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七百四十章 国家从未抽象

    第七百四十

    李海有些惊奇,居然是他开口?而且这表现,点也不冲动啊!当即留了个心眼,这俩人摸到这里来,恐怕就是为了吸引自己的注意力,好跟自己接头吧?旁凯瑟琳虽然还是戴着墨镜,不动声色,不过李海能感觉到,她的状态也在发生变化了,就连王韵,也觉察到不对,有点紧张地看了看李海,又看看自己还在儿童泳池里扑腾着的小女儿。

    “哈哈,好啊!”李海忽然笑了笑,站起身来招手,两个服务生颠颠地跑过来听候吩咐。李海指了指那两个男人:“这两位客户,并不是头等舱的乘客,带他们去头等舱的服务室休息,待会我来处理。”服务生吓得脸都白了,居然被不是头等舱的乘客,混到头等舱专属区域来!这对于服务型的公司来说,算得是巨大的事故,旦被别的头等舱乘客投诉,他们弄不好能连饭碗都丢掉!相比之,被老板抓到还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因为这还在老板的控制之内。

    俩人急得去就要拉人,李海却摆摆手:“不要紧张,我相信这两位也是有朋友在头等舱住,所以才能进来的,是吧?好好带两位到服务室,请他们登记头等舱的担保人,然后我会来处理的。别惊扰到了别的客户!”

    最后句话,算是把两个服务生给镇住了,也明白,现在这局势,老板还有可能对他们开面,要是真的弄到别的乘客也被惊动,出来投诉的话,那才真的是不可收拾了。只好收起对着两个不速之客的痛恨,恭恭敬敬地请人。俩男人对视眼,也不多说,安安静静地跟着去了。

    “凯瑟琳,照顾好她们母女!”李海轻声吩咐,凯瑟琳点了点头,也轻声道:“老板,我想那两个应该是你们国家情治部门的人,看得出来那种风格和训练!”这并不是胡扯,各个国家对于间谍的训练,都有独到之处,不是干这行的或许不知道,干这行的就会非常熟悉,种种蛛丝马迹都能看得出来,当然将计就计故布疑阵的情况也不少。

    李海对她多看了两眼,想不到这个泰勒家族的小外围人员,居然还挺专业的哈!这就是专业的重要性,钱神神使自然是神通广大,不过专业知识也不是光用钱就能买到的,像这种情报专业的知识,般人到哪里能学到?

    他安慰地拍了拍王韵的手,觉得落手有些冰凉,显然王韵是真的担心了:“放心,没事的。这种情报人员,厉害的都是没暴露的时候,现在他们自己主动站出来和我沟通,那就没什么好怕的了,肯定是需要我的配合和合作。”他也有点没说,去保加利亚的那次,接触的全都是各国的顶级情报人员间谍,所谓英雄见惯亦常人,家里就住着三个搞情报的呢,李海怕什么?——其实是四个,只不过李海直不知道自己老爹也是干这行的。

    走进服务室,将室内的人都赶出去,李海关门,好整以暇地坐来,看着面前这两个:“现在只有我们几个了,有什么话就说吧。”

    “李海先生,在索菲亚,我们也是后援团队中的成员,只不过我们没见过面而已。”第句话,就让李海不自觉地坐正了姿势,那次的经历,到现在李海都记忆犹新,可真是刺激啊!尤其是从奥地利翻越雪山到匈牙利的那段,遭遇伊丽莎白的追杀,结果他个人反杀去,将整整三组人全都留在了那终年冰雪纷飞的山顶,现在想起来,还是让李海很有点追忆。

    关于这件事,始终是秘而不宣,因为牵涉到国际顶级的战略调整,北斗覆盖欧洲这种事,对于前欧洲的防务体系,以及这个体系的领头羊米帝,那是绝对的挑战,绝对绝对的敏感神经,当时光是在李海手,就杀了米帝外围的间谍十七人,俘虏了伊丽莎白·泰勒这样的重量级人员,别的战线就不用说了,前后数年的谈判中,谁知道有多少人在无声无息中死去?能说出这件事,又能找李海,对方的级别是毋庸置疑的。

    当然,李海也不会因为这么点,就轻易相信,他虽然不是这个专业的,不过秘密战线中的争斗波诡云谲,身边人都不能相信,遑论陌生人?“你们怎么证明你们的身份?”

