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六百八十一章 一地鸡毛

    第六百八十一章

    两个同时心怀鬼胎的人凑到一起,其交流沟通的结果,就是没有结果——李海问了几句不得要领,赵诗倩回答遮遮掩掩得,实在不行就不着边际地反击几句,于是李海也沉默,没辙,心虚啊!到最后李海只好送赵诗倩回家,不过这次是他开车。只有看靶场的小兵最倒霉,以为司令员的侄女深夜打靶出来,自己可以上去讨好两句,结果被赵诗倩喷了个狗血淋头,说他们枪支保养得不好,会走火!吓得小兵脸都白了,还是李海看不过去安慰了两句。

    车子到了省委家属院,李海停下车,看到赵诗倩拔腿就要跑,只好伸手去拉,其实他也心虚,但是不闹清楚不行啊,赵诗倩到底为啥发这么大的火?气得都动枪了!哪怕赵诗倩勃然变色威胁说要喊非礼,李海也咬紧牙关不放手:“你得给我个说法,不能不明不白的,万一哪天你又抄起枪来找我呢?”

    “我,我没事了!也就是一阵子的急火,发泄出来我就好了,再说我也想通了,这事你也是被动的,没得选择,对吧,我错怪你了。”赵诗倩根本就是信口开河,不过经过车上这段时间的酝酿,她好歹算是编得像样了一点。

    李海勉强觉得可以接受,毕竟这事自己也不乐意,伊丽莎白那一方,原本是自己敌人来的啊,国家现在的大战略,还是合纵欧洲和俄国,对抗世界第一的霸主米帝,自己要是有的选择,也情愿和欧洲人合作,而不是把这种机会拱手交到米帝手里,要知道那伊丽莎白可是打着把持下一个百年的医药产品和技术标准的盘算,真正的战略级动作!

    不过,他现在也不是那么抗拒和伊丽莎白合作了,起码伊丽莎白所说的一点,对于李海的触动很大。资本是没有国界的,权力的核心在国家之间转移来去,可实际上掌权的总是这么一群人,只要资本为王的规则没有变,那么他们的王者地位就没有变。至于国家,对于这些资本家有什么区别,泰勒家族本身也不是在北美发源的,也是从旧欧洲移民过去的,那时候他们可没讲究什么国家民族。

    当然,他也深自警惕,这种合作,归根结底还是只有一个赢家,自己必须掌握主动才行。

    看赵诗倩好像是真的没事了,又不愿意多说什么,李海也只好放过她,毕竟想到刚才那一幕,现在他也有点不想面对赵诗倩。嗯,看着一个刚刚对自己袒露了所有羞处的美少女,又要佯装无知状,对于男人来说比较不易啊!

    赵诗倩一溜烟地冲进家门,面对一脸关切的母亲,她也不好多说什么,抱着头一路狂奔到自己的房间里,砰地一声把门关上,然后把自己扔到床上,抱着枕头就准备开哭。太委屈了!居然被李海看光光了!不仅看光光,还摸光光了!甚至还帮自己穿内衣,还用手指顶自己的椒房,帮自己的罩杯挪正!那里都是自己的禁地,就这么被李海给占了便宜了,我哭!

    ——可为啥哭不出来呢?赵诗倩酝酿了半天,甚至把头闷在枕头里干嚎了两声,努力地试图挤几滴眼泪出来,结果还是失败了。难道是因为刚才在靶场哭过一次了?想起刚才自己闹成那样,赵诗倩不由得脸红起来,刚才自己在李海面前,一定哭得很难看吧?要死了,那时候脑子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为啥哭得那么崩溃,大概什么形象都没有了。

    抱着枕头,赵诗倩怔怔地出神,刚才和李海所说的每一句话,他的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包括自己紧闭双眼装作晕过去的时候,李海在自己身上摸索和动作,都一点一滴地流过心头,记得格外清晰。她咬着嘴唇,一会恼怒,一会羞赧地笑,时不时把枕头用力捶打,一边打一边嘟囔:“混蛋,混蛋大混蛋!竟然敢这样对我,哼!——不过看在你被我用枪打,也不发脾气,也不打我,还很关心我的份上,本姑娘大人大量,不记你的仇就是了。”

    不一会,她又心虚起来,自己这样对李海发脾气,差点用枪打他,还对着他脚底下用扫射的,李海会不会记自己的仇?虽然他最后看来是不生气了,不过也很难说啊,换做自己一定会很伤心很生气,毕竟是枪啊。自己被一枪走火,子弹从耳边擦过去,都吓成这样了,李海被自己足足扫了一匣子弹,他事后会不生气?

