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七百五十四章 花痴光环

    第七百五十四

    文素正没好气呢!她现在也说不清自己对李海是什么情绪了,几次吃瘪,却又说不有多恨,毕竟李海对她并没有多么狠的手,也没有恶形恶状地把她怎样。可以说,即便是敌对的立场,也是个叫人喜欢的敌人。再加他和赵诗容的特殊关系,文素就有种想要接近李海的冲动。

    这刚被李海结结实实调戏了把,她肚子火发不出来,恰好被这不速之客给勾到了,甩手把香蕉皮给丢了出去,嘴嗔道:“需要帮忙,帮忙当垃圾桶啊!”这丢的还真准,正中那男人的面门!那男人正朝这边走呢,被这丢中面门,满腹猎艳的心思都变成了燃料,烧的烈烈作响,冲着这边奔过来。

    只是,这圈都被保安围住了,他哪能过来?离着李海这边还有五米,就被尽职的保安拦住了,冲了两次才发现不对劲,意识到自己大概是撞铁板了。尽管心中还有些不忿,不过国人的特xing多半都是窝里横,旦走出国门,不自觉地就缩了节,这男人也不例外,在之江他或许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不假,可是在这里他就没什么底气了,嘴里嘟囔着,脚却向后转,不会就溜得老远,又去兜搭别的美女去了。

    文素被这人的表演,倒是消了不少气xing,横了李海眼,道:“李总,太没风度了吧。美女主动请你跳舞呢,社交也要应酬吧。现在垃圾已经按照你的吩咐丢掉了,作为报酬你能赐小女子支舞吗?”

    这,李海对她倒是另眼相看了,尽管早就知道文素不是那种条道走到黑的类型,该服软的时候就能服软,可是也没想到她竟然能做到这种程度!时间也想不到什么拒绝的理由了,果然是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烈女还怕缠郎呢,要是女人真能拉身段来追男人,还真是不好应付啊!

    当然,不好应付归不好应付,李海也不准备就这样就范,跳支舞是不难,后面的麻烦就接踵而来了,要当着朱莎的面和朱贵樱跳舞,以及当着朱贵樱的面和朱莎跳舞,还有当着朱莎和朱贵樱的面和王韵跳舞,这种事情李海想想都难啊,现场可能风平浪静,事后不知道要费多少口舌去解释!单单是为了和文素的支舞,值得吗?

    神念转,将神力光环打开,其中只有少许钱神神力,主要都是文神的神力,让李海浑身顿时充满了文艺的清贵气质,衬着篝火的光芒,眼中带了几分忧郁。看得文素和周围的女人们都有点傻,好端端的,李海怎么忽然忧郁起来了?

    和充满腐蚀和控制力的权神不同,因为文神已经陨落多年,李海又经常用文神力调理自身,所以运用这种神力更加熟练,不虞会发生暴走之类的情形。只是他初学乍练,自己都没料到,在这种轻松放诞的海滩条件,忽然冒出文艺男的忧郁气质,对于女人有多大的杀伤力!

    只顾着眼望腾腾篝火,悠然道:“素总,对不起,看到你邀请我跳舞,不由得就想起了当年——不好意思,我恐怕没有心情跳舞。”

    文素心弦颤,看着李海忧郁又寥廓的眼神,心中有种将他搂在怀里的冲动,忍不住就问道:“你想起了容容?当初她和你这样跳过舞吗?”

    赵诗容?李海心说自己那时候还是刚刚冒头的小丝枚,哪有机会和赵诗容跳舞?不过看文素这样子,似乎非常吃这套啊,那还不赶紧就坡驴:“往事不堪首——素总,我们喝酒吧,别跳舞了。这里的果酒似乎很爽口的。”说着从旁边的酒水车抓桶椰子酒来,送到文素的面前。

    文素横了他眼,自然而然地接了过来,仰头喝了口,然后抹了抹唇角,忽然觉得自己应该更洒脱点,笑道:“好吧,那今天就不玩什么跳舞了,你想喝酒是吧,我陪你喝。”

    李海刚抓起另外桶椰子酒,看着文素有点发愣,这女人这么好说话?是不是另有阴谋?没办法,文素给他留的印象实在是不怎么好,只是这女人背景深厚,大家也没走到那你死我活的份,他才直容忍。怎么今天忽然把出这样温柔面孔来了?不得不说,温柔真是女人最大的杀器,就连文素这样对于李海称不任何好感的女人,这么看都觉得顺眼了不少,才发现她居然也算得是美女枚呢。

    朱贵樱坐在李海旁边,反应迅捷,看文素这架势,就知道铁定又是被李海给迷了,心中暗自咬牙,这招蜂惹蝶的冤家!也不知道是怎么修炼出来的,居然在这种场合,说忧郁就立马忧郁了,甚至连朱贵樱都觉得心疼呢,只想把李海好好呵护番。可是,冷静想想,其实李海什么都没说啊,光是用含糊不清的言语,外加忧郁的眼神,就好像球场的假动作样,把这些女人都给晃晕了。

