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九百二十二章 胡同的清晨

    第九百二十二章

    说来说去还是往文素和自己身上扯——李海已经没什么兴趣听下去了,他拍了拍手掌,拿起餐巾纸抹了抹嘴,点头道:“既然是这样,那我也就不追究了,不过造成的损失,要怎么赔偿我?比方说殚精竭虑的精神损失,还有我一夜没睡来回奔波所造成的时间损失。”

    “赔你个亲妹纸?我知道你不要,随便问问嘛!”文章还真是厚脸皮,果然不愧是走政途的人,见李海起身要走,连忙改口:“说实话,你现在的处境,你自己心里应该有数,就算能平安度过,和程家多半也是要分道扬镳的,基金会就是一块大肥肉,谁看到都想啃一口,你为什么不能跟我们合作?成立一个属于你自己的基金会,我们或许会有所索求,但是绝对不会干涉到你对基金会的掌控地位。有多大能耐吃多少饭,这是我们文家行事的准则,单单是提供政治上的庇护,我们也就能拿个小头,仅此而已。”

    李海还是站了起来:“具体的原因,昨晚我已经对文素说过了,不用再说一遍吧?要是文兄不信,那我也没辙了,事情就是如此,信不信由你。这顿早饭很好吃,特供的原料做出来的豆浆和油条,果然与众不同,本鸡蛋也非常香。文兄,实话说,我从小到大基本上没有吃过特供,所以口味跟你们从小吃特供的人,恐怕不太一样。”说完,他便扬长而去。

    李海一出门,文素就又冲了进来,气呼呼地抓起桌子上盛豆浆的锅子,往地上狠狠一扔:“不识好歹的东西,我让你吃,让你吃!”嘴里发着狠,眼光中却是难掩的失望。

    文章则是一脸的若有所思,没有去理会大发雷霆的妹妹。他也知道暂时劝不了,李海这回答,分明是爱美人胜过爱江山,问题是这美人还不是她文素,而是和她一向不对盘的赵诗容,她能咽得下这口气么?反倒是对于李海,他更多了几分好奇。李海刚才所说的话,意思很明显,就是告诉他,不要用你们豪门家族的思维模式,去衡量李海的逻辑,比方说对于几百亿的好处置之不理,非要求个心安,这种事他绝对干得出来。这就是草根的做法!

    相比起掌握着庞大社会资源的顶层来说,他们的行为多半都要从利益出发,倒不是顶层人物生来就无耻,而是他们从社会分工上来说,就属于是管理庞大利益的人,他们的逻辑若不是先考虑利益,就势必会被从这个分工上赶下去,正应了那句话,存在的就是合理的。而草根阶层呢,反而更加能够活的自在,随心而行——只是更多时候是受到了资源的限制而已。所以说,有钱没钱,位置高低,各有各的活法,也都谈不上什么自由。

    文章也能理解李海的想法,毕竟他年纪轻,又不是从小在这种富贵环境中长大的,他能够坚持本来的行事方法,也不是什么难以置信的事。这么一看,这个人的原则xing还真是有点特立独行的意思了。他看着怒气填胸的文素,叹了一口气:“现在形势诡异,看清楚再说,反正赵诗容都回国了,要不了多久一切都会水落石出,你还怕没机会?倒是不要再去刺激他比较好,今天能解开刚刚的梁子,也算是不错的结果了。”

    文章亲自出面,也是为了看看李海本人,现在的局面,几乎可以说是他一手搅动的,而对于这个年轻人,各方之前又缺少足够的关注,就算临时抱佛脚想要调查,也都因为李海的资料保密级别很高,而难以窥其全貌——李海可是参与了国内和欧洲的战略合作谈判的人,他的资料哪里是那么好查的?情报机关向来是最为敏感的口子之一,也不是谁想cha手就能伸进手来的。

    不过,文素可不领情,咬着牙道:“我不管!这家伙太欺负人了!什么狗屁机会,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看我不收拾他!大哥你放心,我没那么蠢,风头火势上我不会瞎搅合,不过李海别落到我手里!”文章看着咬牙切齿的文素,只得耸了耸肩,闭嘴不说了,心想记仇的女人是很可怕的,尤其是感情被拒绝的女人!李海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李海却完全没放在心上,他可不觉得文素会真心爱上他,这完全不合逻辑嘛!当然,话说回来,自己扫了文素的面子,也确实是够让她难堪的,难保这女人以后不会再出什么幺蛾子。李海想想也有些头痛,自己当真已经树敌太多了,再多一个文家——这个怎么收拾呢?所以还是能躲则躲吧,就连昨晚耗费掉的几百万神力,也只能是先记账,等以后有机会再讨回来了。好在万海平这个人,动鬼心思是一方面,答应的事情倒还能遵守,他接手的那些文家丢出来的筹码,也在给李海转让收益,那多少也是二十亿以上的利润,相比起来这二百多万就不算什么了。