    赵诗倩猛地想起来,冲到镜子前,对着镜子照自己的伤口,嘴里喊着:“要死了要死了,这下会不会毁容啊?起码好几天不能出门了!对了,还得跟我妈说,不要做带酱油或者陈醋的饭菜,得喝几天白粥了。还是找个整形医生看看要不要动手术?哎呀今天真的亏大了!”

    女孩在自己的小天地里胡思乱想,最终注意力全都集中到脸蛋上那一点小小的疤痕,她的心情居然还莫名地不错,好像今天发生的一切,对于她来说并不是什么值得生气的事情。尤其是闭上眼睛装晕,任凭李海的手在自己身上摩挲的记忆,回想起来,心里都有点麻酥酥的异样感觉呢。

    门外,担心的母亲冷雨薇贴着门听了半天,嘴角也露出了笑容,看起来,似乎这两个孩子发展得不错?接下来就继续给他们创造机会,让他们“及时”发现彼此的感情就好了。

    李海又去了朱贵樱那里,毕竟答应了她的,虽然晚了一点,过去都快十二点了。朱贵樱开门的时候,穿着睡袍,两眼惺忪头发蓬乱的,显得好像刚从床上爬起来一样,嘴里嘟囔着:“自己开门啊,非要我爬起来,我都在沙发上睡着了。”

    面对着这样慵懒娇媚的大美女,看着她裹在丝绸睡袍下面凹凸起伏的娇躯,李海顿时就把刚才和赵诗倩发生的囧事给抛到脑后,一把抱起朱贵樱的身子,深深地吻下去。一个吻结束,朱贵樱已经是气喘吁吁面色潮红,媚眼如丝地看着自己的小情人:“干嘛,你想憋死我啊?我都洗过澡了,就你身上好臭的,不洗干净不许碰我。”

    李海哈哈一笑,把她放下来,这里已经是浴室了,他脱下衣服扔到脏衣篮里,大马金刀地坐在浴缸边上,指了指朱贵樱:“来,贵樱姐,帮我洗澡吧,要洗的干净一点哦,这是为了你自己的福利,要不然待会我就臭烘烘地抱你上床去了。”说他臭烘烘还真不假,刚才在靶场那一通闹腾,一身的硝烟味道,外加尘土,很有种摸爬滚打以后的零乱感。

    朱贵樱送了他一个千娇百媚的白眼,还是款款地走上来,打开淋浴调好水温,一边往李海身上淋水,一边意味深长地看着他:“你不是去赵首长家里吃饭么,怎么好像打了一场仗回来,我闻到硝烟味呢。”

    李海任由她滑腻的小手跟着热水在自己身上摩挲着,摇头道:“别提了,一地鸡毛。不过,今天还是有收获的,起码我们基金会下一步要做什么,我有方向了。呃,贵樱姐,你这样子我不好说话了啊——”

    朱贵樱用手轻轻托着那两颗蛋蛋,好像在掂量其份量,一边貌似纯洁地抬头,无辜地道:“你说你的啊,我洗我的,不是你说的嘛,要我洗干净一点,为了我自己的福利哦~这不是我的福利嘛?”

    下面小兄弟立马起义,李海二话不说,伸手抱起朱贵樱放进浴缸里,一把扯开她身上的浴衣,来了个长驱直入,朱贵樱一声尖叫被他堵在喉咙里,好半天才缓过劲来,用手使劲捶了李海两下,嗔道:“干嘛啊,这么猴急!弄疼我了!”

    李海嘿嘿一笑,看着自己怀中衣衫浸湿的性感美人,胯下小兄弟又吃着美肉,真是快活似神仙!正要来个犁庭扫穴,忽然眼睛一花,想起昨晚自己和朱莎似乎也在浴室里,这么站着就进入了状态呢,那时候的朱莎,美艳媚惑丝毫不亚于朱贵樱,更有一种欲拒还迎的美妙之处呢。

    想到这里,下面的小兄弟不由得又暴涨了几分,朱贵樱立时就感觉到了,眼睛微微眯缝起来,鼻子里长长地哼了一声,双手好像蛇一样攀上来,双腿也像是藤缠大树一样,盘住了李海的腰,媚声道:“和我在一起,不许想别的女人,听见没有?”

    李海吓了一跳,朱贵樱这眼睛是带透视的吗,连自己心里想着朱莎,她都能一眼看出来!这会儿不敢怠慢,赶紧抱着朱贵樱的娇臀,大力动作几下,朱贵樱顿时便陷入了李海所带来的无边快感之中,再也说不出什么话来。

    直到一个多小时以后,一切才宣告沉寂,朱贵樱慵懒地躺在李海的怀里,丢下一句:“晚安,抱着我睡的时候不许想朱莎哦。”

    李海立时就没了睡意,朱贵樱难道真的看出来了?可是她为什么不去找朱莎闹?这两个美女老师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第六百八十一章完

    【作者题外话】:十点钟有第三更,以表歉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