    俩人对视眼,双手摊:“我们无法证明,因为我们没有携带任何证件,或许到了大使馆,通过保密线路可以求证,不过那对你来说也没有意义。李海先生,说我们的任务吧,我们这次船来,主要是监视你和伊丽莎白·泰勒的联系,不瞒你说,泰勒在京城被羁押和审讯期间,我们曾经参与过对她的审问,当然,她不会知道我们的存在。”

    连泰勒在京城被羁押和审讯都知道?李海皱了皱眉头,这件事当时他没有cha手,是驻保加利亚的谈判代表团接手的,貌似程卫国当时也有参与,只是到现在,才几个月的时间,自己和程卫国已经走了不同的道路,也不知道将来会怎样。——世事难料啊!

    李海挥去脑中多余的想法,淡淡地点了点头:“还是不足以证明你们的身份,不过算了,你们的任务和我有什么关系?如果是想要问我和伊丽莎白的关系,我只能说,现在我无法答你们。”

    冲动男——好吧,其实看起来也不是那么冲动——沉声道:“李先生,我们不是怀疑你,当初是你把泰勒交给我们的,秘密战线的规则或许你不了解,我们关注的是信息的传递,人的立场反而是次要的。但是,泰勒的动向让我们很迷惑,她到国内来,给我们的说法是想要和你进行商务面的合作,可是我们怎么都看不出来,你有什么资格参与这种合作,即便是你手能掌控的资产很多,但是那些也未必需要国际资本的介入。李海先生,我们想要你解答这个问题。”

    李海心说你们倒是有眼光,眼就看到这个关键!直到现在为止,李海都对泰勒的计划不大明白,他相信泰勒所说的,想要通过和他的合作,从国内的传统医学中吸取精华,在新代的医疗卫生标准争夺战中占据领先地位,不过这就是全部吗?李海怎么都不能相信,只不过他从没接触过这种顶级层面的竞争,所以没办法判断真假。——确切地说,我们国家现在在国际竞争中真正的短板,就是在这个层面,通过官僚体制选拔出来的精英,对于这种资本领域的顶级角逐,根本就缺少足够的经验,所以国企坐大,国家资本的坐大,也是在所难免,否则的话我们根本就无法竞争。

    也是这种状况,让李海在和泰勒的合作谈判中,实际是处于某种劣势地位,他只是被动地等着别人来选择他,而旦欧洲十字剑联盟退出,他面对泰勒的时候,就很少有筹码能拿来讨价还价,几乎只能选择接受或者不接受——要不是他的情况特殊,又极力保持自主xing,恐怕就连“不接受”这个合作选项都没有!

    板起脸来,李海道:“抱歉,我无法答你们这个问题。”

    那两个男人脸色有点不好看,不过还是保持着耐心:“李先生,请你理解,我们不是在怀疑你什么,而是如果泰勒出手,这定是涉及到真正的国际资本战略层面,我们需要足够的情报来评估其危险性。你要明白点,假如我们认为这次合作会危害到国家安全的话,我们定会通过我们的途径叫停你们之间的合作。所以你应该主动和我们接触,来说明其中的关节才对。”

    这已经有点带着威胁的口气了,不过李海也不生气,双手摊:“我知道你们有这种能力,不过我还是无法答。你们也说了,这是涉及到国际资本战略的事情,那我当然只能告诉能涉及到这个层面的人,你们到现在,连身份都不能证明,我为啥要告诉你们?也别说什么国家安全的,这就是生意,人家投资到我们国家来,还是和我们合作,我看不出这能涉及到多少国家安全,倒是国内的既得利益者,他们的财产安全恐怕会被威胁到吧?所以你瞧,我有足够的理由,怀疑你们的动机,未必就是为了国家安全,对吧?”

    冲动男终究还是冲动了把,伸手把薅住李海的领子,怒道:“我警告你不要太嚣张!这是国家大事,你这么满身铜臭的,是不是欠收拾!想想你的家人,都为国家作出了多少贡献,你就不脸红吗?”

    冷静男赶紧来解围,附在同伴耳边轻声道:“别冲动,好汉不吃眼前亏!”

    李海笑了,伸手弹了,就跟弹只苍蝇样,却将那冲动男的手给轻而易举地弹开:“听到没,这才是聪明人,知道不能吃眼前亏的道理。两位,我知道你们可能委屈,不过在我看来,从来就没有抽象的国家,只有具体的人和人群而已。在我没有确定你们是代表哪个人群说话之前,我是不会告诉你们任何事情的。快要到塞班岛了,你们会有机会向我证明你们的身份。见!”第七百四十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