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六百九十章 死而复生

    第六百九十章

    李海把车停稳,看着面前的建筑物。这是一栋有点特别的房子,看上去象个卫生院之类的地方,不过又不大象,因为明显没有对外营业的迹象,大概是生意不好,被租出去了。位置也很古怪,边上就是个教堂,而整片区块,则是之江市少有的城中村之一,周围全都是二三层的小楼,不是当地农民自建的房屋,就是合作建设的小产权房。

    别看李海是之江本地人,他也不大了解这种地方,因为这都是城市建设急速扩张所留下来的遗留现象,因为扩展太快,之江的房价地价又是一路走高,在全国都名列前茅,所以就出现了大片的农村,因为成本太高而拆不掉,最终变成了城中村。象这种地方的交通和内部环境,都很复杂,地方政府都未必了解。这倒是让李海想起了,他在羊城给王家找麻烦的时候,和塞琳娜接头的地方,那个成为羊城非法滞留的非洲人集中地的四元里。

    拿着手上的纸片,又确认了一遍,地址确实没错,李海再看看下面写着的“安全屋”三个字,也不禁点头,凯瑟琳到底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人员,虽然在之江时间不长,她却也费尽心思弄出了这么个安全屋来。所谓的安全屋,就是谍报人员预先准备好,在遭到突然变故的时候,用来暂时躲避,和策划下一步行动的场所。

    通常这种安全屋,都要选择在人流复杂,交通便利的地方,便于进出,也方便隐藏自己。屋里要准备好一定的饮食和居住条件,另外新的身份证件、地图、联络工具以及应急计划,都是必须的物品,有条件的话还应该准备药品和防身的武器。这是专业情报人员到了任何环境中,都必须首先着手准备的场所,古语说的狡兔三窟,也是这个意思。

    不过,凯瑟琳为什么要他到这个安全屋来?她甚至都没有说明,只是说他到了这里就能知道了。而且,还是用那种方式来通知他,两张字条的传递,而不是打电话发邮件微信之类的。这,显得相当诡异啊!

    走进大院,里面有两排房子,二层小楼,看样子是被分割开来出租的,门口根本就没人管着。李海目光在院子里扫过,马上就锁定了最右侧靠里面的一间屋子,在他看来,那里应该就是安全屋的所在。

    走上楼梯,李海站在门口,静静地呆了一会儿,然后伸手敲了敲房门:“有人在家吗?”

    敲了两声,隔壁都没人理会,看来这个院子真的很有意思,也不知道住的都是什么人?不管怎样,看来还真是个合适的安全屋呢。李海等了一会儿,又敲了敲门:“有人在家吗?不介意的话,我就进来了,只有我一个人。”

    仍旧是没人回答。李海便推了推门,发现门是从里面锁上的,不过这难不倒他,手上稍微加了一把力,那破烂的门框就裂开,锁舌也不起作用了。里面是一间空屋子,堆了乱七八糟的东西,乍一看这里应该是没人住的,甚至没有进出的通道,地上的灰尘也很均匀,不过李海还是不管不顾地走了进去。

    有点费劲地跨过一堆杂物和竹竿之类的,李海走到内墙,在墙上摸了摸,便又敲了敲:“真的没人在家?我还是要进来的。”

    嗤的一声,屋里传出一声笑,只是笑了没两声,就低声咳嗽起来。李海一呆,随即露出狂喜,他伸手在墙上一推,墙上就裂开一道暗门,进去以后是个不见天日的暗室,里面只有一盏应急灯,床上半躺着一个人,一个受伤的人,正望着李海在笑。

    海狗!“狗哥,你,你还没死啊!”李海这一刻的惊喜,完全不带任何虚假,他虽然隐约有些心理准备,但是当海狗真正出现的时候,还是出乎意料之外,尤其是昨夜,他一颗坚定的被神力包裹的心,都因为海狗的“死”而遭受了巨大的冲击!这样的大起大落,神使也有点吃不消了。

    海狗咧嘴一笑,骂道:“你死了老子都不会死!想老子死,有那么容易吗?不过你手下那洋婆娘还真是有一套,真把你找来了。还有,你小子是教不会还是怎么的,海狗哥,不是狗哥!”

    李海心潮激动,哪里还跟他争这点口舌?“行行,随你什么狗吧,只要不是死狗就行!狗哥,你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说来说去还是不改。

    海狗脸上肌肉一抽,显然是不大愿意提起。不过,他还是很勉强地说了出来。其实,事情从表面上来说,一点都不复杂,海狗得知调查局有了针对李海的任务,和坚持要执行任务的音箱大吵了一架,他就跑出来散心,可他没想到的是,竟然会为此而遭到自己人的清洗,下手的是寒鸦和金羊!

