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九百二十九章 心的海底

    第九百二十九章

    本来以为可以好好睡个懒觉的,不过李海一大早就被电话吵醒了——确切地说,他被吵醒的时候,只是凌晨四点钟。

    电话里叽里呱啦一阵外语,李海除了听出对方非常愤怒,以及他没有打错电话,因为很明确地叫了自己的名字之外,啥也没听出来,包括跟在自己名字后面的那一长串话,到底是不是在骂自己,他也没听明白。

    为了避免吵到熟睡的朱贵樱,李海拎着手机,裹着睡袍走到阳台上,好在六月的京城已经挺热了:“塞伯警官?不好意思,请你说中文,我知道你会说的。”

    “该死的,连法语都不会说,不对,你是连英文都说不好,你就敢当凯文的律师?!”塞伯的吐槽极其犀利,气得李海立下决心,马上就给自己的手机里下一堆英语和法语的字典和听力材料,没事就一直听,凭自己的记xing,还能学不好语言?这玩意说白了就是个语感和词汇量,语感就靠多看多记,词汇量更简单,什么大字典自己扫一遍就记住了,哪有什么问题!

    不过,李海可不打算让塞伯抢占上风,他可知道塞伯给自己打电话是为啥来的:“塞伯警官,事实就是我已经让凯文去自首了,而你们费了半天功夫都没有摸到凯文的边,要不是我的指点,你们连现在的这些证据都找不到呢,是不是?塞伯警官,如果你是有事想要找我帮忙,就请你注意一下你的语气和态度,如果你是来兴师问罪的话,不好意思现在是京城时间四点钟,我床上还有个火辣的美女在等着我的拥抱,我恐怕没时间听你说不好听的话。”

    塞伯立马就软了,他其实也是一股急火,要知道他这阵子承受了多大的压力,眼看就要胜利在望了,瞬间李海那边宣布凯文向中国警方投案自首了,他到手的功劳变成了泡影,这能不着急嘛?于是直接抓起电话就喷过来,目标当然是李海这个“叛徒”,不过被李海毫不客气地撅回来,他才意识到对方的身份,确实可以不鸟自己。赶紧放软了身段,换上半生不熟的中文:“李律师,请原谅我的急切,我想你也是能理解我的处境的。好吧,我们能谈谈关于引渡凯文的问题吗?你知道按照国际法,他必须在我们国家受审的。”

    “刑事案件可以由犯罪地法院进行审判,凯文在我们国家一样有罪行,所以我们的法院也有审判权!”李海直接顶回去,开玩笑,凯文哪有那么好引渡的?别说他这边还没搞定呢,就连凯文自己,要是不征得他的同意就进行引渡,谁知道他会出什么幺蛾子,凯文这位杀手界的国王,底牌无数!或许大势上他是有所欠缺,但是玩破坏,这家伙可是一等好手。

    塞伯一听李海态度坚决,又要发急了:“李律师,你应该知道我们有多需要他受审!何况我们之前的合作,也是基于这个前提,否则全法国人民都不会放过我的!就连你们的国家,也承受不住这样的压力,况且你们也没有这个必要——哦我的天,你们是想要保护他!你们疯了,和恐怖分子合作!”

    李海心说现在不是时候罢了,等过了这个坎,摆平了程卫国那边,你看我怎么收拾这个凯文的!当然,不能明着说出来,还得糊弄住塞伯,所以他也放软了语气:“胡说八道,我们怎么可能和恐怖分子合作?老实说,我能劝说到凯文投案,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否则的话,就算你们能找到足够的证据,抓不到他本人还不是白搭?这你总要承认吧,塞伯警官!”

    塞伯噎住了,确实如李海所说,凯文这种人要是想藏起来,还不知道多少年才能抓住他,到那时自己早就背了黑锅下台了,还有机会在这里指手画脚作威作福吗?这可不是他乱想,法国领土上出了这么大的事,还是一出接一出的恶***事件,抓不到罪犯就得有人出来背黑锅,他可不就是最佳人选?

    不过话说回来,假设都是没有意义的,事实就是凯文已经投案自首了,审判他已经成为了近在眼前的可能!塞伯一想到在自己手上抓到凯文,那场景,顿时浑身发抖,那是激动的——到时候他可就是法国的民族英雄了!而且听说,米国政府那边已经抛弃了凯文,将他定xing为国际恐怖分子了,正在着手擦去凯文在米国留下的痕迹呢,显然法国审判他也不会招来米国的压力,这是多好的机会?

