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八百四十九章 吓不死你

    第八百六十九章

    俩人保持着很亲密的姿势,走回原先的房间里。刚一把门关上,艾达就急忙摸出腰间的对讲机,急促地叫了起来:“所有人注意,所有人注意,有人潜入进来,冒充了我们的人!所有人注意,所有人注意,警号——”她说到这里,稍一犹豫,有点不知道该如何描述那两个人的特征。最方便的办法,当然是去找到被替代的两个本尊,知道他们的警号,然后趁其不备设下埋伏,一举擒获,可是,这需要时间,而且有可能会惊动刚刚离开的那两个人。

    要知道,这里不是警局,而是医院,医院的设计,本来就是为了方便进出,各种通道四通八达的,这两个人只要走出了这一块被警方征用的区域,随便换个装束就能消失在人群中。就算是调出了之前他们进来时的视频记录,也很难起到作用,有很多办法可以规避视频的拍摄,比如随便遮住脸,比如用简易的化妆术改变脸部的几处明显特征,都能轻易做到。

    正在这时,李海适时地cha了一句话,报出两串数字来。艾达一听就知道,那正是警号,而且不是本地的警号,是来自法国总部的特警的警号,这一次在这里的警员,多半都是属于这个序列的,宪兵反恐特勤组gign人数不多,只能是用在刀刃上。她有些惊异地看了看李海,很好奇他是怎么记住的?更好奇的是,他是怎么判断出,那两个警员是被人冒充了?

    原本,艾达是抱着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的心理,才发出警示,她并不太确信李海的话,不过这种事,小心没大错,哪怕李海弄错了,也不过就是忙活一场而已,这么多警员在这里,动一动也没什么,权当是演习吧,还能振奋一下士气呢。不过,当李海一口报出了两名警员的警号之后,艾达就基本上可以确信了,李海确实是发现了那两名警员,有什么异样,要不然他没事做,去记两名警员的警号做啥?

    将那两串警号报上去,她的上级显然也很重视,当即叫人确认,很快就听到对讲机里传来急促的对话,哇哇乱叫,李海也听不懂,不过他并不担心出什么乱子,自己及时发现,连警号都报出来了,现在这里这么多警员,就是负责医院这一块,尤其是叶莫夫的保全工作的,他们要是还搞不定的话,那法国警方就不是用吃白饭能形容的了,那真的可能是从根子上就跟恐怖分子是一伙儿的了!

    不出所料,虽然是经过了一阵忙乱,期间没准还有点小损失,不过几分钟之后,艾达的脸上就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她转过身来,笑盈盈地看着李海,道:“这可多亏了你,我们抓住了那两个歹徒,虽然现在还没有开口说话,但相信可以从他们身上,找到更多的线索。至于那被打晕的两名警员,我们也找到了他们,伤势并不严重。我想,你的举动,甚至可以为你赢得一枚勋章呢。”

    李海哪里会在意这种勋章?想要的话,凭他的身手还有神通,要什么勋章没有,花点功夫的话,弄个英女皇册封的爵位,估计也不是多大的难事。他摆了摆手,道:“那些以后再说,我也是帮自己,才会这么做。这件事,恰恰可以说明,我们双方的合作,是有价值的,艾达小姐,你觉得呢?假如你们的上级,好比那位塞伯警官,非要强调我必须服从你们的一切安排,你们也就没办法借用到我的力量了。说实话,看到你们刚才的表现,我对于你们警方能否妥善地处理好这次恐怖袭击事件的善后,表示悲观呢。”

    艾达脸色有点不大好看,她沉吟了一会儿,才道:“李先生,我认为,你这样的态度,对于我们双方的合作,也并没有太大的好处。既然是要合作,我们双方都应该对对方多一点信心,多一点合作的姿态!实不相瞒,我已经带来了好消息,你想听吗?”

    她看着李海,指望从这家伙的脸上看到多一点软化的表情,可惜令她很失望的是,李海还是那副老神在在的样子,似乎根本就不在乎她带来的消息,对他自己是有利还是不利。艾达心中不爽,却也知道,李海估计是吃定了他们法国警方的立场了!不由得暗骂那位搞不清状况的塞伯警官,把李海这种人当成没背景没见识的小老百姓一样吓唬,这家伙是不是在巴黎欺负外来人欺负得习惯了?