    看看这些女人的眼神,就连梁遥,直对李海十分抗拒的,这时候都在偷偷地看着李海,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叫朱贵樱心中怎么能不恨?她尤其注意看朱莎,看她对于李海是什么反应,只是令朱贵樱非常意外的是,朱莎居然行若无事,照旧在烤她的食物,顺带应付已经快要等不及吃烤椰子的伍芊芊小朋友。

    殊不知,朱莎刚才也样,被李海的言语和忧郁神情给震撼到了,只是她的情形特殊,和李海的关系,在她心中属于最高的机密,对此加以掩饰都已经成了意识的反应,所以在现场的女人中,数她恢复得最快,朱贵樱都比她慢了线,等到朱贵樱反应过来,开始观察周围人的时候,哪里还能抓到朱莎的破绽?

    文神力这东西,用在男女情感方面,本来就是大杀器,从古到今人们传达感情,都是通过语言文字,才能让两颗心相互连接。这也是文神早已陨落的缘故,否则要是文神还在,李海能够运用文神的神通的话,那真是大杀四方,情场无敌绝对不是神话!饶是如此,仅仅能够产生妙笔生花效果,也足以让他的信件变得震撼人心,字字句句都能牵动远在大洋彼岸的赵诗容的心灵了。

    于是,这堆的主题,迅速从跳舞变成了喝酒,岛特有的椰子酒,口感甜爽又不头,灌去就跟饮料似的,虽然大家也都知道后劲很足,不过人都是只顾眼前的,谁管后劲如何?顷刻间就好几桶去,酒量不好的如王韵,直接就趴在李海的大腿不起来了。

    李海是正好,这样就再没有人会邀她喝酒了。只不过,文素似乎喝得有点来劲,跪在李海面前的沙滩,看着李海的眼睛,脸的花痴相:“李海,我要是能早点遇到你,就好了。容容不要你,我要你啊!”

    梁遥吃惊地拽她,文素甩手打开,不管不顾地追着李海问:“要是我在容容之前遇到你,你会不会选我?”

    对于这种近似借酒撒风的言语,李海概不当真:“素总,喝酒喝酒,什么谁选谁的,缘分天注定,没那么多好假设的,旦错过就不会再来啊!”

    天晓得,他只是随口胡诌应付文素而已,文素却好像被戳中了心中某个柔软的部位,痴痴呆呆地念叨着:“错过就不会再来,错过就不会再来——我错过了吗?再也不能重来了吗?”好死不死,也不知道是谁点歌,喇叭里放起了首老歌“有多少爱可以重来”,文素跟着哼了会,眼泪水忽然就流了来,举起手中的酒桶大灌两口,哇哇哭了起来。

    梁遥狠狠瞪了李海眼,抱着文素到边坐,低声安慰,文素也不搭理她,就是个劲地哭。李海看得也有点发傻,这是什么效果?我不过就是信口胡诌了几句酸词儿啊!还是钱神给他解惑,告诉他:“小子,你现在可是带了九成的文神力光环,那家伙最是直指人心,你现在无论说什么话,都好像天心月色,照在每个人的心中,映射出来的,都是每个人心中的月亮罢了,岂能不动人心?——不要对本神产生这种鄙视的念头,这话也是当初那文神和本神炫耀神通时说过的,本神只是照样转述而已,要鄙视,你也鄙视那文神去。”

    李海这才明白,心中惊叹,原来文神竟然是泡妞之神啊!看这几句话就能弄哭个女人的本事,要是文神还在,那得多强悍?是不是勾勾手指头就能迷倒大片?当然这种念头,立刻遭到了钱神的迎头痛击:“要不是本神的神力为你垫底,你现在早就是身穷酸味了,哪里还能迷倒什么女人?也就是那等痴妇,才会生出这等倒贴的念头罢了!”

    李海讪讪,被钱神直接驳倒了,想来也是啊,要不是自己身带着钱神的神力,单纯以文神力见人的话,杀伤力果断不会这么强悍了,穷酸文人就算文再好,又能感动多少人呢?就算感动了,有多少人能不顾现实的残酷呢?

    过神来,总之现场是被他秒杀了,不光是文素败退,就连始终在他面前保持着矜持和神秘面孔的伊丽莎白,也为之动容。她走过来,坐在李海的面前,用手中的酒杯和李海鹏了,自顾自喝了口,道:“李先生,我对你的求婚,现在仍旧有效哦,你不考虑吗?与你只能怀念,却无法接近的那个女人相比,我不认为自己会比她差啊。”

    李海还没答,腋已经被朱贵樱拧了把,疼得他差点叫出声来,心中好冤!尼玛这文神的神力光环,别名可以改叫花痴光环了吧!第七百五十四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