    激动归激动,他心里明白,既然凯文是李海弄出来投案自首的,那就说明李海在这件事上有最大的发言权。于是塞伯一转姿态,变成苦口婆心:“李律师,那么你觉得要怎样,凯文才能引渡给我们呢?我甚至可以表明态度,哪怕只是做个样子,最终让他隐姓埋名度过余生,也是可以的。反正我们国家没有死刑了,他在不在监狱里,谁知道?”当然他有句话没有说,凯文要是想要恢复自由,肯定要向法国付出巨大的代价,直至被榨干所有的价值为止。

    李海心知肚明,当然不可能现在就给他个明确的说法,不过,倒是可以让塞伯向中国警方施加压力要求引渡,这样也能让程家那边快点做出决断。便信口胡诌,惹得塞伯快要暴跳如雷了,才忽悠他:“好吧,你放心,凯文在我们国家的犯罪行为,和在大溪地的那些是没法相比的,引渡,原则上是没有问题,不过你也知道,凯文这种人落到谁手里,都要当做宝贝一样,现在我们的情报机关就盯得很紧,我需要时间,也需要你的配合!我现在就可以给你透个底,我是希望凯文被引渡过去的,所以你应该给我们这边的司法部门施加压力,也想想你们手上有什么筹码,可以交换凯文的引渡。”

    塞伯这个纠结啊,国家之间关于要犯的引渡,那从来都不是单纯的司法问题,都会和政治挂上钩的,而凯文,本来就是米国政府在欧洲的白手套啊,他有那么容易被引渡吗?这种事情,轻轻松松就能拖上好多年的!一想到自己没准就会被失去耐心的头头们拿来背黑锅,他就不寒而栗!除了答应全力配合李海的动作,将希望都寄托在李海身上,塞伯还能有什么选择?

    挂断了电话,李海也没了睡意,本来以他的身体,睡觉不睡觉都无所谓的。翻着手机,他忽然发现一条未读短信,居然是赵诗容发来的,大概是他和朱贵樱上床以后,所以就没顾得上看。“我看到倩倩在哭,你和她说什么了?”

    说什么?李海苦笑,这怎么能说得出口!他想了半天,才回了一条:“倩倩压力太大了,我帮她减减压而已。不过,她还是最希望得到你的谅解吧。”

    点了发送,李海正要睡觉,哪知道才转过身,短信就回了过来:“还没睡?”

    “你也没睡?”李海回过去。

    “嗯,睡不着。”看到这条短信,李海想了想,索性电话打过去。赵诗容很快就接了起来,声音似乎有点沙哑,也可能是晚上了,不想太大声:“在加班吗?”

    “是啊,刚和法国的高级警官通过电话,他们要求引渡,不过也没那么容易。”李海真佩服自己,这话都是怎么圆出来的,而且还不是说谎话,避重就轻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啊!

    一阵沉默。俩人都似乎在斟酌着,要不要触碰一些敏感的话题,甚至连兜圈子,也兜得小心翼翼。忽然,赵诗容笑了起来:“干嘛呢这是,我问你吧,你可要跟我说实话。你喜欢倩倩吗?别管什么别的,你就说自己的感觉。”

    这个问题,李海记得赵诗容是问过自己的,现在又问一遍,这用意可不同吧。大概,会影响到她的某些决断?李海犹豫了一下,被赵诗容很敏锐地发觉到了,于是又强调了一句:“我只问你心中的感觉,你不要有任何顾虑。我们之间,总要坦坦荡荡的吧?”

    坦坦荡荡?臣妾做不到啊!那么多情人,跟你坦白,那还不直接翻车!李海撇了撇嘴,只好将自己刚刚对赵诗倩说的话,又说了一遍:“是啊,我很喜欢倩倩的,当然,我也知道这不现实。”

    说完这句话,李海就等着被喷。谁知,赵诗容居然笑了一声,而且笑得貌似还有点开心:“算你老实,我告诉你,你和倩倩那个视频,我可看了好多遍,反复看的,你要是不喜欢倩倩,当时绝对不会有那种表现,对不对?好吧,总算你还是个有担当的男人,我也没看错人,倩倩也没看错人。”

    说到这里,李海似乎听见电话那头有点窸窸窣窣的声音,貌似是赵诗容在床上换了个姿势,肢体和衣物之类摩擦的声音,气息也有些变化。他也没多想什么,只是觉得女人果然还是在意这些事情的,居然会把视频反复看!回想起来,自己当时哪怕明知道能救出赵诗倩,也还是被她的真情告白所感动了呢,赵诗容从视频里看出自己的感情变化,也不出奇,毕竟俩人认识了那么久,赵诗容也是爱琢磨人的xing子。

    当然,这个话题也没法继续下去了,赵诗容只是让李海早点睡觉注意身体,便挂了电话。收线之后,她笑了笑,对着趴在她的床边生闷气的赵诗倩道:“行啦,事实证明你也没爱错男人,他心里有你,也敢承担呢。你还有什么可怨气的?”第九百二十九章完

    【作者题外话】:两章送上,大家晚安。还欠十一章,我记着呢,调整状态的吧,事情太多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