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七百零一章 不速之客

    第七百零一章

    躺在床上,朱莎只穿着一件真丝的睡袍,心中有些忐忑不安。刚才那条短信,是她这辈子第二次主动去邀约一个男人。上一次,还是十年前在大学里的事情了,不过那一次的结果,真是不堪回首,不仅因此而对男人失望至今,更失去了自己当时最好的朋友,却多了一个十年的死对头。这一次,结果还是会一样吗?

    令朱莎有点奇怪的是,对于和李海之间的关系,她对前途并不看好,但是居然也没有太多的唏嘘和感慨。相反,现在她只觉得,一想到李海,心中就是一阵禁不住的温柔泛起,说不出的甜蜜和期待。想起刚才在泳池边的一幕,朱莎轻咬着嘴唇,嘴角泛起微笑,这个小男生,还真是会讨人喜欢,可恨的是,他为什么这么久都没出现,没来找自己,害得自己非要主动发短信给他?小坏蛋,不晓得是不是去找他别的情人去了。

    朱贵樱?朱莎的眉头微蹙起来,之所以下定决心,邀请李海今晚就过来,也是因为刚才朱贵樱的惊人之举。即便是死对头,即便同样是身为女人,朱莎也不得不承认,当看到朱贵樱穿着那样奢华高贵的晚礼服,就这么挽着头发跳进泳池里,然后慢慢游过来的时候,她都被那种惊人的美艳给震到了,何况是男人!不过,朱贵樱到底为什么要做得这么出格呢,难道她和李海之间,也有不同寻常的关系?

    正在寻思,朱莎忽然惊觉身边多了一个人,无声无息,象个鬼一样!吓得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刚要尖叫,却被人一把捂着嘴按倒在床上,力量大得不可思议,朱莎根本就没办法抗拒。她心中惊骇无比,这条船上怎么还会发生这种事!正在惊惶悲怒时,李海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的美人老师,你不是在等我吗?”

    呼!~朱莎长舒一口气,反肘照着李海的胸腹间就是一下,这一下可真是用力,以李海的体质都有点痛了,皱眉苦笑:“哎呀,看来是被我吓到了,我也只是想要趁你睡着的时候,无声入梦么,这不是你的邀请么?”

    朱莎这才想起自己发出去的短信,不由得有些害羞,那可是她从没有过的大胆呢!顺手又捣了李海一下,嗔道:“谁邀请你了?你爱找谁找谁去,我是要睡觉的,就说让你入我梦中,没说让你进我的房啊——呀~”话犹未了,李海就不伺候了,大爷过来是来找美人共度良宵的,些许娇嗔顶多是增加些情趣,可捆不住我的手脚啊,当即用手一掀,便将朱莎给翻转了过去,一只手已经覆盖住朱莎那格外丰腴的高阜。

    这里堪称是朱莎身上最诱人的所在,高高隆起,弹性十足,真的跟一只太子楼大肉包一样诱人,恨不得啃上一口,掬在手中是一把柔润,李海爱不释手地揉捏着。朱莎可是浑身都软了,这里本来就是她最为敏感的部位,要不然怎么会有夹腿综合症呢?从生理上来说,正是因为她这个地方格外高耸又敏感,所以才会被两腿夹紧就有快感,能够达到巅峰的地步,也不晓得李海这混蛋是怎么找到的,这才几次啊!

    “你,你干嘛~”朱莎好容易能说出话来,却被李海截断:“干嘛?这还用问吗,来了就是要干的啊!”朱莎心下一紧,只觉得身子已经被李海牢牢压住,一个庞然巨物已经顶在了下面的蓬门入口处,似进似退,给自己造成了巨大的压力。她紧张地试图夹紧双腿,却没有丝毫作用,李海早就将她的腿都分了开来。

    心中一急,朱莎居然连掉出两滴眼泪来,声音也带上了哭腔:“你,你别这样啊,你就欺负我~”

    李海已经在聚力准备突入了,忽然听到朱莎这般声音,吓了一跳,才醒悟过来,自己确实是有点急躁了。只想着从隐形门过来,可能给朱莎一个大大的惊喜,却没注意到朱莎似乎是惊大过喜,恐怕现在还没做好结合的准备。

    他便停了下来,让那玩意原地待命,在朱莎的眼角轻轻吻了一记,谑笑道:“怎么了,莎莎姐,嫌我太着急了?不过莎莎姐还真是可爱呢,上次在你家的浴室,你也是一上来就掉眼泪,爱死了。”

    一句情话,朱莎顿时就软了,一股羞意涌上心头,忍不住扭动腰肢表示抗议,谁知这一扭,好似凑到了那玩意的最佳位置,感觉自己禁闭的蓬门已经有点被冲开的架势,她赶紧不敢再动了,嗔道:“你就是猴急,不能先说一会话么?我问你,你今天怎么会想起来送我蛋糕,是不是早有预谋?”

