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八百九十四章 背后有人?

    第八百九十四章

    李海还没飞出五百公里,塞伯就和他联系上了,电话里好一通抱怨,听得李海烦心,差点借口飞机上的设施不好,直接把电话给挂了。说起来塞伯的抱怨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李海和他已经达成了合作,双方也算是比较默契了,刚刚抓获了一大堆恐怖分子,塞伯正指望拿这事大肆炒作一下,做一篇好文章出来,给最近备受质疑的法国警方恢复一下名誉,顺便也让他自己的屁股底下降降温。

    问题是,这些都离不开李海的配合啊!结果李海倒好,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电话打过来的时候人都飞出大溪地的空域了。这让塞伯情何以堪?说实话,李海要不是乘坐伊丽莎白的专机离开,他都未必能顺利走掉,经过了连续的恶***事件之后,大溪地的机场安检空前严密,起降的航班也减少了一大半,任何从这里登机的人,身份都必须经过警方的再三核实。试问,塞伯能允许李海从他眼皮子底下轻易溜走吗?

    等塞伯抱怨的差不多了,李海才挠了挠耳朵,道:“抱歉了,不过我有必须尽快回国的理由,具体的理由我现在还不方便透露,倒不是信不过塞伯警官你,而是这电话恐怕不安全。不过,你也不需要着急,相信过不了多久,我就能光明正大地通知你了。”先给塞伯吃了颗定心丸敷衍着,李海随即又很“大度”地表示,在大溪地落的那些歹徒,任凭他自行处置,要怎么摆布都行,哪怕法国警方的媒体公关部门搞出再离谱的说辞,李海这边都会尽力帮助他们把话给说圆呼了。

    塞伯要的不就是这个嘛?他刚听说李海已经飞离大溪地的时候,当真是大吃一惊,还以为李海对自己又有什么不满呢。说起来也是他自己心虚,大溪地一个晚上出了好几次恶***事件,警方受到的责难又升了一个等级,这当口要是李海再以大西洋号事件受害者的身份,向法国警方开一炮,他塞伯下台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搞不好连同他背后力挺他的大佬都得跟着一块倒霉。

    听说李海态度还算好,还同意继续帮助自己维护法国警方的名誉,塞伯已经是心满意足,至于李海急匆匆地回国到底是为啥,他才没兴趣知道,只要不是和他有关的就好——当然,十几个小时以后,塞伯就不这么想了,尽管不敢直接痛骂李海,却也关起门来扎了好几个李海的小人才算过瘾。

    应付完了塞伯,伊丽莎白那边也联系过了,伊丽莎白倒是没啥好说的,只是告诉李海要随时保持络畅通,凯文现在人在京城,他的联系方式基本上都会受到限制,只有这个塔佳专用的聊天软件,才能说得上是比较可靠的,即便被人截获了,没有塔佳自己的解码程式,也无法解读出来。

    唐瑛也和丛惠联系过了,令李海有些意外的是,丛惠的能量似乎比他想象的要大很多,居然连磕绊都没打一个,马上就拍着胸脯表示,让他等好消息吧!还说什么,咱们也不是好欺负的,别以为姓程的就能一手遮天!听得李海云里雾里,心说难不成我还是个太子党之类的遮拦人物,只是我自己不知道而已?我擦这是小说里才有的情节吧!我爹应该是我亲爹吧!

    他越想越不靠谱,赶着又给老爹打电话,谁知道老爹居然出差了,一时半会联系不上,李海一头雾水,心说老爹不就是在港务局干个小科长吗,出差就出差吧怎么还不开手机?好在丛惠告诉他说不用担心,大概是在飞机上,等落地开机了再和他联系,李海才安心。

    看着他在那被丛惠糊弄,唐瑛心中偷笑。她心里清楚老李的身份,那在国内的情报界和外交界,也算是一号人物啊!而且,他的老战友和老上级,那位韩先生,更是真正的根正苗红,手中的权力比起程卫国来也是只高不低,唯一差的大概就是人家老爷子已经不在了,程老爷子人还在,退下来而已。现在事情闹得越来越大,从李海的船到了塞班岛的时候,老李就已经进京去找老韩说话了,这背后使得劲可不小呢!不过,碍于组织纪律,老李的身份还是不能透露给李海知道,唐瑛也只能装闷葫芦了。

