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九百十四章 缘分未尽

    第九百十四章

    说是会所,实际上因为地处京城市中心附近,这凤凰会所的格局跟外面的很多会所都没法比,起码占地上来说,别的地方可以做到一桌客人就单独一处院落或者别墅,这里还是只能采取包间式,只是进出的道路设计比较精巧,再加上隐形门和转门之类手法的应用,在同一时间只有一个包间的客人能进出,客人彼此看不到对方,也是保证了来这里消费的客人的私密xing。

    实际上,李海也知道,这里看上去也不是真正有大背景的人开的地方。像他过年时和文素较劲的那地方,到现在连名字他都不知道,也没看到打什么招牌,但是进出的都是文素这样的顶级“王子公主”。很多违禁的项目比如黑市拳,在那里也是堂而皇之地摆出来。反而这个凤凰会所,虽然搞得郑重其事的,可是邰亚菲这样说不上有多少背景的人也可以进出自由,可见档次有限。

    当然,他也不关心这些。挎着邰亚菲进了包间,李海一眼就看到蓝映真,旁边还坐着姚诗儿。见到他来到,蓝映真还是低着头不看他,姚诗儿反倒是热情地迎上来,挎着李海的另外一边胳膊,在他的脸颊上结结实实地亲了一口,笑道:“哎呀,你还想得起来看我们啊?我以为你出国不回来了呢!”

    李海笑了笑,眼光却还是在蓝映真的脸上扫来扫去。姚诗儿就叹气:“好啦,知道你心里只有真真,来来,你俩坐一块儿。吃饭没有?我可是没吃晚饭就被菲姐叫出来了,肚子饿了,我就不客气了啊!”桌上已经摆好了日式的料理,她抓起一块寿司,大口吃起来,眼珠子在李海和蓝映真之间转来转去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见蓝映真还是低着头不说话,李海无声地叹了一口气,抄起一只碗,从中间的日式小火锅里装了一堆菜,舀了一勺汤,推到她面前:“你也还没吃晚饭吧?先吃饭,有什么话吃完了再说。”姚诗儿和邰亚菲见状,对视一眼,看蓝映真的眼神都多了几分羡慕。李海这样子,分明就是最看重蓝映真啊!

    李海等了一会儿,蓝映真终于动了。她抬起手来,却不去动李海给她盛好的那一碗,而是自己去拿了一碗味噌汤来,咕嘟咕嘟喝了下去,然后又吃这吃那的,就是不动李海放在她面前的那碗。吃了一会儿,看样子是饱了,自顾自倒了一杯麦子茶,捧在手里慢慢地喝着,热气从杯子里升腾上来,遮住了她的五官,看上去很有些飘渺。

    邰亚菲有些忍不住了,张嘴要说话,她也不知道蓝映真到底是怎么想的,这做派,好像是要和李海彻底决裂啊!这可怎么得了?别看李海一直都挺和气挺好说话的,可是邰亚菲却也明白,李海能让方超那个号称疯子的人,都退避三舍,躲到国外去不敢回来,绝对是有他狠辣的一面的。蓝映真要是把他给得罪死了,岂不是要吃苦头?再说李海也没什么对不起她的地方啊!

    李海却不容她说话,把手一摆,道:“我明白了,你宁可拿钱去赴别人的饭局,也不告诉我,是想要和我彻底一刀两断是吧?理由呢?觉得跟我在一起树敌太多风险太大,会连累到你?”蓝映真抱着茶杯,半边嘴唇浸在茶水里,一言不发,也不点头也不摇头。

    姚诗儿却不干了,跳起来叫道:“李海,你不要乱说话!我老实告诉你,这种心思,我姚诗儿或许会有,真真这老实头对你可是一心一意的,难不成你看不出来吗?你这么说可就伤人了李海!”她还想再说下去,蓝映真把茶杯往桌子上一放,喝道:“诗儿,不许说话!”

    “不许说我也要说!”姚诗儿个子小,气势可足,从盘坐的日式榻榻米上跳起来,一时间显得还不是一般的高大:“你个傻子,你对人家真心,可是不说出来有什么用?而且还这么傻,咱们是什么关系啊,你那一片真心有什么意思,别人会领情吗?”说着,她的眼圈倒是红了。

    李海听着越发糊涂了,敢情自己猜得也不对?他看着蓝映真的侧面,这个有着混血血统的美女,头发削得短短的,贴在耳朵后面,看上去很是清爽,可是眼神却是彷徨不安。李海放缓了语气,道:“我也不是非要纠缠的人,但是好聚好散,总要说得清楚吧?”

