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七百十三章 脆弱的和平

    第七百十三章

    “搞清楚,你是在用你的面子,给你弟弟干出来的好事擦屁股!既然是这样,就别计较脸上会沾到大便!”这一次,李海是彻底翻脸了,不再给程卫国留一点情分。对于程卫国本人,他一直是保持着敬意,不仅是因为他的领导能力,也因为确实是程卫国的赏识和大胆放手使用,才让他有了利用基金会不断上升,大展拳脚的机会。做人要恩怨分明,不能忘本,这是最起码的底线。

    可是,程潜就像是一道挥之不散的阴魂,一直在俩人之间飘来飘去。说句心里话,如果不是因为程卫国,李海早就把程潜这种货色给种了荷花了!别说什么人命关天之类的废话,李海从踏进基金会开始,手上就沾上了王虎的血,杀都杀了,多一个又何妨?本来就是因程潜个人的贪欲而起的纷争,干掉他就是一了百了的好办法。

    可就是碍着程卫国!李海才一直克制着没有动手,始终维持着双方之间的关系,尽管那已经一天天地变得脆弱下去。到了今天,李海彻底忍无可忍,因为程卫国终于完全站到了程潜那一边,完全罔顾是非,也丝毫不给自己留下任何的余地了。你做初一,我就做十五!

    程卫国大概是没想到李海这样直接吼回来,他脸上一阵热,牙关紧咬。平生最大的一次食言,一样让他痛彻心扉,可是这是为了他唯一的弟弟!世上仅有的两个亲人之一,也是爷爷身后几十年,自己唯一的亲人!为了程潜,有什么不能豁出去的?

    咬牙道:“李海,程潜是我唯一的弟弟,你明白吗?我爹娘早死,爷爷年纪大了,我也没结婚,你知道程潜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吗?你要杀他,难道还让我坐视不理,天下有这样的道理吗?你一个qf被王豹劫持,你都会拼上性命去救她的!”

    李海冷笑,他觉得很有意思,程卫国竟然在试图和他辩论?为他的行为做解释?事已至此,还有什么意义!“程先生,如果真的为你弟弟好,那就管好他,告诉他不要去玩火,不要去水边玩,不要跟陌生人说话,告诉他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不听话就给他个深刻的教训,让他记住这些话!而不是放纵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放纵他和自己玩不起的对手在那里玩火!如果有一天他走到了鬼门关,程先生,凶手就是你自己。”

    顿了顿,李海又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错,我李海是程先生简拔出来,一步步走上今天的地位,可是程先生,这里面有多少是提拔,有多少是我自己的能力换来的?当时那种情况,我能够尽快稳定之江的局面,将基金会整合起来,又给你解除了多大的麻烦,你摸着良心问问自己,我李海欠你多少?程先生,你自己有没有忘本?”

    程卫国差点把手机给捏碎了,平生从没被人这样质问过,就像李海就站在对面,一巴掌一巴掌地朝着自己的脸上抽过来一样!扪心自问,当时由于之江发生的暴力事件,死伤惨重,甚至还动用了军队镇压,高层对于程家的掌控能力是报以极大的质疑的,假如没有李海的神来之笔,在极短的时间里就整顿了整个之江的各路势力,程家确实会被秋后算帐,甚至老爷子都未必压得住阵脚。不管事先有过怎样的高层默契,但是程家如果把一个欣欣向荣的国际旅游城市,瞬间搞成了一个被国际旅游组织发出警告的破地方,这种黑锅必须要有个足够份量的人才能背得动!

    好容易,才能镇定下来,程卫国也不是雏儿,他知道怒不兴兵的道理,现在站在他面前的,是实力深不可测的李海,背后还有赵家的支持,脚下则是之江这片刚刚恢复了向上势头的土地,程卫国知道,假如再闹出派兵镇压的事情来,他和李海就是两败俱伤的局面。更不要说,现在程潜还在李海的直接威胁之下。

    “好吧,我们不要说那些多余的东西了。你想怎么样?”程卫国的声音平静而冷澈,李海听了却松了一口气,他宁愿和最佳状态的程卫国对话,而不愿意跟一个大脑被冲昏了的疯子较量。程卫国至少是有理智的,疯子就只能毁掉世界毁掉自己了。

    “程先生,你的承诺已经被证明是无法信任的了。”李海又是一巴掌抽过来,程卫国也只能苦忍着:“程二少这个人,你比我清楚,既然程先生的态度这么明朗,不惜一切代价都要保住这个弟弟,那么程二少就得到了金牌护身符,你说他会收手吗?反正就算闯了祸,你也会给他擦屁股的。如果是你程先生,站在我李海的立场上,你觉得怎样的处置才能让我安心?”

