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六百七十七章 拧巴

    第六百七十七章

    赵诗倩天不怕地不怕,唯独就怕她这个妈妈冷雨薇,本来一肚子话的,被冷雨薇眼睛一扫,顿时都烟消云散了,规规矩矩进去洗脸洗手,出来刚好赵老二也看完新闻了,四个人坐在一起吃饭。李海就发现了一件事,蓝秘书好像从来没在赵家的饭桌上一起吃过饭,看来赵老二对自己这个秘书也不是完全推心置腹的。

    赵老二拉着李海,说起下午宣判的案子来,李海也只好听着:“你觉得这个案子的判决,是否合法合理?你是学法律的,又在推动这系列案件的审判上起到了很大作用,我听听你的看法。”

    这就是当领导的作派,明明是想要贯彻自己的意志,不,让你自己先说,说完了我再来影响你,让你自己转变看法。李海的气倒是平了不少,看了一眼赵诗倩,见她低着头扒饭,搞不好也在竖着耳朵听呢,心里笑了笑,道:“赵二伯,这个案子,仅仅从法律上来说,判决还是公平合理的,也合乎法律的规定,不过我认为此类案件的社会影响太大,应该判得更重一点,以顺应民心民意。涉及到官员弄权的,本来就是很敏感的话题,弄权的对象又是未成年的孩子,这就更加让人难以接受,不重判的话,很容易让人怀疑司法公正xing,因为大部分老百姓都不懂法,法制意识也不怎么样。”

    赵老二似笑非笑:“你这好像是外行话吧,法律专业的学生怎么能这么说呢?为了民意就要罔顾法律规定吗?你也说了,老百姓不懂法,法律意识淡薄的现象很严重,可是毕竟时代在进步,现在比几十年前要好很多了,那不是更应该注重司法公正,维护法律的尊严,这样才能加强老百姓的法律意识吗?”

    李海心中苦笑,我要是不这么说,难不成对着你这个江南省的头号大员,大放厥词说什么法律就是法律,凌驾于一切之上?越是往上层走,就越是看得清楚,法律这东西,约束力真是相当薄弱,国内老百姓很多时候不尊重法律,正是因为我们数千年不中断的司法经验告诉我们的老百姓,这一套都是上层用来玩弄老百姓的工具,要想和上层的人玩,就不能守着这一套东西。

    “赵二伯,我是学法律的,所以更知道,理想中的法治社会,其实是不存在的,西方的法律,也只是维护社会秩序的工具而已,在我们国家,很多时候是通过别的途径来达到这样的效果,法律只是其中一种手段。政治高于法律,这才是常态。”

    话音刚落,赵诗倩就哼了一声,嘟囔道:“马屁精!”冷雨薇马上笑着夹了块鸡翅放到她碗里,笑嘻嘻地说:“倩倩,吃块鸡翅,食不言寝不语。”赵诗倩立马把鸡翅放到嘴里,堵住了自己的嘴巴,眼睛咕噜咕噜转,她可是太懂得老妈这笑容下的内涵,要是自己再敢胡说八道,那后面可就要吃排头了。

    赵老二却对李海这番话大感满意,击掌道:“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政治高于法律,法律为政治服务,西方是因为已经摸索出了一整套,利用法律途径来实现政治意图的办法,并且能让社会主流都纳入这套办法之中,所以才能建立起法治社会。归根结底,法治毕竟是形式,不是内容,更不是终极目的。小李啊,你能想通这一点,说明你这法律真的没白学。”

    李海心中撇嘴,说得倒是头头是道,可关键呢,现在国内的老百姓,恰恰就是找不到能够合理维权的途径,他们只有依靠法律啊,那你上层怎么能不重视法律的建设呢?司法公正怎么能不加强监督呢?不过这里面确实问题很多,都不是摸着石头过河能形容的,水深得连脚都站不稳,还摸个屁的石头。

    这么大的问题,李海就算身为神使,也不认为自己就能搞得定,管好自己身边人就不错了,也就是顺着赵老二的话这么一说罢了。也许这个观点恰好挠中了赵老二的痒处,他身为一方大员,未来是朝着那最高长老院的位子努力的人,对待这种问题就必须要有明确的办法和思路了。所以拉着李海好一通议论,兴之所至还多喝了两杯白酒,害得李海也陪了两杯。

    一直到下了饭桌,赵老二把李海领到自己的书房里,谈xing才算是稍微淡了一些,丢了一根烟给李海,道:“你现在算是正式执掌基金会的大权了,有什么打算?我可要先给你打预防针,这一次你没有早早敲定和外商的大项目,下面不少官员都很有微词呢,也就是你这基金会块头太大,一般的官员都没胆子和你放对,所以才没有什么声音,不过各方面的渠道反映到我这里的可不少。”

