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七百零二章 你跳我也跳

    第七百零二章

    这种关键时刻,需要当机立断!李海以最快的速度穿衣服——快到什么程度?神使出手非比寻常,手脚划出道道残影,快得都看不到实体,旁边要是有人的话,看起来就是一阵风在李海身边一绕,就穿好了一身衣服,而且是整整齐齐,完全可以出去见人。当然,只是家居休闲的衣服,不是什么礼服。

    一把推开隐形门,李海对着朱莎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门外,然后就把门关上了,锁死,从外表一点都看不出这里还有一道门。朱莎正在彷徨呢,看到李海这么莫名其妙的手语,谁知道他说得是什么?只是李海看样子是要做什么,她心中也稍稍安心下来,对着门外道:“倩倩啊,有什么事吗?我都已经睡觉了。”

    赵诗倩听了,心中也是踌躇,她其实也已经睡下了,只是在床上翻来覆去半天睡不着,脑子里总是在想着今晚的事,尤其是李海和朱莎朱贵樱两位老师之间的关系,看上去颇不寻常,只不过叫她真的说什么,她又说不上来。毕竟李海和朱莎的关系向来都是很好,朱莎也时常在赵诗倩面前提到李海,碰到今天是朱莎的生日,李海送个蛋糕给她也不是问题;至于朱贵樱的惊艳出场和掺合,放到别人身上可能是石破天惊的举动,放到朱贵樱身上就难说了,这位美女向来是以行为大胆,性感奔放闻名的。

    赵诗倩真正烦恼的,还是自己和李海之间的关系。她也不是傻子,到现在还能不知道自己对李海是有着特别心意的吗?只是这中间,实在是太多障碍难解了,尤其是姐姐的关系,令赵诗倩苦恼万分。想来想去,就想找个人说说,本来纪薇薇是合适的人选,闺蜜么——可惜纪薇薇早就打明了旗号喜欢李海的,也是当事人之一,这么说?这才想到了朱莎的头上。

    朱莎问她有什么事,这个怎么说?没法说啊!赵诗倩一时语塞,还没想好该说什么,隔壁门打开,李海转了出来,面带微笑:“倩倩啊,这么晚不睡觉找朱莎老师学习呢?”

    他出来纯粹就是想要打岔的,分散一下赵诗倩的注意力,能不让她进门是最好的,朱莎房间实在是见不得人,是个稍有常识的人走进去,都能看出来这里刚刚发生了一场激烈的男女肉搏战了,而房里又没有男人,这是什么状况?虽然赵诗倩现在未必能猜到是李海,可是以后呢?

    所以李海也是打了见机行事的主意,至少自己从旁边出来,就能让赵诗倩的思路转不到这方面去。谁知道,赵诗倩一看到他,顿时就面色古怪,犹犹豫豫地道:“啊,也不是什么大事,我我就是想要——”要了半天,也不知道想要什么,看样子是编不下去了,赵诗倩话锋一转,忽然就发飙了:“你少管闲事,我找朱莎老师关你什么事啊?回去睡你的觉去!”

    李海愕然,这小脾气不小啊!赵诗倩今晚这是怎么了,难道真的是以为自己背叛赵诗容,还和朱莎勾搭到一起,所以发这么大的火?这就叫做贼心虚啊,赵诗倩根本就没往这方面去想,可李海就怕这个。他也把脸一板:“怎么说话呢,我还不能问你一下了?别忘记上船之前,冷阿姨可是叮嘱我关照你的,你说你在酒吧就够惹事了,现在还这么大火气,要做什么?”

    “不要你管!”赵诗倩转身就跑,她可是不敢再面对李海了,心都快要跳出来了!这一跑,倒是把李海给吓了一跳,这是什么节奏?怎么看着赵诗倩不像是来兴师问罪,也不是来摸情况,倒像是有什么心事一样。

    先是松了一口气,至少赵诗倩跑了,朱莎这里不怕露馅了。不过李海随即又担心起来,现在这船上可是杀机暗伏,赵诗倩生气这么一跑,也不知道会不会出事?要是来个船舷边失足什么的,那可就大件事了,小命都能丢掉啊。

    连忙转身跑回自己的房间,抓了一件风衣,揣上手机,打开暗门过去,抱着还面带惊疑的朱莎亲了一口,丢下一句:“我去追倩倩,别出什么事,你睡吧,没准回头我还会来入梦的哦。”然后人就从门外又跑出去了,留下朱莎坐在床上,摸着被李海亲到的嘴唇发怔,忽然反手捶了一击枕头,笑骂道:“小坏蛋,还想来干坏事!”想到李海刚才干的“坏事”,下面似乎又有些痒痒的,还有东西要流出来一样,朱莎只好进洗手间去收拾去了。

    等李海跑出来,赵诗倩早就没影子了。不过李海也不担心,通过王峰那边的监控中心,很快就找到了赵诗倩的位置。

    “船头?”李海追过去一看,赵诗倩果然是一个人在船头,对着大海站着呢,走近了还能听到她嘴里叽里咕噜的,好似在抱怨自己。李海松了一口气,貌似没听到什么太敏感的内容,便干咳一声:“干嘛呢这是,一个人站着,不怕冷吗?”

