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六百八十九章 无可抉择

    第六百八十九章

    “你混蛋!”程卫国一巴掌打在程潜的脸上,毫不留情的力道,让程潜整个人都离地飞了起来,倒在地上,半天都没缓过神来,程卫国的脚又到了,一脚又把他踹得飞起来,重重砸在墙壁上,浑身抽搐痛苦不堪的样子。

    看着程潜这样子,程卫国眼中闪过一丝不忍,身子也在微微地颤抖着,毕竟是他的亲弟弟啊!一起下乡的时候,父母亲都被迫害死了,那时候程潜才不到周岁,爷爷又在牛棚里待着,只有自己当时已经十七八岁了,就这么在村里干活挣工分,从嘴里省下口粮来,再加上好心人的帮助,吃百家饭,一点点地把程潜养大。象程潜这样的身份家世,谁能想到他从小受过那样的苦?

    可是,自己不懂教育,不懂教育啊!生生看着他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竟然敢假传自己的命令,结果bi反了海狗!现在海狗死了!程卫国痛苦地闭上眼睛,紧紧攥着拳头,他不是在积蓄力量,而是在努力控制自己,因为他怕自己真的把程潜给打死。

    音箱站在程卫国的身后,双眼漠然地看着这一幕,仿佛一切都和他无关似的。直到程卫国恢复了平静,才道:“音箱,是你下的命令?”

    “是。”音箱漠然道:“我别无选择,依照纪律只能这样做。动手的是寒鸦和金羊,没有任何问题。”

    程卫国的手又抖了一下,仅仅一下,随即就恢复了磐石一般的坚定。这一刻,他已经作出了决断,不管事情的起因如何,正如音箱所说的那样,已经到了这一步,他也别无选择!不过,还有个前提需要确认——冷冷地盯着程潜,道:“你老实说,这件事,有没有外人和你串通?你现在说出来,我还会帮你,如果你骗我,等我发现的时候,我亲手杀了你,再去跟爷爷请罪。别指望爷爷会护着你,没有我点头,你的消息根本就到不了爷爷那里,周秘书也不会帮你的!”

    死狗一样趴在地上的程潜,蠕动了几下,沙哑着嗓子道:“没有,真的没有,全是我的主意。大哥,我怕,我怕得要死,整晚整晚睡不着觉!我每天看到太阳出来,都觉得自己像是从阴曹地府回来了一样,你知道吗!李海不死,我就活不成!”

    程卫国的手又抖了一下,但是他没有动作,而是缓缓地闭上了眼睛。等到再睁开的时候,程卫国的眼中已经没有任何波动,浑身的每一根肌肉都保持着最佳的稳定状态,在他身后的音箱眼中一动,这时候的程卫国,显然已经完全进入了状态,不再是程卫国了,而是全球地下战线上,令人闻风丧胆的指挥官“红日”!

    不再和自己的弟弟说任何一句话,他转身,对着音箱点了点头:“你派人看住他,不许他出去,也不许和外界有任何接触,如果有人接触他,马上追踪,并且报告我。”音箱当即点头:“寒鸦和金羊留在这里。”意思很明白,寒鸦和金羊是清洗海狗的执行人,留在这里,一方面看住程潜,另一方面也可以隔离他们两个,不至于走漏消息。

    程卫国先是点头,随即又摇头:“金羊足够了,我们会需要寒鸦的,让他跟着我。”“是!”俩人一同转身,音箱稍稍落后半步,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没有人再对地上躺着的程潜看上一眼。而程潜,却忽然在他们身后,爆发出一阵大笑:“赢了,我终于赢了一次!哈哈哈!李海,我看你怎么死,看你怎么死!”

    李海还在从码头返回的途中,就发现周围的气氛有些不对了,显然针对他的监控已经发动,而且是处于精心部署和调动之下,如果不是他的感官超人敏锐,根本就发现不了。不过,对方仅限于远距离的跟踪监控,他也没法过去抓什么线索,来个反跟踪什么的,最主要的是,假如真的是程卫国亲自出马太对付他的话,民用的通讯手段都不再安全,而他手下,也缺少能够保证通讯安全的器材,缺少必要的训练——杨四那边的人手,上街打架还凑合,搞情报就算了吧。

    再者,李海也已经作出了决定,在之江开战的话,这不符合他的利益,事情也会闹得不可收拾,高层总要作出个交代的,到时候说不定会被不知名的渔翁得利。所以,上船就上船吧!反正有数千名乘客陪绑,李海不信程卫国能作出炸船之类的狠招来。只要是单对单,浑水摸鱼,谁能比得过他?李海有十足的信心!

