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九百三章 信息不对称

    第九百三章

    局面进入了僵持。特种兵或者说是总参的一方不敢动手。这已经算是破天荒的奇葩行为了,他们几时会把警方放在眼里?问题是,就李海一个人站在那里,就没人能冲过去凑到凯文的身边!总不能在这里掏枪出来吧?根据情报,李海这个人似乎连枪都不怕的,曾经有多次面对许多枪口无损的记录,甚至有分析人员断定他是可以躲开近距离发射的子弹的!这要是把枪掏出来,结果还被人收拾了,脸往哪儿放?出去怎么交代?

    但是他们不动手,警方也拿他们没办法。那所长仗着背后有外交部和安全部门的力挺,也能挺直腰杆来面对总参的压力,但是让他动用手下的警力把这些赖着不走的总参人员全都赶走,他也没那底气。军警不分家,上层都是勾连在一起的,他要是把事情做绝了,以后日子不过了?外交部和安全部门也不可能罩他一辈子啊!

    于是一群雄xing激素过剩的动物,就这么大眼瞪小眼地,在定国饭店附近这座,号称是京城第二的派出所里对峙上了——之所以说是第二,那是因为第一的位置毫无疑问,是属于负责金水桥广场的那家派出所的,那地方可是咱们国家恐怖袭击事件最多的地方,警力再怎么加强都不为过。

    一片紧张气氛之中,李海忽然笑了笑,用手指节敲了敲桌子:“民警同志,咱们是不是应该继续投案自首的程序?你们立了案,决定是即时羁押还是让我的委托人先回去,这个总要决定一下的吧?”那小民警心说你的心倒是很大啊!你把总参那些如狼似虎的家伙,都当成摆设是吗?

    他看所长,所长就看那帮总参的特种兵,那帮总参的特种兵就看李海,一个个心急如焚,怎么上面还没有支援过来?李海见到这些特种兵好像要吃人一样的眼神,他心里反而笃定了,这说明他们没底气!对于这些当兵的,李海倒没什么恶感,人家只是执行命令而已,他们能知道什么是非曲直?军人从来就不是执法者,他们的使命就是成为这世界上最凶悍的杀人武器,什么正义之师都是狗屁,能打的就是好兵好军队,懂得分辨是非的就是坏军人。

    面对着自己这样超乎常识的存在,这些当兵的明知不敌,还能死撑着不退缩,老实说李海心里对他们还是有几分欣赏的。便呵呵笑道:“你们几位,既然要从警方手中抢人,总需要命令吧?在没有有效的命令之前,你们可不能妨碍警方执法的正当行为,是不是?现在都讲究依法治国嘛,军队更是讲究令行禁止,不是想怎么来就怎么来的。那个,我说的是有效的命令啊,也就是说,是能够命令警方的正式命令。”

    几个特种兵眉头紧锁,论起耍嘴皮子讲道理,他们哪里是李海的对手?而且这道理也非常的浅显,警方和他们不是一个系统的,现在人家是直接向警方投案自首,落到手上的东西要吐出来,总得有个说得过去的理由吧?警方也是讲纪律的,上级下命令对下级也有足够的约束力,相反他们总参这边名头虽然是很响,不过要人家不买账,那也就真的不买账了,又能怎样?总参就能不讲理?

    见他们都不吱声,那所长胆子也大了。他倒不知道李海是什么角色,不过这小年轻居然对着总参这帮人都能谈笑风生有理有节的,倒是让所长生出了几分雄心,自己好歹也是京城第二所,不对,甚至可以说是天下第二所的所长——人总是愿意给自己脸上贴点金的——怎么能让个小年轻给比下去,露出警服下的“小”来?当即喝令:“小黄,麻溜的,做笔录!”然后再向总参的同志们笑道:“几位,这人是来投案的,我们警方总要恪尽职守,你们非要要人也可以啊,让我的上级给我下命令呗。没有命令,那我就是接警不立案了,这可是要担处分的。”

    特种兵们眉头紧皱,但是事已至此,他们也实在想不出什么有效的办法来,只好留下几个人在这里盯着,余人退出去,赶紧用电话向上级请示。电话转到了程卫国那里,程卫国呼地一下就从椅子上站起来,凯文居然去投案了!请的辩护人还是李海!警方拒绝放弃,不肯交人!音箱失去联系了,定位信息却还清楚地在定国饭店的某个房间里!

    几条关键xing的信息点串起来,程卫国已经大体明白了事态的进展,他最关心的是,李海凭什么敢带着凯文去向警方自首?那个所长竟然敢不交人,背后一定有人在力挺!还没等他打电话确认是谁,他的手机已经响了起来。看着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号码,程卫国面沉似水,好半天才慢慢地调匀了呼吸,按下了接听键。等到他开口的时候,已经丝毫听不出他刚才的恼火了,显得一如既往地平静:“老韩,稀客啊!怎么有空打电话给我,要请我喝酒?”