    姚诗儿又嚷嚷起来:“真真,你说不说?不说我说!”蓝映真恨得咬牙,大声道:“叫你别开口,否则翻脸了!”虽然是在叫嚷发怒,她眼睛里却泛起了泪水,声音也有些嘶哑了。姚诗儿见她动真格了,也不敢再乱开口,只是用眼睛瞪李海,还朝他丢眼色。只可惜虽然美女的眼睛会说话,李海却没学过这门外语,看不懂她想要说什么。

    蓝映真擦了擦泪水,平息了一下心绪,也不看李海,好像在自言自语一样:“你现在,麻烦也不少了,还有闲工夫护着我们吗?要是被人发现我们之间有关系,像今天那样被记者写出去,对你对我们,都不好,是不是?索性,就这么断了吧,以前的事,就当没发生过——”竭力维持的平静,说到这里却维持不下去,她的声音开始颤抖,眼睛里又开始泛出泪水,赶紧停下了说话,抽出纸巾来飞快地擦去泪水。

    勉强恢复了气息平稳,正要再说,可是却说不下去了。过往的事情,能当做没发生过吗?那些令自己想起来就要笑,当做珍宝一样保存的回忆,就能当做没发生过吗?这个男人在自己生命中留下的印记,能像黑板上的字一样说擦掉就擦掉吗?舍不得,舍不得啊!在李海不在的时候,她还能有条有理地想这想那,可是当着李海的面,哪怕不去看他的眼睛,只是感觉到他坐在自己的身边,蓝映真就已经无法抑制自己的心绪。要是不用这样子,能够痛痛快快地趴在他的身上,听着他的心跳,那该多好啊!

    她的胸口急剧地起伏着,却怎么也呼吸不到足够的氧气,能让她的气息平静下来,让她能说出想要说的话来。所谓的假面具,总有戴不下去的时候,而此刻的蓝映真,就分外感到这面具的沉重。

    忽然,李海的双手伸了过来,一前一后将她抱住。蓝映真心中一惊,她知道,如果被李海抱住,恐怕自己就再也无法坚持原来的初衷了!想要挣扎出来,可是李海的手上,好大的力气啊,她怎么都挣不开呢!还有他身上的味道,好久没闻到了,还是那么好闻,让自己浑身不知不觉就放松下来,好像泡在温泉里那样,什么力气都用不出来了。

    李海抱住她,心中也是起伏不定。他已经明白了蓝映真的所谓理由,应该还是从自己现在的处境出发,所以才想要和自己划清界限吧!从理智上来说李海也不得不承认,这确实是比较合适的方法,毕竟大家当初在一起,也说不上是多么认真的关系,稀里糊涂也就罢了,第一次在一起就是三个人,这是什么节奏?要说这种关系能正常发展,那才是怪事。既然这样,现在这种关系因为现实的考虑而终结,也是理所当然了。

    可是,人的情感,如果都能用理智来管束,那还叫情感吗?看蓝映真这模样,就知道她心里有多少挣扎,多少不甘心了!如果是内心的抉择,那又何必有泪水,何必不舍得?李海的个xing,其实也是有任性的一面的,在他看来,人活一世,为的不就是心里痛快吗,想这想那,到头来反而委屈了自己的心,这种活法有什么意思?要不是这种个xing,他也不会惹下现在这些情人们了。

    轻抚着蓝映真的头发,李海也不管姚诗儿和邰亚菲就在旁边看着,在她晶莹的耳垂边轻声道:“你倒是懂得为我想,怎么就不想想你自己?你舍得我吗,放得下我吗?想要和我划清界限,也总要等到你能心平气和说出来的时候吧!你现在说都说不出来,还怎么离得开?”

    蓝映真紧紧咬着嘴唇,不敢说话,虽然她很想反驳李海的话,却说不出来,生怕一张嘴就会哭出来!舍不得,真的舍不得啊!人生二十年,也只有在这个男人的怀里,才能感到安全和安静,自从认识了他以后,每夜孤单时心里只要想起他,就会觉得安心。

    可是,不舍得又能怎样呢?他现在身边,根本就没有自己的位置啊!哪怕仅仅是保持现在这样的关系,有机会就秘密幽会一下,也是一种很大的风险,万一被人察觉了,他或许会因此而失去现有的身份地位呢?为了自己的不舍得,就连累到他,蓝映真怎么能忍心这样自私?

    她竭力地想要恢复理智,可是在李海的怀里却怎么也做不到。要挣脱出来,一定要挣脱出来!可是她还没挥动手臂,却又被另一双手臂给抱住了,姚诗儿带着哭腔的声音在她另外一边响起来:“呜呜呜,你们两个,不要太过分啊,我也要抱抱!李海,别放开我们啊!”第九百十四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