    赵诗倩回头翻了他一个白眼,心里却有点高兴,李海追出来,说明还是关心自己的。嘴上可是不放松:“都说不要你管了,你追来干嘛?”

    李海走过去,站在她旁边朝下面看了看。这里一般是不许乘客过来的,一方面船头是风比较大的地方,也安装了一些航行必要的设备,属于船员的作业区,不方便让乘客游玩;另一方面这里也是比较危险,人要是从这里掉下去,一头撞在船身上,铜头铁骨都要完蛋,救都没法救。

    看着脚下船头破浪而行,劈开道道白沫的景象,李海忽然想起那部沉船电影里的情节来,开玩笑地道:“哎,我现在是不是该说,如果你跳,我也跳?然后跟你说这里的海水很冷的,跳下去没淹死就先冻死,而且冻得四肢麻木,好像针刺一样?”

    赵诗倩的脸马上就红了,呸道:“说什么呢,你想得美,谁要跳了啊?要跳你自己跳。”赶忙把脸扭过去,不让李海看到自己脸上的“发烧”症状,心也在砰砰跳,那电影里可是一对恋人,才会这么说的啊,李海这家伙,也不晓得注意一点分寸,真是——真是什么,她也说不出,至少她其实还有点高兴的。

    李海不晓得女孩子心里的念头,看她情绪倒还稳定,也就放心不少。看看赵诗倩身上,也没穿多少衣服,这会儿到了后半夜,又是在船头,风最大的地方,温度下降得很厉害,他就把外面套着的风衣脱下来,披在赵诗倩的身上,一边披一边想,今晚可是第二次给女人披风衣了,看样子自己要多准备几件风衣,这船上和自己有关的女人可真不少,要是每次都这样的话,带来的那几件风衣都不够用的!

    赵诗倩也确实是被海风吹得有点凉了,这件风衣披上来,身上也暖和,心里也暖和,只是马上也想到了同样的问题,转脸就问:“你好像很会给女孩子披衣服啊?对朱莎老师你都敢下手?”

    下手?我可是下嘴还下那玩意了,何止是下手这么简单!李海嘴上可不敢这么说,笑道:“情况需要罢了,总不能看着你和朱莎老师受冻。干嘛,又要履行你对我的看守职责了?我说你不会把朱莎老师都当成嫌疑人吧?”

    这就叫故布疑阵,赵诗倩听他这么一说,也觉得不大可能,本来她也没怎么往这方面想,顺口便道:“哦,你知道就好,要是我冻着了,就去告诉姐姐,让她骂你。”一边说,眼睛却紧盯着李海的眼睛,想要从他眼中看出什么端倪来。这男人心里,到底有几分自己的位置,到底还有多少惦记着姐姐赵诗容?这会儿,赵诗倩最在乎的就是这个问题。

    听到赵诗容,李海又是一番心绪。刚刚还在和人商议,程家大概要和自己的另外几路敌人勾结起来,想要挖了自己的根基,归根结底,还不是因为自己和赵家的关系不够铁?假如赵诗容是和自己定下的婚约,赵家势必要死保自己,也就没那么多的事了。

    不过,转念一想,这样似乎又不大对,难不成自己没有实力,指望着吃女人的软饭,这样就算好事了?也没有这种道理!他笑了笑,道:“去吧,正好想她呢,让她来骂我一顿,听听她的声音也是好的。”

    赵诗倩一阵沉默,心里酸涩的好像吃了一颗没成熟的杏儿一样,低声道:“你真这么想姐姐?”

    李海想起今天自己的心情,叹了一口气,道:“说真的,我今天很想容容,想去看看她现在过得好不好。可是,想又能如何?在这船上,写了信也寄不出去,要到塞班岛靠港的时候,才能寄出了。你大伯这一手,真的狠啊,就算我心里明白,可是这样子想,见不到人,也听不到声音,真是有点撑不下去了。再见到容容的话,我也不晓得该用什么心情去面对她。”

    赵诗倩又是默然半晌,好容易才鼓起勇气,道:“那,我问你,等我姐姐回来,和她的未婚夫见面,订婚了,你要怎么办?”一边问,一边紧紧盯着李海的表情,心都快要从喉咙口跳出来一样。第七百零二章完

    【作者题外话】:一周的三更结束了!今晚无更了,嘿嘿,抱头而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