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九百五十四章 要人

    第九百五十四章

    “这回总算是拿出好东西来了!”老韩挥舞着手中的几张纸,在电话里兴奋地嚷嚷着,声音大的,让李海不得不将手中的电话移到离耳朵更远的地方才行:“韩叔,至于这么激动吗?其实我觉得凯文上次给我们准备的那些资料,都还不错啊,至少可以抓出我们内部的一些硕鼠来。”

    老韩心情非常好,所以很耐心地给李海解释:“你不能这么看,事实上对于我们内部有人和外面勾结交易,这并不是多奇怪的事。这些年还好了,因为国家的实力日益强大,国际形势也在转好,我们工作起来的筹码多了很多,也能更有效地控制内部。换做刚刚打开国门那十几年,缺少经验的我们,对于外部势力的渗透几乎是毫无抵抗之力,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哦,这个我也听说一点,似乎是出了几个级别非常高的叛徒?”倒不是李海耳目有多么灵通,而是这些大八卦,在上广为流传,虽然传到后来经常变味得不像话,可是毕竟还是能透露出一些信息来的。比方说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中,几起著名的泄密和叛徒事件,都为人津津乐道。

    老韩叹了一口气:“具体的事情,我没法给你细说,这方面是有纪律的。也正是在那之后,以杨老为代表的新一代安全人员卧薪尝胆,二十年来奋起直追,才有了如今的国家安全和外交形势。凯文所给出的那些,大部分都是我们早有觉察的人,之所以暂时不抓,那是有种种原因的,所以那份情报的价值并不大,破坏xing却很大!这家伙恶心人就在这里,他这是赤果果的威胁!”

    破坏xing很大?李海一想,才明白过来,可不是吗!这么多的硕鼠,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而不能抓,显然是代价太大了,而如果这份情报流传出去,到了某些反对派的手中,吵嚷起来,那当局就没办法交代了,宁可付出代价也得动手抓人。这不是恶心人是什么?

    当然,李海也没有全盘接受老韩的解释,这里面恐怕还有很多,好比程潜这样的硕鼠,家底太厚实腰板太硬扎,想抓也抓不动吧?他这才理解了,为什么老韩对于凯文这种人的价值垂涎欲滴,却又不敢惹毛了他,凯文手里握着这么多敏感的东西,bi急了他一下子放出来,局面怎么收拾?这玩意就好像核威慑一样,就是你防着我我防着你,大家都只能在桌子底下玩小动作,却都不敢直接掀桌子掏家伙。

    不过,老韩马上又振奋起来:“这一份就不同了!凯文直接把英国人和日本人在我们国家的一些点都给卖了,价值连城,价值连城!你要再接再厉啊李海,大头还在后面,现在对于我们来说,威胁最大的只有米国,而凯文手里,也一定掌握着最多的关于米国在我国活动的情报。”

    李海头疼起来,心说我是个律师好不好?你非得让我干情报的活儿,偏偏那些东西,我就算看完了记住了,也未必能懂得其中的价值——金钱价值他当然是一眼就能看准了,可是情报这玩意,涉及的面太广了,何止是简单的经济方面的价值?

    他苦笑道:“韩叔,这可不容易啊,凯文那家伙横着呢,要求我尽快帮助他达成引渡,而且不能泄露他直接策划大西洋号恐怖袭击事件的证据。拿出这份东西来,就是他表示妥协了,要是我不做点事情出来,恐怕他就不会买我的账了。”

    老韩皱着眉头,撂下一句话:“那你看着办吧,我们这边再斟酌一下。”看着办?李海撇了撇嘴,这真是不靠谱啊,我看着办,我倒是想直接把凯文给灭了,你们能让我动这个手吗?凯文那家伙,现在在看守所简直就跟神仙一样,除了不能随便出来之外,他甚至还要叫女人!而且还都叫成了!可见他有多受宠?

    ——别怀疑,我们国内的监狱和看守所,里面的猫腻太多了,极端一定地说,那就是只要肯花钱,想怎么样都行!这方面还没法深究,这种地方向来是藏污纳垢,古往今来一向如此,那就是个特殊的人群特殊的环境。像凯文这种有上面特别关照的犯人,他当然是呼风唤雨了,哪怕有不长眼的犯人想要教训教训他,却根本连接触到他的机会都没有。

    放下电话,李海抱着胳膊想了想,如今这件案子会往什么方向走,他感到自己好像也没办法全盘控制,毕竟涉及到的人和事情都太复杂。恐怕就连海狗,在这方面也帮不了他多少。不过想起海狗,他倒是想起和程老的约定来,马上拿起电话,拨通了程老身边那位周秘书的电话:“周主任,说好了要把程二少交给我**的,这都三天了,怎么还没动静呢?”