    吃饱了早饭,李海也懒得打车,况且这一片都是四合院,也没什么出租车司机往这里跑。很简单,拉不着客人啊!住这儿的人,能有几个出门打车?像李海这种奇葩,基本上可以说是百年不遇了。他就这么安步当车,信步走在街道边上,倒是引来了不少晨练的老头老太太的注意。

    京城的老社区,保留着很多有趣的东西,比方说胡同老太太们的警觉xing,真的不亚于职业特工队。在这里出现的任何陌生人,都会引起她们的注意,然后七嘴八舌,凭着她们多年历练出来的眼力和阅历,多半都能把对方的底细猜个**不离十。所以京城的基层,也是特别注重片警的建设,这是闲话。

    看到李海从文家走出来,就有人窃窃私语,甚至也有人看到了之前天还没亮的时候,文家门口发生的小小对峙,对于李海的身份不免又多了几分好奇心。京城的大爷大妈们的特别之处在于,他们不光会议论,还会直接管事:“小伙子,你是哪儿的啊?看你面生啊!”这不,就有个大爷过来问了,那眼神就跟看个通缉犯差不多。

    像这种事,南方就比较少见,李海倒觉得有趣,笑道:“大爷,我是之江人,来京城办事的,这家是我认识的人,请我吃早饭,吃完我就出来了。”

    “人家请你吃早饭?那你说说,都谁请你的?”大爷丝毫不减警惕xing,继续盘问,还有几个大妈大爷也围了过来。李海继续笑道:“是,大爷,这家姓文的,他们家里年轻一辈儿,哥俩外加一个妹妹,我都认识,今天是文家老大文章请我吃的早饭。”

    李海如今的形象,绝对一看就是体面人,浑身的富贵气和书卷气,一笑起来当真是不带半点邪气。他这么一笑,旁边一个大妈就开始议论:“哎哟这小伙子长得体面,一看就是好人,哎小伙子,你不是文家小妹的对象吧?”

    李海心说大妈你真是慧眼如炬!赶忙道:“没有没有,认识而已,绝对不是对象,高攀不起啊,我家里穷,嘿嘿。”大妈们马上哄笑,说小伙子讲话不老实,看你这样子就不是穷人,不说气派吧,这身上的衣服就不便宜吧?李海就说大妈你看我连个车都没有,交通全靠十一路,这还是有钱人?

    说说笑笑,李海脚下不停,打着招呼就差不多走出这条胡同了,陡然眼前闪过一个中年男人,一身的灰色布衣,样貌平平,拦住了李海的去路。李海也停下了脚步,眼睛微微眯起,这男人给他一种危险的感觉!尤其令他警惕的是,在这男人冲出来拦住他之前,他竟然差点就没意识到这个人的存在,而回想起来,此人却分明一直就在自己的左右跟随着。这种人物,他也曾经见过,就是身在之江的前任狙击手寒鸦。

    “有事儿?”李海敏感地察觉到,那些大爷大妈们也都不做声,而且散开了一段距离,显然对于这个人,他们应该是有所认识的。自己刚刚从文家出来,还闹得有点不愉快,难不成这就有上门找茬的了?

    那中年男人面无表情,上下打量了李海一会儿,朝旁边一伸手,哑声道:“有人想见你,说两句话。”

    “理由?”李海负起手,淡淡地看着对方。他不打算听命,眼下他的处境非常微妙,正如文章所说的,现在基金会的未来难以测度,很多人都会对这块大肥肉垂涎欲滴。这里全是四合院,多半住的就是文家这种阶层的人,说不上有谁认出他来了,想要从他这里捞到什么好处。

    那中年男人皱了皱眉头,不过看样子,他皱眉的原因,恐怕更多的是因为自己要多说话,而不是李海的不听话:“对于老人家,你应该多几分尊重,老人行动不便,你就主动一点。”还是没说是谁要见李海。倒是后面一个大妈看不过眼了,喊了一嗓子:“那小伙子,你要是不想吃亏,就跟着去一趟,也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李海眯着眼睛,看了看那中年男人,忽然笑了起来:“行,走吧,我向来尊老敬贤。”第九百二十二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