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七百零七章 能守而后能攻

    第七百零七章

    从目前搜集到的情况来看,对方的策略相对保守。人员方面是两拨人,其中一拨都是基金会地下室里的调查局和行动队成员,清一色的退伍老兵,显然都是程卫国信得过的人手,而且李海所熟识的人,比如寒鸦,音箱,金羊,都不在其中,这让他也很难下手拉拢;另外一拨,经过辨认,应该是警方的人员,只是面孔都比较生,搞不好是异地的警力。

    光是从这人员配备上就能看出来,对方就是把宝压在了抓赌这个环节上,正大光明地抓住李海的把柄,然后利用白道上的优势,堂堂正正地从正面碾压李海。若是不成功,也没什么损失,反正抓个赌而已,李海还能把这么多警员都干掉不成?

    这就是李海举棋不定的关键所在,他就算是想要先发制人,都不知道从哪里下手,在四千名游客之中,要怎么把穿着便衣的那些警员甄别出来,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全部清除?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而且,就算他真的办成了,也不过就是躲过了这一遭,对程卫国程潜等人的本身实力,没有丝毫的损伤,回去以后还得面对调查和审判:你船上莫名其妙少了几十名警员,人家不调查你?在这过程中,说不得还会给予程潜等人更多的机会,来将自己置于死地。

    所以说,在船上反击,根本就毫无意义!转了三圈,跺了两脚,虽然万般不甘心,李海还是只能恨恨地决定暂时隐忍:“先搞定今晚的事情,让他们抓不到我们的把柄。gps方面,你们有矫正过吗?”

    唐瑛拿着从渔政船上得来的信息,道:“经过比对,我们船上的gps导航定位还是精确的,这方面没有问题。看来对方要动手,也是在之后的几个小时之中。按照船长的交代,他们也不是时时刻刻都会验证gps定位信息和图上作业的偏差,周期大约是六小时的样子,离晚上九点最近的一次,是在七点钟样子,如果他们从下午一点以后开始对gps做手脚,那么到七点的时候,偏差就会出现,而我们要调整航程,有可能就来不及了。”

    她又道:“图上作业,总会有所偏差,经纬仪的定位,也比不上gps导航来得精准,所以通过图上作业来调整gps定位,有一定的风险。尤其是,如果对方是能够影响到卫星信息的传送,那就更加糟糕。当然,这种可能xing不大,倒不是说做不到,而是事后会留下太多的信息无法消除,所以我的判断倾向于,对方是设法干扰我们的gps设备,使我们无法获得正确的信息。”

    李海皱眉,最稳妥的办法,莫过于直接取消今晚的开赌计划,再开上一天的话,不管怎样都到公海了。不过,这样也太被动了,这么多的游客,临时变动游程的话,麻烦也很大啊!“将取消今晚开赌的计划作为最后备选,目前集中追踪对方的信息传递,找出干扰设备的所在地和操作人员,这样我们至少能够抓到一些筹码。”

    唐瑛神色一动,默默地点头,对于李海在这时候还能保持着斗志,而不是一味地躲避,她也有几分佩服。虽然不太明白到底是谁在和李海过不去,不过既然是通过白道来动手,显然这事情没完,等返航以后,还会有更多的麻烦事在等着,所以李海要尽量给自己手里多抓些筹码。

    李海走过去,拍了拍王峰的肩膀:“加紧监视,不要打草惊蛇,尤其是你锁定为核心人员的这几个,一定要注意别惊动了他们。如果想要直接接触,或者搜查对方的行李,要提前向我请示。”王峰当然是如奉纶音,腾地一声从椅子上跳起来应。

    李海心说你不要这么夸张好不好?转身出了监控中心,没走两步,身后唐瑛就追上来,抓住李海的袖子问:“小弟,你到底是怎么弄的,为什么王峰变得这么古怪,你真的放心用他?还有,如果说是因为我,那大可不必,你放他自生自灭不就得了。”

    无奈地转过身来,李海挠头道:“姐啊,这个,真的没啥问题,你也知道王峰的身世,家里也挺困难的,他不就是想要钱么,跟着我混就有钱,不跟我混的话,他说不定还是个祸害,反正我手上也缺人手。至于他能不能翻起啥风浪来,我当然会有措施,姐,你要是不放心,帮我盯着点?”