    程卫国静静地听着,刚才的怒火,对骂,似乎都不再重要,这就是一个真正指挥员应有的素质,此刻需要的唯有最冷静的判断,不需要任何的情绪和冲动:“程潜必保,这是我的底线!李海,你也应该清楚,假如真的没了程潜,我全力反击的话,你扛不住的,留着程潜,就是你不需要承受我全力反击的保证!”

    李海一皱眉,这倒是真的,有程潜活着,总是一种牵制,程卫国如果想要对自己下手,就得注意分寸,不能搞得过分了,否则自己有的是钱,随便找几个杀手去追杀程潜,杀不死也能让程潜一辈子都不能出头露面了。何况,这一次自己已经充分证明了,有能力将手伸到程潜的身边,程卫国必须考虑到这一点。

    可是——李海只能苦笑:“程先生,人类之所以选择战争,是因为彼此失去了信任,无法再通过别的途径来解决彼此的纷争。我们之间的信任,现在还存在吗?”

    “只要程潜不死,就存在!程潜的命,就是我们之间维持和平的底线!保证!”程卫国斩钉截铁地说道:“我不接受任何限制程潜人身自由的条件,只要他活着,你就可以放心我不会对你开战。另外,基金会的股份,我可以转让一部分给你,给你本人,百分之十,剩下的我也不能做主,你知道这是国家的财产,背后始终有人在盯着的。”

    百分之十?李海有点心动,这可是价值十几亿的财富!整个基金会能调动的资产规模,是超过了千亿,不过基金会本身的价值当然没有那么高,又不是上市公司,目前的估价也就是在二百亿不到的样子。但那也已经是一笔横财了好不好!

    假如李海不是神使的话,这么一笔横财砸下来,他已经昏头了。金钱的神力,到了一定程度,真的是可以直接通神,何况是人!幸好他是神使。

    “免了,程先生,高层都时刻盯着的财富,你转给我,这不是把我放到炉火上烤吗?”李海并没有说得很清楚,点到即止就够了,这样的一笔财富,落在高层的眼中,可能就成为自己反骨的罪证,好像自己和程卫国反目,劫持了程潜,就是为了得到这些钱一样。他可不相信程卫国所谓的,只要程潜活着就是他们之间彼此和平的最大保证,这种屁话哄哄小孩子还差不多,一旦站到了敌对立场,就只能是不死不休,表面的和平只是在积蓄力量和寻找机会而已,假如他露出任何破绽,程卫国绝对会第一时间扑上来将自己撕成碎片。

    “程先生,我李海至少到目前为止,说到都还是能做到的,这你要承认吧?你让程二少在现在他所在的地方,住上一年,不准离开附近一公里的范围——”

    程卫国冷冷地切断:“我说过,我不接受任何限制程潜人身自由的条件!”

    “那你就看着他死吧!”李海毫不留情,直接将俩人之间的谈话天平推到了底线:“这里不是你说了算的!我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放弃了,破坏了自己的信誉,还想要一言九鼎,你做梦去吧,知道脸红吗?程先生,不要让我失去对你的最后一线希望!”

    通常能说出这种话的人,其实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希望,只是他自己不愿意承认而已。李海当然没有这么天真,得知程潜再度出现在之江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放弃了对程卫国的所有期望,所有的衡量都是以彻底的实力砝码为基础。这么说,只是想要让程卫国保持最后一线希望而已。说到底,李海自己也不想和程卫国开战,那真的会毁掉他现在所珍惜的很多东西。

    好半天,电话里才传来了程卫国略带嘶哑的声音:“好吧,我同意了,就这一个条件,再没有其余。”

    “就这一个!”李海断然道:“一年,明年的这个时候,程二少就可以去任何他想去的地方,哪怕是在之江定居也没问题!”

    放下电话,李海朝着身边紧张万分的赵诗倩露出微笑:“现在,我们可以尽情地欢呼,开香槟庆祝了!”

    而在电话的那头,程卫国则是慢慢地收起手机,从办公桌的最底下,抽出一份档案来,翻开,那上面的照片,正是李海老爹的模样!看着这张照片,程卫国冷冷地一笑。第七百十三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