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九百四十八章 耍赖?

    第九百四十八章

    凭良心说,李海还真没打算,对徐鸣爆出他被带了绿帽的事情——按照最新的潮流,这应该算做了一回牛头人——而且下手的还是他亲弟弟徐铮。倒不是李海心慈手软,只是他没看出来,把徐鸣气得发疯,给予他极大的羞辱,到底对自己有什么好处?没好处的事情谁会去做啊!

    要是告诉徐鸣,他被戴了绿帽,能让他马上答应把那些股份都卖给自己,李海倒不介意试一试。其实在此之前,李海甚至很阴暗地猜测过,徐鸣自己知道不知道,他弟弟和他老婆之间的关系?按说这种事,男人虽然较为迟钝一点,但是看徐峥和吴燕玲这对狗男女的样子,也太肆无忌惮了,徐鸣要不是死人的话,也该能察觉一点端倪吧?

    当然,看徐鸣现在这模样,一提到吴燕玲就气急败坏歇斯底里的,那应该是不知道的了。李海便没有接着说下去,图一时的嘴快,对他也没什么意义不是?“徐鸣,我可没碰过你老婆,信不信由你吧。话说回来,这跟我们现在要谈的事情也没多大关系是不是?你帮着蓝笑洋那混蛋来对付我,用的还是那么卑劣的手段,你就要付出代价!我说要买你的股份,你不同意是不是?很好,很好!”

    李海站在大班桌上,抱着胳膊悠然地看着徐鸣,嘴巴里说的也是不咸不淡的,徐鸣却听得心惊胆战:自己不同意出售股份,他居然说很好?这家伙会用什么恶毒的手段来对付自己?正所谓未知的恐惧才是最大的恐惧啊!至于自己伙同蓝笑洋,劫持蓝映真和姚诗儿,来威胁李海的事情,徐鸣直接就无视了,那不是被你救走了,没造成严重损伤吗?

    当然,他也明白,有了这个由头,李海要是对他出手,旁人硬要拉偏架就有点问题了。上层的圈子其实很小,大家之间的关系都很微妙,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格局,很少有谁会为了一件事,或者为了帮别人,把自己的身家都给搭上。而且有些规则,虽然简单粗糙,却都得到大家的认可。

    比方说,玩阴招玩失败了,那就要付出代价。这个规则,是大家都认可的,你要么别玩阴的,玩了就别让人抓住,都是上层社会么,面子这个东西还是很重要的,说话管不管用,不能每次都拉开架势拼实力吧?各方面的实力如何评估,这个是见仁见智的,要是人家不认可你在这方面的实力,难不成还次次都开战?所以这种时候,就得靠面子了。

    这种规则,在很多圈子里都很常用,最为人熟知的,就是地下社会。电影里都经常演,那些老大一吵起来,就说我的面子往哪放啊,或者给我个面子啊什么的,不懂的人就会很奇怪,面子这玩意很重要吗?不就是张脸吗,那么多不要脸的事情都能做下了,还讲究个面子干嘛?实际上,面子就是他们之间较量的一种硬指标,或者可以称之为实力的综合指数。

    而徐鸣现在,玩阴招结果还没玩成,被李海给横扫了,他要是赖账,那就很没面子了,李海出手来对付他,那是名正言顺,哪怕是文家cha手,也得对李海给出适当的补偿,而不是一味拉偏架。当然,这也是因为李海之前就被冷雨薇带着,算是加入了这个顶层的圈子之中,现在又和程老会面之后达成了和解,证明他已经拥有了在这个圈子当中立足的实力,所以才能适用这种规则。

    徐鸣之前,是把希望寄托在自己的老婆身上,可是眼下老婆还没到,李海已经杀上门来,他可不敢赌啊,谁知道李海这家伙会不会发疯?这人手里可不缺下黑手的实力,那个之江基金会就是混这一行的,而且李海也已经充分证明了他自己的实力,徐鸣可不想哪天莫名其妙就横尸街头!就算他自己能保命全身,他的影视公司怎么办?拍戏什么的,可是最容易受到地下势力威胁的!

    拖延时间,还要试探李海的底线!徐鸣惊魂甫定,就想到了这一层,壮起胆子赔笑道:“李兄,李兄,有话好说!这个事儿吧,是我做得不地道,这我承认了,可是我也是被迫的,这你看得出来吧?蓝笑洋还裹挟着文家,我哪里惹得起?”

