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七百三十九章 意外身份

    第七百三十九

    李海越来越喜欢这条船了。他发现,在真正属于自己地盘的感觉,真是不错,正应了那句话,到了这里,是龙你得盘着,是虎你得卧着。别看文素家世煊赫,到了这里样吃瘪,还连个打电话说情施加压力的人都没有。他不禁在想,要是能在近海弄个小岛,自立国,那该有多好?完全可以把那里发展成好像拉斯维加斯样的世界赌城啊!

    不过,似乎有点难度哈,现在这国际的环境看似宽松,说白了比私人小老板在国内做生意还要难,联合国五大老就是五大流氓,小国家根本就没有什么还手之力的,到底要怎么获得国际承认也是个大问题——正琢磨呢,钱神盆冷水泼过来:“别想了,本神乃是你家祖祭祀而来,你家世代都是中华之人,岂不闻叶落归根说?你们根源就是在中华大地,人走到哪里,这宗庙也是迁不过去的。所以你想在海外立国迁庙,那就不用想了。”

    还有这说?李海立马就没想法了,好吧,还是老老实实在之江这地盘混着吧!

    和王韵道坐在后甲板,看着伍芊芊和群小朋友在起疯玩,哈哈哈地笑着,李海心情很好,笑道:“出来玩次还是好的,你看芊芊在之江都不敢说话了,到这里也能像普通小孩子样玩耍。”

    王韵笑得满足,点了点头,道:“是啊,我都担心呢,次出了那么大的事,我都吓得经常做噩梦。”王韵算是强悍了,她毕竟是羊城王家出来的女儿,小时候也见多了血肉横飞的街头砍杀,还有道执行家法时的阴森场面。羊城那地方,自古来民风彪悍,不服王化,民间势力直都是个大问题,几十年来经济是发展了,民间的势力也跟着增长,所以羊城王家虽然是无法无天,却也直都能站得住脚。

    王韵在这样的家庭长大,她对于这些都不陌生,所以次当着她的面打得死伤涂地枪林弹雨的,她居然也没多大的心理问题。可是孩子就不同,伍芊芊是伍豪中年得女,就这么个女儿,从小宠得不行,都跟着王韵过,年纪又小,从没见过这种场面,这次真的是吓得狠了。幸好有个专业心理医生凯瑟琳随时候命,这阵子算是稳定来。照现在的情势,这趟旅程过后,伍芊芊的情况就会大致恢复正常,可以考虑去学了。

    俩人说到这里,都向凯瑟琳道谢,凯瑟琳却是略有忧色:“老板,泰勒小姐也在这条船,我总觉得她会有所图谋,以她的身份,想要度假也不会这里来吧。”

    这么说,李海也觉得有道理,泰勒这种家族,那真是从小锦衣玉食,想要什么环境没有,虽然泰勒看就是那种经过严格系统训练的人,不过这种贵族世家的严格训练,也会包括关于生活品味和享受的部分,对于出门度假海旅行这些,定都会有专门的体验。只是要说有什么图谋,李海又看不出来,泰勒不光没有参与之前程潜和文素的行动,甚至还帮助了自己,从关岛米军基地那里发来了最新最准确的gps导航信息。

    虽说这信息对于已经做好准备的李海来说,只是聊胜于无,不过这姿态总是摆出来了,说明她并没有准备参与这桩阴谋。尤其泰勒到现在,对李海都摆出了高姿态,始终是以种愿意加深和推进合作的姿态出现,李海也始终看不透她的立场,至少从钱眼中看来,泰勒的确是对于自己的合作,有着巨大的利益诉求的。

    “伊丽莎白或许有她的想法,不会对我和盘托出,不过她不惜血本,也要拆散我和欧洲十字剑联盟的合作,总是有她的利益诉求,所以她的合作诚意,倒是值得信任。”见李海胸有成竹,凯瑟琳也就不多说了,她现在算是熬出头了,亿米元的身家,到北美也足够她逍遥世,况且在之江她很安全,李海这个老板虽然年轻,出手大方又很讲究,也没说看到她现在没有靠山了,就过河拆桥什么的,在他手干活,凯瑟琳是越来越舒服了。

    天气热阳光好,海风也不大,吹在身阵阵凉爽,光着身子不嫌冷,穿着长裤不嫌热,这气候坐在甲板的遮阳伞吹风,人真是惬意到情愿饿肚子都不想动,何况她们旁边还有几个女服务生随时伺候着,要吃有吃要喝有喝。当然,这也是头等舱乘客的特权,这片小区域对外是不开放的,只能从头等舱后面的通道进入。