    知道李海胸有成竹,艾达也不再卖关子了,便道:“我的上级确认,因为你能够让叶莫夫开口说话,我们警方需要你的帮助,所以可以合作。没有意外的话,我们需要签一个简单的协议,说明我们双方的义务,当然这不是合约,只不过是备忘录而已,便于以后出现扯不清的情况时,好分清责任。”她摸出几张纸来,放到李海的面前,还特意翻给李海看,每一条款,都用中法两种文字写得清楚。

    李海拿起来,一眼扫过去,就将所有的内容都印在脑子里,不由得冷笑起来:“艾达小姐,你明知道我不懂法语,这么几张纸放到我面前,我怎么知道上面写的意思确实是一致的?按照道理,我需要找我的律师和我自己请的翻译,确认文本以后,才能决定是否签字。”

    他倒不是刻意刁难,而是搞法律的人,就得有这种意识,将来要是扯皮起来,这就是依据,要是这原始凭据就出了问题,那以后岂不是吃亏吃定了?

    艾达皱了皱眉头,所以说全世界的警官都不喜欢律师,就是这个道理,忒麻烦!她还想说些什么,房门开处,刚刚那个塞伯警官又走了进来,脸上带着不悦的神情,冲着艾达叽里呱啦地说着法语,李海一听就不爽了,这家伙说的也是法语,还被某些民国文人吹捧为世界上最好听的语言,可是听上去怎么就跟鸟语一样?慢着,说是鸟语太抬举这家伙了,很多鸟儿叫起来比这丫的话好听多了!

    他把手中的签字笔倒转过来,敲了敲桌面,不紧不慢地看着那塞伯警官,道:“假如你们说的事情与我无关,就不要在这里打搅我,假如你们说的事情和我有关,我有权要求翻译,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塞伯推开神情窘迫的艾达,走到李海面前,用食指敲着桌面上的那几张纸,大声地用蹩脚的华语叫了起来:“泥孩先生!我们警方已经做出了让步,你为什么还不快点签字!你到底有没有合作的诚意!”

    你家孩子才是泥孩呢!你妹就是泥煤!你娘——算了,咱就算是肚子里骂人也有点德行,不骂人家上人。李海冷哼一声,道:“这种字,我没法签,我需要找我的律师。要不然,合同文本我来出,全部以中文写成,以中文为准,这样行不行?那我就可以马上签字了。”

    塞伯也不知道被李海的“无理”要求触动了哪根神经,恼羞成怒地大叫大嚷起来:“泥,泥这个没教养的肿国人!法律文本,当然要两国文字,否则怎么能合法有效!你的法律老师,是怎么教泥的!”一边叫嚷,一边挥动手臂,唾沫星子都飞到李海的脸上去了。

    李海这下可受不了了,你丫的既然也知道法律文本要两国文字,为啥在我没确认文本的前提下,就直接弄过来叫我签字?那我要找律师和翻译来确认两种文字的文本意思一致没有偏差,这也是法律界的常规吧,怎么到你嘴里就成了没教养没诚意了?最最不能忍的是,这混蛋竟然诋毁自己的法律老师!李海的法律老师,那就是朱莎和朱贵樱,这两位大美女不但教给李海法律知识,帮了他很多忙,还都用她们的美丽容貌和身体,带给李海极大的愉悦,彼此间有着深厚的感情牵绊,这李海怎么能忍!他自己哪怕在肚子里骂人,都没有骂到塞伯的老娘身上呢,这塞伯可以说是动了他李海的逆鳞!

    “注意你的用词!假如你的中文学的不好,就找个学得好的人教教你,假如你是故意这么说的,那么我可以告诉你,塞伯先生,塞伯警官,我认为你有利用我不懂法语的弱点,对我进行合约欺诈的嫌疑,假如你们警方不换人,不将你遣送回原籍,排除在这次行动之外,那么我将拒绝合作。”

    他站起来,看着那塞伯的脸,眼神一瞬不瞬地瞪着对方,慢慢地说出来,之所以说的很慢,就是怕这塞伯还是听不懂。还好,塞伯警官对于中文的听力估计还不错,从他脸上扭曲的表情就可以看出来了。他看上去非常愤怒,旋即却大笑起来:“泥孩先生,泥太狂妄了吧!你认为一个国家的法律机构,会屈从于一个外国平民的威胁吗?泥在做梦吧!”

    李海听了他的话,忽然也笑了起来,笑声中,他轻飘飘地抛出一句话:“是吗?假如我能让你们另外一个高级警官,比西蒙更高级的那种,也对媒体承认接受了恐怖组织的资助,为他们暗中提供帮助,你觉得这样的国家法律机构,会不会屈从于我的威胁呢?”

    正在狂笑的塞伯,笑声骤然中止,张大了嘴巴,看着李海,眼神中尽是不可置信和恐慌!第八百六十九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