    李海早料到会有这么一出,和欧洲还有北美塔佳基金会的合作,从去年就放出风去了,中间一波三折,基本上江南省有点份量的人大概都听说过。结果弄到最后,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只有自己借此机会搞了个研究所,这不是吃独食么?别说在外面了,就算是基金会内部,对此也颇有微词。

    “赵二伯,这事可不能怨我,想从这事上头捞好处的人太多了,又都要通过我,那好啊,那就听我的呗,还得给我好处,不然凭什么我当活雷锋?就算是地方政府招商引资,那经手的官员也有政治利益,我cao办成了能有什么?在商言商,那帮吃了好处的人当面谢我,转身还不是一样。总之,合作是要继续谈的,也必须以我为主,别人根本没这份量。”

    他把伊丽莎白的战略意图,和赵老二也解释了一遍,赵老二连连点头,慨叹道:“这就是他们的模式,权力跟着钱走,用钱来制定整个社会的规则,投资战略的背后却是隐藏着深远的战略部署,高明啊,我们这边大多数人都想不到这么深,还停留在资本家投资就是要赚钱的层面上,却想不到人家还有根本就不图赚钱的时候!”

    聊了一会,赵老二又说起基金会现在的格局来:“调查局和行动队,现在还是挂在基金会下面,这一块是和总参的战略有关,你得保证支持,这个是没得商量的。不过基金会这边的经营管理,也是你的权力范围,别人要是对你说三道四,你也不用管,该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董事会里面有我们的代表,程卫国翻不起风浪来,他那个不成器的弟弟,也会老实安分一阵子。所以你下面应该就是要抓紧把基金会搞起来,其实当初,程老爷子主持把之江这边伍豪的势力都收回来,也是有想法的,我这次来江南省,也有这方面的任务。”

    李海顿时想起,当初在程老的办公室外面,听周秘书说的一些话,那时听得云山雾罩,周秘书又是语焉不详,最主要李海自己也没认为自己能这么快就执掌基金会的大方向,所以对那番话并没有细想。现在听到赵老二说起,才意识到这后面的水比自己想象得更深:“是要搞什么试验?”

    “对,过去以我们政府为主导的经济模式,受到了很大的质疑,所以这阶段各地方都在搞一些试验。江南省这边,民营经济发达,政府职能转变得也比较彻底,但是还是出了不少问题,尤其是如何把企业做大,做大以后怎么控制,这方面争议非常大。所以你这边担子很重啊,要重视和外商的大项目合作,这关系到你能不能拉动下面会员单位,更关系到你这个总裁的位子能坐多久。”赵老二看着李海的眼睛,淡淡地加了一句:“你该不会以为,只要能抓紧下面的会员,再收买一堆官员,就能保住你现在的地位了吧?”

    李海心中一凛,这显然是在敲打自己了,看来自己最近的一些动作,也都落在了有心人的眼里。这也没办法,基金会并不是他一手建立起来的,里面千疮百孔,根本就是筛子,能保得住什么秘密?就连自己的司机,都是赵家安排的人呢!好在,自己有神通在身,旁人再怎么想,都想不到自己能在无声无息之中,就收拢起那些信徒来,这就是自己最大的底牌!

    聊了一会,看李海听教听话得很,赵老二也越发满意,如果这年轻人真的成了自己的女婿,看来也很不错。那么现在剩下的问题,就是他和赵诗倩之间的感情问题了,现在年轻人啊,真是没有大局观,什么条件都有了,还要讲究什么感情,也不想想俩人在一起,感情能有多少份量?要过好以后几十年的日子,感情真的没那么重要啊!

    李海一出门,就看到赵诗倩低着头站在楼梯口,手指在楼梯扶手的雕塑上抠来抠去,好像跟那雕塑有深仇大恨似的。看到李海出来,赵诗倩马上收起手,挤出笑容:“讲完啦?我爸跟你说什么了,说这么久。那啥,你别误会,我不是瞎打听啊,不过我爸很少和人聊这么久的,今天他心情看着也不错,你还挺能糊弄人的嘛!”

    这叫什么话,算是夸自己吗?李海哭笑不得,走过去揉了揉赵诗倩的脑袋:“是啊,我们爷俩相见恨晚,越聊越投机,而且以后关系说不定还能更进一步呢。这样说你满意了吗?”

    李海的本意是说,如果万一,自己还能和赵诗容有发展的话,那么和赵家的关系当然会更进一步了。可赵诗倩心怀鬼胎,立马就想歪了,惊声道:“啊,什么,你同意了?”完蛋了完蛋了,这家伙竟然这么没节cao,想不到啊想不到,李海你个浓眉大眼的家伙也这样趋炎附势——第六百七十七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