    李海拿起杯果汁,吸了口,看看周围蓝天大海,还有穿着比基尼泳衣,露出副好身材的女人们——没错,是女人们,不光是王韵,凯瑟琳也是样,她是西方人,骨架又不像纯种大洋马那么宽大,腿和腰的比例比黄种女性要好很多,现在大大方方地露出来,阳光真是——真是不怎么样。

    白种人的皮肤,在阳光其实是呈现种粉红色,看去有点瘆的慌,并不怎么好看,这也是西方人总喜欢晒日光浴,把自己晒得古铜色皮肤的原因之。而且这种皮肤,因为紫外线而得皮肤癌的几率,比黄种要大很多,所以凯瑟琳这会儿就开始往身抹防晒油,瓶防晒油不会就抹了大半,边抹边还嘟囔:“哦,老板,我得投诉,我在室内呆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必须经常出来晒晒日光浴,你瞧我这苍白的皮肤,太难看了。”

    李海讪讪地笑,凯瑟琳到之江,是被自己亿米元的大手笔给砸过来的,弄不好还会吸引到本地情治机关的注意,她能不躲着吗?不过这洋妞到底是奔放啊,就这么在公共场合,就浑身抹防晒油,也不怕走光——喂喂,用不着连比基尼都掀开来抹吧!

    他尴尬地挪开视线,因为凯瑟琳真是旁若无人,抹完了身能抹到的地方之后,干脆把胸前的比基尼都解开来,往那些被比基尼罩住的部位抹着,然后就这么大大方方地把比基尼给挪开,让整个身都暴露在阳光之。拜托,这个能直接放出来给人看的吗?李海忽然想起来,朝着王韵瞪眼:“你可不许跟她学啊!”

    王韵笑得前仰后合,倾过来亲了李海,道:“放心啦,你还不知道我么,保守着呢,要不然啊,你老是不理我,我早就出去给你戴帽子了。”转头来向凯瑟琳嗔道:“凯斯,你也注意点,这里毕竟是华人居多,又有很多小孩子,你知道你的行为,会影响到他们的xing观念的。”

    王韵这么说,凯瑟琳也不好不理了,毕竟她还是心理医生么,涉及到小孩子的心理,她知道这有多严重。边将刚刚解开的比基尼系,边嘟囔着道:“太保守了,你们的观念!我只是不想把自己晒得身道道白色的印记,多难看啊。你知道,那样也会影响到小孩子的审美观念的。”

    正说着,两个男人从不远处走过来,拗着不太标准的口音,用英语向凯瑟琳道:“美女,需要我们帮助吗,你背后需要抹防晒油的吧?”

    还没等凯瑟琳说话,李海就笑了:“我说两位哥们,怎么在哪都能碰到你们啊?而再再而三的巧合,我是不是该多想点,你们俩是针对我而来的吗?”原来又是那两个不明身份二男组,冲动男加冷静男的组合,早才被李海耍了道的,居然又跑出来了。李海有些奇怪的是,这两个居然是住在头等舱的?按理说,头等舱的乘客,都是经过他亲自审批,连舱室的分配都只有他点头签字才算数,这两个人,他明明记得不在头等舱乘客的名单中啊?

    两个男人也是脸色变幻不定,似乎有点犹豫的样子,这让李海更加觉得有问题,总不成自己直坐在这里,他们都没有看到,光顾着看凯瑟琳去了吧?好吧,大洋马在光天化日之,确实是很吸引眼球到底样子,远处还有几个男人正拿着手机朝这偷拍呢,也就是凯瑟琳自己不在乎,李海也就懒得管了。不过,要说这胸部露出来,能到了让这两个男人无视自己存在的地步,李海也觉得很扯淡了。

    他也不当成多大的事,就算他们有什么别的图谋,在这条船,当着自己这个神使的面,谁能玩出花来不成?好整以暇地呷着果汁,李海摆着手,含糊不清地道:“我现在心情好,你们老老实把身份说出来,想要做什么也说出来,我看看和我有没有关系,要是没什么大事,说不定我还能帮你们点忙什么的;现在不说的话,赶着哪天我心情不好,给你们扔到救生艇,让你们划船家去信不信?”

    见他这般说话,俩人的脸色都是难看,其中那个冲动男有点想要动手的架势,冷静男倒是如既往地发挥冷静本色,拦住自己的同伴,道:“我知道你是这条船的船东,不过我们都是乘客身份,花钱买了你的船票船的,都是消费者,你怎么能这么对待我们?”

    李海懒得说话,抬手指了指旁边的块牌子,俩人看,只见那面写着:本处只接受头等舱乘客消费。于是默然,这还能说什么?停了会,那个冲动男才道:“李先生,能不能借步说话?”第七百三十九完

    【作者题外话】:还有稍后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