    所以说,唐瑛接下李海的任务,去联系国内的情报人员时,也是很有底气的,李海自己的老爹就是这种高层呢!虽说是退下来了,不过这种算是退而不休吧,还是处在档案内,一旦有需要照样启用。比方说现在,就是属于“有需要”的时候,说实话李海和程卫国之间闹到这种程度,已经算得上是有可能危害到国家利益了,上头那些大佬同样需要掌握情况,这才有了老李进京,和李海在塞班岛上被本国的情报人员安排调查等等。

    几头都搞定了,李海才坐下来,和朱莎、朱贵樱一起研究法律问题。不说不知道,一说吓一跳,这个案子即便是仅仅限于法律领域,涉及到的问题也是一点都不简单!单单是管辖权,就让李海很是头大,因为随着近几十年来国际形势的变化,反恐成为全球xing的难题,相关的国际公法也有了很大的发展,用传统的国际法则都没办法衡量。

    现在凯文要自首,首先用什么罪名?经过朱莎和朱贵樱的商讨,气氛说不上多么友好,两位美女似乎一点都不给李海面子,依旧是那种碰到一起就火星四溅的模样。商讨出的结果是,不能一上来就用涉及大西洋号恐怖事件的罪名来自首,这只能留到后来,免得没办法去应付法国警方的引渡要求,事情可能会变得不好控制,不利于李海和程卫国扯皮。朱莎和朱贵樱的观点是,让凯文以洗钱的罪名自首!

    李海稍稍一想,就为此叫好。这个罪名确实也是凯文的罪行之一,为恐怖组织提供资金和洗钱的渠道,本身也是恐怖主义的罪名,但是相对而言就没那么严重了,最主要的是即便在我们国家,这个罪名也不会判处死刑,这可以减少凯文的顾虑,也减少司法机关控制的力度。况且,目前现实状况,法国警方在李海的指引下不断追索,已经从金融管道的方向接近了凯文本人,他用这个罪名去投案,也便于法国警方搜集和提交相关的证据。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法国警方对李海确实比较忌惮,但是人家也是有自己的诉求的,万一一个火候没掌握好,玩脱了怎么办?索性就顺应法国警方的侦查方向,用洗钱的罪名去自首,这样比较好掌握。

    单从这一点,李海对于自己的律师团队就信心大增,眼光在两位美女大律师脸上晃来晃去,真是心中爱惜得不行,像这样又漂亮又有才,和自己还都有了肌肤之亲的美女大律师,说出去叫人羡慕成啥样了,自己居然一次就有两个!这真是几世修来的福气!

    朱莎正眼都不来看他,只顾低着头,在便签本上写写画画的,只是细看的话,那写的东西可有点不知所云;朱贵樱则是平素那种娇媚美艳,勾得男人心痒痒却又摸不着边的美模样,冲着李海笑道:“怎么样,知道自己还有很多要学的了吧?放心,老师会好好教你的哦!”一边说,一边将带着橡皮头的铅笔咬在嘴角边。

    李海心说你这好好说话!他偷眼瞥了瞥朱莎,见朱莎的笔头似乎晃动得更加急了,不敢大意,忙转移话题:“自首的罪名就定洗钱了!那么接下来我们要定一下辩护策略,法国警方肯定会坚决要求引渡的,我们需要争取一定的时间,但是又要保证引渡的可能xing一直存在——”

    他还没说完,就被朱莎打断了话头:“这些东西我们都有数,拖延时间对于律师来说可以算是基本功了,涉及到国际引渡的案子,哪怕一切证据都齐全,想拖个两三年都没问题。我倒是担心另外一个问题,凯文在国内被羁押期间,他的安全能不能保证?”换句话说,会不会被程卫国暗中灭口?

    李海笑道:“这个不成问题,一来我也会想办法,二来凯文自己也不是好惹的,他敢于亲自跑到京城去,和程卫国之间的关系一定不简单,假如程卫国莽莽撞撞做掉了他,说不得就要引火烧身。当然,这方面我会和凯文交代的,至少要让我们能掌握最新的情报。”

    朱莎和朱贵樱都知道,这方面她们就没发言权了,只是心中奇怪,李海这家伙在学校里也不见怎样出色,怎么悄没声息地就搞出这么多事来,居然和国际恐怖分子还有勾连!话说回来,要是李海是一般的老实学生,又怎么可能和她们这样的美女老师扯上关系呢?

    又讨论了一些相关的法律问题,说得差不多了,李海正准备让大家都先休息一下,回到京城说不准就要连轴转了呢,却被朱莎叫住了。她踌躇了一下,似乎觉得自己要说的话不太好说出口,不过还是说了出来:“这个案子中,倩倩的问题肯定也是绕不过去的,你准备如何处置?”第八百九十四章完

    【作者题外话】:大家晚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