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九百二十三章 别无所求

    第九百二十三章

    还是一样的四合院,不过看上去比文家的那座要小,装饰也较为简单,甚至可以算是简陋。李海跟在那个中年人的身后,亦步亦趋,不过他越走越是惊奇,对方的步伐几乎是完全相同,每一步都好像是用尺子精确量过一样!奇怪的是,这还不是军队里培养出来的那种齐步走的步幅,可见其人对于身体的控制之精确。

    而且,这座看似平凡简陋的四合院,也给他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他总觉得自己好像是处在隐约的危机之中,甚至有点想要往自己身上拍个金刚不坏身神符。不过,李海还是忍住了,毕竟对方说的是“说两句话”,看这中年男人少言寡语的样子,说出来的应该不是谎话吧?

    穿过前进,来到后进,只见天井里搭着葡萄架,一个老人穿着背心大裤衩,摇着蒲扇,正坐在葡萄架下喝豆汁,吃焦圈——据说这是分辨是否老京城人的标志,外地人多半很难接受豆汁的味道,话说这可不是豆浆!刚才文章就是吃的这个,李海坐在旁边闻着都有点受不了,现在又见到了,隔老远就站住,也没等那中年人说话,先开口:“老爷子,是你想见我?”

    老头慢条斯理地喝着豆汁,时不时啃一口焦圈,眼皮都不抬一下,就好像李海不存在一样。那中年男人站在老人身边,也是一言不发,只用眼角余光看着李海。

    这种姿态,莫非又是下马威?李海哼了一声,他才不惯这种毛病,装什么啊有话不能好好说?径直挥了挥手:“老爷子,你也看到我了,没事我就走人了,回见哈!”他扭头就走,丝毫不停留,脚下不紧不慢的。

    刚走到前进通往后进的门前,不知道从哪里闪出两个年轻人来,面色冷峻地看着李海,一言不发地挡住他的去路。李海却脚下不停,继续走了上去,一边走一边叹了一口气:又要动手了,这十万神力还是省不了啊!随手往自己身上拍了一记金刚不坏身神符,他不闪不避,就当眼前的两个人不存在一样,就这么撞了上去。

    那两个年轻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决心,他们齐齐并肩,把李海的去路挡了个严严实实!只听噗的一声,李海手不动肩不抬,就连碰撞时发出的声音都只是一下而已,两个年轻人却是站立不稳,噔噔噔地倒退了好几步,脸色都是难看无比,这一下碰撞,他们可是两个对一个,还吃了这么大的亏!李海身上传来的力道,简直就是不可抗拒一样,可是他脚下的速度很慢,还是步行的范畴,本身的体重也不是很重,这不科学啊!这真的是名符其实的不科学,决定撞击时力量大小的两个变量,从物理学上来说,不就是速度和质量吗?

    两人一咬牙,就要出手,那中年人却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要再上了。李海头也不回,就从两个人中间走了出去,一直走出虚掩的门外,顺手带上门之前,忽然回头笑了笑:“老爷子,我这可是敬老尊贤,不过你老这待客的礼貌可不怎么样,下回可不能这样了。回见!”

    两个年轻人默默地又消失了。葡萄架下的老人,忽然笑了起来,笑得很是开心:“小李子家的孩子,挺好玩哈!”

    老韩从他旁边的一间屋子里走了出来,走到老人的身边,微笑道:“这年轻人不错,我们昨晚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上的文家的车,还是在这里才发现他的行踪,我这才赶来的。看样子,他和文家应该没有达成什么一致,否则也不用走着出来了。老爷子,你看这小子还行吗?”

    老头呵呵笑道:“不错不错,挺有意思的,本事是其次,这气度可不一般啊!话说回来,我老头子还很少这么没面子,等这回的事情过去,你和小李子再带他过来见见我,老头子非要收拾收拾这小子不可。”

    听说他要收拾李海,老韩不惊反喜:“老爷子,这么说您是点头了?那我就操作起来了,还得先跟这小子通个气,夜长梦多啊!”老头却不理他了,只是挥了挥手,就站起来,摇着蒲扇出门散步去了,那样子就跟胡同里那些老大爷没啥两样。事实上,从头到尾,他也没有显露出任何过人之处。

    老韩却是一脸笑意,冲着那中年男人点头示意,然后疾步走出去,上了一辆车,出去转个弯就开到李海的身边。车窗摇下,丛惠从司机座位上探出头来,对李海招呼了一声。李海惊奇了一会儿,才在丛惠的示意下上了车后座。

