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九百二十六章 女人们的舞台

    第九百二十六章

    对于男人来说,世界上最糟糕的事,就是正牌和小三撞到了一起。

    唯一比这更糟的,就是正牌和小三小四小五小六小七撞到了一起。

    ——没错,李海马上就意识到了这一点,即便是以他的淡定,脸色都有点发白了。现在和他一起坐在桌上吃饭的,可就有他的几个情人呢!朱莎和朱贵樱或许还能保密,可是王韵原先就是引起他和赵诗容之间纠纷的导火线,要不是自己和王韵的关系曝光,引得赵诗容的父亲大发雷霆,赵诗容也不会远渡重洋躲了这一年啊。

    这下可好,撞个正着!京城不是很大吗,号称全国最大的城市,全世界也排得上号的,怎么就能碰上了?还有赵诗倩应该是在之江的啊,为啥就跑到京城来了?还没等李海理出个头绪来,赵诗倩已经蹦着跑了过来,脸上的惊喜是怎么都掩盖不住,看样子都差点要扑到李海的怀里,抓住李海的手一个劲地说话:“你们来这里吃饭啊!我听说你在帮人打官司,劝了个大坏蛋自首?你怎么这么心慈手软的啊,那种大坏蛋要是自首,是不是会从轻处罚啊?”

    李海被她抓着手,叽叽呱呱地问了一堆问题,看着她笑脸上掩饰不住的关怀,心中也是不由得感动,不过更加头痛,倩倩啊,你姐就在你后面站着呢你就这么不管不顾地扑过来,是不是有点太忘形了啊!再用眼角余光一看,更加头痛,原来不只是赵诗容在后面站着,冷雨薇也在呢!幸亏赵诗容的父亲没来,否则说不定又要上演全聚德枪击案2.0版了。

    他只能是冲着赵诗倩笑笑,走过去先跟冷雨薇打招呼,毕竟是长辈么。冷雨薇倒是很有风度,对他微笑着点了点头,不远不近的样子很是得体,也没有过来和李海这桌上的女人们打招呼的意思,那只能徒增尴尬。

    然后,李海才冲着赵诗容点头:“你回来了?我听说了,不过最近事情太多,在京城分不开身,所以没找你。”

    赵诗容看着李海,似乎也有点激动的样子,不过她比赵诗倩可要成熟多了,换句话说城府也更深一些,不会那么忘形地表现出来。只是笑了笑,道:“没关系,我也是很多事情,今天才到京城的。而且,按说也应该是我先联系你才对,你现在可忙呢。”

    赵诗容说这话,倒没什么不好的意思,李海现在确实是麻烦缠身,说不上处境险恶吧,不过也不是那么容易理出头绪的。况且,她自己回国也有大事要先弄明白了,她那个未婚夫的问题总要先搞定了,然后才有立场来找李海。否则的话,还是相看无言,纠结难解,有什么意义?

    不过这话到了李海的耳朵里,他就不免要多想一点了,正所谓做贼心虚啊!现在和他有关系的女人中,除了纪薇薇之外全都在京城,光是在自己那桌上就有三个之多,而且昨晚上还误打误撞地又上了一个邰亚菲,现在见到赵诗容,他是心虚得不行啊,听到赵诗容说他现在“可忙呢”,李海当即就想到自己的女人问题了,这么多情人,可不是忙得很嘛!

    好在,身为一名法律系的学生,辩论社的王牌之一,面对尴尬问题时,起码知道转进啊!李海当即岔开话题:“你们定了位子吗?是在楼上包厢?这样我们这边先吃着,回头我去你们那边坐坐,你告诉我是几号包厢,对了我手机换了号,咱们再交换一下号码。”

    赵诗容点了点头,和李海互换了电话号码,正准备和冷雨薇上楼去,却发现赵诗倩已经没影了,再一看,这没心没肺的丫头原来是看到了朱莎和朱贵樱,兴冲冲地跑过去,热情无比地在那畅叙别情,也不管朱莎和朱贵樱脸上或多或少的不自在——身为老师,和自己的男学生有了关系,现在面对自己的女学生,而且是喜欢这个男学生的女学生,能不尴尬么?还能谈笑风生,就算是这两位美女律师久经考验的素质惊人了!