    李海笑道:“要说是预谋,也不错,我是一直想要让莎莎姐开心一点,总不成每次都窝在房里胡天胡地吧?不过,我倒是没有打算用这种方式,还是在泳池边遇到你之后,才想起今天是你生日,嗯,农历的,就小小安排了一下,这里都是我的地盘,很方便的。”

    朱莎心里甜丝丝的,尤其是听到李海说,不想每次都窝在房里胡天胡地,更是让她心中欢喜。其实女人对这种事,说热衷也真热衷,但是绝对不像男人那样,只要有得搞就能满足,尤其是朱莎和李海之间的关系,路线实在是太诡异,到现在她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去面对,也就越发在这方面依赖李海。男人愿意给她更多的关爱和温柔,愿意给她支持,这多好呢!就算是现在,他本来是很急的吧,因为自己的抗议,就忍住不动了,虽然不大懂,不过朱莎觉得这样应该很难吧,从那些平时接触到的案卷和议论中,朱莎也知道男人的德行呢。

    看样子,这个小男人是真的很在乎自己的感受,而不仅仅是一个想要压倒老师的坏学生——朱莎想到这里,忽然发觉自己的下面不知不觉已经了,李海纵然没有用力动作,蓬门也渐渐打开,有种开门揖盗的架势。

    李海则是另外一种感受,自己毫不用力,可是朱莎那蓬门却像是有种吸力一样,渐渐地把他的小兄弟给吸了进去!他索性就不用力,细细地体会着小兄弟被吸进去的整个过程,包括朱莎内壁每一道皱褶,抹过小兄弟身上的感觉,真是爽得无以复加!

    这种事一旦开始,那就没法停下来了,就算是朱莎,也已经是欲罢不能,舱室内很快就掀起一阵风暴,因为是在装修豪华的头等舱内,俩人都不担心泄露,李海是纵意施为,将朱莎整个好似洋娃娃一样,颠来倒去地侍弄,朱莎更是敞开了心怀,纵情享受,将自己全部解放开来,全心全意地感受着这个紧紧抱着自己的男人。

    一声长长的尖叫,积攒了许久的气息,一下子全都释放出来,屋子里终于陷入了沉寂。好半天之后,朱莎才算是恢复了生气,眼睛一转,就看到舱壁上那道隐形门。说隐形,其实也就是利用墙壁上的某些纹路线条,将门的周边给隐藏起来,造成视觉上的错觉,不是有心去找的话,真很难发现这里面的玄机。

    感到李海那刚刚老实下去的东西,在自己的体内又有蠢蠢欲动的架势,朱莎赶紧转移话题,拎着他的耳朵让他去看那道隐形门,嗔道:“你这家伙,还说不是早有预谋,这道门是怎么回事?你可别说,这门是早就有的!哼,一定是你叫人改装过的吧,难怪要指定我的房间在你隔壁。”

    李海抱着朱莎喷香的身子,死活不承认,反正便宜都占到了,就这么承认了多没意思?他正想胡搅蛮缠再来一发,谁知舱门上的门铃忽然响了,俩人顿时都吓了一跳,这么晚了,谁会跑来找朱莎?

    朱莎赶紧把李海推开,让那玩意从下面退出来,顾不得全身一阵空虚,指着那道隐形门,示意李海赶紧出去。李海不情不愿的,倒也知道事关重大,自己和朱莎的关系,目前肯定是见不得光的。好在过来的时候就光着身子,直接跳出去带上门就好了。当然他只是把门虚掩,心里也好奇,这是谁会半夜三更来找朱莎?林沐晨可没上船啊。

    朱莎轻手轻脚地点着了床头的香薰炉,多点了几滴精油,又烧起一根香薰蜡烛,指望能够冲淡屋里那欢过后的气味。这么一会,门铃又响了两声,朱莎才穿起睡袍走到门边,按响对讲门铃:“谁啊?”

    “是我,赵诗倩,朱莎老师。”

    李海一听就头痛无比,赵诗倩这么晚了还跑到朱莎房里来,估计是不会走了,大概是要跟朱莎老师诉说一下心中的郁闷什么的,或者是盘问朱莎和自己的关系,反正在她心目中,大概叫了自己一声姐夫,自己就没有什么私事是她不能管的。当初这丫头跑到之江来念书,不就是打着要帮赵诗容看住自己的幌子吗?

    然后李海就大叫不好,朱莎那床单,一看就有问题了,上面都是水啊!赵诗倩要是放进来,那还了得?第七百零一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