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七百二十二章 神力无边

    第七百二十二章

    国人的消费观念,不管怎么宣传,终究和西方是不同的,比方说在这个脱衣舞酒吧,一般国外来说,通常都会等到舞娘下班才出去勾兑,或者在现场边上找一些单独的包厢,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现场起火现场灭火。

    可是在这里,就有所不同,舞娘们不断地被约出去,而且都是一去不回的那种,搞得现场的舞娘越来越少。留下来的舞娘自然就更加抢手,很快李海这边的两个舞娘,也都被旁边的人给叫走了。还好,酒吧的经营是很有经验,因为这条船到了万海平手上,也跑了两次这条航线了,可以说是早有准备,配备了足够多的人员,也招募了一些本土的女孩子进行培训。

    其中有很多,干脆就是之江本地艺术院校的学生。说实话,现在一些艺术院校的学生,在校的时候就被老师组织出去做各种表演,场所也多半就是在一些夜总会啊酒吧之类的,乌烟瘴气的地方,不光要受老师的盘剥,人身安全都没有保障,经常被当地的地痞流氓欺压。相比之下,在这条游船上进行表演,倒是真的不错,起码在这里,绝对不会发生恃强凌弱的事情,就看酒吧那些保安手里的橡皮棍,客人对着舞娘动手动脚都会被抽打。

    当然了,脱衣舞这个活,看上去就是一边脱衣服一边搔首弄姿罢了,实际上里面学问也是不少,就像写书一样,有的人写出来让人一看就激动一看就爽了,有的人写出来就味同嚼蜡,同样都是汉字啊,怎么就有这么大的区别呢?别看这些本地艺术院校的女孩子,个个也都是绮年玉貌身材姣好,肢体柔软xing协调xing都不缺,但是对于脱衣舞韵味的体会,还是略逊一筹,总是差了点专业的发sao劲。

    带来的一个副作用就是,越来越多的人敢朝着这些本地女孩子伸手了!人太多,保安怎么管都是管不过来的,而这些女孩子本身不够专业,也是原因之一。很简单,要是外籍的专业舞娘,眼睛相当犀利,一看客人有伸手的架势,马上就会拉开距离,该翻脸的时候就直接翻脸了,男人们被兜头一盆冷水泼下来,再看看旁边不远处虎视眈眈手持橡皮棍的保安,也就不敢轻举妄动。

    可这些本地舞娘就没有这种经验,往往都是被客人摸上身了,才发现不对。反应也有问题,有的是惊呼,有的不敢吱声只敢躲,这一下刚好就更加助长了客人的气焰,有的直接就搂着在怀里上下其手——也幸亏是这里管得比较严,客人不敢太出格,舞娘们挣扎几下,总还是能挣扎出来的。

    看到周围的乱象越来越多,李海也有点皱眉了,这地方看来没那么好玩了啊!尤其是身边还带着三个美女,朱莎和纪薇薇都还好说,赵诗倩根本就是小炮仗一个,弄不好就要爆的,看她现在打量周围男人们的眼神都不大对了。李海也不怎么想出事,这里是他的地盘,赚钱而已,只要没有太恶xing的事件出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是必须的,难不成还指望真的把脱衣舞酒吧弄成高档艺术场所?

    正在琢磨着拉起赵诗倩走人,已经来不及了,李海看到赵诗倩忽然暴起,情知不妙,伸手想去拉,中间隔着纪薇薇呢,差了一线,赵诗倩的一杯酒已经泼了出去,正中旁边一个男人的面门——毫无疑问,这个正死死抱着一个年轻的本土舞娘狂笑的男人,当时就傻眼了。

    那舞娘趁机脱身,一溜烟钻进人群不见了。李海叹了一口气,在那男人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就走了过去,挡在他和赵诗倩中间,一看,巧了,昨天在另外一个酒吧里,赵诗倩也泼了他一杯酒呢,缘分啊!

    再往边上一看,果然他的搭档也在,李海就笑了,一手一个按住,不让俩人起身闹事,道:“真是缘分啊,走到哪里都能遇见二位。我是这条船的船东,也是这里的大老板,之江基金会的总裁,姓李,两位怎么称呼?”

    被赵诗倩泼酒的这位,就是相对比较冲动的一个,这会儿也是喝得有点多了,所以动作过火一些,被人泼了都还没反应过来,等到想要起身发飙了,却发现肩膀上一只手有千斤之重!不管怎么挣扎,连一点力气都使不上,被李海死死按在椅子上,更是怒发如狂:“你来得正好,这算什么意思?!不要告诉我这杯酒水又是,又是,免,免费的啊!你身为船东大老板,不,不追究,追究这种扰乱营业秩序的行为吗?”

    李海心说还行啊,人虽然喝多了有点大舌头,脑子还能运转。只不知道这家伙事反应有点迟钝了,还是真不知道自己是谁?看了看旁边相对冷静的一个,那人显然没喝这么多,苦笑道:“李总,我们知道你是什么人,不过出来玩总是要开心的,总是走到哪里都被泼一脸,这滋味也不好受吧?”