    周秘书气量倒是沉稳的,听到李海这明显带着一丝挑衅的语气,也不动气,道:“二少已经到了京城了,不过他有点不太情愿,程老最近被他气得身体也不好,大少又很忙,我们还真没什么办法强制二少。李总,要不你再等几天?反正你也要在京城办事,一时半会也不会离开的。”

    李海险些笑出声来,周秘书这话说得忒可笑了,没什么办法强制!不过话说回来,越是荒诞到令人难以置信的话,反而越不像谎话,以周秘书这种水准的人才,他要编瞎话也编得圆润一点吧?李海想到这里,忽然笑了起来:“原来是这样,好说啊,我和二少也很久没见了,彼此间有些隔阂是难免的,既然程老做主,让他和我一块工作几年,那就我登门请贤吧。”

    登门请贤?周秘书也有点傻眼,程潜是已经来到了京城,正被程老关在家里呢,他在那整天大吵大闹的,还装疯卖傻,闹得实在不成话了,程老也图清静,不去催他;程卫国更是人影子都不见,谁来管制程潜?他还真没说瞎话。可是李海这要上门,那性质就不同了,老程家的脸还要不要?明眼人知道程家是顾全大局,看在李海现在处境特殊的份上,让了他一步,那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程家当真怕了李海,连二少都交出去任凭处置呢!

    没错,自从李海和程老和解的消息传出去,高层圈子对于程家是相当赞赏的,说到底李海对于程家来说,也算是老部下,双方的冲突,只被视为是程家内部的矛盾而已。而程老为了解决这个矛盾,情愿委屈自己的亲孙子,然后为了大局稳定,又把之江基金会的股份让出来大半,方便安全部门和外交部门的暗中行事,这种高风亮节,是引来了一片赞誉,将之前程卫国屡次对李海动手的负面效应,挽回了太多。

    可是如果被李海打上门,强行带走了程潜,那性质就完全不同,可就不是程老的高风亮节,而是程家面对李海这么个生瓜蛋子,怂了!那以后程家上下,还能抬得起头来做人吗?周秘书慌忙道:“李总,你也不用那么着急吧,二少是懒散惯了的xing子,一时绷不起来而已,我们再给他做做思想工作。况且呢,李总,事情不做绝了,大家留点余地,以后也好相见,你说是不是?”

    留点余地?李海无声地冷笑了一下,那就留点余地吧,在自己还没能力把程家一脚踩死不留后患之前!“好吧,那我就再等两天,后天上午八点半,麻烦二少到我现在的办公场所来报道,周主任,你记得告诉二少,要穿职业装。”

    报道?穿职业装?握着电话,听着里面挂线以后的嘟嘟声,周秘书脸上神色变幻不定,一股邪火在胸中来回冲荡,差点就想把电话给砸了!李海这混蛋竟然把二少当成了去他那应聘的马仔了!不过,他旋即又苦笑起来,李海和程潜,相对比起来,差距如何巨大?一个能逼得程老亲自出马,一个呢,却连程老的苦心都不理解,三十岁的人了,闯祸以后却还只能指望家里庇护,在地上撒泼打滚,连挺身面对李海都不敢,这算什么程家的种?老程家的基因难不成就没一点遗传到他身上吗?

    实际上,李海也挺遗憾的,因为一天程潜不能到他手下,他也不好把海狗正大光明地放出来,毕竟海狗是被程卫国亲自下了追杀令的人!要是没有程潜给他做护身符,李海也未必就能确保护住海狗,甚至海狗还可能成为他和程卫国较劲的又一个牺牲品。

    当然,他也暂时不能和海狗联络,商量有关凯文的事情。好在,在对付凯文这件事上,李海还有个天然盟友的存在,他打开笔记本,启动了塔佳组织的内部聊天软件:“女王,女王,你在吗?”

    不一会,对话框就跳出了回应:“你居然会这么称呼我?一定是有所求吧!说吧,趁着我心情还不错。”在地球的某个角落,伊丽莎白对着自己面前的电脑屏幕,眯着眼睛,李海隔了这么久才和她联络,一定是有不得已的要求吧,是不是可以趁这个机会,敲李海一把?第九百五十四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