是讲证据的,对吗?”

    跟我**律?李海顿时就笑了,审查不审查的那无所谓啊,关键就是要这个态度,大家依法办事多好!“没错没错,我的当事人应该配合警方的调查,不过在他受到合法审判之前,他仍旧只是个嫌疑人的身份,这个大家都没有问题吧?所以,不知道你们准备以什么名义拘捕我的当事人?”

    安全局特工首领顿时愕然,难不成李海还想让凯文回到那坑爹的看守所去?这怎么可能!倒是那位典狱长,毕竟是司法专业里面的,听出了李海真正的要求,附在他的耳边说了几句。那特工首领这才明白,很古怪地看了李海一眼,心说这什么人啊,怎么肚子里那么多弯弯绕,学法律的是不是都这样?

    “好的,我们会为你证明,嫌疑人凯文,是在他的辩护人李海的劝导之下,自行返回了监狱,这算是自首行为。”特工首领这么一说,典狱长更加爽快,派人冲回办公室去,飞快地打印出一纸证明来,敲上了第二监狱的公章,递给李海,李海看过没有问题了,这才自己打开了车门,把凯文从车里拉出来,交给典狱长,还很是郑重地叮嘱凯文:“要好好配合政府,好好改造,争取宽大处理,我们的政策你是知道的——对了,你知道吗?”

    凯文茫然摇头,他的中文哪怕学的再好,也听不懂这种套话,何况看到旁边那些监狱干警和安全局特工们脸上的表情,一个个都在抽搐,显然李海这话未必是什么好话啊!李海立刻就咋着嘴摇头:“这样不好,不好啊,我们的政策是好的,是行之有效的,是有我们特色的,怎么能搞特殊化搞歧视,连宣传都不对嫌疑人宣传呢?典狱长同志,这个我要向你提出交涉,你必须尊重我当事人应有的权利,给予他争取宽大的同等机会。”

    典狱长的嘴角也在抽抽,但是他毕竟是老油子了,何况李海这身份一看就不普通,没见到那些安全局的特工,都对他的折腾袖手旁观吗?当即很庄重地打着官腔,和李海紧紧握手,对他的交涉表示虚心接受,同时感谢他对司法工作的支持和公允批评——好吧,李海顿时觉得自己弱爆了有木有?

    表演得差不多了,李海眼看着凯文被带了进去,才将自己车里剩下的两个人都交了出来,当然俩人都被他输入神力,变成了人造植物人,原因么,胡乱编造一下就是了,总之不能让他们吐口,说出凯文逃走的真相来。虽然凯文确实是逃狱的没错,但是现在李海需要他不是逃狱,那就不能有多嘴的人!

    一切搞定,车队重新驶出第二监狱,李海仍旧开着他的奥迪轿车,跟着安全局特工队长的车子,来到了一处大院,牌子上面似乎挂的是一所学院?看样子应该是安全局培养自己人的地方吧!李海知道,到了这里,自己才算是真正安全了,所以下车的时候,顺手把车上的金刚不坏身神符也给收了回去,当然已经用掉的神力,他是没办法收回来的了。

    刚下车,老李和丛惠就扑上来,一边一个扯住李海,上下前后地看,直到确定李海毫发无伤,才双双放下心来。下一刻,老李就暴跳如雷了:“那帮混蛋做事实在是太没底线了,这种手段都能用得出来!真当我们手里的枪杆子都是吃素的吗?”显然,李海所遭受的拦截,已经传到了老李的耳朵里,对于老李来说,这要是还能忍,那就真的不是父子了。

    老韩走上来,拍了拍李海的肩膀,又对老李点点头,脸色在节能灯的照耀下显得格外难看:“我心里有数,进去再说。”

    这一次,安全部门等于是被人爆了菊花之后,还照着脸上又扇了一巴掌,所以惊动了几乎所有的大佬,会议室里济济一堂,气氛沉闷异常,一看到老韩带着李海等人进来,顿时目光齐刷刷地都投在李海身上。等他刚一坐下,一个头发花白的男人就迫不及待地问道:“小伙子本事很大啊,那种情况都被你冲过来,你是怎么办到的?我们的人到现场去看过了,虽然他们武警**了现场,弹壳都被捡走了,不过弹头可没那么容易挖干净,我们的人在外围还挖到了十二点七毫米机枪子弹的弹头!”

    这个问题要怎么解释——李海双手一摊:“我一看他们就不是好人,所以根本就没下车,趁他们一松懈,就直接冲过来了,就这么简单啊。”

    这种话只好哄小孩子罢了,在座的各个都比鬼还精,怎么可能相信?不过话说回来,追究这个也没什么意思,总之李海是冲过来了,而那辆奥迪车也正在下面接受检查,有什么查不出来的?所以在老韩的主持下,会议重点马上就转移到了要如何报复,追究对方的责任上,只是现在李海这边安然无恙,连车子都没什么损伤,这个责任要怎么追究还真是不好说了——

    事实上,那边的口径也是和李海差不多,就是设卡拦截结果被冲关,至于枪支,那都是走火了,不算什么大事吧?他们也知道,在京城范围内动用装甲车和大口径机枪,而且是真的用来杀人,这种事情的性质有多严重!要真是承认了,那还不是找死么?

    李海趁着一众老鸟在那里讨论的时候,悄悄问自己的老爸,才知道那些设卡拦截自己的人,到底是什么来路。简单地说,因为凯文的被抓,国内很有些官员惶惶不可终日,要知道凯文主持了很久的塔佳组织亚洲事务,被他拉拢腐蚀的官员可不在少数,万一凯文说出来,那他们可就彻底完蛋了!所以一部分人已经在筹划出逃,当然在此之前还得找准机会奋力一搏,如果能杀掉凯文,岂不是保全了自己?在这种生与死的威胁之下,那真的干出什么事情也不奇怪。要知道,国内的高层政治斗争之残酷,绝对超过很多平民百姓的想象之外,甚至有人曾经试图动用地对地导弹!

    不过,对于李海来说,听到这种答案却有点失望。他本来还以为,这又是冲着自己来的一场阴谋呢,否则他也不会那么卖力地连夜追击,从田野里把凯文给抓回来了,可是一听真相,敢情自己只是捎带上的?太没劲了!

    老李看到他的表情,猜到他的想法,真是又好气又好笑:“你个傻小子,这件事是那么简单的吗?凯文拉拢我们的官员,又不会专门盯着暴力和情报机关来的,更多的还是对那些政府官员和智囊团的专家教授进行攻关,你也不想想,凭那些人,会有这种能量?比方说,谁会知道你认识海狗,而且能把海狗给牵扯进来?”

    李海目光一闪,急忙问道:“对了,海狗现在怎么样?你们找到他了吗?”老李的说话口气,给李海一种不祥的预感!第九百六十七章完

    【作者题外话】:两章送上,努力调整作息中,最近熬夜熬得我脚都发软了。。。晚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