    他这么一说,李海也有点不好意思了,说实在的这俩也没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来,对脱衣舞娘动手动脚这种行为,在西方或许很叫人鄙视,不过这就是国情问题,国人的观念中,脱衣舞娘本来就是出卖身体的,摸几下怎么了?就像对小姐,很多都不认为强行上马是触犯法律呢。

    赵诗倩却不干了,指着这两个男人正要开骂,李海及时转头,瞪了她一眼,赵诗倩立马就缩了,她心里知道,李海这么看她,就是决定全盘接手,不允许她再捣蛋了。心里却还是有点不服气,凭什么自己就这么怕李海呢?以前对着他不是都很胆大的吗!难不成,是因为自己心里有鬼,想要撮合李海核纪薇薇,所以心虚了——

    李海也有点意外,本来还以为要多费口舌的,没想到赵诗倩这么老实。转过头来,便道:“今天两位在这里的消费,全都算我头上,待会我叫人再组织几个舞娘,到两位的舱室中做单独的表演,一样都是算在我头上。不过,刚才的事,也请两位不要多说了,在什么场合做什么事情,这是做人应有的原则,脱衣舞这种,在国外也是被当做艺术的,不能纯粹当成小姐一样对待,你们说是吧?”

    喝多了的人,还有什么道理可讲?冲动男当然不答应,尤其李海还是一副居高临下“我来教你怎么做人的态度”,更加让人受不鸟!他张嘴就要骂,谁知张了几下,却说不出话来,李海的手不知何时已经从肩膀移到了他的胸口,手上的力道非常重,重到了他唯有憋着气,才能保持胸腔的压力,一张嘴就感觉胸腔里的空气都要被挤出来一样!

    那冷静男倒是知道李海的名字,也知道自己肯定是没法和李海这种猛人对抗的,人家可是现今之江最大的混混头目,手握十万混混大军!当然这也是夸张的传闻了,李海本身是不去管这些混混的,以之江的经济条件来说,也不怎么有人会单纯靠着暴力为生,顶多算是捞偏门而已。这种人在哪里都有,之江因为经济较好,城市文明水准也相当高,所以这一行看起来也比内地一些城市要文明许多。

    不过,对于不了解的人来说,这威慑力就相当大了。尤其是李海现在,看似是和颜悦色地在商量,其实骨子里却是不容置疑的。道上的规矩就是这样,给你脸你不接,回头就没那么好说话,直接要见血了。冷静男相当冷静,知道敌我力量悬殊,为了这么一点小冲突,和李海这种人死磕完全没有必要啊——最主要的是,这酒又不是泼到他自己的脸上,何必强出头?

    当即笑道:“李总真是大度,我们当然要给李总面子了。不过李总,我这个兄弟看上了刚刚那位舞娘,能不能请李总做做工作,我们出双倍的价钱,请她去我们的舱室跳独舞,当然,不情愿就算了,强扭的瓜不甜么。”

    李海心说算你上道!做工作他是不会去做的,带个话倒不成问题,要是那个舞娘愿意挣双份钱,那也由得她去,至少在李海的钱眼看来,这里的舞娘也没有哪个是咬死了卖艺不卖身的,无非就是的钱多钱少而已。他抬头招了招手,两个保安早就在旁边等候多时了,拎着橡皮棍子颠颠地跑过来,听说老板吩咐,又颠颠地过去安排,不一会就把那个舞娘带了回来。

    赵诗倩这下不干了,哪怕李海再瞪她,她也要发表意见:“李海你什么意思啊,哪有bi良为娼的道理?我警告你你不要太过分啊!”

    bi良为娼?李海笑了笑,丫头你还是图样图森破啊!指了指那个舞娘,朝着赵诗倩道:“看好了,别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便对那个还面露惊容的舞娘道:“这两位先生看中你,想要你去他们的舱室跳独舞,我给你说个数,三万。你不是单独去的,还有两位舞娘也会跟你一块去,这两个保安负责接你们回来,就在舱室外面等你们,有什么意外随时招呼,你去不去?”

    赵诗倩眼巴巴地看着那舞娘,就等她拒绝,然后好出来主持公道。谁知那舞娘听了李海几句话,犹豫了一下,居然就答应了!

    赵诗倩不能忍了,跳起来拉着那舞娘道:“你不用怕,没人敢bi你去,我帮你!”这下子,李海扭头了,就连两个保安,脸上都挂着尴尬的笑容。

    赵诗倩更加不满了,正要发飙,谁知那舞娘却道:“美女,谢谢你了,不过我来是挣钱的,有钱难道不挣?再说,大老板想得很周到,要是再有人bi我做很过分的事情,这两位保安大哥会帮我的,是吧保安大哥?”俩保安忙不迭地点头,那两个男人也乐得就此下台,冷静男还跟李海打了个招呼,留了张名片给他,才一起走了。当然他是没胆量跟李海要名片的。

    赵诗倩楞在那里,看着几个人走开,一脸的不可思议。怎么刚才还是一个样子,现在却完全变了另外一个样子呢?

    “傻丫头,这就是金钱的神力啊!”李海随手把那张名片揣起来,说了一句真的不能再真的话。第七百二十二章完

    【作者题外话】:不是找理由啊,只是吐槽:双十一的后果显现至今,一个早上五六个快递神马节奏啊,其中一个还连跑三趟,我说你先做好分类再跑好不好,对你自己的腿脚和时间负责啊中通小哥!害我到现在才写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