    巧合的是,进入基金会大厦的时候,他居然在地下停车场的电梯前,和音箱不期而遇!

    清心咒,清心咒!连续用了两遍清心咒,李海才能保持平静的状态,没有当面质问音箱,有关海狗的事,在真正决战之前,他都只能埋在心里,任何人都不能相信,任何人都不能说。“音箱哥,巧啊,最近很忙?有日子没一起喝酒了。”

    音箱看了他一眼,便扭过头去,专注地盯着亮闪闪的电梯门,好像那上面模糊的镜像,更能吸引他的眼神。口中闷声道:“还好,出了一回外勤刚回来,想喝酒还不容易,不过要等海狗回来,上回他也说,想找你喝酒了,你小子,酒量酒品都不错。”

    如此自然而然的回答,甚至令李海都产生了一点疑惑,也许自己被伊丽莎白的情报误导了,其实海狗并没有出事,只是在任务中没有返回?如果可以的话,他本应该设法去照片上海狗最终死亡的现场调查一下,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最好是能找到海狗的尸体。可是为了防止打草惊蛇,他却没办法这样做,就连通过警方的途径也不可能,程卫国和音箱有无数种办法,可以规避警方的调查。

    如果能够早一点建立神庙,转化信仰就好了!只要早一年的时间,他就能在这城市里获得无数的信徒,通过他们去做事,万无一失。可惜,他的神庙到今天都没有真正建立起来,要等到游船启航,上船的信徒对着神庙祈祷过后,他们的神魂烙印和神庙联系在一起,才能真正稳固神庙的根基,让这神庙的种种仪轨和咒文都开始运作起来。

    现在,他只能装作若无其事!还好,音箱是下去,到他们在地下的基地之中,而李海是上楼,俩人不同电梯。否则,要是和音箱一起在电梯里待着,不晓得是怎样的煎熬。

    李海刚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秘书岳蓝便走了进来,将一大堆文件堆到他的面前。李海看着这些文件,很是头痛,要是有个足够高效的秘书机构,这些工作就能减少一大半了,只剩下最优先的一些工作,需要自己亲自过问。也没办法,基金会刚刚开始建立核心机构,管理方面肯定是滞后的,暂时还是只能自己扛起来,幸好有神通撑着。

    他唰唰地签着文件,颇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不过见钱眼开的神通一直在运转着,加上飞快转动的大脑,处理起这些日常文件来还是游刃有余。岳蓝抱着文件夹,在旁边默默地看着李海,眼中不时闪过一丝异样的眼神,这样专注工作的男人,真是有一种独特的魅力。

    一大堆的文件,李海没用十几分钟就处理完了,到最后,桌上只剩下一张字条:“到我这里来。”没有落款,但是李海认得出来,这是凯瑟琳医生的笔迹,这女人的字迹很好认,本身是外国人,学写汉字也有年头了,却总有些习惯改不掉。

    他拿着这张字条,抬头看看岳蓝:“这是谁交给你的?”明知故问,只是想从岳蓝这里得到更多的第一手信息,避免干扰了。比方说,如果凯瑟琳是偷偷把字条搀在这堆文件里,岳蓝根本不知道呢?那这样问,岳蓝就不会知道是凯瑟琳了。倒不是不信任岳蓝,而是李海不想让她也卷入某些漩涡之中。

    令李海有些意外的,岳蓝却是知道的:“是凯瑟琳医生,刚才我上班的时候,在前台遇到她,她亲手交给我,就在前台借了她们的纸笔写下来。有什么问题吗?”

    在前台临时写的?李海敏感地觉得,这里面一定有文章,凯瑟琳如果要找自己,打电话就可以了,为什么要写一张没头没脑的字条?而且是临时写的,说明在遇到岳蓝之前,她甚至没打算通过这样的途径来接触自己。她到底在躲避什么?

    是否,这周围的诡秘气氛,也已经引起了凯瑟琳的注意?毕竟,她也是泰勒家族精心训练出来的人员。李海拿起电话,想了想,却又放下了,他决定立刻就下去,到凯瑟琳设在这里的诊所,去看看究竟。

    凯瑟琳医生的心理诊所,在开设以后,生意只能说是不死不活的。毕竟国人对待心理咨询行业的态度,并不像国外那样的开放,总觉得进了这里,好像就表明自己的精神有什么疾病似的。而国人在这方面的八卦速度,也是超乎寻常的强悍,如果有哪个人步入了这里,恐怕他还没出来,有关他是精神病的传闻就已经在整座大楼里传得沸沸扬扬了。

    第六百八十九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