    来自背后的自己人的刀子,总是令人防不胜防,又正中要害,海狗差点就受了致命伤,但是长期严格的训练,还是救了他一命,让他得以逃出来,躲到这个安全屋中,又向凯瑟琳发出了消息。

    ——“等等,你说这安全屋是你设立的?好吧,那你怎么会想到跟她通消息,而不是直接找我?难道你们?”

    李海诡异的眼神,让海狗只剩下翻白眼的份:“省省吧,你以为那洋婆子能有这本事?况且这里八辈子不见个洋人,她要是把这里设为安全屋,那才是脑子坏掉了,这地方,也就适合我这种脱下军服就是混混的土鳖了。找她,是因为这样最保险,我出事了,还是和你有关,那么你肯定会被严密监控,我要找个能稳妥地通知你的人,就要找行内人。正好,这个医生是我一直监视的对象,给她传个消息还是很轻松的。”

    原来如此!李海这才恍然,大概自己身边的人,一直都处于监视之下,而凯瑟琳作为一个外来的变节人员,格外需要监视,海狗就是承担这个任务的人选,也许是之一。总之,和自己一直负责监视的对象,互通一点消息,这对于海狗来说并不为难。而凯瑟琳之所以用那么奇怪的方式,两次通过纸条来传递消息,也就可以理解了,在现代高科技的严密监视之下,反而是这种面对面的消息传递更为保险,比方说现在那些戴头巾的中东大叔们,就极力避免使用手机之类的通讯工具,转而用信使面对面地传信。

    可是,更大的疑问随即浮上李海的心头。海狗知道什么,而引来清洗?更出奇的是,按照他的说法,他是被寒鸦和金羊两个人偷袭,很难想象,以寒鸦和金羊的身手,竟然偷袭都不能杀死海狗,还让他给逃了!而伊丽莎白手上的照片,又是怎么回事?

    他无声地看着海狗,让海狗有点不解:“你个混小子,干嘛这么看着我,难道你还不信我是怎么的?”

    李海冷笑起来:“狗哥,你装得倒是挺像的,不过我想问你,寒鸦哥要是趁你不注意偷袭你,你能逃得出来吗?你当我是什么都不懂的菜鸟?”

    海狗忽然笑了起来,笑声又牵动了伤口,他咳嗽了两声,才道:“果然被你小子看出破绽了,好吧,寒鸦和金羊,和我都是一伙的,他们是放过了我,还伪装出了死亡的现场,拍了照片回去交差的——”

    李海打断了他的话,脸色非但没有因为海狗所揭露的“真相”而变得轻松,反而更加凝重起来:“你们伪造死亡现场的位置,是不是在江滨那边?然后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通过什么交通工具?”

    海狗一怔,他可没说出具体的位置,李海是通过什么途径知道的?他也是经验丰富的老战士了,马上觉察到这里面的危险和阴谋,当即点头:“对,就是在你说的那地方,然后我是从那里直接潜水过来,经过涵洞进到这旁边的运河中,再从后面爬上来,中间保证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没有人发现,那么高空侦察机呢?会不会发现你没死,逃出来的过程?”李海继续追问。

    海狗马上摇头:“不可能,高空侦察机只能高速掠过,也只能拍照,而无法进行持续的摄像,一来分辨率达不到,二来也没有足够的窗口时间。我已经考虑到了卫星和高空监视的问题,他们是把我拍照以后就扔进水里,然后我从水下离开。”

    反复问过以后,李海才舒了一口气,点头道:“看来,泰勒家应该不知道你还活着。但是,你们内部有人和泰勒家族勾结,通风报信,应该是确凿无误的事情。”

    “就知道肯定有人吃里扒外!”海狗重重地一捶床板,恨声道:“要不是担心这个,还有要试探金羊那混蛋的心思,寒鸦也用不着打伤我。李海,这都不要紧,关键是你不能出事,你一出事,他们就成功了,我死活都没有意义,弄不好寒鸦他们还得受牵连!”

    李海憋了一口气,狠狠道:“话是这么说,可是程潜那混蛋如果不出手,我也没法主动去对付他,程老爷子还在呢!所以,我只能设下圈套,等他来找我,趁势反击,要了他的狗命!”第六百九十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