    电话里老韩的声音也是爽朗开阔,就像在给老朋友打电话一样:“可以啊,你哪天有空,我请你,好酒!三十年的茅台,怎么样?”

    程卫国只是皮里阳秋地刺他一句,谁想到老韩顺杆爬上来了。转念间,已经明白了老韩的意思,他这是自承欠了自己的情了!所以才会请自己喝好酒来赔罪的。可问题是,这个情,也得看他程卫国愿意不愿意卖,卖不卖得起啊!腮帮子上暴起两条肌肉,程卫国依旧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和:“你老韩可是铁公鸡啊,今儿这么大方,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啊?”

    老韩也不笑了,肃然道:“老程,没错,是我让李海带那个凯文去投案的。这件事,我希望你能放手,让法律去制裁他,是非对错,都由法律来决定吧,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尽力去帮李海那小子吗?就是因为他最后所作出的这个决定,让凯文投案自首,很合乎我的胃口,也很让我们的老领导欣赏。老领导已经发话了,小伙子思维够开阔,这件事办好了,也有助于提升我们的国际形象。老程,你应该知道老领导的脾气,他可是轻易不发话的。”

    程卫国的眉头顿时拧成了川字,他可没想到,李海能让这位老韩给他提供支援,更没料到老韩还为此说服了老领导出面。那位老领导,虽然是国家安全战线上的元老,和军方不是一个系统,但是对他程卫国也多有提携之恩,最重要的是,他的权威丝毫不亚于程老爷子,年纪还要小一些!

    只是片刻的沉默,程卫国就笑了起来:“一点小事,还用得着惊动老领导吗?老韩你也是的,你跟我说一声不就行了!好了,这件事我知道了,我马上让我的人都撤回来,案子怎么审,就让法律决定,我不cha手!可有一样,要是这案子审理得不公正,我可要找你说道说道。”

    老韩那边,虽然是很有底气的,可是对于程卫国,他也半点不敢小看,这位可是凭着实打实的战绩,在国际上博得了中国虎的称号!让一头老虎低头吐出嘴巴里的猎物,有那么简单吗?听见程卫国这么爽快地表态,他也是松了一口气,很是诚心地道谢,刚要挂了电话,看到旁边的老李对他挤眉弄眼的,老韩才想起还有一件事:“对了老程,那个,我上回托你找的人,你找到了吧?就是跟我老战友家那小子有婚约的那位。”

    程卫国听到这话,眉头一挑,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语声却是依旧平静:“哦,是啊,联系上了,人家还说了,最好能提前见一见,现在年轻人想法都多,选择面也广,既然都回来了,能早点就早点吧,二十年的约定,一面都没见过,这心里也没底啊!老韩啊,不是我说,你那老战友怎么会这么做呢,好歹小时候也让两个小家伙培养一下感情啊是不是?”

    老韩看了老李一眼,老李也是无奈地摊手,他又何尝不惦记着?可是这十多年来,他都是隐姓埋名为国家服务,到现在连真实身份都没告诉过李海,依照保密条例,他现在都不能公开自己的身份呢。而这个婚约一旦提前公开,岂非就将他自己的身份也宣示于众了!至于寻找老亲家老战友,最后居然会从程卫国这里找到线索,他也是始料不及,也是前不久才从老韩这里得知的。没办法,**们这一行的,保密是头等大事,尽管关系再亲密,违反纪律的事情都不做,否则就要多长个心眼,小心会不会泄密了。

    好在,程卫国看样子态度还不错,这事上总愿意帮忙。这也没有令老韩多惊讶,到了他们这个层面,很多事情公私要分开,不能混为一谈,否则就被人瞧不起了。不管公事上是什么立场,私人关系总是能说得过去的,他为了老战友的娃娃亲去托人,人家都还得卖他的面子。

    不过,这一次就有点不好说了,老韩斟酌了一下,还是道:“这个,说起来有点对不起人家,不过我那个老战友的孩子,有点花花,也不成器啊,我老战友想来想去,还是不能坑了人家好闺女,是不是这个道理?”他忍着笑,看了看老李那苦瓜一样的脸色,才道:“麻烦你,先把这层意思给那边说一下,就说我这个老战友,是打算退婚了,要见面呢,也得先把这个立场明确了,要不然人家当面拿鞋底子抽他那张老脸,他也没话说。”

    老李的脸色,已经从苦瓜变酱瓜了,要不是这电话还在打着,他都想照着老韩屁股上来一脚!第九百三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