    “丛姨,这位是?”李海很是惊奇,这大清早的,大家约好了在这见面是怎么的?问题自己可是藏在文素座驾的后备箱里过来的,可谓是隐蔽又隐蔽啊,难不成变成了众人皆知的秘密?还好丛惠给他解答了,带着埋怨和关切:“你这孩子,胆子也太大了,就敢这么进文家的门?他们要是真的对你起了什么歹意,你也没什么还手的余地吧!我们的人发现了你在这里出现,,马上就通知我们,这才赶过来的。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们在保加利亚时,整个代表团的总团长,具体职位就不介绍了,你叫韩伯伯吧。”

    这又是打哪冒出个韩伯伯来?李海一头雾水,不过嘴甜不吃亏,叫就叫吧!再说,既然是去保加利亚的国内代表团的团长,可见此人在外交战线和情报机关中的地位都是非常高的,否则也没资格主持那么关键的战略xing谈判了。看样子,这次丛惠在外交和安全部门给自己找到的靠山,八成就是这位了。

    老韩笑着点了点头,拍拍李海的肩膀:“行了,你就放心吧,这次你多半是没事了。程家那边,我们会去说通,让他们把基金会的股份都让出来,我们拿个大头,你拿个小头,也算是对你个人的补偿。我们这部分股份,会交给你这个后妈名下,到时候也由你来管理,怎么样?”

    就这么简单?乍然听到这种话,就算是李海也要发一会儿楞。然后他才意识到,其实很多事情,难关都不在于事情本身,而是在于处事的人,找对了人就事半功倍,否则就迂回绕远,甚至迁延不决。他想了想,才道:“只能这样吗?程潜就没事了?”

    老韩看着李海的眼睛,他忽然摇了摇头:“李海,你真的想要程潜的命吗?我知道你心里肯定不服气,但是程潜毕竟是程家的小子,程老还在,程卫国也还在,牵连太大了。况且,你也拿不出证据来,证明程潜罪该万死,是不是?你要是一意报仇,这个我们帮不了你,也劝你还是量力而行。”

    李海默然。他知道,有这种结果,已经算得上是相当完美了,毕竟以程家在国家的地位,过往的功绩,还有他们现在掌握的权力,都决定了他们不可能像自己完全妥协。而程家名下,所持有的基金会的股份,以本身价值来计算,就有上百亿之多,假如计算基金会整个组织的辐射和影响力,那数字就更加庞大了!而且基金会对于程卫国来说,也不单单是钱的事儿,他派出那么多手下,在之江建立基地,显然是有所图的。现在这一切都半途而废,拱手让人了,对于程卫国来说,打击不可谓不大!

    但是,他依旧耿耿于怀,程潜做过的错事,就能不付出代价吗?不对,在程家来说,可以认为已经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了,他们不光低头认输,还吐出了手中的庞大利益。但是,程潜本人呢?他有为他所做过的事,受到任何惩罚吗?他会依旧逍遥,换个地方继续做他的纨绔,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想怎么捞钱就怎么捞钱,或许还会变本加厉,把从自己这里受到的损失,从别人身上捞回来。

    不甘心啊!李海低下头,紧紧地攥起拳头,他要的,真的不是这些!虽然钱神已经是欢欣鼓舞,为了那么多的钱而欢呼,可是李海心中却没有丝毫的快乐和满足。特权,永远都会存在,对于学法律的李海来说,亲身体会到这一层,真的是太难受了。

    丛惠从后视镜里,担忧地看着李海。她算是了解李海的人了,这小子虽然年轻,可是真敢下辣手啊!想起他在欧洲雪山上杀人的狠辣,丛惠也不由得担心,万一李海一个想不通,真的非要杀了程潜不可,怎么办?或许他能杀死程潜,可是程家树大根深,是不可能放过他的,他李海也不可能在杀完了程潜之后还能独善其身,逍遥自在啊!

    老韩也看着李海,他一言不发,甚至用眼神制止了丛惠劝说李海,他要看看,李海自己会做出什么抉择。

    终于,当车子开出很远,李海把头抬了起来,神情平静,眼神坚定:“韩伯伯,我只有一个要求。安排我见一次程老爷子,其余的,我什么都可以不要,那些什么股份,谁爱要谁要去,我可以从基金会退出来,干干净净地放弃一切,只有这个要求。”

    第九百二十三章完

    【作者题外话】:应酬,赶回来写了两章。。。抱歉了,大家晚安。明天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