    不过,就算朱莎和朱贵樱再怎么长袖善舞,心理防线坚固,等到赵诗倩要请她们俩和冷雨薇打个招呼的时候,也着实是有些扛不住了!幸好冷雨薇还算是顾全大局的,她虽然不知道李海和这两位美女律师之间,那些不可告人的秘密,不过王韵在这里坐着,她倒是认识的,也不想久留。且不说在这大庭广众的要是闹出什么桃色纠纷来,对于她自己的身份是个很不好的新闻,光是看到那伍芊芊小朋友在这,她也不可能留下任何发生冲突的空间,这让孩子看到了多不好?拉着赵诗倩的手,把她直接拖走了。

    看着她们几个人上了楼,李海这才长出一口气。不过,他马上发现自己又犯错误了,刚刚朱莎她们,当着赵诗容赵诗倩都是浑身不自在,心里憋着气呢,这气还不得撒到他李海的头上,谁叫是他造的孽呢?尤其是他这副样子,一看到赵诗倩她们走开了,当即如释重负的样子,这是摆脸色给她们这些情人看的吗?

    李海心中叫个惨啊!偏偏朱莎和朱贵樱都是一肚子的心肠,当律师的嘛,心眼不多能行吗?她们也不说出来,只是用很不怀好意的眼神看着李海,引而不发的姿态,就足够让李海压力山大了。因为在这场合,这种事显然不能明说的,那么一直憋着一直憋着,等到能说出来的时候,李海要付出什么代价才能摆平?光是想着这个问题,就够李海头痛的了。

    王韵倒是一直不声不响的,只顾喂女儿吃饭,直到时间差不多了,才对李海轻声道:“我们该去赶火车了。你也别送了,上楼去和她们说说话吧。”

    她这种表现,李海反而有些不忍,想说和赵诗容打个电话,告诉她自己要去送火车,却又被朱莎堵了回来:“别费事了,你这边也是正事,送不送火车有什么大不了的?行了,我们走了。”拖着行李箱径自出门去了,凯瑟琳送给李海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也抱起伍芊芊跟着走了,王韵则是很温柔地捏了捏李海的手,悄声道:“你尽管做,不管怎么样我都会支持你,等着你的。”

    真是省心的女人啊!李海心里很是感激,倒不用多歉疚,毕竟王韵和他的关系,从一开始就是王韵的主动,他还是同情居多。刚从全聚德的门口转回来,就听见朱贵樱不阴不阳地道:“省心的都走了,就剩下我这个不省心的了,对不?”

    李海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果然女人还是不要太匆聪明的好啊,怎么自己心里的想法,她都说出来了呢?还好朱贵樱也不是胡搅蛮缠的女人,只是刺了李海一句刷一下自己的存在感而已,跟着就好整以暇地坐在座位上喝茶,挥手让李海上楼去。

    好吧,反正都这样了!况且李海也确实惦记着,赵诗倩和赵诗容之间的问题有没有解决?他走了两步,忽然觉得不对,转过身来凑到朱贵樱的晶莹的耳朵边,轻声道:“贵樱姐,我总觉得,和我在一起,让你受了很多委屈。要不,晚上我好好补偿你?”

    朱贵樱端着茶杯的手轻轻一颤,眼圈瞬即有些泛红的意思,却傲娇地哼了一声,扭头不理他。李海见她这神情,才放下心来,上楼去了。看着他的背影,朱贵樱轻轻地咬着自己的嘴唇,无声地说了两个字:“冤家!”

    李海按照赵诗容告诉他的包厢号,找到了地方,先是好好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外表,调整一下情绪,然后才推门进去,却见赵诗倩和赵诗容正在抢煎饼卷鸭皮呢——要是在别的饭店,她们这种消费档次,都会有人帮着卷好了放到碗里,不过在全聚德就别摆这个谱了。

    挨个打过招呼,李海瞄了瞄三个女人的座位,很自觉地在冷雨薇的下手坐了下来,和赵家姐妹俩都不沾边。赵诗倩刚才的激动,主要还是因为巧遇,还有和朱莎她们共患难的经历所致,她现在当着赵诗容和自己的母亲也知道情势微妙,闷头拿着手里的煎饼卷在酱料碟里裹来裹去的,就是不往嘴里送。

    赵诗容似乎也有些不知道从何说起,眼睛望着别处,手里提着筷子好似不晓得要吃什么的模样。

    主持大局还得是冷雨薇。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和侄女,心里叹了一口气,才对李海道:“你刚接的那个案子,前景怎么样?”

    李海知道她问的,其实不是凯文能不能引渡,而是这件事会不会波及到赵家,更确切地说,赵家的地位将会受到什么样的影响?明眼人都知道,程家现在对于李海的控制已经出了大问题,不是程卫国能摆得平的了,那么之江基金会势必要面临重组,赵家现在持有的股份虽然不及程家,不过好歹也有小半的江山呢。

    可是——李海不由得看了看赵诗容,心说你们赵家和我之间的定位,这也不是我说了算的啊!第九百二十六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