    “呵呵!”李海冷笑:“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拿了我的给我还回来,这首歌你不陌生吧?有份跟我为难的人,我就得一个个收拾过去,谁都别想跑了!徐鸣,谁让你是最软的柿子呢?再说了,蓝笑洋让你卖股份给我,你打算赖账?也行,要不我先去和他算算这笔账。”

    徐鸣登时面色发僵,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这个,要想保住自己手里的股份,就得大放血,要么是给蓝笑洋,要么是给李海——这么算起来,其实给李海还合算一点,他到底没蓝笑洋那么不要脸,还能有点下限。

    一想到这里,徐鸣倒有了点主意:“李兄,李兄,你坐下来咱们好好说。这么着,我送你百分之五的股份当做赔礼,然后你那两个小明星,我给你全力打造,往起推,邰亚菲就不用说了,本来就是我手下的金牌经纪人,我也给她送百分之一的股份,让她当副总裁。李兄,你看这么着怎么样?”

    李海看了看徐鸣,这家伙倒是打的好算盘!实际上李海也真不完全是为了他手里那些股份,也想给蓝映真和姚诗儿她们找个好的环境,毕竟从长远看来她们不会一直跟着自己的,人总要长大总要想组建自己的家庭,想法都会变的。有了这一段情分,李海也想为她们做点什么。

    可是这么一来,岂不是太便宜徐鸣了?别看华美的百分之六的股份,已经价值上亿,对于徐鸣来说真的可以算是大放血了,可是李海眼皮子都不带夹一下的,当初为了策反凯瑟琳,他可是一下子就砸出去一亿,而且是美金!一抬脚,脚尖抵着徐鸣的喉咙,让他话都说不下去了,李海冷笑道:“你倒是打得好算盘,这么点就想打发我了?敢情我前天拼死拼活,枪林弹雨的,就值这不到一个亿的股份?徐鸣,你也不打听打听,过年的时候文素和我对赌让我打一场黑市拳,我开出的是什么价码?你这是在羞辱我吧!”

    徐鸣一听这个话茬,顿时吓得脸都白了!他当然知道过年时李海和文素的赌局,那一次可算得上是轰动了,圈子里为之津津乐道了很久,大多数人就是从那一次之后,才算是记住了李海这么一号,不仅记住了他让文素吃了大亏,也记住了他对于自己身价的高傲,打一场黑市拳就要价一百亿!虽说这些年来,国内货币贬值飞快,实际通胀率大概每年都能超过百分之三十,钱是越来越不值钱了,可是敢这么给自己叫身价的猛人,也着实不多见,关键是人家就这么叫了,还赌赢了!这能不出名吗?

    这么出名的事迹,徐鸣当然也很是清楚,他和文家的关系真不浅。但是当时他只当个笑话看了,如今就不同了,以李海这种身价,自己扫了他的面子还劫持了他的马子,最后还想赖账,这要付出怎样的代价?感觉自己把所有华美公司的股份都卖给李海也不够的样子啊!

    忍无可忍就无需再忍,退无可退就不必再退,何况徐鸣还有点侥幸心理:就算我赖账了,你李海还能把我怎样?你现在有功夫来收拾我吗?他奓着胆子,使劲拍着李海的脚背,等到李海抬起脚尖来,他大声咳嗽了几下,才道:“李兄,你要这么说,那我真是砸锅卖铁也赔不起这个礼了,反正我就这一百多斤,要么你试试看零碎割了,看能卖多少钱一斤?”

    尼玛,这是耍起破落户手段来了?李海一时间倒有点不太适应,不过仔细一想,徐鸣这家伙,可不就是个京城的破落户?祖上也曾经阔过,如今却只能跟着别家大佬后面混饭吃,捡点残羹剩饭的——当然这个残羹剩饭的油水有点足就是了,好歹也是身家几十亿,娱乐圈里数得上的有力人士。

    还别说,徐鸣要是真的这么躺下来耍赖了,李海一时半会也想不到该怎么收拾他。所谓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徐鸣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难不成李海还能找人剁了他,或者拿他家人来威胁?吴燕玲和徐峥可都是品级不低的官员,李海真要是这么干了,倒是给他那些敌人落下了大大的把柄了。

    当然,这不代表李海就没办法,比方说他可以用很小的代价,就弄得华美公司鸡犬不宁,让徐鸣惶惶不可终日的,问题是这好像有点旷日持久了?他用钱眼扫了扫徐鸣,很无奈地发现,这又是个权神神力的崇拜者,自己还没办法把他发展成为自己的信徒。当然,徐鸣这种成长环境,他必然是最为崇尚权力的神力,因为他能够赚钱的路子,都是从权力上衍伸出来的。

    正当李海打算,要用自己兜里那枚权神的神体,转化出一些权神神力来,试试看能不能搞定徐鸣的脑子时,身后的办公室门被人推开,一个女人踩着高跟鞋的声音踏踏走进来,扬声道:“李总,能不能让我和这个木鱼脑袋谈一谈?”第九百四十八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