    唐瑛很认真地点头:“好,我会帮你盯着的,既然你这么有把握,那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至于今天的事情,其实问题不大,顶多就是推迟开赌的时间,到明天就万无一失了。瞧我的吧。”说完转身,又干劲十足地进去了,李海摇头失笑,至少唐瑛也是一片好心呐。

    然后,他就想到了另外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文素这边,已经证实确实和此次的阴谋有关了,只不过她大概就是利用交船之前的空隙做了手脚,并没有直接参与到行动之中。那么另外一边,伊丽莎白·泰勒一行人,又扮演了什么角色呢?到目前为止,都没有发现她和船上这两拨人之间有什么直接的联系存在。

    在李海的心目中,对于伊丽莎白始终没有放松过警惕,实在是上次在欧洲的交手,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为了抓住自己,泰勒甚至可以亲自带人追到雪山之上,要不是自己的神通逆天,换做一般人早就沦为泰勒的阶下囚了。而在那之后,伊丽莎白却又重振旗鼓,又从商业合作的领域来向自己进行接触,此种不折不挠的精神,也令李海佩服之余,更加警觉,绝对不能给这样的人留下一点破绽。

    所以李海无论如何都不相信,伊丽莎白会是上船来渡假的,而伊丽莎白·泰勒这一天多以来的行程,也令人煞费思量,她几乎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一天到晚就闷在舱室里,就连吃饭都是叫的房间服务。实际伊丽莎白·泰勒也是住的头等舱,不过既然是头等舱,私密xing的设计自然是一等一的,泰勒所住的舱室,入口和李海这一片是南辕北辙,要绕到船的另外一边才能进入。

    不过,李海想了想,还是放弃了先行设法接触伊丽莎白·泰勒的想法,说不定人家上船来,就是为了等自己自乱阵脚呢?从程潜这边的出场阵容来看,并没有决策者,全都是执行人员,那么泰勒应该就不是同谋者,否则她的身份上船来,铁定是领头的了,怎么还会毫无动作?所以,自己只要静观其变就好了吧。

    看看时间,又到了吃午饭的时候,李海叹气,如果不是身为船东的职责,需要四处巡视的话,他也情愿象伊丽莎白·泰勒这样,坐在房间里吃饭——外面的麻烦实在是太多了,尤其是他的身份曝光以后,走到哪里都会引来一堆女人的围观!或许对于旁人来说,这意味着艳福不浅,偏偏这船上还有他的三个情人,外加一个小眼线赵诗倩,想要猎艳也是有心无力啊。

    一边想着,李海一边走向西餐厅,沿途又给几个花痴女签名合影,笑得他脸上肌肉都有点僵硬了。眼看离西餐厅只有一个拐角了,身后传来伊丽莎白·泰勒的声音:“李先生,你是去吃午餐吗?”

    奇怪,这女人怎么忽然钻出来了?李海还没转身,王峰的声音就从耳机里传过来:“老板,泰勒出舱门了,正在和人搭话——呃,貌似是在和老板你说话啊——”忒么这zhong马后炮你放个什么劲!

    李海没好气地敲了敲耳机,表示知道了,转身迎上伊丽莎白,只见她今天打扮得格外娇艳,一身复古的十九世纪西方仕女装,大片大片繁复的蕾丝提花还有各种装饰,外加一把小阳伞,整个可以直接去参演乱世佳人复刻版了。

    “是啊,泰勒小姐也是要去吃午餐吗?”李海皮笑肉不笑地添了一句:“泰勒小姐真是太漂亮了,会影响到很多人的胃口的,他们看到你就不想再吃饭了吧。”

    泰勒走过来,很自然地把手伸到李海的臂弯里,微笑道:“李先生是欺负我的汉语水平吗,这似乎不是恭维女性容貌的说词吧?不过,我刚刚还在为和谁一起吃饭发愁呢,这条船上能够让我看着能吃得下饭的男人,真是太少了,幸好在这里碰到了李先生。能和我同桌共餐吗?”

    哎呦,还被反击回来了!李海悻悻地道:“好,太好了,不胜荣幸,我想我这顿饭一定是什么味道都吃不出来了吧。”

    俩人就这么挽着手,走进西餐厅中,瞬间就吸引了全场的眼球,一个是笔挺的水手服,另一个是古典的西方仕女装,搭配在一起,确实有种十九世纪经典画面的感觉,尤其是男女都这么亮眼。

    李海坐定下来,用很随意的动作摆弄着桌上的刀叉,一边寻思:泰勒忽然走出船舱,是想要向自己传递什么信息呢?目前的局势,似乎是越来越复杂了,不过,这说不定也是自己的另一个机会呢。第七百零七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